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章 心象無間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所以仙田就是你們妖魔道修行的必需之物?若是沒有仙田產出的妖魔血肉供養,你們修行不僅不會進步,反而還會倒退?”

  “而妖魔強大難覓,獵殺起來風險極高,所以會有一部分人主動狩獵人族的修士?”

  說話間。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思索,面色逐漸變得認真起來。

  不過只言片語。

  但他卻已然看到了背后血淋淋的殘酷景象。

  能在這種體系中修煉到高階的存在,恐怕……沒有一個善茬。甚至可能,和真正的妖魔相比,也就只是身份的不同罷了。

  而且。

  妖魔道是這樣,詭修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張景忽然回憶自己手中羊角詭物的上一任主人。

  活生生的例子。

  他心中不由警惕起來。

  看來以后要多加堤防了,自信歸自信,可不能自大。萬一這具分身沒折在妖魔手上,反而被此方世界的修行者暗算,那樂子就大了。

  對面。

  “封……封兄,你應該是詭修吧。”

  安固信苦澀一笑,隨后繼續道:

  “你可能不知道我等妖魔道修士的艱難,隨著修為越來越高,對蘊含妖魔之力血肉的需求也會愈發旺盛。再加上妖魔道法門極其容易侵蝕習修行者的神志,所以不只是一部分人會狩獵同族,而是幾乎大部分人,都會有——”

  他欲言又止。

  臉上不受控制地浮現出一絲恨意。

  仿佛想起什么。

  安固信猛地抬頭望向端坐在對面的張景,真切地勸說道:

  “封兄,今日那屠人雄在爽快答應將仙田給你之時,我就估計他已經不安好心了,你還是盡快離開蒙陽郡吧。他,還有那個宗橫,兩人狼狽為奸,說不得什么時候就將伱制成仙田了。”

  “那時,可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安兄,就這么向我泄露消息,也不怕那兩人為難你?”

  張景饒有興趣地問道。

  “封兄莫要管我,在下公職在身,而且在州府鎮魔總司有些關系,那屠人雄不敢動我的。”安固信沉聲道。

  聞言,張景哂然一笑,而后毫不在意地說道:

  “不用了,屠人雄那兩個人已經準備在今夜出手,現在離開,怕是已經晚了。”

  “那你還不——”

  話說到一半,安固信突然愣住。

  他霍然意識到,方才這位封兄突然出現在房間的手段,自己根本就看不懂。

  而對方在知道屠人雄動作的情況下,還能表現的如此風輕云淡,這意味著什么,他用腳都能想到。

  王侯境!

  想到這里。

  安固信心頭一震,呼吸更是不自覺變得粗重起來。

  下一刻。

  只聽撲通一聲。

  “敢問大人有什么吩咐?”

  他沒有半分猶豫地跪倒下在地,目光灼灼地看向張景,眼神溢滿希冀之色。

  “你與屠人雄二人似乎不太合?”

  座位上。

  張景沒有回答,而是意味深長地問道。

  此話一出。

  房間頓時陷入沉寂。

  地上的安固信,臉色頃刻變得陰晴不定,似乎在做著某個艱難的抉擇。

  良久過后。

  “不瞞大人,”安固信咬了咬牙,旋即面帶痛苦地說道:“屠人雄十年前曾兇性大發,趁我外出獵殺妖魔之際,竟然將我小妹活生生吃掉。此仇不同戴天,我!想!要!他!死!”

  說到最后。

  他的聲音儼然變得沙啞,字字泣血。

  砰!砰!砰!

  安固信直接以頭搶地,低聲吼道:

  “還請大人幫我!”

  他知道,這或許是僅有的為小妹報仇的機會,不論付出什么代價,自己都決然不能錯過。

  將對方表情收至眼底。

  張景不由笑著點了點頭,不枉自己專門跑這一趟了。

  “聽說鎮魔司之中有寶庫,好像頗為隱匿!而且,只有屠人雄擁有開啟的權限?”

  “請大人放心,在下知道寶庫所在之處,而且屠人雄的尸體亦能打開寶庫。”

  “里面有什么?”

  “據我所知,里面最重要的是九具妖魔殘蛻,以及兩件詭物,還有三座妖級仙田。剩下的則是蒙陽郡境內各等級妖魔的具體情報,以及東明朝廷境內一些大妖和魔的情報。”

  “我要八成!另外,寶庫之中的情報,全部復制給我一份。”

  “好!”

