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33.將錯就錯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石天雨神定氣閑地大吼一聲:“還打不打?不打的話,我要跳到湖里洗個澡,我出汗了。”

  嚇得龍淵潭和地獄門剩余匪徒紛紛轉身就跑。

  有些人頭一暈,一頭栽倒在殷紅的枯草地上,再也沒有醒來。

  功力較弱的馮金寶被石天雨一聲大吼,震得跳起來,又跌翻在地。

  馮金寶頭暈暈的爬起身來,伸手抹抹臉,發現滿手是血,知道自己心肺受損,急忙盤腿打坐,做起吐納功夫,運起自己所練成的三重無相神功,企圖自我修復內傷。

  諸水龍顫聲說:“石公子,石賢侄,石大俠,我同意將莉兒許配給你為妻,先讓我救人,行嗎?”變色龍似的忽然對石天雨尊重許多,語氣也哀求起來。

  龍淵潭匪徒伏擊、暗殺、偷襲石天雨幾次,已經有很多匪徒因此慘死。

  所剩的匪徒已經不多了。

  再打下去,龍淵潭的匪徒可能要滅絕了。

  諸水龍實在耗不起。

  馮金珠、龍不平、龔寒星等人頓時瞠目結舌的望著諸水龍,個個苦辣酸臭餿的百般滋味涌上心頭,情緒都很是復雜。

  石天雨反而被諸水龍的滑稽逗笑了,也明白這是對方的緩兵之計,但是為了得到諸莉莉,便看破不點破,既然敵人把自己假喜歡諸莉莉之事將計就計,那自己就將錯就錯吧。

  于是,石天雨哈哈一笑,又調侃地說道:“行啊,岳父,我現在就去解憂銀號提十萬兩銀子出來,稍候去龍淵潭拜訪您人家,咱翁婿二人商量一個具體的好日子,把好事辦了唄。說話算數哦,我背部的藏定圖就送給您老人家了。”說罷,縱身一躍,凌空翻飛,落在馬車前,解開馬韁。

  嘟嘟和哆哆已經啃死尸好一會了,都吃的飽飽的,滿嘴皆是血,看到主人打贏了,便跑過來,跳進了馬車的車廂里。

  石天雨隨即策馬而去。

  諸莉莉羞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樹洞,鉆進去躲幾天。

  她憤怒地指名道姓,吼道:“諸水龍,你瘋了?”

  諸水龍絲毫不害臊,反而振振有詞,甚是無恥地說道:“莉兒,我若不是這樣說,咱們這些人,誰還跑得了?你沒看到嗎?那個石天雨的武功太厲害了,若不是父親使個緩兵之計,咱們都得慘死在此人掌力之下。再說了,咱們不都是為了錢嗎?只要獲得石天雨背部上的藏寶圖,什么都有了,還在乎什么名聲?到時候,咱們到江南去,建一座皇宮都有錢了。你如果嫁給石天雨,到那時候,你就是皇后了,分一半的錢給爹就行。”

  諸莉莉氣得七孔生煙,柳眉倒豎,揚手指著諸水龍,久久說不出話來。

  馮金珠瞪著兩只不平衡的眼睛,側頭斜視的走過來,翹指稱贊諸水龍說:“對對對!諸兄弟真是人中龍鳳,足智多謀,才思敏捷啊!愚兄這就去請我的大師兄鄭中信出山。他已經練成了十重的無相神功,然后咱們到解憂銀號去設伏,這次一定可以宰了石天雨,剝了石天雨的皮。”

  “對對對!”

  “妙計!妙計!”

  “嗯!按馮兄的建議辦,必定馬到成功。”

  馮金寶、龔寒星、龍不平等人紛紛贊同,把對諸水龍和諸莉莉的怨恨暫時埋藏在心底,然后一起抬起方騰和盧作先,緩步而行。

  諸莉莉忽然間心頭很悲哀,感覺這幫人越來越卑鄙無恥了,之前倒是沒感覺到原來自己也很卑鄙無恥,現在感覺到了。為了錢,諸水龍一直在暗算石天雨,可現在,打不過人家了,忽然又當眾哀求說將女兒許配給人家。

