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七章 墟淵劫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以吾先天神魂為祭,咒你二人五衰臨身!”

  失去意識的前一刻。

  滿腔怨恨的福神,瞬間溝通隱藏在神魂最深處的那一抹濃重黑暗,欲要以自身為祭,詛咒破壞祂復生大計的張景,同時也順便詛咒自己神魂附身的曲君侯。

  若不是這兩人的存在,祂何至于落得個身死道消的結局?

  萬萬年的謀劃,而今一朝成空!

  該死!都該死!難以用言語形容的不甘和憤恨,頓時化作滔天的怨毒詛咒。

  就在福神殘魂立下詛咒的瞬間。

  天穹之上,再度風云突變。

  翻涌的血色云層之中,悄然出現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沉幽黑,仿若一滴墨水,頃刻便將瘋狂向著四面八方浸染而去。

  “嘿嘿!”

  一道詭異笑聲驀地在福神心中響起。

  光聽聲音。

  福神便隱隱窺見了一方浩瀚無盡的大淵,源源不斷地吞噬著諸天界域所有的負面力量,至污至濁,孕育著難以想象的終末劫難。

  一絲常人難以感知的詭異力量自虛無涌現,化作一只無形大手,直接將福神的真靈、神魂乃至意識盡數攫取,捏合成一大一小兩縷明滅不定、惡意彌漫的暗沉魔光,在半空之中不停浮沉。

  做完這一切后。

  便見那只無形大手輕輕一攝,隨后便緩緩消散。這中間好似什么都沒有取,又仿佛拿走了什么。

  一切恢復如常。

  除了半空中驟然多出來的那兩道充滿不祥污濁之意的魔光之外。

  下一可。

  較小的那一縷魔光便徑直悄無聲息地融入曲君侯身體之中。

  只是瞬間。

  曲君侯體表便生出大量穢物,生出陣陣惡臭,頭發轉眼便花白一片。

  而對方原本寶光熠熠的法袍,轉瞬變得污濁不堪。

  一股衰敗腐朽的氣息油然而生。

  與此同時。

  另一縷幾乎凝聚了福神八成神魂怨念的衰敗污濁魔光,則是直直地向著張景飛去。

  頗有一股不死不休的瘋狂意味。

  而此刻。

  另一邊。

  “這是……福神的法寶如意?”

  張景視線落在手中的法寶玉如意以及先天元壽之精上,眼底突然閃過一抹奇異的光彩。

  二者上的氣息簡直同出一源。

  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們之間還有著某種莫名的強大吸引力。

  仿佛本該就是一體才對。

  哪怕張景還沒有煉化,都能清晰地感知到。

  這也是為什么他在撿起玉如意之后,會直接取出得自壽神尸靈的先天元壽之精的原因。

  “莫非先天元壽之精,本就該是玉如意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這枚玉如意之前壓根就是殘缺狀態?”

  “殘缺狀態威能便這般恐怖,若是完整,豈不是一件后天靈寶?”

  方才這柄如意的可怕威能,張景已經見識過了。

  就這還只是其不完整的狀態。

  而且以福神之前僅僅法相境的修為,想來估計也只能勉強催動罷了,尚無法展露其真正的力量。

  想到這里。

  張景心底驟然生出一抹難以抑制的激動。

  那可是后天靈寶!

  縱觀太乙無量道門諸多合道真傳,其中又有幾人能有后天靈寶護身?

  而一旦將其煉化。

  等自己修為邁入合道境后,防御有下品后天靈寶玄冥黑水旗,攻擊則有這靈寶如意以及斬仙魔刀,屆時哪怕是域外也敢放手闖蕩了。

  正當憧憬之際。

  一股直面死亡的恐怖寒意驀地自心底涌起,幾欲將張景身體凍結。

  只是剎那,他渾身汗毛便已根根豎起。

  幾乎是下意識地,張景直接扭頭看向‘曲君侯’。

  事實上。

  哪怕在方才撿到靈寶如意、心情激動之下,他對福神也沒有放松半點警惕。獅子搏兔亦需全力,更何況自己面對的還是一尊老怪物。

  瀕死之際。

  對方能做出什么瘋狂舉動,張景都不會感覺到奇怪。

  視線中。

  一縷幽暗深邃的漆黑魔光陡然出現半空之中,隨后便向自己慢悠悠地飛來。

  望見這道魔光的瞬間。

  張景便有一種冥冥中被鎖定的感覺,無論自己是上天還是入地,都難以逃脫。

  “這是?”

  他眉頭微微皺起,眼底閃過一絲警惕。

  正凝神觀察之際。

  卻那縷漆黑魔光上陡然擠出一張怨毒的陌生臉龐,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張景,陰惻惻地呼喚道:

  “嘿嘿,張景,還是與吾一起隕滅吧。你們人族不是常說,黃泉路上好作伴嘛。”

  “能與一尊先天神靈共同赴死,也算是你等人族的莫大榮幸了。”

  是福神那家伙!

