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九章 那迎仙宴,便由三十八你代老爺去吧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哈哈,看師弟表情,此番收獲怕是不小啊。”

  張景甫一走出青銅宮殿。

  不遠處便傳來封無虞調侃般的聲音。

  “還好,還好。”他嘿嘿一笑。

  此番收獲,何止是不小,簡直就是賺大發了。

  “五師弟,恭喜拜入師尊門下。”另一邊,身著鵝黃宮裙的孔師姐笑著向張景點點頭,“關于迎仙宴之事,是下面師弟們太過驕縱不懂事,還望五師弟莫要掛懷。屆時,師姐自會給師弟你一個交代。”

  說罷。

  孔師姐便徑直轉身,沿著白玉臺階向山下走去。

  不過片刻。

  對方身影就消失在視野中。

  原地。

  張景微微愣神。

  這位孔師姐莫名奇妙說了一堆,又是什么師弟不懂事,又是什么會給交代。

  結果說完連個解釋都沒有。

  他不由茫然地看向一旁的封無虞師兄:

  “師兄,這位孔師姐,究竟是什么意思?還有這個‘五師弟’……我記得咱們洞天之中,不是有八位真傳么?”

  張景對面。

  封無虞微微一笑,隨后耐心地解釋道:

  “先說那個迎仙宴吧。”

  “師弟,我記得你來祖庭之前,不是收到了請帖么?據師兄所知,這個所謂的迎仙宴,表面上說是赤明太皓洞天下界九域一脈和天界一脈的一場交流會,不過實際上嘛——”

  似乎是想到了某些好玩的事情。

  封無虞嗤笑道:

  “實際上就是天界一脈的那幾位主事的法相境修士,想借此機會敲打一番師弟,從而震懾一下其他九域一脈的弟子。畢竟師弟剛攜驕云秘境筑基境第一的名頭歸來,勢頭正盛。”

  聞言。

  張景恍然大悟。

  “殺雞敬猴?”

  封無虞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至于五師弟——師弟你不會以為是個真傳,就有資格能成為師尊的正式親傳弟子吧?”

  “事實上,在今日之前,咱們赤明太皓洞天共計八位真傳,其中只有四位是師尊正式親傳弟子,而剩下的四個,則是記名弟子。”

  “而且四名真傳弟子之中,只有師兄我一人是來自下界九域。”

  說著。

  封無虞聲音驀地有些低沉。

  然而下一刻,語調又變得高昂。

  “不過現在有師弟了,哈哈。”

  聽完。

  “一共只有四位親傳弟子么?還有兩位……”張景臉上泛起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

  二人說話間。

  咚——

  一道震耳欲聾的鐘聲陡然自玉華山更高處響起,道道透明音波向四面八方飛速擴散開來。

  “師弟,此乃道門先天靈寶八荒鐘。這一聲鐘響會傳遍整個清霄玄明天,代表著道門自此又多了一名真傳。”

  封無虞朝著鐘聲響起的位置望了一眼,隨后解釋道。

  “果然有先天靈寶!”

  張景眸光一閃。

  方才在冥游師叔將后天下品靈寶玄冥黑水旗贈與自己時,他便猜測應該有先天靈寶的存在。

  卻不曾想。

  剛剛走出這青銅仙宮,便發現了所謂‘先天靈寶’的蹤跡。

  回過神來。

  “原來如此,多謝師兄解惑。”

  張景轉頭看向封無虞師兄,聲音中透著一絲感激。

  “師弟客氣了。你我一樣來自下界九域,又同為師尊正式親傳弟子,以后要相互護持才是。”

  封無虞聲音中透著一絲罕見的認真。

  “師弟明白了。”

  東極洲,某一處鐘靈神秀之地。

  三方身著不同道袍法衣、身上法力氣息各異的數百位修士正在緊張對峙著,氣氛劍拔弩張到了極致。

  這些人之中以筑基境居多。

  少數幾位金丹境則是閑暇以待地站在眾人身后,神色淡然中帶著些許自傲。

  而在遠處。

  不少修士聚集在一起,正小聲地爭論著哪一方會贏得最終勝利。

  甚至有修士已經開盤,引得不少人紛紛壓下重注。

  人群之中。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看著遠處那一幕。

  心中不由得感嘆道:

  “這靈樞山真是個好地方啊。三十六峰,竟隱隱形成一座天然大陣,每一峰都極為險峻靈奇,其中靈植珍獸不計其數。尤其是主峰,匯聚數十萬里地脈之精,還毗鄰道門福地。”

  思索間。

  只見對峙的三方勢力之中。

  一個看起來極為年輕、但修為赫然已經達到金丹境的俊逸男子,猛地一步踏出,磅礴氣勢頓時向四面橫掃而去。

  “諸位,關于這靈樞山的歸屬,我們渝水宗、三元城、龍霄劍門三宗的修士,已經爭斗了數百年,今日便索性決出一個結果吧。”

  “獲勝之宗門,直接前去太乙閣申請,而另外兩方則絕對不能以任何理由阻止和干涉,如何?”

  “那好,便依你!我等做過一場再說。”

  一個魁梧似山的男子同樣向前一步,戰意十足地吼道。

  眼看三方戰斗一觸即發。

  一道浩大鐘聲驟然橫掃而過。

  聲波裹挾起無盡仙靈之氣風暴,氣勢宏大無比,但卻沒有傷害到任何一個人,甚至一草一木都未曾受損半分。

  仿佛一場短暫幻覺。

  然而。

  在場之人,卻沒有一個會認為那是幻覺。

  只是因為……

  “不朽道門又出一尊真傳了?!”

