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35.說服知縣剿匪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衙門外的梁木沒想到石天雨會溜進衙門去的,氣得破口大罵:“姥姥的,這小雜碎竟然還與衙門有關系,真倒霉!咱們走。”

  益民幫和荊南幫雖然無惡不作,卻還沒大膽到敢攻打縣衙門。

  他們真要在縣衙門里惹事生非,就會驚動城郊的駐軍的。

  這可是天大的事情,益民幫和荊南幫肯定會被朝廷所滅。

  何況縣令劉叢平時對他們的胡作非為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的。

  甘岐憤憤地問梁木:“就這么放過那小雜碎了嗎?”

  梁木不甘心地說:“當然不是,咱們就守在衙門附近,看那小雜碎能在衙門熬多久?”接著,又吩咐兩幫的小頭目上,帶些人馬,分守四方。

  衙門內。

  后院里,丫鬟端來酒菜。

  劉叢便領著韓玉鳳,陪同石天雨到后廚餐廳吃晚飯。

  石天雨給劉叢和韓玉鳳介紹自己的兩條狗,讓他們不要害怕,又叮囑嘟嘟和哆哆不要亂吼亂動,然后領著嘟嘟和哆哆,一起來到后廚餐廳,和劉叢、韓玉鳳一起,共進晚餐。

  嘟嘟和哆哆在餐桌下啃著各種骨頭,吃得津津有味。

  劉叢喝了幾杯小酒,想著開始有錢了,有些飄飄然,得往上跑跑,不能老是任知縣了,任這個小知縣,都七八年了,這里窮,沒什么油水。

  石天雨伸手在餐桌下面,不時的捏捏韓玉鳳的纖纖玉手,舒舒服服,心里也是輕飄飄的。

  過了一會,劉叢忽然又感覺有些不妥,不解地問石天雨:“賢侄呀,洪將軍為何讓您單獨出門?您如何惹上益民幫的?”

  石天雨佯裝可憐,叫苦連天地解釋:“劉叔父,這次洪叔父是讓小侄陪嬸嬸回娘家的,但途中被益民幫和荊南幫的人盯上,他們把嬸嬸搶去了。小侄知劉叔父在此任知縣,所以逃出來報案。唉!這可如何是好呀?”

  劉叢對洪連素知根知底的,側頭質問:“不對啊,您嬸嬸是襄陽人吧?為何要來沙羨縣省親?”

  石天雨心想劉叢有小妾,那洪連素也必定會有小妾,急急隨口胡捏說:“小的,呵呵,小的那個,已經是第八個了。”

  “哦!”劉叢恍然大悟,又說道:“嗨,洪連素這么厲害?他的小妾竟然比本官多?本官也得多納幾個,不能比他少。”

  忽然想起自己是無能之人,連兩個女人也應付不過來,不由心頭一陣慚愧。

  劉叢的夫人和韓玉鳳一聽,吃醋了。

  她們登時大吵大鬧起來,要阻止劉叢再行納妾,霎時間攪得他心煩意亂的。

  石天雨暗暗好笑,見外面這么長時間還沒動靜,心里暗罵梁木沒種:“什么益民幫和荊南幫,真沒種!要是少爺當了幫主,不要說衙門,少爺連軍營都端了。”

  石天雨心想至此,忽然靈光一閃,計上心來,又對劉叢說道:“叔父,小侄的八嬸在益民幫可不能待太長時間,您得送小侄出去,好讓小侄請叔叔調兵,救回八嬸子呀!另外,您也得找找城外的駐軍,看看能不能滅了益民幫和荊南幫,不能再讓這些幫會傷天害理,殘害百姓了。”

  劉叢一聽可慌了,急道:“賢侄呀,他們就在衙門外,如何送您出去啊?誒,本官在此地,沒什么威信,調動不了官兵的。”

  他的夫人和韓玉鳳也不敢吭聲,不敢再鬧了。

  石天雨隨即在劉叢耳邊低語如此如此。

  劉叢將信將疑地反問:“這行嗎?”

