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一章 厄難寶庫,鎮魔塔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一縷明黃仙光驀地從張景指尖綻出。

  仙光甫一出現,便瞬間蓋過漫天的猩紅血光,將所有人的注意力盡數吸引。

  戊土玄黃仙光!

  下一刻。

  只見心象無間神通撐開的神異空間微微閃爍。

  張景指尖的那一縷戊土玄黃仙光霍然消失,頃刻又再度出現在狀若瘋狂的屠人雄頭頂,隨后輕飄飄地落下。

  霎時間。

  對方身上的血光便脆弱得好似泡沫一般,開始層層崩潰。

  仙光之中。

  隱隱有無邊地氣升騰,種種山脈之力流轉不定。一時間,竟是給人一種凝聚了數百上千座山脈重量的可怕感覺。

  沉重到不可思議。

  從仙光從張景指尖出現,再到落在屠人雄頭頂,前后不過瞬息!

  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屠人雄一半軀體便被壓成齏粉。

  對方手中的那塊朽魔石輕輕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落入眾人耳中,宛然好似轟雷炸響,震懾心神。

  心象無間領域被張景悄然收起。

  所有一切都恢復如常。

  木筑房間完好無損,甚至找不到哪怕一絲交戰的痕跡。

  只有被腐蝕得坑坑洼洼的院子,以及那一具被張景刻意留下來的殘軀,仿佛在無聲訴說著什么。

  目光不自覺從太師椅僅剩下的半只竹腿上掃過。

  “可惜我這院子還有那把椅子,早知道就提前用心象無間神通將院子也覆蓋上了。屠人雄這家伙,實力雖弱,但論起搞破壞來,還真是一把好手。”

  張景搖了搖頭。

  隨后輕輕一招,地上的朽魔石頓時飛入手中。

  細細感受一番。

  張景眼神中驀地閃過一道精芒。

  “蘊藏腐朽大道的詭物?而且其中蘊含的道則,似乎要比之前那根烏黑羊角多上十倍不止,應該是他們口中所謂王侯級詭物了。品質倒是不差,回到玄黃界之后或許可以煉制出一件仙寶來。”

  “只不過——”

  似乎想到什么,張景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這東西還遠遠達不到先天神物的程度,仍舊只是一塊碎片,不過稍微大一點而已。

  “要想辦法去看看更高級的詭物了。也對,倒是我異想天開了。區區王侯級詭物,也就相當于金丹境,怎么可能會是一件完整的先天神物。”

  張景莞爾一笑,心中頓時釋然。

  不過就在此刻。

  一道疑惑悄然在他心底生根。

  冥夜界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妖魔,詭物,還有當前這種近乎養殖場一般的修煉道路……這可不是曲君侯口中簡單一句殘破世界,就可以解釋的。

  其中必然隱藏著更深的秘密!

  “要不現在就離開?總感覺這里面的水,有點深?”

  張景心中暗道。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當前左右不過一具分身而已。

  本體尚還好好待在清霄玄明天。

  若是遇到這么一點危險,就想著退縮,仙道一途還談何勇猛精進?

  況且。

  現在也不是自己想回就能回去的。

  那一方傳送陣的催動之法,還在曲君侯手中。要回去,那也得先找到對方才行。

  想到這里。

  他遂才打消了想法。

  而此刻。

  張景身后。

  包括血索在內的三人,此時神情還處于一片恍惚之中。

  上位將級極限,蒙陽郡最強者,宰執蒙陽郡鎮魔司近百年之久的屠人雄大人,竟然就這么死了?

  甚至都沒有怎么交手。

  對方便直接被眼前這位第四將主拍死了……死得那叫一個干脆利落。

  簡直匪夷所思之至。

  一切都好似在做夢一樣。

  這其中。

  尤其以血索心情最為復雜。

  畢竟白天,屠人雄大人還信誓旦旦地說什么可以壓制住新來的封大人,讓其交出詭物羊角。

  可眼下呢?

  不過才大半天功夫,就直接被人家給挫骨揚灰了一半。

  前后反差之大,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封大人應該不知道我和屠人雄當初說的那些東西吧。”

  他偷偷瞟了一眼張景仿若巍峨神山一般的背影,心中不禁泛起一陣忐忑。

  “等等!”

  血索目光一閃,旋即興奮地想到:

  “對啊,我現在是封大人的屬下!他剛剛還將我們三個從屠人雄出手之中救了下來,這說明什么?”

  “說明大人很是看重我嘛!”

  另一邊。

  望著視線中的那半具尸體。

  宗橫如墜冰窖。

  他不受控制地一步步向后退去,臉上儼然已經布滿驚駭以及恐懼之色。

  “死了!屠人雄居然就這么死了?這怎么可能!”

  “他不是上位將級極限么?除非,那人……王侯級的存在!”

  似乎才反應過來。

  宗橫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看了眼院子里的張景,隨即飛快將頭撇到一邊,一副生怕被對方發現了的模樣。

  “快跑!再不跑,就死定了!”

  這一刻。

  他心里面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逃命。

  至于之前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早已經蕩然無存!

