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36.鐵腕知縣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彎月漸漸升空。

  不時有片片灰云,淡淡的遮住彎月。

  彎月不時的穿云破霧,時隱時顯。

  城外田野山林仿佛籠起一片輕煙。

  石天雨抱著嘟嘟和哆哆,施展飛絮輕煙功,飛出城外,來到駐軍大營附近。

  這里曾是赤壁古戰場,駐有重兵。

  洪武十三年,在軍事管理和指揮方面,改大都督府為五軍都督府,分領在京各衛所,及在外各都司和衛所,但后來五軍都督府演變成僅僅訓練新兵馬之用,真實的統兵之將則是總兵、副總兵、參將、游擊將軍、守備等等。

  在京各衛,稱為京衛。

  在外各省設都指揮使司,為一省之軍事總機構,并在全國設十六都司,除十三省外,遼東、大寧、萬全等地也設有都司,并設有都指揮使(正二品)、都指揮同知(從二品)、都指揮僉事(正三品)等將官。

  又于各地設衛所,衛下轄千戶所,千戶所下轄百戶所,各衛所皆統屬于都司。

  沙羨縣雖然窮,但屬于戰略要地,駐萬余兵馬,駐兵長官為參將,名叫曾天耀,一個強壯的中年男人。

  石天雨抱著嘟嘟和哆哆飛掠至軍營附近,放下嘟嘟和哆哆,便獨自飛身潛入軍營,從腰間取出甘岐的“閻王刀”。

  這是之前在“谷勝”客棧給甘岐潑尿時撿到的,今夜卻終于可以派上用場了,務必嫁禍于益民幫和荊南幫這兩大匪幫,助劉叢一臂之力。

  石天雨閱歷豐富,總算看出來了,以劉叢的膽量,未必花兩錠金元寶就能辦成此事,得助劉叢一臂之力,徹底鏟除匪患,還百姓一個朗朗乾坤。

  石天雨飛潛入軍營,使用甘岐的“閻王刀”一甩,在轅門站崗值守的兩名兵丁胸口中刀,仰天而倒。

  頓時,軍營響起了一陣喧囂聲,幾支巡邏隊飛跑過來檢查情況,并大聲嚷嚷,稱有刺客。

  曾天耀驚醒過來,急急帶領眾將過來察看,看看究竟是誰這么大膽,竟敢跑到軍營里來搗亂。

  石天雨又飛掠至后面的馬廄,又取出梁木用的判官筆又一甩,看護馬廄的兩名士兵又胸口中筆,仰天而倒。

  石天雨從馬廄里牽出一匹馬,拔出七星寶刀,削斷拴馬韁的柱子和橫杠,造成益民幫和荊南幫兩大幫匪盜馬的跡象,便收刀入鞘,策馬而去。

  頓時,數百匹馬嘶鳴起來,亂沖亂撞,跑出軍營。

  曾天耀明白了,今夜是益民幫和荊南幫的幫匪前來盜馬,因為他在轅門的士兵身上取出了甘岐的“閻王刀”。

  他又在馬廄里撿起了梁木的判官筆。

  這些就是益民幫和荊南幫十分猖狂和囂張的罪證。

  曾天耀指揮眾將士把戰馬圈回來,損失了幾十匹馬,不知道跑哪去了。丟失戰馬,他的罪責可不少,必須滅了益民幫和荊南幫,如此,才能將功補過。

  石天雨從軍營后面飛馬而出,使用天遁傳音,召來嘟嘟和哆哆,一人兩狗一馬,往川方向而奔,實施他的調兵誘敵之計,得把那些想明教藏寶圖想瘋了的武林中人調往西南,如此,便方便他和朱盈雅的約會,不被打擾。

  這可是他仕途上的起點,不能因為那些武林中人的打擾而中斷。

  參將曾天耀勘查案情之后,斷定是益民幫和荊南幫所為,回到他的中軍大營里,即時草書一封,派人連夜奔往荊州,報總兵、副總兵閱看,請示剿匪事宜,并調兵遣將,做足準備,隨時出發,開赴剿匪戰場。

  好久沒打仗了,眾將士也摩拳擦掌,個個精神振奮。

  打仗才有戰功啊!

  立功了才能晉升啊!

  長久在軍營里憋著,可不是事。

  沙羨縣城。

  縣衙。

  翌日一早,縣衙的大門開了。

  梁木等人見狀起疑,上前問一名捕快:“石天雨那小子是否還在縣衙內?”

