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八章 玉符異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眉心隱隱發燙。

  源自太始原界傳承的混沌色道印開始不受控制地浮現而出,旋即便有一抹煌煌紫意覆蓋于其上。

  意識恍惚之中。

  道元慶云仙種本能開始顫動,六色光芒流轉不息。

  通天仙眸驀地睜開。

  霎時間。

  透過那一絲淡淡聯系。

  張景隱約看到了一尊盤踞于混沌最深處、仿若一道源頭般的恐怖存在。

  這尊存在儼然脫離了種族乃至生靈的范疇,甚至沒有生與死等諸多概念,直接化作一方大道本源。

  祂就是道,道就是祂!

  偉岸!不朽!無量!

  只不過一眼。

  張景便好似看到了世界最本質最完美的規則,無窮無盡的道與理在心中涌現,沸騰。

  一抹難以抑制的渴望驟然自心底生出,而且愈發強烈。

  瞬息之間,便已經占據張景所有心神。

  他要融入其中。

  成為那最完美之道的一部分。

  這才是生命的終極!

  外界。

  張景表情迷離,眼眸之中失去了神光,整個身體更是光華大生。

  每一根毛發,每一寸血肉,甚至他的意識。

  都開始一點點化作純凈無暇的光輝,濃郁的大道氣息驀地逸散而出。

  一股大圓滿、大歡喜之意悄然浮現在臉上。

  仿佛下一刻。

  張景便會化道而去。

  然而。

  嗡!嗡!嗡!

  泥丸宮內,神秘玉符猛地開始劇烈顫動起來。

  漸漸的。

  張景意識逐漸恢復清醒。

  只是當他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變化之時,心中便不由生出一抹深深的恐懼與絕望。

  張景想要停止。

  然而化道過程一旦開始,便似乎無法停下來。

  “要死了么?”

  張景心中驀地閃過一個念頭。

  “只是可惜……我還沒走到仙道頂點,就像剛剛見到的那一尊存在一般。”

  卻在這時。

  “癡兒,還不快快醒過來!”

  一聲大喝陡然在耳旁響起。

  與之同時。

  張景只感覺一道宏偉到不可思議的力量自身邊轟然爆發,瞬息便切斷了自己與那尊身影之間的聯系。

  時間緩緩過去。

  呼——

  張景大口喘著粗氣,身上法袍已然被汗水浸濕。

  這還是他晉升筑基境以來,第一次流出如此之多的汗。

  緩了好一會兒。

  他方才抬起頭,直直看向元明真君,感激目光中帶著些許后怕。

  “師尊,剛剛那是——”

  張景欲言又止。

  非是不想說。

  而是他驀地發現,自己現在意識之中,竟然完全沒有了剛剛經歷的任何印象。

  只是依稀記得。

  自己好像見到了一尊極端恐怖的存在。

  “你這小家伙端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僅憑筑基之身,竟敢妄圖窺視太初道主真容。就是吾等天仙之尊,亦不敢長久直視。”

  “還好為師反應及時,不然……”

  元明真君笑罵兩句。

  不過對方微微翹起的嘴角,卻是暴露出內心想法,并不像表面所說的般。

  卻在這時。

  “師兄,看你的意思,似乎是對張景師侄頗為不滿意嘛。要不干脆把師侄讓給師妹如何?”

  右側首位的神女陡然站起身,笑意盈盈地說道。

  她看向張景的目光中,不覺帶上了幾分驚嘆。

  此話一出。

  頓時引得殿內其他眾多天仙真君起身,灼熱目光紛紛落在張景身上。

  “師兄,不若還是讓給師弟吧。吾和張景師侄,冥冥有一段師徒緣分吶。”

  “萬圣師兄好不要面皮,見誰都說和你有緣。”

  “大師兄,師妹證得天仙道果以后,還從未收過親傳弟子。吾看師侄就頗為合適,不若您忍痛割愛……”

  “師兄,您一向最疼師妹了。”

  一時間。

  方才還寂靜無比的青銅仙殿,變得喧鬧起來。

  原地。

  張景看的目瞪口呆。

  這一刻。

  天仙真君原本在他心中的威嚴形象,悄然破碎。

  “好了,吾徒還在看著呢,你們這些師叔在他面前這般放浪形骸,成何體統?”

  元明真君輕喝一聲。

  隨后便見他直接走下臺,笑著說道:

  “徒兒,這些都是你的師叔,且過來,吾為你介紹一番。”

  “是,師尊。”

  張景乖巧地走到元明真君身旁,好奇地循著對方指引看去。

  “這是伱云容姑姑,又喚碧霞真君,乃是我們元鈞一脈女仙之首。”

  “師侄見過云容姑姑。”

  張景朝著頭館彩云仙髻,面容雋麗靈秀的神女施了一禮,恭敬地說道。

  對面。

  云容姑姑莞爾一笑,溫柔地說道:

  “師侄快快請起,姑姑洞天位于南蟾洲碧霄島。師侄若是在元明師兄這里受委屈了,盡管來碧霄島尋姑姑便是。”

  “亦或,師侄在其他地方受欺負,也盡管來尋姑姑。姑姑保管替師侄找回場子。”

  說到最后。

  話音中竟不自覺流露出一絲霸道之意。

  “咳咳,師妹,且注意言行!”

