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攫取道果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一陣無名波動蔓延全身。

  張景心頭忽然涌出一絲古怪的虛弱之感,就仿佛有某種極為重要的東西被抽離了一般。但他顧不得管這些,只是用緊張的目光死死盯著身下正在緩緩融合的真靈。

  視線中。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火光一閃,旋即便越過層層空間,徑直去到福神緩緩融合真靈的正上方,而后慢悠悠地落下。

  看似輕飄飄的一斬。

  然而落進張景眼中,卻讓他恍惚中有種靈魂顫栗的感覺。

  哪怕——

  這明明是自己斬出來的一刀!

  “這就是刀煉真靈,都天神煞靈寶道經與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共同凝煉而成的恐怖力量!燃燒壽命御使魔刀,直接在真靈層面攻擊對方?”

  張景眼神中閃過一抹驚異。

  如此一來,豈不是就連合道境也有隕落在自己手中的可能?

  當然。

  眼下福神這種情況完全屬于偶然。

  對方真靈實在是太過于虛弱,這才讓他抓住機會。

  而實際上。

  透過冥冥中的警示,張景知道,要想用這種手段擊殺一尊完好無缺的合道境存在,所需要燃燒的壽命會極為恐怖。

  算是傷敵一萬,自損一萬二的典型。

  但這并不能掩蓋刀煉真靈特性的強大。

  至少以后若是面對合道境存在,自己也有和對方一換一的底氣。

  回過神來。

  外界赫然只過去了一瞬。

  只見下方的福神真靈似乎感知到了即將到來的危機,一道黑光驀地從其中綻出,拼命裹挾著曲君侯的真靈,一齊向浩瀚真靈之海遁逃而去。

  然而一切終歸是徒勞。

  電光火石之間。

  斬仙魔刀便仿佛切豆腐一般,徑直將福神真靈斬為兩段,中間甚至沒有遇到哪怕一絲的阻礙。絲絲縷縷的血色業火自刀鋒處燃起,而后迅速在兩半真靈上快速蔓延。

  火勢愈演愈烈。

  一道慘烈的哀嚎聲驀地傳入張景耳內。

  在那熊熊業火之中,他隱隱望見了福神痛苦扭曲的面容,看起來叫人不寒而栗。

  漸漸地。

  一枚透出淡淡的長生不朽、至高至真可怖意蘊、形似某種神異果實一般的東西緩緩從福神真靈之中浮現而出,一點點映入張景眼簾。

  只見這果實甫一出現,周圍便開始動蕩起來。

  有浩大道音響徹在周圍,似在贊頌,似乎詠嘆。只不過這浩大道音模糊不清,而且莫名給張景一種缺憾不圓滿之感。

  “這是……傳說中的天仙道果?”

  張景眼神一亮,不過轉瞬便又見他連連搖頭。

  不對!這并不是天仙道果,或者說這不是真正的天仙道果。

  不然的話。

  自己現在焉還能有命在?

  下一瞬,張景心中霍然閃過一絲明悟。

  “不完整的天仙道果么?福神苦心積慮吞食壽神和祿神殘骸,想來便是為了此物了。只可惜,這道果哪怕就是差一絲,那也是天壤之別。凝煉出道果容易,可能真正凝煉出天仙道果,甚至度過成道劫之存在,卻是寥寥無幾。”

  “不然坐擁無量秘境、道藏大道萬千的太乙無量道門,也不會擁有那般數量恐怖的地仙了。”

  張景不由回憶起之前在道藏秘境看到的有關天仙的信息。

  隨后。

  他眼神里忍不住閃過一抹興奮之意。

  無論如何說,半天天仙道果都是極為珍貴的東西。

  不自覺低下頭。

  張景視線直接落在這枚不完整的天仙道果,與正在潰散的真靈之間那道隱約可見的聯系上。

  “還有一息,或許可以試一下!”

  他目光微微凝,旋即沒有絲毫猶豫地再度燃燒壽命,催動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向那道聯系狠狠斬去。

  五百載壽命悄然燃燒殆盡!

  不過張景心中卻沒有絲毫悔意。

  這么一點壽命,若是能夠換得一枚半步天仙道果,那就賺大發了。

  甚至哪怕這次冥夜界之行,自己沒有帶回去哪怕一枚妖魔心核和一件詭物,但有這枚不完整的天仙道果,就已經勝過一切。

  至少本體那邊衍化三十六道本命界、晉升法相境的資源有了!