  那名捕快說道:“石天雨?梁爺,您是說那小孩洪公子嗎?他昨晚鉆到蘇師爺的轎底偷跑了。”

  甘岐怒氣沖沖的質問:“什么?你們為何不看緊點?”囂張地舉掌就要打捕快,卻被梁木攔住。

  梁木將信將疑,可他不想與縣衙鬧翻,便對那捕快說:“那好,您通報一下,梁爺要進去和知縣劉老爺坐坐。”

  那捕快遲疑了一下,佯裝膽怯地說:“這,這。”

  梁木連忙打消他的疑慮,抱拳拱手說道:“差大哥,咱們不會亂來的。不用通報了,您領咱幾個進去便是了。”說罷,便推著捕快進去。

  劉叢收下了石天雨的錢,當然會按照石天雨的吩咐來辦,連地窖也打開給梁木和甘岐看看。

  梁木和甘岐沒有發現石天雨的影子。

  劉叢見梁木果然如石天雨所料,不敢在衙門里鬧事,膽子肥起來,說道:“梁爺不信的話,可到茅房看看?”

  梁木氣呼呼地說:“去就去。”和甘岐一起,跟著劉叢來到后院的茅房。

  劉叢打了個手勢說:“二位大爺,請!”然后,他自己捏著鼻子閃得遠遠的。

  梁木進入茅廁看了看,罵了一句:“姥姥的,這死狗官拉的屎還真臭!”捂著鼻子只好又出來了。

  甘岐見狀,怒氣沖沖地喝問劉叢:“死狗官,你為何不看著那小雜碎?”

  劉叢心道:待你們這幫狗賊走了之后,老子就出城去找軍營,這兩天就滅了爾等,哼!

  他心里是那樣想,臉上卻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也順便嫁禍給洪連素,便說道:“甘爺,那小孩自稱是濟南府洪連素將軍的侄子,本官豈敢看著他,哪不是找死嗎?那小孩還說,要請洪連素將軍飛馬傳訊于荊州駐軍,滅了貴幫。梁爺,甘爺,早點回山里看看吧。”

  梁木氣得臉形都歪了,咆哮地說:“跟這狗官廢什么口舌?咱們走。”和甘岐領著一群幫匪,走出衙門,領人四處轉了轉,始終沒發現可疑之處。

  他們只好嘆氣收兵,回歸總舵。

  劉叢也即刻在兩名捕快的護送下,乘坐石天雨留下來的那輛馬車出城,來到駐軍營房,求見曾天耀,并奉上兩錠金元寶,稱這是沙羨縣衙支持曾將軍剿匪的經費,請曾將軍開具收據。

  這劉叢,人很聰明,就是膽子小,身體虛弱,長得較為矮小,作為七八年前的科考探花,自然也很有才,也懂得些官場學問,這錢不能白花。

  有張收據,才能證明自己代表沙羨縣衙支持曾天耀剿匪。

  曾天耀大喜,即便沒有劉叢這兩錠金元寶,他也是要剿匪的,因為他對益民幫和荊南幫的猖狂,已經忍無可忍,又見縣令劉叢支持他,就更加心雄膽壯,當即給劉叢開具收據,恰好又接到了總兵派人送來的復信,便即刻下令兵馬出動,剿滅益民幫和荊南幫。

  萬余兵馬開動,聲勢浩大,但是,梁木和甘岐卻在他們的總舵里睡大覺。

  這幾天,他們給石天雨玩累了。

  益民幫和荊南幫的兩幫弟子向來不把官兵和沙羨縣衙放在眼里,也沒想到這次官兵會動真格的,疏于防范,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兩大匪幫弟子三千余人,被萬余官兵一陣箭雨射殺十之八九。繼而,曾天耀親自帶領軍中眾將領,直撲兩大匪幫總舵,見人就砍,不留生者。

  甘岐、梁木、郭福年三人驚醒過來,嚇得趕緊逃跑。

  益民幫和荊南幫就此被滅。

  劉叢又拿出石天雨送給他的那只金項圈,贈予曾天耀,要求上報戰功的時候,報上劉叢的姓名和職務,多寫幾句話,稱沙羨縣知縣劉叢,鐵腕治縣,嚴整匪患,確保百姓安寧。

  曾天耀收了金項圈,痛快答應。

  沒多久,劉叢便成了世人嘴里的鐵腕知縣,被調到濟南府的一個縣任縣令。

  濟南府下設四州泰安、萊蕪、德州、濱州及二十六縣,富裕程度遠勝于湖廣地區。

  尤其是濟南府有鹽務專營收入。

  但官匪購結,販賣私鹽,也十分厲害。

  雖然職務上沒晉升,但是,劉叢畢竟來到了富裕地方任職,心情大好,和韓玉鳳兩人皆在心里暗暗感激石天雨相助。

  這里還靠近京都,方便往后跑官。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