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舉城同慶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業力歸源?”

  張景細細體悟著心中突兀出現的一道信息。

  “魔刀內蘊生先天業力源海道禁,吸納無窮業力,以反先天,此謂之業力歸源。”

  “業火,業力。”

  似乎是忽然意識到什么。

  他眼神頓時明亮起來。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是古仙一道的大神通,走的是以寶證道長生的路子。

  說白了。

  這門大神通就是培養性命雙修的本命靈寶。

  而業力歸源特性——

  逆反先天,那不就是先天靈寶么?

  “只需要足夠的業力,便能夠鑄造出一柄先天靈寶魔刀么?只是……業力,哪里有大量業力呢?”

  張景眸光一閃。

  大蒼界!

  一方正在步入量劫的世界,里面必然彌漫著無邊業力。

  想到這里。

  張景心中不由泛起一陣激動。

  這一刻,他竟是恨不得現在就可以直接真靈降生過去。

  不過緊接著。

  張景便意識到一個大問題。

  心里頓時一涼。

  自己是真靈降生大蒼界,而非本體過去,那斬仙魔刀能夠帶過么?

  張景怎么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可如果帶不過去的話。

  又談何讓魔刀發揮出業力歸源的特性,吸納無窮業力?

  思索了一瞬。

  “或許將其升級成仙種,還有些希望!嘖,想那么遠干什么,現在就連太上紅業斬仙魔刀都還沒有鑄造出來呢。”

  張景莞爾。

  神識驀地從儲物空間之中的先天血金精上掃過。

  關于如何鑄造這一柄紅業魔刀的信息悄然浮現在心頭。

  他再度閉上了眼睛。

  身上彌漫著那一股裹挾著深沉魔性的可怖刀意,隨即開始一點點沉寂下去。

  最終徹底消失無蹤,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當然。

  如果不去看外面鹿三十八和冰涼涼臉上,那一道久難褪去的驚恐表情的話。

  “老大,這股氣息是?”

  勉強從那股焚寂天地、屠戮眾生的可怖刀意中掙脫出來。

  冰閃閃不由緊緊抓住小屁l股下的雪白毛發,一臉驚恐地問道。

  “應該是老爺又修成了某種可怖神通,你習慣就好了。”

  鹿三十八故作平靜地回答道。

  雖然此刻的他,心中同樣充滿了驚懼與疑惑。但在新收的小弟面前,卻是斷然不能露怯半分的。

  不然以后還怎么做老大?

  所以鹿三十八下意識學起了自家老爺平日里的樣子。

  背上。

  “可是老爺他不也跟咱們一樣,都是金丹境嗎?”

  冰涼涼不敢置信地問道。

  族中的金丹境冰晶仙靈,甚至極冰原中其他金丹境生靈,她都見過不知凡幾。

  而剛剛的那一縷恐怖刀意。

  給她的感覺,便完全不像是金丹境存在所能擁有的手段。

  甚至可以說是。

  遠遠超出了金丹境的極限。

  也正是這個原因。

  冰涼涼才沒有第一時間,將其與僅僅只有金丹境的老爺聯系到一塊去。

  然而誰曾想——

  “不用驚訝,要不怎么說老爺是老爺呢?”

  鹿三十八仿佛早已經習慣了一般。

  跟隨張景老爺這么久。

  想他鹿某人什么夸張的場面沒見過,要淡定!

  不自覺瞥了眼還在目瞪口呆的冰涼涼,鹿三十八心中油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優越感。

  老大地位穩了!

  另一邊。

  “這就是咱老爺……”

  冰涼涼心中喃喃道,目光不自覺看向了張景所在的方向。

  這一刻。

  她仿佛重新認識了自家這位看起來溫和安靜的老爺。

  同時。

  對于張景老爺為何能獲得那枚法令。

  冰涼涼也大概明白了一點。

  翌日。

  小院門外。

  沙沙——

  伴隨著一陣輕盈腳步聲響起。

  一道年輕身影陡然出現在小院緊閉的大門前。

  目光落在這扇熟悉的大門前。

  李頡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猶豫,但僅僅只是瞬間,猶豫便被渴望所取代。

  呼吸不自覺加重。

  “李頡,這或許是你平生僅有的機會,一定不能放棄。再說了,大人這么好說話,只要你態度誠懇,他就肯定不會拒絕。”

  李頡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吶喊道。

  自從上次見面后。

  他就知道。

  自己跳出三元城、接觸更加高級傳承的機會來了。

  “繼續待在三元城這種地方,沒有資源,沒有傳承,只能白白埋沒了我的資質。只有跟在大人身旁修煉,借助于大人的力量,我才能乘風而起,從而一窺仙神之境。”

  “或許將來,還能有機會追趕乃至超越大人哩。”

  李頡心中火熱地想到。

  回過神。

  篤篤——

  輕輕的敲門聲驀地響起,打破了院子中的寧靜。

  隨后。

  門被緩緩拉開,從里面探出來一大一小兩個腦袋。兩道蘊含著金丹境威壓的目光頃刻落在李頡身上。

  “誒,是你啊,有什么事嗎?”