  看著這個直到現在還念念不忘挖墻腳的師妹,元明真君不由輕咳一聲,提醒道。

  “好了,師兄放心,師妹不與你搶師侄便是。”

  云容姑姑白了一眼元明真君,旋即再度看向張景,素手伸出,一縷輕靈至極的青色云氣悄然出現。

  “師侄,此乃先天青霄云氣,你且收好。將來無論是參悟先天清氣之道,亦或者用來修煉先天青霄劍氣,都能用的上。”

  “這……”

  張景有些遲疑,不由看了眼身旁的師尊。

  然而。

  還不待他反應,便見云容姑姑一把將那縷先天青霄云氣直接塞到自己手中。

  “這等微不足道之物,說收也就收了。男子漢大丈夫,怎的一副婆婆媽媽的樣子。”

  云容姑姑嗔怪道。

  見此。

  張景臉上閃過一抹無奈笑容。

  這一縷先天青霄云氣,珍貴無比,哪里是云容姑姑口中所謂的‘微不足道之物’。

  不過張景也知道,自己此刻斷然沒有拒絕的余地。

  只見他再度躬身一拜,感激道:“長者賜,不敢辭。姑姑厚禮,師侄愧領了。”

  “這才對嘛。”

  云容姑姑滿意地點了點頭。

  隨后。

  “這是你靈放真君師叔……”

  “這是你冥海真君師叔……”

  “這是你百花姑姑……”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張景在元明真君的帶領下,將元鈞祖師門下其他一十二位天仙真君盡數認了個遍。

  當然。

  這個過程中,他自然也獲得了不少寶貝。

  其中價值不遜色于云容姑姑所贈的先天青霄云氣的寶物,亦有幾件。

  例如靈放真君贈與的九竅石胎。

  此乃某一方世界孕育的先天神靈胚胎,只不過倒霉地遇到了靈放師叔,還未誕生靈智便被直接取走。

  是煉制分身的最頂尖材料。

  甚至直接煉出一尊先天神靈分身,也未嘗不可能。

  不過這些師叔姑姑們所贈之物,無不極為罕見珍貴,這也導致當前僅有筑基境的張景,基本沒有能用得上的。

  至于將其賣掉……就更不可能了。

  他比誰很清楚。

  這些寶貝賣出去容易,可再想買回來,就幾乎不可能了。

  無奈之下,只能放在一邊吃灰了。

  “還真是幸福的煩惱。”

  張景搖了搖頭,眼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笑意。

  正當他沉思之際。

  “師兄,吾等可都送過師侄晉升真傳的禮物了,你作為師尊,不會什么都不表示吧。”

  云容姑姑意味深長地說道。

  聽到這番話。

  張景驀地清醒過來。

  他正想解釋,當初自己在驕云秘境之時,師尊就已經將拜師禮送給自己了。

  卻不料。

  張景還未來得及開口,便聽元明真君笑著說道:

  “哈哈,吾早有準備,就不勞云容師妹擔心了。”

  說罷。

  只見元明真君手中驀地出現一枚奇異仙晶,隱隱透出一絲大道本源的氣息。

  轟——

  張景瞳孔驀地一縮。

  倒不是因為他認得仙晶。

  而是……這枚仙晶出現的剎那,泥丸宮內的神秘玉符便開始顫動。

  這還是張景穿越到這方世界以來。

  第一次看到玉符出現異動。

  “本源結晶?這個東西張景師侄暫時還用不上吧?”百花姑姑看了一眼,而后疑惑地說道。

  “哈哈,現在用不上,以后早晚都能用得上嘛。”

  元明真君暢然一笑。

  下一刻。

  對方手中被喚作‘本源結晶’奇異仙晶,便悄然閃爍至張景身前,靜靜地浮沉著。

  “多謝師尊。”

  張景壓抑住心中的激動,隨即再度一拜,感激地說道。

  他一只手伸出。

  本源結晶頓時緩緩下落。

  不多時。

  伴隨著張景一步步走出青銅仙殿,大門轟然關閉。

  殿內霍然一片安靜。

  所有天仙真君面色不覺變得嚴肅起來。

  良久過后。

  元明真君打破了寂靜。

  “諸位師弟師妹,此番召集你等,一方面是拜師典禮,這個不消多說。而另一方面,則是師尊之前傳來消息,大蒼界量劫將起,風起云涌之際,天道氣運將會集中在一些天才妖孽身上,以作屠刀,橫掃眾生。”

  “而這一刻,便是玄黃界插手之機,人族各大不朽道統,乃至諸天萬靈陣營的一些王族,均會參與此次圍獵。”

  “不過,據說建木界和九冥界也同樣盯上了大蒼界。”

  “敢問師兄,師尊的意思是……”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