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后天紫氣,業力歸源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時光悠悠。

  不覺已是三個月過去。

  三元城內還是和往常一般,沒有什么變化。

  修士,凡人,依然各行其道,或修行,或勞作,重復著千百年如一日的單調生活。

  或許會有人關注近些日子里發生的一些大事。

  比如蒼羽軍再度奔赴靈樞山戰場。雖然傷亡慘重,但卻成功取得大勝而歸。

  但也僅僅只是少數中的少數而已。

  對于余下之人而言,好好活下去才是頭等大事。

  這一日。

  “公子又出來遛彎了,還是照常么?”

  街邊。

  一個滿頭大汗的矮小漢子放下擔子,當看到緩緩走來的張景時,不由咧嘴憨厚一笑,熱情地招呼道。

  “還是兩個炊餅吧。”

  張景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

  “好嘞兩個炊餅,公子請拿好,千萬小心燙啊!”

  漢子小心翼翼地取出早已經包好的炊餅,爽朗地大聲喊道。

  臉上總是洋溢著燦爛笑容。

  一只手接過炊餅。

  張景正欲給錢,卻不料矮小漢子連連擺手,恭敬地說道:

  “公子拿去吃吧,錢的話就算了。”

  “聽說您昨日又捐了銀子,為俺們青樂坊鋪橋修路。俺雖然是個粗人,卻也懂得感恩的道理。公子您能過來吃俺家炊餅,俺便萬分高興了,又如何能收銀子呢?”

  “哈哈,武大叔,你們賺的是辛苦錢,當收還是收下吧。”

  張景堅持遞上銀子。

  然而任憑他好說歹說,這矮小漢子卻是堅持不收。

  無奈之下。

  張景只得作罷。

  一番道謝之后,他拿起炊餅,轉身就準備離開。

  不過還未走出兩步,便見張景仿佛想到了什么,不由再度看向對方,好奇地問道:

  “武大叔,咱們也認識了一兩個月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聞言。

  矮小漢子摸了摸后腦勺,頗有些尷尬地說道:

  “貧賤之人,哪里有什么名字,因家中排行老大,所以大家都叫俺武大郎。倒是讓公子您見笑了。”

  此話一出。

  張景臉上表情愈發古怪。

  他幽幽追問道:

  “那你可有一個弟弟,喚作武二郎?”

  “公子您真是神機妙算。俺那兄弟可不一般,從小力大無窮,天賦異稟,如今乃是蒼羽軍中一步卒呢。就是平日難得回家一次。”

  說起自家弟弟。

  武大郎憨厚黢黑的臉上頓時生出一抹自豪。

  “你妻可是叫潘金蓮?”

  “公子您連這個都知道?”

  武大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張景。

  一時間驚為天人。

  然而。

  在他對面。

  張景心中的震撼卻是絲毫不比對方來的少。

  “竟然真的是!巧合么,只是……怎么可能會巧合到如此地步?這里可是清霄玄明天,而非前世!”

  這一刻。

  不知為何。

  張景靈覺開始瘋狂示警,甚至就連泥丸宮內玉符都開始不停顫鳴。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告訴他:

  快些離開這里,不要牽扯進來,否則會死!

  這其中有大恐怖。

  不是當前的他所能夠應對的。

  良久過后。

  張景不自覺深吸一口氣,目光漸漸恢復平靜。

  “公子,您怎么了?”

  武大郎關切地問道。

  “啊,沒什么,不過是剛剛想到了一些往事罷了。”張景擺了擺手,敷衍了一句,隨后提醒道:

  “武大叔,記得小心一個叫西門慶的人。”

  說罷。

  不待武大郎回應,張景便要離開。

  卻在此刻。

  一身官服的李九驀地出現在視線之中。

  對面。

  望見張景的瞬間。

  李九微微一愣神,旋即快速小跑著來到張景面前,恭敬地說道:

  “李九見過大人,上次多謝大人施以援手,犬子才能從靈樞山戰場之中活下來。改日李九一定攜犬子登門拜謝。”

  說話間。

  李九不自覺看向了張景手中的炊餅。

  眼眸中頓時閃過一絲詫異。

  大人千金仙軀,也會吃凡人的五谷雜糧么?

