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五章 靈地成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外圍偌大院落中。

  亭臺樓榭,青磚黛瓦,一步一換景。

  盡顯靈機蘊生之象。

  小山奇石錯落其間,隱隱勾勒成一方神奇法陣,匯集周邊地域無盡仙靈之氣。

  而在院子的各個位置。

  則是布置著一張又一張的桌子,仙果珍饈,仙茶靈酒,此刻宛若不要錢般地被擺放于其上。

  一隊隊身姿姣好、面容俏麗的侍女穿梭于其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

  各個桌子已然圍滿了衣著各異的修士,或男或女,或老或幼。

  這些人唯一的共同點,便是修為至少都在筑基境。

  而此刻。

  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院落中間的那一條筆直大道之上。

  不時有一道彌漫著強橫氣息的身影從上面走過,直接進入內院,引得眾人談論不止。

  “飛龍獵妖會的石會長!”

  “百寶閣的游閣主!”

  “冬酩坊的凜風劍仙!”

  “青神坊的玉公子!”

  “嘶——,今日城主府居然把三元城內所有金丹境修士都請來了,真是大手筆!”

  有人細數著方才經過的一眾強者,不由得驚嘆一聲。

  緊接著便有另外之人接過話茬。

  “少城主拜入黃沙法界,成為正式弟子,城主府如此慶祝,不是再正常不過了么?畢竟一躍成為傳說中不朽道統的弟子,長生在望啊!”

  內院。

  相較于外圍院落。

  此處的修士就少了很多,也安靜了許多。

  某個角落的桌子前。

  張景將后背靠在椅子上,神情放松,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景象。

  而在他身邊,則是挨著幾個金丹境的修士。

  這些人張景都認識。

  乃是他當前所在青神坊附近幾個坊中的金丹境修士。

  “張道友,你看。”

  身邊一個中年黑袍男子努努嘴,輕輕示意了一下坐在最前方高臺上三個神色傲然的年輕修士,語氣敬畏地說道:

  “那三人據說都是少城主此番在黃沙法界結識的師兄。據傳那兩個男子,分別姓王和農,而那個女修則是姓嵐。嘖,不愧是從不朽道統中走出來的弟子,雖然大家同屬金丹境,可明顯感覺咱們跟他們不是一個層次的。”

  “哈哈,虞道友莫要看輕自己了。”

  張景笑著安慰道。

  可誰知。

  聽到張景這番話。

  黑袍男子頓時面色一肅,認真地說道: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虞某之前曾經見識過一尊太乙道門的金丹境弟子出手,不瞞道友,那種威勢,在下可能這輩子都忘不掉。太強了,強的甚至超出了虞某對于金丹境的認知。”

  說著。

  對方不由苦笑一聲:

  “也就是自那以后,虞某才知道,原來同一個境界之間的差距,原來我等散修與不朽道統的弟子之間的差距,居然會大到這種令人絕望的程度。”

  “是啊。”

  “明明大家都是一個境界,然而其中的差距,卻是宛若云泥之別。”

  一時間。

  坐在張景身旁的其他金丹境修士,紛紛頗有感觸地說道。

  身旁。

  似乎看出了張景臉上的漫不經心。

  黑袍男子不由得善意地勸說道:

  “道友能在青神坊搏得一個玉公子的美名,實力之強橫我等自然有目共睹。不過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尚需要保持一顆敬畏之心啊。”

  “多謝道友指點,在下記住了。”

  張景笑著點了點頭。

  而就在幾人說話間。

  兩道明亮遁光陡然自半空呼嘯而過,旋即輕輕落在正前方高臺上。

  “哈哈,今天是慶賀小兒進入太乙無量道門修煉的大好日子,故特此舉辦升仙宴,大家吃好喝好。”

  一道豪邁的聲音驀地響徹在所有人的耳旁。

  聲音中帶著一股淡淡的可怕威壓。

  “法相境?”

  張景目光一閃。

  臉上瞬間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就知道這三元城,肯定不止鎮守在靈樞山外面的那一位法相境。

  不然憑何敢覬覦靈樞山靈地?