  夜色濃重,萬籟俱寂。

  篤篤——

  張景所在的小院子中,驀地響起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溫和聲音霍然響起。

  不多時。

  “大人,這是將主大人之前答應給您的仙田。另外我們三個,還有手下的眾多兄弟們,此后就歸您調遣了。”

  血索一臉討好地看向張景,諂媚地說道。

  而在他身后。

  一男一女頓時躬身,齊聲恭敬地說道:

  “屬下見過大人。”

請訪問最新地址  “不用多禮。”

  目光從眼前三人身上掃過,張景笑著說道,隨即注意力便被靜靜立在地上的仙田吸引。

  說是‘仙田’。

  實際上就是裝在白玉罐子中,削去四肢,同時被鐫刻血色道紋的鐵索死死鎖住的妖魔軀體。

  其中有大有小。

  大者足有數丈高,而小者則是僅堪堪及到張景腰間。

  而且三只妖魔軀體無一例外。

  上面均沒有意識活動的跡象,完全就是一具保持著生命活力的尸體。

  “大人,這些仙田平時只需要投些新鮮血肉,便可以源源不斷地生長出富含妖魔之力的血肉。而且喂養仙田的事情,您也不必費心,屬下會時時照看的。保證不讓您的寶貝仙田餓著。”

  血索小心地為張景介紹道,臉上的笑容直接擠作一團,看上去頗為滑稽。

  那副狗腿子般的模樣。

  和張景初見到對方之時簡直大相徑庭。

  “喂食新鮮血肉?什么東西的肉?”

  張景好奇追問道。

  “這個嘛,精怪級的仙田喂食牲畜的肉即可,不過那座妖級仙田,則一定要喂食凡人身上的血肉才最好。”

  聽罷。

  張景不由微微失神,心頭驀地閃過一絲深深的寒意。

  凡人如草芥,任人吞食。

  而妖魔與修士之間,修士與修士之間,或許還有妖魔與妖魔之間,互相吞食,互為資糧。

  這冥夜界,儼然就是一方巨大且混亂的牧場。

  正在幾人交談之際。

  似乎感知到了什么。

  張景轉過身子,徑直看向大門所在的方向,朗聲道:

  “兩位,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什么意思?

  聽到張景的聲音。

  屋內的另外三人身體驀地一震,旋即齊齊同樣朝著大門方向望去。

  而在三人之中。

  冷艷女子不由自主地想到來之前安固信大人的囑咐,面色頓時一變。

  轟——

  門外驟然爆發出萬千道充斥著不詳的猩紅光芒。

  一時間。

  被夜幕籠罩的蒙陽郡城之中,仿佛突然升起一枚猩紅大日,冰冷煞氣彌漫西周,裹挾著陣陣深沉的嗜血殺機。

  “封兄,屠某不才,想要請教一番。”

  充斥著癲狂意味的尖銳聲音驀地在夜空之中回蕩開來。

  隨后。

  一道包裹在血光之中扭曲如蛟,同時體表長出密密麻麻猩紅小蛇的怪異身影,瞬間穿梭數百丈距離,仿若移形換影一般,徑直來到張景身前。

  所過之處。

  土石、墻磚、草木乃至金鐵,統統被腐蝕出千瘡百孔,冒出大量青煙。

  嘶!嘶!

  伴隨著如潮蛇鳴。

  屠人雄輕輕一掌拍向愣在原地的張景胸腹,充斥著腐蝕劇毒的力量同時將房間中的另外三人一齊籠罩。

  他目光中閃過一抹興奮。

  而在不遠處。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宗橫,望見這一幕后卻是不由狠狠舒了一口氣。

  不過下一刻,他便不自覺將眼睛瞇起。

  “等等,封兄這般輕易就得手,我完全就沒有出什么力氣。按照他的性格,如何還會將這姓封的血肉分給我?安兄一直想要干掉他,不若……”

  而此刻。

  望著滾滾而來的毒霧狂潮,包括冷艷女子在內地三人,眼神中齊齊閃過一絲絕望。

  出手的可是屠人雄大人!

  又有誰能救他們?

  千鈞一發之際。

  一道迷蒙光輝驀地在張景身上閃過,旋即飛快擴散開來。

  心象無間·二級(21萬/156萬)

  技能特性:虛妄心障(仙)

  剎那間。

  只見張景所在的房間,包括房間里的三人,瞬間仿佛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維度一般,變得若隱若現。

  時而極近,觸手可及;時而又無窮遠,可望不可即。

  強烈到極致的錯亂顛覆之感。

  直欲讓望見這一幕的人難受吐血。

  一擊落空!

  屠人雄瞬間愣在了原地,臉上顯露出一幅不敢置信的表情。

  “這便是源自魔的力量么?當真是不可思議啊。好!好啊!若是將他吃了,咱便也能擁有這般恐怖的力量了。哈哈”

  他心中喃喃道。

  眼眸中猩紅血光陡然變得旺盛無比。

  “封兄好本事,不過……這種狀態你又能維持多久呢?還是莫要再掙扎了。”

  屠人雄癲狂大笑一聲,手中驀地出現一塊銹跡斑斑的石頭。

  這石頭看似平平無奇。

  然而出現的瞬間,便有絲絲縷縷的詭異腐朽霧氣在其周圍生出。

  “詭物朽魔石!這東西怎么還在蒙陽郡?”

  不遠處。

  安固信瞳孔一縮,隨后聲嘶力竭地喊道:“大人,快跑!”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