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吃了他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血索步履輕快地走到正在搖晃的太師椅旁,恭敬之色布滿粗獷臉頰。

  話還未說完。

  便見張景驀地睜開眼睛,臉上不自覺浮現出一抹深邃笑意。

  “他們來了么?”

  他目光輕輕從對方臉上掃過,明知故問道。

  實際上。

  由于這具分身天賦的原因,周圍的地脈之力無時無刻不在和張景緊密相連,周圍數十里的動靜盡數映照至心中。

  而且只要他想。

  這個范圍還可以更遠,直到自己掌握地脈之力范圍的極限。

  當然。

  距離越是遙遠,感應便愈是模糊。

  不過張景心里也清楚,這個和天賦沒有什么關系,純粹是由于自己當前金丹境的心神難以處理如此龐大的信息而導致的。

  都不用神識查探。

  此刻外面三個周身彌漫著筑基境氣息的修士,以及對方身后緊緊跟隨的數十個實力從初入煉氣到煉氣境巔峰不等的修士,已然被張景‘看’了個透徹。

  另一邊。

  “是的,大人。”

  血索畢恭畢敬地回應道,不由將頭向下埋得更深。

  “那請他們過來吧。”

  不多時。

  客廳。

  “哈哈,聽聞血索說兄臺想要加入蒙陽郡鎮魔司,咱真是欣喜若狂啊。”

  甫一落座。

  一個紅袍陰柔男子便向張景拱了拱手,滿臉笑意地說道。

  說罷。

  便見對方臉上陡然浮現出一抹疑惑。

  “咱叫屠人雄,敢問兄臺名諱?實不相瞞,屠某駐守蒙陽郡八十余年,卻從未聽聞周邊地域還有兄臺這么一尊上位將級的存在,實在是罪過。”

  聲音落下。

  下方同樣身著赤紅銀蟒官袍的兩人紛紛點頭應和道:

  “宗橫,見過這位兄臺。”

  “在下安固信。哈哈,若是早些知道蒙陽郡還有兄臺存在,安某便早就親自前去請兄臺出山了,何至于我鎮魔司直到現在,才苦苦等來兄臺的加入啊。”

  “三位言重了,在下封無虞。以后在鎮魔司內,還要望多照顧了。”

  張景笑著回應道,神色坦率。

  不過此刻。

  他眼底卻是驀地閃過一抹異色。

  這三人之中,屠人雄毫無疑問的最強,甚至隱隱探到了金丹境的門檻,而宗橫實力最差,實力大概在筑基中期左右。

  這兩人應該是一伙的。

  至于這個筑基后期巔峰的安固信,就有些意思了……

  僅僅三兩句話。

  張景便敏銳地發現,眼前這三個鎮魔司將主之間,關系似乎有些微妙。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他在那個屠人雄身上,隱約感知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惡意。

  “剛一進來便被此人盯上,有意思。是那一根羊角詭物么,咬鉤倒是快……”

  張景饒有興趣地看了對方一眼,卻正好迎上了一雙泛著猩紅之色的眸子。

  時間一點點過去。

  日沉山頭,光線逐漸變得昏暗。

  “既然如此,那還請封兄委屈幾日,咱回去之后便將信息上報州府鎮魔總司。相信最多三兩日,封兄你蒙陽郡將主任命便會下來了。”

  屠人雄望了眼門外的天色,當即起身,誠懇地道:

  “不過請封兄放心,雖然正式任命還沒有下來,但將主級的資源,主要包括兩座精怪仙田,以及一座妖級仙田,晚上便會遣人送至府上。”

  “還請封兄莫要推辭!”

  此話一出。

  一旁的安固信和宗橫兩人面色頓時微變。

  而靜靜侯在一旁的血索,更是瞳孔地震,臉上生出一道羨慕到嫉妒的表情。

  三座仙田!

  尤其還有一座妖級仙田!

迎著眾人不解的目光  屠人雄不由笑著向眾人,同時也是向張景解釋道:

  “哈哈,封兄一片赤誠,咱作為蒙陽郡鎮魔司第一將主,自然也要以誠相待。”

  “那就多謝屠兄好意了。”

  張景溫和地說道,臉上依然一片平靜。

  他雖不清楚此人口中的仙田具體究竟是什么東西,但光聽名字便知道,其必然與此世界的妖魔修行之道緊密相連。

  心中不免生出幾分好奇來。

  臨出門之際。

  屠人雄莫名其妙地停住腳步,隨即回頭深深看了張景一眼,意味深長地問道:

  “聽聞封兄之前得到了一件將級詭物,不知道現在可有煉化?如果沒有的話,咱代表鎮魔司想要將其收入寶庫之中,以期讓眾多兄弟可選擇的修行道路再多一條,不知可否?”