  鹿三十八問道。

  “鹿大人,小修此番過來,是來感激張景大人的救命之恩的。”

  李頡低下頭,頗有些拘謹地回答道。

  而就在低頭的瞬間。

  他目光中卻是陡然閃過一絲驚訝。

  眼神中的火熱愈發濃郁。

  “那個冰晶小人,莫非是傳說中自然仙靈?而且對方身上的氣息,竟然和鹿大人差之不多。”

  “金丹境!”

  “大人竟然還擁有一只珍貴的金丹境自然仙靈!這東西,貌似我們三元城的法相境老祖都沒有。”

  “看來之前猜的果然沒有錯,大人來歷很不簡單。”

  時間緩緩過去。

  房間中。

  “大人救命之恩,李頡沒齒難忘,恨不得當牛做馬,以供大人驅使。”

  這般說著。

  李頡忍不住偷偷望了正上方的張景一眼。

  當看到對方臉上表情沒有半分變化之時。

  他心中驀地便是一沉,眼神悄然變得黯淡。

  “是自己太急了么?”

  眼見此行目的落空。

  李頡緩緩起身,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恭聲告辭道:

  “那李頡就不繼續打擾大人了,改日再來拜訪。”

  “客氣了。”

  張景溫和地說道。

  不多時。

  鹿三十八躡手躡腳地走了進來,冰涼涼則是坐在對方肩膀上,與之一同進入房間之中。

  “老爺,剛剛那個人,是想拜您為師?不過他的心思有些重哦。”

  鹿三十八仿佛看出了什么,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

  便見冰涼涼用力點頭:

  “對呀對呀,這個人族不好。總是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涼涼,讓涼涼很不舒服。”

  說著。

  冰涼涼直接從鹿三十八肩膀上站了起來,撩開小袖子,露出手臂上凸起的密密麻麻的細小冰粒。

  “你這是什么東西?”

  張景好奇地看了一眼。

  “回稟老爺,這是雞皮疙瘩呀。”冰涼涼挺起小胸脯,理直氣壯地回答道。

  張景眼角一抽。

請訪問最新地址  這家伙在糊弄鬼呢?

  好歹也是金丹境的冰晶仙靈,怎么可能會因為區區一個筑基境修士的目光,而起雞皮疙瘩?

  不對!冰晶仙靈會起這玩意?

  想了想。

  張景直言道:

  “好了,我知道你們兩個什么意思。放心吧,且不說老爺沒有收徒的打算,就算有,也不會是此人。”

  “老爺英明!”

  聞言,鹿三十八和冰涼涼齊聲說道。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年、兩年、三年……

  三元城依然還是最開始的模樣,短短時光,好似沒有辦法在其中留下痕跡。

  只是生活于城中的百姓,卻是悄悄變了模樣。

  當然,也有例外。

  一條街道之中,往來行人絡繹不絕,熱鬧非凡。

  某一刻。

  隨著一道年輕人影的走近,兩側小攤小販,以及一些百姓,紛紛停下了手中動作。

  “張公子早!”

  “公子好。”

  熱情的招呼聲頓時此起彼伏。

  “大家都早啊。”

  張景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溫和地回應道。

  腳下步伐卻是不曾停留。

  不消片刻。

  張景身影便徑直消失在街角。

  原地。

  眾人再度交談起來。

  只不過這次的話題,卻是在悄無聲息間,變成了剛剛路過的張景。

  “真是奇哉怪哉,四五年過去,怎么公子還是一如從前那樣年輕,模樣半點變化都沒有。”

  “土鱉,公子肯定是仙長,而且在仙長中也是一方大人物。不然為何同為仙長的李捕頭父子,見了公子那般恭敬。”

  “真是多虧了公子,咱們青神坊這幾年可是出了名的安穩。”

  “是啊,據說那些邪修妖魔都會特意避開青神坊呢。”

  “公子真是好人。”

  “誰說不是呢?這幾年,公子也不知道鋪了多少橋,修了多少路。”

  而此刻。

  小院內。

  張景甫一推開門,便見鹿三十八和冰涼涼正趴在桌子上,埋頭研究著什么東西。

  興許是太過于投入的關系。

  開門動靜響起。

  便見一鹿一冰晶仙靈頓時一個激靈,而后齊齊轉頭向著大門方向望去。

  “老爺,您回來啦!”

