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真靈上界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福神強忍著痛意,望向張景的目光中滿是灼熱。

  隨后。

  祂手中的三寶玉如意飛出,在空中滴溜一轉,旋即徑直向那一道橫跨天際的猩紅刀光輕輕敲去。

  看似云淡風輕。

  然而就在二者接觸的剎那。

  整片天地卻是為之一靜!

  玉如意好似變成了一輪蘇醒過來的大日,刀光在其力量之下緩緩潰散。

  無盡神光從其中激涌而出,鋪滿天際,與漫天熊熊燃燒的業火開始僵持起來。

  每一處角落。

  都仿佛成了神光與業火爭奪的戰場。

  有業火吞納彌漫的立業,火光陡然暴漲,直接將周圍蔓延的神光焚燒殆盡;亦有神光匯聚成海,洶涌浪潮將附近業火蠻橫地拍碎湮滅。

  兩種力量涇渭分明,將視線中的世界浸染成兩色。

  業火與神光之中。

  兩道身影相對而立。

  在福神六百丈法相面前,張景看上去宛如一只螞蟻。但這一刻,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勢,比之對方,竟是半點也不差!

  嗤嗤!嗤嗤!

  氣勢相互碰撞,直接將虛空擠壓地扭曲不堪,發出劇烈碎裂聲。

  “這一刀……好驚人的意境,其中蘊藏的道與理,簡直可怕!也就是張景這個小家伙修為太低,不然——”

  “不對!他手里的那柄刀,也有古怪!”

  目光緊緊盯著張景,以及對方手中的彎月魔刀,一絲若有若無的危機感頓時自心底生出。

  福神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慶幸。

  還好這個小家伙此刻只是金丹境,修為遠不如自己。

  若是同為法相境,這一刀怕是難以抵擋。

  休要說奪舍,就算保全自身也是一件難事,轉念一想,心中升騰起濃郁妒意。

  “一個人族小家伙,論及出生之尊貴,尚不及吾億萬一!憑什么,憑什么他能被道門看重,被七欲神君看重,能擁有吾想都不敢想的諸多神通法門以及寶物,能擁有登臨金仙的資質!憑什么!”

  福神在心中瘋狂不甘地怒吼著。

  祂六只眼眸齊齊看向張景,里面的猩紅愈發濃郁,聲音變的冷冽。

  “張景,吾剛才的提議,思考得如何了?如果吾最后奪舍,你的秘密還是要歸吾,而且也不會有人將你復活。”

  “閣下說笑了,在下哪里有什么秘密。”

  張景淡然一笑,瞥了一眼半空中的玉如意,心里卻是微微一沉。

  金丹法力流淌全身,將氣勢再次拔高一寸。

  對于自己積蓄力量的一刀被化解,他也并沒有感覺到驚訝。

  畢竟對方是福神,且不說其本體是一尊半步天仙境的神靈,就光對方此刻侵占的身體——一尊修行極光元磁海之道的洞天法相境修士,就讓張景不敢有半分小覷。

  望見這一幕。

  福神眼神中的猩紅驟然褪去,三顆頭顱不由同時搖了搖,臉上轉而浮現出一抹自信笑意。

  仿佛一切都盡在掌握一般。

  “小家伙終究是小家伙,聽不懂好壞話。也罷,吾就先來管教一番。”

  聲音落下的瞬間,一只捏著法印的斑斕巨手緩緩伸出,在張景視野之中越來越大。

  巨手上攜帶的可怖力量,直接將所過之處的虛空撕得粉碎,暴露出大片深邃到極致的黑暗,漫天的業火和神光都跟著顫蕩起來。

  同時。

  對方腳下的極光元磁海也忽地開始暴動,周圍的大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五光十色的海洋取代,而且蔓延速度越來越快。

  嘩嘩!

  耳邊隱隱傳來一陣陣的浪潮之音。

  無形元磁之力遍布整片空間。

  張景只感覺身體一重,尤其是手中的斬仙魔刀,更是剎那間重若千鈞,竟有種要脫離掌控的感覺。

  他抬起頭,視野中的一切,光線,火焰,乃至虛空都開始彎曲。

  整個世界仿若要被這股恐怖的元磁之力卷曲成一個巨大麻花。

  “極光元磁海!”

  張景心中警兆頓生。

  這還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見到修行極光元磁海一道的法相境修士出手。

  目光一閃,他直接一步踏出,體內亮起一道虛幻迷蒙仙光。

  霎時間。

  在迷蒙仙光的包裹下,他好似從當前世界脫離了一般。

  轟——

  福神巨手輕輕從張景方才站立之地掠過,數十里大地悄然被湮滅,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散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

  而在不遠處。

  “心象無間竟然也沒辦法徹底隔絕這股元磁之力?”