  “封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便是。”

  寶庫?!

  張景心中驀地一動。

  想必蒙陽郡鎮魔司這么多年積累的妖魔殘蛻也在其中了?也不知道其中,有沒有羊角詭物同源的碎片。

請訪問最新地址  只是……

  似乎想到什么。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糾結之色。

  “哈哈,封兄不用急著決定,仔細斟酌一番在回復也不遲。”

  屠人雄爽朗一笑。

  在他身后。

  安固信和宗橫不約而同地回頭,表情各不相同。

  其中。

  宗橫不自覺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閃過一抹莫名興奮。

  而安固信則是與其截然相反。

  他擔憂地看了看張景,嘴巴微張,似乎想要提醒些什么,但旋即又忌憚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屠人雄二人,遂才作罷。

  是夜。

  鎮魔司某一間密室之中。

  明滅的火光閃爍不定,兩道猙獰扭曲似魔的影子在灰暗墻壁上不停躍動。

  “屠兄,今日那個封無虞,您是想?”

  宗橫興奮聲音驀地響起,隱隱帶上了幾分嗜血。

  聞言。

  端坐在椅子上的屠人雄,陰柔臉上頓時泛起一絲貪婪。

  “你實力低,可能感覺不到。封無虞此人,身上的力量本質及其之高。今日咱面對他時,仿佛有一種直面神靈的感覺。這意味著什么,你!明!白!么!”

  說著。

  屠人雄聲音中不覺透出一絲癲狂。

  呼——

  宗橫呼吸悄然變得粗重。

  “您的意思是,他的力量可能來源于傳說中的魔?”

  屠人雄點了點頭。

  “我今日原本只是想逼此人將手中詭物交出來,可見到他的剎那,我就知道自己錯了。封兄身上最寶貴的哪里是什么詭物,分明就是他這個人!”

  “只要吃了他!只要吃了他!我,不,是你我也能擁有魔的力量本質。屆時,不死君王于我們而言,便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說到最后。

  屠人雄身體開始忍不住顫抖。

  一條條猩紅紋路,一塊塊細密血鱗,快速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膚上蔓延生長開來。

  一股冰冷、血腥、殘忍的氣悄然彌漫在密室之中。

  “可是屠兄,既然對方身具魔的力量,那光靠我們恐怕難以對付啊。”宗橫不知道何時恢復清醒,目露擔憂地說道。

  “目前來看,封兄應該修煉沒多久,而且也沒有煉化詭物,咱尚且還能應付!不過為了以防萬一,稍后咱會將寶庫中的那件東西取出來!”

  屠人雄眼眸中陡然閃過一道決絕之色。

  “屠兄你瘋了?”

  宗橫不由驚恐喊道。

  “吃了他,就有了踏足君王級的可能。這是老天爺賜予咱的機會,不能錯過,哪怕為此搭上蒙陽郡百姓的命,也在所不辭!”

  “嘿嘿,今夜,今夜就吃掉他!”

  “順便再吃盡城中百姓,一舉晉升王侯。”

  屠人雄擦了擦嘴角的涎水,眼眸中已然布滿猩紅血光。

  與此同時。

  鎮魔司另外一側。

  某個燈火通明的房間之中。

  “將主大人,您找我?”

  一個冷艷女子悄然來到安固信身后。

  “記住,待會給咱們鎮魔司那位新來的第四將主送仙田的時候,找個沒人的機會,告訴他快點離開蒙陽郡城,越快越好。這里水太深,他把握不住,會死!”

  平淡的話音。

  卻是讓一旁靜靜聽著的女子遍體生寒。

  “大人,據說新來的第四將主大人可是上位將級的存在,他怎么可能……會死?”女子難以置信地問道。

  安固信沒有解釋什么,只是閉上眼睛,擺了擺手。

  見此。

  “屬下知道了,請大人放心。”

  女子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驚駭,旋即轉身向外走去。

  步伐有些凌亂。

  下一刻。

  砰!房門被帶上。

  “快些離開吧,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再不走,就要被制成仙田咯”安固信緩緩睜開眼睛,用一種只能自己聽到的聲音幽幽嘆道。

  似乎是被勾起了某些不好的回憶。

  他雙手不自覺用力緊握,發出‘咔啪’‘咔啪’的聲音。

  卻在這時。

  “仙田?能仔細說說么?”

  一道溫和的聲音驟然響起。

  安固信身體一僵,隨后不自覺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視線中。

  一道黃袍身影突兀出現在對面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正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

  他頭皮驀地一炸。

  “封……封兄?”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