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34.金錢開路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因為馬廄也塌了,栓馬的大橫木和柱子也塌了,很多馬匹跑了出去。

  石天雨略一思忖,便又喝問那具骷髏:“說!你的主子到底是誰?”

  咔嚓!那具骷髏卻忽然散架了。

  石天雨急忙抬頭望天,但見天空中有只黑影飛掠而過。

  是夜空中的那個神秘人嗎?

  太遠!太高!

  石天雨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一只黑影。

  石天雨一時半會,也無法去追那只黑影,得先把那些江湖中人引往川中,然后自己才回雒陽,和朱盈雅會面,看看能否得到福王的支持,把以后的前途走好。

  他急忙走到主樓大堂,找到掌柜和店小二,掏出一大錠金元寶,作為后院被震塌以及那些馬匹跑掉的賠償。

  掌柜的激動地顫聲說:“客官,小人認得您,您是石大善人,您好人有好報,您這么大氣,將來必成大事。所以,小人不要大善人的賠償,以后,也歡迎大善人到此住店。”竟然把這錠很大的金元寶推回給石天雨。

  石天雨心頭很感動,沒想到自己當初買名聲,竟然會得到百姓的支持和真心的贊揚,急忙把那大錠金元寶又塞回給掌柜,并說:“掌柜的,您做買賣也不容易,收下吧,是石某損毀的財物,一定要賠償的。您也好人有好報,您的心意,我領了。以后再來看您。”便急忙轉身而去,回到廢墟般的后院,跳上馬車,駕著馬車而去。

  因為谷勝客棧的馬匹跑開,引發四周的武林中人的猜想。

  梁木、甘岐、郭福年等人率部而來,包抄石天雨。

  石天雨實在不想和這些低手過招,又無法解釋清楚,便呼呼幾記劈空掌,震翻攔路的益民幫和荊南幫的匪徒,繼續駕著馬車前行。

  梁木、甘岐、郭福年率眾策馬追去,不拿下石天雨,誓不罷休,不奪到藏寶圖,死不瞑目。

  臨近傍晚,石天雨見梁木等人仍在追來,便駕著馬車,進入沙羨縣城。

  石天雨駕著馬車跑著跑著,想起傳聞中的糊涂官劉叢的故事,便忽然駕著馬車沖進縣衙門。

  石天雨抱著嘟嘟和哆哆飛身下馬,從持棍攔擋的捕快中滑過來,大喊一聲:“知縣老爺,不好了,有人搶劫了,是益民幫和川南幫的匪徒,他們要起兵謀反,準備攻打衙門。”

  他很反感梁木這些匪徒,決定借助這個縣衙,合法的鏟除這些江湖敗類。

  既然要走仕途,那就通過依法打擊匪幫的辦法來處理這些事,避免自己出手殺梁木,又被江湖中人妖魔化。

  知縣劉叢三十來歲,寫文章不錯,參考當年的科考,是一個探花,被皇帝直接下詔為沙羨縣的縣令,不過此人膽小,身體也不好,還是一個糊涂官。

  此時,劉叢正在審案,聞說有人要攻打衙門,嚇得雙腿發顫,瞬間尿濕了褲子,連忙叫道:“快關上大門,把犯人押下去,改天再審。”便轉身溜入后堂,比捕快和衙役跑的還快。

  可見益民幫和荊南幫的名聲有多壞,連縣令都懼怕。

  劉叢拉著夫人和小妾,領著兩名丫鬟就往地窖里鉆。

  而那些捕快平素也懼怕益民幫和荊南幫,又聽到了一陣馬蹄聲馳騁而來,還以為益民幫和荊南幫的人馬真的要來攻打縣衙門,趕緊的將石天雨的馬車駕入縣衙內,又關上大門,個個大氣不敢喘,紛紛坐在厚重的大門背后,也不敢回家。

  劉叢回到后院的大宅子里,領著夫人和小妾、丫鬟,吩咐她們先進去地窖。

  他走在最后,要關上地窖的門,發現石天雨和兩條大狗也跟來了,嚇得跌坐在地上。

  尤其是嘟嘟長得極其兇猛,人見人怕。

  劉叢的小妾韓玉鳳又到回來,生怕劉叢有什么閃失,看到嘟嘟長相怪異,也嚇得跌倒在地上。韓玉鳳年約十七八歲,腰細腿長,杏眼柳眉,肌膚勝雪,櫻唇皓齒,長發如瀑,美不勝收。

  石天雨趕緊扶起韓玉鳳,扶她坐好。

  韓玉鳳哆嗦著坐在木椅上,身子抖個不停。

  石天雨心念一動,真是我見猶憐,竟然先去扶韓玉鳳,又伸手捏捏韓玉鳳的漂亮臉蛋。

  男人本色,表露無遺。

  韓玉鳳俊臉一紅,別開頭去。

  石天雨便去扶劉叢,扶著劉叢坐好,又坐到劉叢身旁,側頭笑道:“呵呵,叔父,您不認得小侄了?小侄姓洪,是濟南府洪連素將軍的侄子啊!”

  豈料,劉叢原本就是濟南人氏,還真認識洪連素,也曾到過洪連素府上作客。

  劉叢但聞此言,連忙親切地說:“哦?洪將軍的侄子?哎呀,本官五年前去濟南府時,洪公子才一丁點兒高呀?”

  石天雨急忙稱贊劉叢說:“那時叔父長得很俊,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劉叢一看石天雨穿得氣度不凡,又聽他贊自己曾經長相英俊,心頭可高興了,便感慨地說:“唉,現在本官終日為民請命,老了許多。”

  石天雨把握機會,從脖子上取下金項圈贈給劉叢,恭恭敬敬地說:“叔父,小小心意,請收下。小侄忽然來打擾,實在冒昧。”

  劉叢頓時眼睛發亮,滿臉紅光,假裝推辭地說:“賢侄,本官素不收禮,快收回去。”話是如此,一雙手卻緊緊抓住金項圈不放,生怕石天雨會收回去。

  石天雨何等聰明,一看就明白,把金項圈往劉叢手里一塞,說道:“小侄孝敬叔父是應該的,請收下。”然后坐下,又側頭看看韓玉鳳,看到韓玉鳳口水直咽,便又從肩膀上的包裹里,拿出之前打造的金戒指、金手鐲塞到韓玉鳳的手中,說道:“這位是嬸子吧?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請嬸嬸笑納。”

  韓玉鳳激動地說:“哎呀,賢侄呀,客氣什么?都是親戚,常來常往,還帶什么禮物呀?”頓時小嘴含笑,眉宇含情,神采飛揚,碧波蕩漾。

  石天雨見狀,便又伸手捏捏她的漂亮臉蛋。

  此時,劉叢偷偷背轉身子,掂量一下,心道:這金項圈真是貨真價實的!怕值百兩銀子吧?

  本官一年才領多少俸薪?

  明朝官員的收入少,七品知縣一年俸祿收入包括實物大米、布匹等和銀、鈔,如果折合大米也就是九十石,折合白銀也就是四十五兩。

  劉叢一樂,馬上吩咐丫鬟準備酒菜,然后與石天雨在后院大堂里胡扯起來。

  韓玉鳳收起金戒指和金手鐲,也趕緊的親自端茶倒水,對石天雨甚是親熱。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