  而另外兩個勢力,渝水宗和龍霄劍門,想必也不差。

  時間緩緩過去。

  張景幾人還在閑聊。

  卻是忽然見到。

  一個年約二十八九、意氣風發的青袍年輕男子,正直直地向他們所在的位置走來。

  其身后跟著幾個小廝般的人物,端菜的端菜,捧酒的捧酒。

  “這次升仙宴的主角,祁連羊,他怎么會朝我們走過來?”

  身邊響起一道詫異中帶著些許緊張的聲音。

  張景臉上驀地浮現出一絲饒有興趣的笑容。

  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個叫做祁連羊的道門師弟,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己身上。

  很明顯。

  此人八成是沖著自己來的。

  至于原因——

  目光輕輕落在了跟在祁連羊身后,表情諂媚無比的李頡身上。

  張景也大概猜到了些許。

  沒過多一會兒。

  果然如他所感覺的那般。

  祁連羊直直地走到張景身前,低下頭,目光閃爍不定。

  他試探著問道:

  “這位應該就是玉公子,張景道友吧,久仰久仰!”

  “兩年前一戰盡滅三尊金丹境妖魔,而且據說麾下還有一尊金丹境的白鹿坐騎,和一只金丹境自然仙靈,真是令人羨慕不已。敢問道友,可有師承,又在何處?”

  聞言。

  “在下四處游歷,比不得祁連道友。”

  張景含糊其詞道。

  并沒有直接亮明身份。

  倒不是為了什么扮豬吃老虎,而是純粹覺得沒有必要,省的麻煩。

  畢竟他的目的是靈樞山靈地。

  而今天之所以參加這個勞什子升仙宴,也不過是伸手不打笑臉人而已。

  對方既然專門送上請帖。

  而且還特意提醒不需帶賀禮。

  那么張景自然也沒必要駁了城主府面子,讓對方難堪。

  對面。

  聽到張景這番話。

請訪問最新地址  祁連羊還未有什么反應,便見對方身后的李頡臉上瞬間閃過一抹慶幸之色。

  似乎注意到張景目光。

  李頡竟然笑著點頭示意,臉上罕見地再沒有之前的拘謹。

  隨后。

  便聽祁連羊自信滿滿地說道:

  “既然如此,張道友何不加入我們三元城?想必道友也清楚,我已經拜入黃沙法界,成為太乙無量道門的正式弟子,將來的三元城,與現在定不能同日而語,正是需要道友這般天才的時候。”

  “我向道友保證,只要加入三元城,高等供奉之位立馬奉上。”

  說完。

  見張景臉上沒有絲毫意動之色。

  祁連羊不由換了一種誘惑的口吻,再度勸說道:

  “我聽李頡說,道友甫一來到我三元城,便對靈樞山頗為關心。不若這樣,只要道友加入三元城,那么等靈樞山靈地孕育完成,我等將駐地搬遷進入其中之時,便為道友建造一個靠近地脈靈穴的洞府,如何?”

  “道友好意,在下心領了。”

  張景語氣平靜地說道,只是話語中的那一絲拒絕之意,卻是再明顯不過。

  眼見自己三番兩次的邀請被拒絕。

  祁連羊臉上頓時閃過一絲慍怒,不過下一瞬,慍怒便被平淡取代。

  “道友先不要急著拒絕,仔細考慮一番再說。”

  聲音落下。

  祁連羊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道友,不對,是大人,您還是再好好考慮考慮吧,我們家少城主已經進入太乙無量道門,這意味著什么您不會不清楚。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稍稍落后幾步的李頡,不由面色古怪的看了眼這位自己昔日口中的‘大人’。

  他隨后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勸了兩句。

  說罷便匆匆離開。

  原地。

  “道友糊涂啊,三元城開的條件這么好,緣何要拒絕呢?”

  “關鍵是一旦答應,可就算是攀上了祁連羊少城主的關系。對方身為道門弟子,屆時手頭上隨便漏一點,都夠咱們散修吃撐了。”

  一旁的黑袍男子痛心疾首地說道。

  臉上不自覺浮現出一副恨不得取張景而代之的表情。

  “人各有志罷——”

  張景淡淡地回應道。

  只是話還未說完,便被一道不知道從何處傳來的極為明顯的玄奧虛空波動打斷。

  這是?