  石天雨很自信的說道:“行的,劉叔父,您幫小侄大忙,小侄不會忘記您的,下次再來沙羨縣,小侄讓家父再送叔父這個。再說,叔父也不能老任知縣呀,得往上爬,需要這個。”又比劃了一下金元寶的樣子。接著又說:“叔父您給城外駐軍將領送點銀子,他們肯定出兵剿匪,如此,您也能夠建功立業,把威信也樹起來了。”說罷,又從包裹里掏出兩只金元寶,塞給劉叢。

  劉叢眼睛一亮,心想也是,要在仕途上往上爬,得需要銀子。而貪腐嘛,朝廷又會嚴懲,動不動就對貪官剝皮,最好的辦法便是得到洪連素這個大家族的支持,忙吩咐韓玉鳳和丫鬟如此這般。而要往上爬,除了花些銀子,還得建立些什么什么的功勞,剿匪是見效最快的。

  最重要的是,現在有了這兩錠金元寶,自己有底氣了。

  劉叢決定按石天雨說的辦。

  韓玉鳳眼望那兩錠很大的金元寶,又側頭看看石天雨,心里真希望石天雨從此留在這里。

  夜幕降臨。

  天高露濃,一彎月牙在天邊悄然升起。

  清冷的月光灑下大地。

  沙羨縣城,富人家門口紛紛亮起了大紅燈籠。梁木、甘岐等人在衙門斜對面的小酒館里喝酒吃肉,嚴密監視衙門大門,又分派弟子分守衙門四方。

  “呀!”地一聲,衙門的門卻開了。

  梁木、甘岐等人連忙結賬下樓,走到縣衙門口。

  衙門里抬出一頂轎子,還有幾名捕快和丫鬟跟著,然后又關上了大門。

  甘岐看那些捕快是認識的,便問梁木:“轎子里會不會是那小雜碎呀?”

  梁木果斷決定,大喝一聲:“攔住問問。”又一揮手,分守四方的弟子聞聲紛紛圍上來。

  這些幫匪還真囂張。

  捕快王勇無奈地上前,恭恭敬敬地抱拳拱手說道:“梁爺,甘爺,還沒走啊?”

  甘岐手一揮,兩幫弟子上前將轎子圍住,又喝問:“轎子里什么人?”

  王勇欠欠身地說道:“呵呵,是衙門的蘇師爺,他鬧肚子了,要去看郎中吶!”

  梁木一聽,懷疑其中有鬼,慢慢上前,用鋼筆去挑轎簾,又質問:“真是蘇師爺?為何不出來相見?”甘岐等人拔刃,緊緊盯著,還真怕轎子里坐著的是石天雨,冷不妨地一劍刺來。

  此時,衙門屋頂有個黑影一晃,幾起幾伏,無聲地飛離。

  那個黑影便是石天雨,還抱著兩條狗。

  他看梁木等人不敢硬闖衙門,便料定梁木等人不敢對衙門的人太過分,所以讓衙門的蘇師爺出去吸引梁木等人的注意,自己趁他們分神之計,施展絕頂輕功從屋頂上飛離。

  轎簾被梁木的鋼筆撩開,里面是一個手搖折扇的瘦弱的中年書生,并抱拳拱手說道:“哎呀,梁爺,你真的連小生也不信了,每年年關前,那可都是小生給梁爺送銀子問安的啊!”

  他“卜”地一聲,放了一個屁,頓時臭氣四溢。

  梁木急急伸手捂著鼻子,說道:“哦,原來果真是蘇師爺。對不起,打擾了,您下來一下。”

  蘇師爺放下扇子捂著肚子,說道:“哎呀,小生鬧肚子了,梁爺行行方便,小生下不來呀!”

  梁木很不甘心,對幾個幫匪說道:“你們幾個,快抬蘇師爺下來。”不再給蘇師爺顏面。

  幾名幫匪上前抬著蘇師爺下來。

  蘇師爺又“卜”地一聲,放了一個屁,臭氣四溢,周身迷蒙一片。

  梁木和甘岐雖然給蘇師爺的臭屁熏得喘不過氣來,卻也上前仔細看看轎子里還有沒有其他人。

  但轎子里真的沒有其他人。

  梁木尷尬地向蘇師爺拱手說:“對不起,蘇師爺,小人是不放心那小雜碎,怕他傷害知縣劉老爺,別無他意。”隨即捂著鼻子閃得遠遠的。

  蘇師爺忽然硬氣了,冷冷的喝斥:“哼!走!”冷哼了一聲便轉身上轎,領著幾名捕快而去。

  甘岐側頭又對梁木說道:“要不要問問那小雜碎的事情?”

  梁木略一思忖說:“那小雜碎既然沒在轎子里面,說明他并沒出來。吩咐弟兄們圍守衙門四方,看看那小雜碎能在里頭躲幾天?”又拉著甘岐回小酒館里喝酒去了。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