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迎仙宴,變故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一座靈機極為充裕的浩渺仙島上。

  “楊師弟,今日可有把握?”一道語氣平淡的聲音驟然響起,蓋過了連綿不絕傳至耳邊的悠揚仙樂。

  說話的是一個身著月白法袍、氣質高貴的年輕男子。

  說話間。

  對方目光緩緩從前方搖曳生姿的仙靈舞姬們身上挪開,轉頭看向坐在身旁的一個身著黑袍、面色冷峻的男子。

  臉上洋溢起一絲淡淡笑意。

  聞言。

  黑袍男子收回視線,恭敬地答道:

  “請君師兄放心,師弟身為金丹境修士,縱使壓低修為,也絕非一個區區筑基境所能夠匹敵的。”

  “楊師弟,莫要大意了,那位師弟可是這一次驕云秘境的筑基第一,更是在最后的排名戰之中,接連戰勝了人皇道庭的皇子,以及一尊筑基境的諸天萬靈陣營王族生靈。”

  白衣男子頓了頓,臉上笑意愈發濃郁:

  “實力不容小覷啊。”

  “哈哈,師兄您且把心放在肚子里,如若不勝,師弟當場自戕,以為謝罪!”

  聽到師兄的提醒。

  黑衣男子臉上閃過一絲不在意。

  那位師弟哪怕再強,也不過是筑基境而已,如何能對自己威脅?

  畢竟金丹境和筑基境,完全是天差地別。

  哪怕自己將修為壓制在筑基境,對方也絕無半點勝算。

  這是本質上的恐怖差距!

  “哈哈,如此便好。不過待會兒出手與他切磋的時候,亦需注意一番,九息石符乃是我從族中寶庫內支取出來的寶貝,改變氣息的效果一次只能持續兩個時辰。”

  “還有就是,務必要做到摧枯拉朽!”

  “此事完成之后,我自會想辦法讓師弟你進入赤明太皓洞天修行。”

  白衣男子笑著叮囑道。

  “明白了,多謝師兄。”

  黑袍男子激動地說道,目光中不由閃過一抹堅定。

  見狀。

  白衣男子微微點了點頭。

  緊接著便見他似乎想到什么,臉上不覺閃過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想他們天界一脈從來都是天驕輩出。

  如今竟然拿淪落到讓金丹境去假扮筑基境,方才有把握壓那位師弟,說出去何等恥辱?

  可是不這樣,又不行。

  畢竟無論如何,

  這次一定要將那位師弟的打壓下去,好讓下界九域一脈的那些人知道,在洞天之中,甚至在道門之中,究竟是誰在當家做主!

  驕云秘境筑基第一?

  又算得了什么。

  而此刻。

  距離白衣男子不遠處。

  宣芫兩眼似闔非闔,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樣。

  好似對當下所在迎仙宴上的事情半點不關心一般。

  然而在寬大法袍下。

  那根輕輕叩擊膝蓋的食指,卻又仿佛在昭示什么。

  顯然。

  對方心中并不似表面上看起來的這般平靜。

  “師兄,那幫人的目的……”

  一旁的古姚臉上閃過一抹擔憂之色。

  聲音落下。

  宣芫驀地睜開眼睛。

  他視線先是從下方坐著的諸多天界一脈弟子身上一掃而過,旋即又看向另一邊,與之爭鋒相對的下界九域一脈弟子。

  最終。

  他目光集中在了距離自己不遠處的一個空座位之上。

  在一眾法相境修士姓名之中。

  ‘張景’的兩個字格外醒目。

  “事出反常必有妖,君師兄這場迎仙宴,心思若昭啊!擺明了就是沖著張景師弟來的。”

  宣芫嘆息一聲。

  “只是就算如此,可為何還會驚動大師姐?”

  古姚不自覺掃了一眼最上方高臺上的幾個蒲團,聲音中帶著一縷疑惑與敬畏。

  “大概率是為了封師兄吧。”

  宣芫冷笑一聲。

  “連我們都知道張景師弟與封師兄關系極好,他們會不清楚?想來,若無大師姐降臨,這場迎仙宴他們敢不敢舉行,都要另說。”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這幫人如此算計師弟么?”

  古姚面色中閃過一陣不甘,以及一抹沮喪。

  “大師姐將降臨,我等又有何辦法呢?現在只期望封師兄能稍微幫襯一番了。況且師弟還是真君的記名弟子,諒他們也不敢做的太過分。”

  宣芫聲音平靜。

  只不過藏在法袍袖口中的手,卻是不由緊緊握住,而后再度緩緩松開。

  一抹無力之感霍然而生。

  他如何不知道天界一脈那些人的意思,

  只是知道歸知道。

  可自己身為師兄,卻什么都做不了。

  時間緩緩流逝。

  赤明太皓洞天內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經到場。

  忽然間。

  只見坐在靠上方的白衣男子起身,臉上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淡淡笑意,朗聲道:

  “咳咳,諸位師弟師妹請安靜。”

  “今日之所以舉行迎仙宴,一方面是為了歡迎張景師弟,還有近百年被的其他師弟師妹們加入赤明太皓洞天,成為我等洞天弟子中的一員。”

  “而另一方面,也是借此良機,讓大家一起相互論道,以期有所進步。”

  現場驀地一寂。

  無數道敬畏目光瞬間落在白衣男子身上。

  然而對方好似沒有看到這些目光一樣,只是自顧自地打量起下方的景象。

  不多時。

  便見他看向之前為張景留好的位置,當發現上面空無一人時,眼眸中頓時閃過一抹古怪。

  真以為不參加就能躲過去?