  張景眼眸頓時變得深邃。

  下一刻。

  城主府內,眾多修士不約而同地起身,直直看向靈樞山所在的方向。

  “靈地孕育圓滿了!”

  所有人心中齊齊浮現出一個相同的念頭。

  另一邊。

  距離三元城約莫三萬兩千里遠的渝水宗駐地。

  亭臺樓閣連綿數十里。

  寬達數百丈的滄瀾河從其中穿過,洶涌激昂,發出雷鳴般的驚濤聲。

  而此刻。

  最中央區域的一座宏偉宮殿之內。

  兩道身影相對而坐。

  其中一側。

  一個頭頂宮髻步搖的中年美婦,盤坐在蒲團之上,身上透著一絲溫潤如水的氣機。

  而另一側。

  則是靜靜坐著一個長眉長須、身形筆直似劍的中年男子。

  一股鋒利至極,幾欲要斬碎一切的恐怖氣勢纏繞在周身,讓人不敢直視。

  “世兄,祁連羊賢侄已經拜入黃沙法界,連帶著三元城亦跟著水漲船高。如今看來,靈樞山那片靈地,你我兩家怕是要無功而返了。”

  一道輕柔悅耳的聲音驀地響起。

  “唉,時局更易啊!”

  長眉中年男子嘆息一聲,隨后酸澀地說道:

  “卻是沒有想到,我們三家百余年的平衡,竟是被祁連羊賢侄直接打破。祁連金那個老東西,算是走了大運了。”

  頓了頓。

  便見男子似笑非笑的盯著女子,若有所思道:

  “世妹今日喚我前來,想必不只是發發牢騷這么簡單吧。”

  “什么都瞞不過世兄。”

  女子溫婉一笑,旋即說道:

  “世妹想著,反正我們兩家都已經注定沒辦法和三元城競爭靈樞山,那么……還不如趁現在將其賣個好價錢。”

  “你的意思是——”

  男子愕然。

  “不錯!世兄,小妹通過關系,找到了一名來自侗鳴福地的道門弟子,想要將靈樞山的信息給他。而對方保證,作為回報,會開放兩個進入福地修行的名額,不知世兄您意下如何?”

  “侗鳴福地?傳說在太乙無量道門之中,福地可是比法界更高等的地方,兩個進入福地修行的名額?”

  說到此處。

  男子不由目瞪口呆地看著女子。

  最終。

  “世妹果真關系通天!哈哈,為兄沒理由不答應。”

  卻在這時。

  一道玄奧波動自遠方傳來。

  霎時間。

  便見二人對視一眼,臉上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笑容,同時齊聲說道:

  “靈地孕育圓滿了!”

  “世妹,敢問那位來自侗鳴福地的存在,現在何處?當下我們需要盡快趕到靈樞山才行。”

  “世兄請放心,那位就在不遠處。”

  “哈哈,好啊,世妹此舉,真可謂是釜底抽薪啊,愚兄佩服!祁連金那個老家伙,今日怕是要傻眼了。”

  時間一點點流逝。

  靈樞山前。

  伴隨著聚集而來的看熱鬧的修士越來越多,整片區域變得沸反盈天。

  不多時。

  三元城、渝水宗和龍霄劍門三方勢力的眾多修士逐一登場,隨即分列涇渭分明的三方,開始對峙起來。

  氣氛陡然變得肅殺。

  匯聚而成的狂暴洶涌氣勢橫壓四方。

  一旁圍觀的眾多修士頓時人仰馬翻,但哪怕如此,也沒有一個人敢抱怨半句。

  而在更遠處的位置。

  一道細微不起眼的遁光悄悄落下。

  張景身影陡然出現。

  隨后。

  他低下頭,目光看向身前。

  視線中,赫然是三只早已經等待多時,周身彌漫著絲絲縷縷法相境恐怖氣勢的冰晶仙靈。

  “怎么樣,最近應該沒出什么問題吧?”

  “回稟老爺,一切都好,沒有出任何意外。”

  三只冰晶仙靈中,為首的冰風頓時昂首挺胸地說道。

  “那便好,且跟我進入靈地吧。”

  張景微微一笑,神色淡然地說道。

  好似完全沒看到遠處劍拔弩張的對峙場面一般。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