  張景看了眼自身微微變得有些蜷曲的心象領域,心頭不由泛起一絲波瀾。

  心象無間大神通撐開的心象領域,其籠罩之處,扭曲現實,心靈主宰,無象無間。

  有與無,存于不存,只不過一個念頭而已。

  然而即使如此,卻也依然能被極光元磁海的力量影響到,甚至……

  張景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象領域還在被元磁之力一點點扭曲,瀕臨崩潰。

  “看樣子堅持不了多久了。”

  他心意一動,戊土玄黃仙光全力爆發,眉心陡然顯現出一枚黃色道紋,道光流轉,陣陣古老滄桑之意向著四面八方彌漫開來。

  張景腳下地面驀地一顫。

  旋即便有無窮無盡的磅礴地脈之力源源不斷地匯聚而來,或高或矮的山峰虛影悄然出現在他身后蔓延至無窮遠的地方。

  厚重的地脈之力通過張景的身體凝聚在刀鋒之上。

  “來而不往非禮也!”

  張景面色平靜地說道,再度一刀劈出。

  心象領域一陣顫動,紅黃二色交織出一縷可怕刀芒。甫一出現便直接消失不見,而后不過瞬息,這道刀芒便從福神頭頂躍現而出。

  一股沉重到極點的氣機自刀芒中轟然綻出。

  福神頭頂的虛空寸寸塌陷,漫天的業火被這一道刀芒盡數收攝,凝聚于刀鋒,化作一縷直沖云霄的暗紅殺機。

  祂四只眼睛齊齊看向持刀屹立在半空的張景,另外兩只眼睛則是死死盯著頭頂那道即將落下來的刀芒,臉上罕見地露出一抹凝重。

  半空中。

  三色玉如意一陣晃動,旋即瞬間回到福神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度向著刀芒敲去。

  卻在這時。

  只見福神右側的頭顱抬起頭,眼神中閃過一絲迷茫之,但轉瞬間便轉為堅定。祂張開大嘴,發出一道似要震落星辰的吼聲。

  在這道吼聲之下。

  玉如意驀然在半空中停頓了一瞬,隨后直接無力地掉落。

  這一刻,刀芒再無阻礙。

  轟隆!

  福神帝冕被直接劈碎,隨后刀芒又去勢不減地落在了祂中間的那顆頭顱之上,沉重無邊的力道飛快傳遞至對方的四肢百骸。

  “啊!”

  福神痛呼一聲,龐大身軀頓時一個踉蹌,隨即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暗紅業火在龐大身軀之上迅速蔓延開來。

  “張兄,我還能控制半息,趁現在快走!厄難寶庫之中藏有一枚本源結晶,足夠你修復傳送法陣了。福神當前正在融合兩半神魂,真靈不穩,不能離開此處禁地。”

  “出去之后,還請將福神奪舍一事稟告道門。”

  之前吼落玉如意的那顆頭顱突然睜開眼睛,大聲朝著張景喊道,語氣中透著一絲焦急,以及期許。

  “曲君侯師弟?”

  迎上對方目光,張景眼神驀地一凝,試探般地問道。

  不待曲君侯回答。

  “嘿,兩個小東西倒是都有些手段。跑?你又能跑到哪里去?吾神魂即將融合完成。張景小家伙,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將秘密交出來,否則吾一旦奪舍,可就真的沒有挽回余地了。”

  法相中間的頭顱頓時接過話茬,陰惻惻地說道。

  說話間。

  福神慢慢從原地站了起來,頭上那頂被劈碎的帝冕開始一點點恢復如初,同時漫天神光悄然回轉,將其身軀之上燃燒的業火一一撲滅。

  “這下徹底完了!”

  曲君侯一陣絕望。

  而在對面。

  反應過來的張景,臉上卻是不由透出一抹古怪。

  兩魂融合,真靈不穩?

  視線從福神身上掃過,張景眼眸中反常地泛起淡淡笑意。

  “想知道秘密?可以啊,只要——”

  “只要什么?”

  聞言,福神龐大身軀前傾,掀起一陣狂風,灼熱目光瞬間落在了張景身上。

  然而。

  迎著對方目光,張景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悄然握緊手中的斬仙魔刀。

  他深吸一口氣。

  霎時間,法力,神識,心神,乃至這具分身悠長無比的生命力,等等一切有形無形的東西,被他瘋狂地灌進了魔刀之中。

  張景表情霍然變得淡漠。

  技能特性:刀煉真靈!

  時光驟然靜止。

  張景的視線開始無限拔高,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帶著他沖破一層又一層的維度,最終直接來到了一處神異境域。

  沒有方向,無限寬廣,時空仿佛在這里失去了意義。

  “真靈上界!當前境界,只能停留三息么。”

  他心頭驀然生出一絲明悟。

  真靈存在之界,也是證道天仙真君的必經之地。

  張景不自覺向身下望去。

  只見兩縷被黑色浸染的殘破巨大真靈緊緊糾纏在一起,正在一點點融合。

  而在這兩縷殘破真靈中間,還有一縷極細微的純白真靈,仿若一條靈活游魚般地左突右闖,似乎是想要沖破包圍。

  但卻始終不得其門。

  “福神,還有曲君侯?”

  感受到那道熟悉的氣息,張景瞬間便確定了這兩縷真靈的身份。

  不敢有絲毫耽誤。

  他直直地舉起手中的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卻在此刻,一道信息驀地出現在心頭。

  “五百年壽命?”

  張景表情一怔,但旋即便被一抹決然之色所取代。

  血紅刀光驟然亮起,直直地劈向福神真靈融合的最薄弱之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