  想到這里。

  張景眼神中的火熱之意愈發濃郁。

  一道似有似無的金鐵交鳴之聲驟然在耳旁響起,還未來得及看清楚結果到底如何,張景便感覺身體開始急速下墜。

  慌亂之中。

  他只來得及抓住返回至手中的斬仙魔刀,整個人便從真靈上界跌落下去。

  禁地內。

  “吼——,不,不!”

  一聲痛苦至極的咆哮猛地回蕩開來。

  ‘咔’‘咔’的皸裂聲緊隨其后響起。

  霎時間,便見得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恐怖裂紋開始在福神的龐大帝君法相之上肆意蔓延,速度越來越快。

  只不過眨眼間。

威嚴之至的帝君法相,便已經瀕臨崩潰,彌漫周身的強橫氣息更是開始極速衰弱,仿佛下一刻就要歸于沉寂  “真靈?!你區區一個金丹境,怎么能夠——不,我的道果!”

  福神滿目驚恐地盯著不遠處的張景,心神已然被絕望所占據。

  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真靈正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潰滅。

  而真靈不存,神魂沒有憑依,自然也在跟著凋零。

  這個過程赫然已經不可逆。

  也就是說。

  迎接自己的將是徹底灰飛煙滅,就連如之前壽神那般轉生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

  那股熟悉的深及靈魂的劇烈灼燒感,則是讓他知道,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自己原本以為可以隨意拿捏的小家伙。

  這一刻。

  福神心中驀地生出一股荒謬之感。

  堂堂一尊先天神靈,竟然會隕落在區區一個金丹境人族螻蟻的手中?縱使對方天賦再高,縱使對方有秘密,可這個小家伙……終究只有金丹境修為!

  更關鍵的是。

  這一切竟然還都是祂自找的。

  對了,秘密!

  似乎意識到什么,福神看向張景的目光中,不由帶上了幾分怨毒。

  若不是這個小家伙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現出那般高絕的天賦,祂又豈能將復生奪舍的主意打在對方身上么?要知道,自己一開始的目標分明就是辛苦培養的愛徒曲君侯啊。

  而且這家伙既然擁有直接攻擊真靈的恐怖手段,卻為何要隱藏到現在,而不是早些說出來?

  如果自己能夠早一點知道,不就可以做些防備了么?

  再不濟,大不了直接放棄奪舍此人便是。借助徒兒曲君侯的身份進入道門修行,再加上自己的準備,踏足長生不死的天仙真君之境完全就是易如反掌。

  未來一片坦途。

  可恨!可恨!可恨!

  “張景可恨!曲君侯也可恨!人族,吾之所以到今日這一步,全都是卑賤的人族害的!”

  砰——

  一個不穩。

  帝君法相重重地跪在了大地上,無意識逸散出的力量直接讓堅硬至極的地面活生生塌陷了近百丈,掀起的灰塵風暴遮蔽天穹。

  福神三顆頭顱齊齊看了張景一眼,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然而就在這一刻,法相竟然開始沿著縱橫交錯的裂縫,大塊大塊地脫落,散作漫天承載著福祿壽三道諸般道與理的三色仙光。

  就連象征著對方大道權柄的帝冕,也悄然破碎。

  轟隆隆!

  天色瞬間暗沉如夜,密集如網的血色雷蛇在天穹之上肆意滾動,發出陣陣凄厲嘶吼。

  不消片刻。

  凄厲白風裹挾著細密血雨,直接將大地上的一切都染紅。

  “吾不甘吶!”

  福神虛弱地喊道,眼眸中的神光此刻已然黯淡到了極點。而祂的神魂,更是凋零到只剩下最后一縷,閃爍不定,宛若風中殘燭。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

  福神龐大的法相,便已經消散無蹤,原地只余下意識被福神占據的曲君侯的身影。

  卻在此時。

  踏踏——

  一連串輕快至極的腳步聲驀地響起,愈發臨近。

  福神微微轉過頭,黯淡眼眸中頃刻倒映出一道身著黃袍的身影。

  只見對方走到祂身前十數丈處,輕輕將地上失去光澤的玉如意撿了起來,同時手中瞬間出現一道仿佛由億萬萬道純白神光交織的奇異之物。

  “先天元壽之精竟然在他手中!呵呵,天官三寶玉如意,還有吾凝練而成的道果,竟是徒為這小子做嫁衣么?”

  “命數,好一個命數!”

  彌留之際。

  福神仿佛明白了什么,目光直勾勾地看向深邃無際的天穹,仿佛在凝視著某位存在的目光。

  “嘿嘿吾偏是不信!”

  祂喉嚨里驀地發出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下一刻。

  一縷暗沉魔光霎時間出現在福神眼眸之中,極度不祥的氣息悄然彌漫開來。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