  聽到話音的瞬間,張景便認出了對方身份。

  “只能硬扛么?不愧是老牌先天神靈,哪怕是真靈神魂潰散,也依然還能使出這般詭異手段!”

  他心中已然明白了自己當下處境,目光遂一點點恢復平靜。

  既然退無可退,那不退了便是!

  下一刻。

  心象無間。

  一道迷蒙仙光自張景平靜如水的漆黑眼眸中流淌而出,頃刻便將他整個身體籠罩在內。

  虛空泛起淡淡的漣漪。

  張景身影霎時變得虛幻無定,時而又近在咫尺,時而無窮遙遠,看起來煞是奇異。

  隨后。

  似乎還覺得不保險。

  嗡!伴隨著一聲似有似無的魔刀顫鳴。

  漫天業火頓時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一般,快速向他激涌而來。

  浩瀚大地之中。

  數以萬千計的磅礴地脈之力也同樣開始拼命地在張景腳下聚集。

  層層疊疊的業火與戊土玄黃仙光,一點點在身前凝聚,散發出道道或狂暴,或厚重的強大氣息,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

  然而此刻。

  張景心里依然沒有底。

  他很清楚,福神這次純粹是拉著自己為其陪葬,所以使用的手段定然不會簡單到哪里去。

  下意識深吸一口氣。

  張景不由凝目望向身前。

  只見那縷充滿不祥氣息的魔光,只是一個閃爍便輕而易舉地跨過現實與心靈的界限,直接出現在自己撐開的心象領域內部。

  這其中。

  他甚至都沒有察覺到任何力量波動,而心象領域亦沒有半點反應。

  “哈哈,沒用的,沒用的,你根本不知道那位存在到底代表著什么!”望著張景略有些呆滯的表情,福神扭曲面容上不自覺顯露出一抹輕蔑。

  聲音落下的同時。

  祂便駕馭著污濁魔光來到了張景身前。

  層層業火,還有戊土玄黃仙光,在這道魔光面前簡直仿若無物。

  望見這一幕。

  張景目光微凝,心頭沒來由涌生出一股無力感。

  他還是第一遇到這般詭異莫測的東西,自己種種手段在其面前,儼然變成了無用功,休說是驅散,就連阻攔片刻都做不到。

  靈覺開始瘋狂示警。

  然而張景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來自更高層面的手段,就如同我之前借助于斬仙魔刀之力,進入真靈上界直接攻擊福神真靈一般嗎?”

  他心中陡然閃過一絲明悟。

  或許進入真靈上界能夠躲避這一擊,不過遺憾的是,自己短時間內并不能再次進入其中。

  “唉,時也命也。只是可惜了這具分身,還有那柄后天靈寶如意,以及厄難寶庫內海量的妖魔心核和詭物了。”

  他嘆息一聲。

  無奈只得任由那縷魔光直接鉆入自己眉心之中。

  一股邪異的污濁魔性頓時在張景體內彌漫開來,源源不斷地剝奪著他的生機。

  細細感受一番體內變化后,張景臉上旋即露出一抹復雜神色。

  唯一的好消息是:

  這具由九竅石胎衍化而成的分身,壽命極為漫長,一時半會兒倒也無虞性命之憂。

  可終究還是免不了隕落之結局!

  張景伸出雙手,只見皮膚逐漸露出石質的滄桑紋理,隱隱有種腐朽的可怕意境糾纏其上,宛若跗骨之俎一般。

  石頭……亦會腐爛!

  驀然間。

  “原來是一尊分身啊!你小子倒是謹慎,可惜沒用啊!嘖,讓吾找一找你的本體在哪里?”福神得意的聲音在張景體內響起。

  不多時。

  祂一絲殘念裹挾著那股恐怖污濁魔性,竟然沿著真靈上的聯系,直接看向了張景位于清霄玄明天的本體。

  “小東西原來在這里啊!”

  福神發出一道興奮怪笑,旋即魔光微微一閃,徑直出現在位于清霄玄明天靈樞山道場的清景殿內。

  兩界之間的隔閡,竟然也被對方視若無物。

  然而。

  對方此舉像是觸動了某種禁忌一般,竟是直接引來了一道淡漠高遠若萬古蒼天的恐怖意志。

  赤明太皓洞天深處。

  一道盤坐在無盡虛空深處的恢弘人影悄然睜開眼睛,洞穿萬古的可怕眸光頃刻越過無量虛空,落在了清景殿內的那一道魔光上。

  “墟淵,第九十三劫主?來日定要做過一場。”

  與之同時。

  外域某一方熊熊燃燒的世界內。

  一尊橫臥時空深處、周身纏繞無量業火的恐怖存在緩緩蘇醒,饒有興趣地直直向清霄玄明天望去。

  玉華山道門祖地。

  某一座青銅神宮之中。

  一部隱隱有無窮世界于其內生滅的浩大金書玉冊,霍然光華大放。

  一道威嚴霸道至極的宏大道音陡然響徹開來。

  “區區第九十三劫主,安敢如此放肆?真當吾太乙無人邪!”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