  “你說你一個堂堂王侯級的存在,跑到我們區區一個郡級的鎮魔司干什么啊,還刻意隱藏實力,這不是要人親命嘛。”

  宗橫欲哭無淚。

  而在他不遠處。

  “哈哈,死了,那畜生終于死了!小妹啊,大哥也算是為你報仇啦,哈哈。”

  “嗚嗚——”

  安固信重重跪在地上,又哭又笑,神態狀若瘋狂。

  身體更是止不住地劇烈顫抖起伏。

  不過下一刻。

  所有的哭聲和笑聲驀地消失不見。

  他緩緩站起身,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不遠處正欲逃跑的宗橫。

  那目光,仿佛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宗兄,你這是想要去哪里啊?”

  冰冷到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幽幽響起。

  聞聲。

  宗橫腳步一個趔趄,而后動作僵硬地轉過身,臉上擠出一道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安兄,如果我說我曾經也有一個妹妹被屠人雄那畜生吃掉了,你會相信嗎?我之所以依附于他,便是為了尋找一個報仇的機會。”他小心翼翼地說道。

  卻在這時。

  “那個宗橫,還有這邊的三人,你看著處理吧。我不喜歡麻煩。”

  張景平靜到令人發毛的聲音瞬間在安固信的耳旁響起。

  他下意識打了個寒顫,急忙恭敬地應答道:

  “我明白了,請大人放心!”

  “安兄,那位大人有什么吩咐?還請告知一聲,在下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啊。”

  對面。

  宗橫心頭沒來由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急忙驚惶失措地喊道。

  他真的不想死。

  “沒什么,大人說不喜歡麻煩。”安固信面無表情地說道。

  不多時。

  “大人,錦繡從小就跟我,絕對可靠。而且她今天這次過來,也是昨晚奉我之命,特意來通知大人您盡快離開蒙陽郡。”

  “還望大人饒她一命。”

  安固信跪在地上求情道。

  在他身旁。

  之前那個冷艷女子正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小臉煞白。

  “那家伙尸體只剩下一半了,能否打開鎮魔司的寶庫?”

  張景目光從女子身上掃過,而后指了指院子里屠人雄的殘破軀體,頗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聞言。

  呼——

  安固信舒了一口氣,感激地說道:

  “請大人放心,可以打開。”

  半刻鐘后。

  “大人,這里便是鎮魔司的寶庫,名喚厄難寶庫。”

  安固信提著屠人雄的半具尸體,走到一扇僅容一人通過的黑色石門前,向張景介紹道。

  “厄難寶庫?”

  張景輕咦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

  這扇纏繞著詭異花紋、隱隱透著不詳氣息的黑色石門,雖然緊緊貼在墻上,但他看的很清楚,墻后面其實什么都沒有。

  而且饒是以張景現在的強大感知,竟然也絲毫未能發現上面有任何異樣之處。

  一旁。

  注意到張景的疑惑,安固信輕聲解釋道:

  “大人,這乃是超脫君王級之上的詭物厄難寶庫子體,真正的厄難寶庫在京城鎮魔總司之中。子體和本體之間,有著特殊空間聯系。”

  “就像我們大陰皇庭各個洲郡鎮魔司收獲的妖魔殘蛻,以及詭物等資源,按照規定只能保留五成,剩余五成則會自發被厄難寶庫子體傳送至京城鎮魔司的厄難寶庫本體之中。”

  聽完。

  君王級之上的詭物厄難寶庫?

  張景眸光微閃。

  那豈不是說,京城的那座厄難寶庫,實際上匯聚了大陰皇庭幾近所有妖魔資源。

  包括他此行的目標,妖魔心核以及詭物。

  只不過——

  “若是按照此方世界的級別來劃分,他們的王侯級便相當于金丹境,君王級大概也就是法相境。不是說此方世界最強生靈只有法相境么?那君王級之上又是什么鬼東西?”

  張景莫名想到命河倒影的提示。

  這莫非就是變故之所在?

  翌日中午。

  院子中赫然多了張與之前一模一樣的太師椅。

  張景閑適地半躺在椅子上,瞇著眼睛,默默盤點著昨日在厄難寶庫之中的收獲。

  “刨除留給安固信他們修行所需的資源,我此番入手妖魔殘蛻,也就是妖魔心核,共計八枚。若是依照當初師尊贈與的本源結晶來作對比推算的話,攏共約有五十萬通用經驗。”

  “每一枚妖魔心核蘊含的本源通用經驗從一萬到十萬不等。當然,這些心核都是來自最低級的妖。少一點倒也正常。”

  “此外,還有三件精怪級的詭物。”

  “唉”

  張景微微嘆了一口氣。

  太少了!看來真的要去京城走一趟了。

  一方面。

  厄難寶庫本體之中堪稱數量龐大的妖魔心核以及各類不同等級的詭物,很是吸引張景。

  而另一方面,則是情報中記錄的九十九層鎮魔塔。

  “鎮壓了數十只大妖,甚至最底層還鎮壓著魔!”

  想到此處。

  張景眼神中不由泛起淡淡笑意。

  正愁高等級的妖魔不好尋找,大陰皇庭可倒好,直接幫他集中了起來。

  三天后。

  “此去京城,路途遙遠,還望大人保重!”

  城門外,安固信孤身一人送別。

  “回去吧。”

  張景點了點頭,溫和地說道。

  隨后。

  只見他一步踏出,身影頓時消失不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