  有人失聲道。

  嘩——

  人群驀地沸騰,瞬間再無一人關注那邊三方勢力之間的爭斗。

  赤明太皓洞天。

  某一座仙島洞府。

  一行數十人集中在寬曠會客廳內,似乎正在討論著什么,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極度自信的表情。

  這其中。

  隱隱以最中間的九個法相境修士為首。

  而之前給張景遞請帖的擎方。

  便在這九人之中。

  “哈哈,那就這么辦吧,如此一來,下界九域一脈那些人定會老實一陣了。”

  擎方笑著說道,言語之中滿是愉悅之意。

  “如此甚好啊。”

  “就是要把他們的銳氣狠狠地打下去!”

  “不錯!所有的修行資源都是我天界的,和他們有什么關系?那群下界來的乞丐,要飯就該有要飯的樣子。有的吃就不錯了,還總想著上桌,這算哪門子道理。”

  “對了!大家安靜,我還有一個好消息。”

  忽然間。

  最中心一個身著月白法袍、氣質高貴的俊朗男子微笑著開口說道。

  會客廳內頓時一寂。

  “這次迎仙宴上,大師姐也會過來。有她撐腰,哪怕是我等之前一直顧慮的封無虞師兄,此番也翻不起什么風浪。”

  男子話音落下。

  “什么!師兄您是說,大師姐也會過來?”有人驚訝道。

  聲音中滿是不敢置信。

  畢竟這等小事,如何能吸引大師姐的注意?

  卻在此刻。

  一聲綿延悠長的鐘鳴瞬間從會客廳內穿過,而后很快消失不見。

  不多時。

  咕咚!

  有人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

  “又有師兄或師姐成就真傳之位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個洞天的。”

  而在房間最角落。

  一個長相普通的男子緩緩睜開眼睛,漆黑瞳孔之中驀地閃過一絲不安。

  不知為何。

  他總感覺這幾個月來,封無虞師兄的頻頻出現,以及大師姐的現身,還有主動參加迎仙宴的等等怪異舉止。

  都與那位剛剛成就真傳的師兄,有著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系。

  有心想要說些什么。

  只是當他抬起頭,滿屋子人臉上的狂熱與自信表情頓時映入眼簾。

  “唉希望我猜錯了吧。”

  男子無奈暗中嘆息一聲。

  時間緩緩流逝。

  修煉室內。

  張景正襟危坐,似乎想到什么,眼眸中不由閃過一抹激動。

  只見他單手伸出。

  一道光華閃過。

  掌心陡然出現一枚奇異仙晶,散發出絲絲縷縷蒼茫本源的氣息。

  伴隨著這枚仙晶的出現。

  張景可以明顯感覺到,泥丸宮內的神秘玉符再度開始顫動起來。

  目光不自覺看向掌心。

  “本源結晶?你究竟是什么東西,竟然能夠吸引玉符?”

  他暗付道。

  思索了一瞬。

  隨后沒有半分猶豫。

  張景遵循著冥冥中的,也可能是玉符的指引,徑直將手中的本源結晶貼至眉心處。

  霎時間。

  他便在這枚本源結晶之中,感知到了一股極為龐大,性質近若混沌般的恐怖力量。

  “太一,或者說是本源造化?”

  張景若有所思道。

  除了這兩個詞語,他實在是想不出,還能有什么別的東西可以形容這種力量。

  下一刻。

  泥丸宮內,玉符光華大放!

  本源結晶之中那種力量開始被一點點的抽出。

  兩天后。

  張景收起本源結晶。

  結晶之中損失的本源之力,不過才千分之一。

  就這還是他兩天兩夜連續奮戰的結果。

  “太慢了,或者說里面的力量太過于高級,玉符暫時受限于我的修為,只能一點點抽取。”

  張景想道。

  旋即心神轉向泥丸宮內。

  此刻。

  玉符上赫然憑空多出一欄。

通用:197萬  “通用?指的是通用經驗么?”張景好奇地想到。

  他心神頓時投向通用經驗一欄。

  下一刻。

  一道清晰感知突兀出現在張景心中。

  他可以支配這一百九十七萬通用經驗,而且不只是可以將其加在技能之中,甚至還可以加在法種和仙種上,哪怕它們并沒有顯示經驗值。

  還能——

  直接加給玉符本身!

  張景不由瞪大眼睛。

  “這是不是意味著,源自本源結晶的通用經驗,可以直接將一枚法種或仙種無限強化下去?”

  “而如果一直加在玉符上,又會發生什么?”

  不知不覺中。

  六個月時間悄然逝去。

  張景打量著手中的三枚宙河金晶,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期待。

  “這次應該能讓二十四年諸天技能再升兩級吧。”

  正準備修行。

  然而下一刻。

  便見張景似乎意識到什么,手中驀地出現一張請帖。

  “迎仙宴到時間了么?”

  沒過一會兒。

  “三十八,這個迎仙宴,伱就代老爺跑一趟吧。記住,我們不主動惹事,但也絕對不怕事。”

  張景一面將那張請帖遞給鹿三十八,一面囑咐道。

  同時。

  他眉心處緩緩浮現一道閃爍著煌煌紫輝的道印。

  而后,一道氣息被張景從其中攝出,直接鉆入鹿三十八的碩大額頭上。

  竟是化作一枚與自己眉心處一模一樣的紫色混沌道印。

  幾息后。

  道印緩緩隱去。

  “請老爺放心。俺肯定不會丟您的臉!”

  鹿三十八新奇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隨即拍拍胸脯保證道。

  “那便去吧。”

  張景擺了擺手。

  鹿三十八陡然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仙島之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