  冰涼涼率先反應過來,旋即化作一道幽藍光華,在半空中閃爍而過,落在張景腳邊。

  “這兩天可有什么事情發生?”

  張景笑著問道。

  “回稟老爺,您出去這兩天,一共有十五個人過來,不過基本上都是想要拜您為老師的。都讓咱給打發走了。”

  “對了,那個李頡又來了一次。”

  冰涼涼掰著小手,一條一條地說道。

  “他又來了?算上這次,應該是第八次了吧。”

  張景眉頭不由一皺。

  自己上一次明明都已經明確拒絕過此人了,卻不料對方居然還未死心。

  “若是他下次再來,便閉門不見。”

  張景搖了搖頭,語氣平靜地說道。

  “是,老爺。”

  另一邊。

  一直等到冰涼涼說完。

  鹿三十八方才走到張景跟前,遞上了一張請帖。

  “老爺,這是昨天城主府送來的。”

  “哦?城主府,請帖?”

  聞言,張景眼神中驀地閃過一絲詫異,而后接過鹿三十八手中的請帖,打開看了起來。

  良久。

  他放下請帖,微微一笑。

  “三個月后的升仙宴?”

  “有意思,三元城的少城主居然通過了三百萬里之外的黃沙法界的考核,成功拜入其中,成為太乙道門的一名弟子。”

  “難怪要舉城同慶。”

  在清霄玄明天游歷至今,已然過去了將近十年時間。

  張景自然能夠理解。

  有弟子加入太乙無量道門,對于這些普通勢力而言,意義究竟有多么重大。

  背景!資源!

  自此截然不同。

  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

  哪怕……僅僅只是最低級的一名法界弟子。

  半刻鐘后。

  房間內。

  張景腦后,一朵六層慶云緩緩升起,六色仙光流轉不定。

  下一刻。

  便見第六層金色慶云托著的心念金陽之中。

  一抹濃郁紫意漸漸凝聚,最終化作一絲后天紫氣,透著靈動玄妙的意蘊。

  “一個月!”

  感受到后天紫氣的再次凝聚。

  張景眼角不自覺閃過一抹淡淡笑意。

  這幾年來。

  自己并非是光在此處等待著靈地的成型,而什么都沒做。

  至少修煉之功就不曾落下半分。

  而隨著修為的增長。

  心念金陽吸納雜念的范圍一點點擴大,不知不覺中已然將臨近青神坊的兩個坊,白馬坊和陳村坊覆蓋在內。

  自此。

  他只需三十天,便能凝聚出一絲后天紫氣。

  而一絲后天紫氣。

  便能增加三十至五十萬不等的技能經驗值。

  想到這里。

  張景心中一動。

  泥丸宮內玉符頓時微微一顫。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三級(601.1萬/3000萬)

  技能特性:業力歸源(仙)

  第四級不遠了,新的技能特性……

  張景眸光一閃。

  似在期待著什么。

  “還有,等此間事了,便要想辦法鑄造真正的太上紅業斬仙魔刀了。”

  一想到這個。

  張景便不由有些頭疼。

  七欲神君老師贈予的那一塊先天血金精確實是最合適鑄造魔刀的材料,還是先天神物。

  不過唯一的問題便是。

  這玩意對于目前的自己來說,實在是難以煉化。

  簡單來說。

  就是車太大,馬太小。

  拉不動!

  張景估計。

  當初就是七欲神君老師,也沒有想到自己掌握這一門大神通的進度居然這么快,著手鑄造紅業魔刀會這么早。

  三個月后。

  張景緩緩走出房間,一步踏出,頓時出現在院門外。

  霎時間。

  一股喜氣氛圍鋪面而來。

  道路兩旁的閣樓上,掛著一條條的大紅綢,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

  望見這一幕。

  張景表情霍然一怔。

  居然連最邊緣的青神坊,都被布置得這般喜慶?由此可見,三元城城主府此番手筆著實不小。

  或許——

  三元城少城主進入道門修行一事,對于三元城來說,意義比想象得還要大。

  “伱們兩個真的不去赴宴?免費吃喝喲。”

  張景忽然轉過頭,看向身后院子里的鹿三十八和冰涼涼,輕聲問道。

  話音落下。

  便見他們齊齊搖頭。

  “那就不勉強了,老爺去去就回。”

  他淡淡一笑。

  旋即光華一閃,整個人頓時消失在原地。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