  思索了一瞬。

  “大人,您既然喜歡這些,不若——”

  然而。

  李九話還未說完,便被張景的目光打斷。

  “李捕頭,拜訪就不必了,只是區區一點小手段而已,權當是你們將靈樞山相關信息告知于我的報酬了。”

  張景似笑非笑地說道。

  而后。

  只見他身形徑直越過面前的李九,繼續悠哉悠哉地向前走去。

  看著那道愈行愈遠的身影。

  李九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沮喪之情。

  他這下哪里還不清楚,自己打的那些小算盤,已然被這位年輕大人看了個透徹。

  只是……

  就這樣放棄,他又實屬不甘心。

請訪問最新地址  下一刻。

  只見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目光不停在遠處張景手中的炊餅,和面前的武大郎之間,來回逡巡。

  “那位大人認得你?”

  李九淡淡地問道。

  “回稟捕頭仙長,這位公子經常吃俺家的炊餅。”

  武大郎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很好,哈哈!”聞言,李九欣喜地點了點頭,“以后若是有事,可以來青樂坊衙門找我。”

  不多時。

  呆呆站在原地的武大郎方才如夢初醒。

  “娘咧,原來公子還是個大人物,就連仙長捕頭都對他恭敬的不得了。”

  說話間。

  他下意識想起張景方才的提醒,心中頓時對其重視起來。

  公子這種大人物,每一句都肯定有他的道理。

  “只是,西門大官人,為何要小心他?”

  武大郎百思不得其解。

  是夜。

  萬籟俱寂。

  院子里,鹿三十八恢復本體,趴在地上睡得正香。

  冰晶仙靈冰涼涼則是四仰八叉地躺在鹿三十八柔軟后背上,絲毫不注意女孩子的形象,同樣睡得深沉。

  小嘴一張一合,正在說著夢話。

  若是仔細聽去。

  則定然會從中聽到諸如‘糖葫蘆’、‘炸年糕’、‘好吃’等等之類的詞語。

  而此刻。

  房間之中的張景,卻是精神抖擻。

  臉上寫滿了期待。

  時間緩緩過去。

  某一瞬。

  靜靜懸浮在頂上的六層道元慶云,陡然爆發出一道強烈的紫色仙光。

  “成了,后天紫氣!”

  他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心神一動。

  霎時間。

  一絲極細微的淡淡紫氣緩緩從道元慶云第六層的心念金陽之中氤氳而起,而后緩緩下落。

  最終停留在張景身前。

  他兩只手緩緩伸出,動作輕柔地捧起這一絲后天紫氣。

  神識不自覺從泥丸宮中的玉符上掃過。

  太始原界·一級(19178/100萬)

  技能特性:融道創生(仙)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未入門(10521/10萬)

  看著這兩個技能。

  張景眼底不由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還有差不多五百年的時間,自己就要真靈降生前往大蒼界。

  這么短的時間,提升太始原界技能等級意義不大,倒不如——先傾斜資源升級太上紅業斬仙魔刀算了。

  “大爭之勢,戰力越恐怖,收獲便越多。”

  想到這里。

  張景已然有了決定。

  同時心中不由生出一絲好奇來。

  也不知道,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在入門之后,會凝聚出一個什么樣的技能特性來。

  而且。

  他忽然想到自己身上那塊先天血金精。

  這一門大神通傳承對應的本命靈寶——太上紅業斬仙魔刀的鑄造之法!

  也需要將傳承修煉入門之后。

  方才能知曉。

  手上。

  似乎感知到了張景心意。

  后天紫氣頓時化作一道紫光,仿若一條靈活游龍,直直鉆入他眉心,融進了意識最深處。

  不過瞬間。

  張景整個心神便被氤氳紫氣包裹。

  他的悟性乃至思維速度,霎時間便被提升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程度。如果說之前是一,那么現在就是一萬,甚至更高!

  后天紫氣一點點消失。

  而與之相對應的。

  張景對于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傳承的領悟程度,卻是在不斷加深。

  每一息。

  都是大量新的感悟出現。

  漸漸的。

  絲絲縷縷的深沉魔意,裹挾著無物不斬的可怖意境,開始一點點向周圍蔓延而去。

  小院外。

  夜色悄然變得一片死寂。

  此起彼伏的蛙叫蟲鳴聲,在不知不覺中,盡數消失。

  路三十八和冰涼涼同時醒來,目光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濃濃的驚恐之色。

  就在剛剛。

  他們意識恍惚中,仿佛看到了一縷纏繞著詭異猩紅神焰的恢宏刀光。

  刀光之下,有仙神喋血,有青天泣淚。

  房間中。

  張景緩緩睜開眼睛。

  眼底深處。

  隱隱燃起一道紅色業火。

  沒有溫度,充斥著無邊殺機。

  泥丸宮內。

  玉符微微閃爍,顯示的技能信息已然大變。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一級(21.1萬/60萬)

  技能特性:業力歸源(仙)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