  他微微搖頭。

  隨后。

  “擎方,張景師弟那邊應該是你親自送的請帖吧,為何他現在都還沒有到啊?”

  白袍男子轉頭看向身后的一個魁梧大漢。

  聞言。

  擎方粗獷面容露出一抹會心笑意。

  只見他畢恭畢敬地起身,蘊含著幾分委屈的聲音頃刻在場內所有人耳旁響起。

  “回稟師兄,師弟確定已經將請帖交到了張景師弟手上。至于為何他今日不來,想必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

  “放肆!”

  白衣男子呵斥聲緊接著響起。

  “在場這么多師弟師妹,誰沒有事情?可大家不也都抽出寶貴時間,過來一聚?”

  頓了頓,似乎是在緩和情緒。

  隨后他又接著說道:

  “也罷,看來張景師弟的時間比較珍貴啊。只是如此這般,未免有些看——”

  話還未說完。

  只見一道碩大腦袋的身影,兩只手高舉一張請帖,正慌忙不急地跑來。

  對方一邊奔行,同時還一邊高呼著:

  “來了來了,俺家老爺正在閉關修行,所以特遣俺前來,還望諸位老爺莫怪。”

  一只坐騎?

  他怎么敢?

  白衣男子臉色頃刻變得一陣青一陣白。

  對于這位張景師弟的相關信息,他自然是在清楚不過。

  所以只一眼。

  他便認了出來,來者就是對方的那只坐騎,同樣來自下界九域。

  眼看著鹿三十八正準備去到張景座位上。

  男子目光一冷,身上恐怖至極的法力波動隱晦閃過。

  下一刻。

  鹿三十八身體陡然凝滯,竟是絲毫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

  一道陰冷的聲音在場中炸響。

  “畜生不知禮,難道張景師弟也不懂禮數么?讓你家老爺親自過來一趟,我想在座的諸多師弟師妹們,需要他一個解釋。”

  說罷。

  鹿三十八臉上的驚恐還未消散,便見他凝滯的身體被一只無形大手抓起,作勢就要像島外扔去。

  另一邊。

  幾乎沒怎么思索,端坐的宣芫突然站起身,眼眸中閃過一道金色火光。

  “君師兄,張景師弟已經說了在閉關,您這般做,可否有些過了?”

  他伸出手。

  被扔出去的鹿三十八再度被拉了回來,同時那股禁錮對方身體的力量也被驅散。

  “宣師弟,如果張景師弟真的閉關,那就應該提前過來向我說明原因,而不是在迎仙宴上,派遣一只畜生來羞辱大家。”

  “我等可都是洞天弟子!”

  白袍男子冷笑著說道:

  “難道這等簡單的道理,你們下界九域一脈,還需要我教么?”

  “你——”

  宣芫氣極,可在下方諸多師弟師妹的目光下,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才好。

  誠然。

  面對這幫人的算計。

  他覺得張景師弟這般做法再合適不過。

  總不能在明知道前面有坑的情況下,還傻乎乎的一腳踩上去吧。

  可是——

  這件事他們終歸是拿不出證據,也不可能有證據。

  所以就讓張景師弟此番舉動,顯得有幾分理虧。

  思來想去。

  宣芫也找不到什么合適的解釋,最終只得打碎門牙往肚子里咽,悶聲說道:

  “此番……此番確實是張景師弟欠考慮,我之后會給在場的諸位師弟師妹們一個滿意答復。”

  “誒,宣師弟,”白袍男子依依不饒道:“張景師弟的事情,你又是何苦這么快接過去呢?依師兄來看,還是讓他現在親自來解釋一番吧。”

  “況且,我等也不是什么小氣的人。屆時只要張景師弟理由正當,那此事便直接翻篇便是。”

  望著君師兄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宣芫表情一凝,目光中不自覺閃過一道寒芒,聲音悄然變得冰冷。

  “師兄,今日一定要將事情做絕么?”

  “宣師弟何故出此言?”

  一身白袍的君師兄故作不解的問道。

  只是對方眼中的笑意,卻是愈發燦爛。

  卻在此時。

  “夠了!丟人現眼還不自知,回到座位上去。”一道壓抑著怒氣、清冽如泉的聲音驀地響起。

  聞聲。

  白袍君師兄一個激靈,目光不由朝臺上看去。

  一道無量明黃仙光覆身的女子身影頓時映入眼簾。

  下一瞬。

  “我等見過大師姐!”

  場內眾人紛紛起身,向著高臺上的那道身影躬身行禮。

  “諸位請起。”

  孔師姐清泉般的聲音再度響起。

  隨后。

  只見她素手輕輕一點,鹿三十八的一點點消失在原地,旋即便出現在了張景的座位之上。

  望見這一幕。

  一身白袍的君師兄不由呼吸一滯,隨即看向臺上的孔師姐,頗為不忿地說道:

  “啟稟大師姐,如何能讓區區一只坐騎與我等同坐?”

  “伱再看看。”

  什么意思?

  顧不得關注大師姐態度的變化。

  君師兄驀地偏過頭,目光直直地看向鹿三十八。

  視線中。

  竟有一道蕩漾著氤氳紫意的混沌道印,緩緩自對方眉心浮現而出。

  看上去尊貴威嚴至極。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