  今日一戰,今日觀這些人的真實面目,諸莉莉有頗多的感慨,仿佛成熟了些。

  她木然而立,冷冷地看著龍淵潭弟子為死者收尸。

  石天雨策馬又回到“谷勝客棧”,剛到后院停好馬車。

  豈料,有人從樓上飛掠而下,握著烏黑又渾然無跡的寶劍刺向石天雨的咽喉。

  在后院喂馬的老馬夫驚叫一聲:“哎呀,我的老娘呀!”嚇得連滾帶爬而去。

  嘟嘟和哆哆怒吼著從車廂里竄出來,各自直起身子,替石天雨抓住了馬韁。

  避免兩匹馬受驚嚇而跑。

  馬廄里的馬全都受驚,長嘶不絕。

  但因為馬韁被套在栓馬柱上,而無法掙脫。

  石天雨遇刺雖然猝不及防,但反應奇快,在馬車駕駛位置上起身,極速地使出一招“見龍在田”,左掌掄圓劃圈,右掌直勢拍出,在自己與刺客之間布起了一道堅墻。

  因為事發突然,因為遇刺,因為憤怒,石天雨本能的運足了十層龍象般若功的功力。

  頓時,其掌風似雷鳴電閃,掌力似天崩地裂一般的崩向刺客。

  四周圍墻登時轟然坍塌。

  掌柜和店小二跑到后院來看看究竟,頓時嚇得抱頭鼠竄。

  店里的客人嚇得紛紛飛跑逃走,餐費也不付了,逃命要緊。

  那些房客嚇得不收拾東西就跑了。

  也就此一瞬間,石天雨雖然沒看清刺客的臉孔,但是,認出了這把刺殺自己的寶劍竟然便是自己的湛瀘寶劍。

  這個刺客必定與夜空中的那個神秘人有關。

  石天雨瞬間思緒急變:必須打服此人,收回寶劍,追問夜空中的那個神秘人的情況,也為了能夠早日收回白龍寶馬。

  但那人不僅劍法了得,輕身功夫也十分了得,瞬間晃身而開,又握劍襲向石天雨側脖子。

  石天雨沒想自己以十層龍象般若功的功力也沒瞬間打倒那人,心里甚是驚駭,但是,此時也看清了,對方使用的是獨孤九劍的破劍式,遠比諸水龍要厲害十幾倍。

  因為獨孤九劍講究的是無招勝有招,遇強則強。

  但要做到無招勝有招,遇強則強,必須自身內功和輕功要遠勝于敵方,否則,便不能做到無堅不摧和唯快不破之功效。

  石天雨急急側身雙掌齊發,一招“雙龍取水”拍出,猛擊刺客側腰。

  那人晃身側閃,又握劍刺向石天雨后心。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此人竟然在石天雨天陷地傾之兇猛掌力中晃閃還手。

  真是山外有山,樓外有樓,天外有天。

  石天雨運起龍象般若功的十一層功力,反手橫劈,一招“神龍擺尾”使出,掌力如山呼海嘯般的迫得刺客凌空翻飛,跳出了廢墟之外,雙足落地,又連退十九步,這才栽倒在地上。

  石天雨縱身撲去。

  那人急道:“別打了,別打了,我不是壞人,我是奉令前來向石公子奉還湛瀘寶劍的,只是好奇石公子的傳奇武功,試一試您的神功罷了!您贏了,我不是您的對手,甘愿認輸。”說罷,又取下腰間烏黑的劍鞘,收劍入鞘,爬起身來,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雙手托劍,躬身遞與石天雨。

  石天雨探手抓過寶劍,別在腰間,又質問:“你的主人是誰?我的白龍馬呢?”

  想過去看清那人的面目。

  但是,石天雨看到的卻是一具骷髏。

  那人不是人,而是一具骷髏,根本瞧不出他的真實面目。

  石天雨驚駭之余,心里也明白了,之前自己一直與所謂的妖怪骷髏打斗,其實不是。

  一直都是有人在使用一種極其神秘又遠超凡人的功力,驅動骷髏與自己打,怪不得自己的十層龍象般若功的功力也沒能瞬間擊敗這具骷髏,原來如此。

  看來,那些可以驅動骷髏和自己打的人,神功驚人,遠非自己可敵。

  尤其是夜空中的那個神秘人。

  或許,天下武功最高的還不是那個神秘人。

  反正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學海無涯,學無止境。

  此戰,又讓石天雨大開眼界,碰到越來越多的高手了。

  以后,自己也將會更加危險。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