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七章 姓名入仙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師兄,莫非是師尊回來了?”

  張景壓抑住興奮,語氣平靜地問道,聲音中則是帶著一絲篤定的意味。

  這段時間他雖然在修煉。

  可也沒有忘記了解一些關于道門祖庭的情況。

  據張景所知。

  道門祖庭位于清霄玄明天萬脈之祖玉華山。

  其中遍布道則痕跡,甚至還有清霄玄明天初開辟之時的混沌太初之炁彌漫。

  道門弟子等閑不可進入,否則便有身隕道消之危。

  除了兩種情況。

  其一是有道門祖師從無盡混沌虛空返回,又或者某位天仙真君心血來潮,廣開祖庭講道。

  這個時候道門弟子便有機會進入祖庭。

  當然。

  這也僅限于諸多真傳,以及道門各個福地、法界之中的那些數目龐大的合道境弟子。

  其二便是——有弟子晉升真傳!

  而張景最近并沒有聽到有某位祖師回來,亦或者某位真君要講道的消息。

  那么自然。

  此番封無虞師兄帶自己是祖庭,只剩下第二種可能了。

  對面。

  “哈哈,不錯,諸位師叔都已經降臨。師尊特意遣我來接師弟你前往祖庭。”

  說著。

  封無虞眼中不由閃過一抹追憶,感嘆道:

  “師弟,當初師兄奉命去下界接引你前來清霄玄明天的場景,就仿佛發生在昨天一樣。四十年,對我等而言不過打了個盹而已,卻沒有想到,師弟你已經要成為師尊的正式親傳弟子了。”

  “師兄,不過是運氣使然罷了。”

  張景謙虛地說道。

  “運氣……之前在驕云秘境核心,你從那不朽驕陽之中參悟出神君的神通,引得祂老人家收你做半個弟子,也是運氣?”

  封無虞緊緊盯著面前這位師弟的眼睛,臉上浮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嗯?師兄你——”

  張景有些吃驚的抬起頭。

  他記得自己似乎沒有和眼前的師兄,提起過拜神君為老師一事。

  不過旋即又想到,當時那秘境之靈一口一個小老爺。

  張景心中便不由釋然。

  “哈哈,師弟無需驚訝,伱手中的業火神令就是神君弟子的標志。”

  封無虞不無羨慕地說道:

  “有了這個東西,師弟你以后步入合道境,行走域外的時候,可就沒有幾個不長眼的神靈敢招惹你了。神君的名頭,嘖嘖!”

  話音落下。

  便見他似乎想到什么,面色陡然一正:

  “好了,師弟現在手頭上可還有緊要之事?若是沒有的話,我們現在便出發吧,中間遁行可還需要一點時間呢。”

  “師弟并沒有什么緊急之事,只是又要勞煩師兄了。”

  張景笑著說道。

  “你啊!”封無虞搖了搖頭。

  下一刻。

  一道青銅神光霍然直沖天際,頃刻便消失在赤明太皓洞天之中。

  距離張景不遠的一座仙島上。

  一直等到青銅神光從洞天之中消失。

  方才有一道被刻意壓低的聲音傳出。

  “奇也怪也!這幾個月,九域一脈的封無虞師兄,為何頻頻出現在洞天?”

  “還有大師姐,竟然也罕見地現身了一次。”

  “這兩位可都是真君的正式親傳弟子,莫非是有什么大事要發生?”

  “那迎仙宴——”

  茫茫天際虛空。

  一道極不起眼的青銅神光,赫然以每息十數萬里的恐怖速度,全力向著清霄玄明天中央區域疾掠而去。

  所過之處。

  絲絲縷縷的青銅真意彌漫開來,但轉瞬間便被某種力量清理干凈。

  而此刻。

  青銅神光內。

  張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下方飛速掠過的景象。

  茫茫疆域,儼然盡數落入視野。

  城池難以計數,匯聚成無窮國度。

  其中有凡人,亦有仙國。

  雄偉地脈仙山連綿虬結,江河永不停歇,奔流千萬里,涌進一方方湖泊、瀚海之中。

  蒼茫大地。

  無際荒古森林,億萬里平原相接,或荒漠,或深淵。

  其中不乏萬千丈高的恐怖身影,縱橫大地,征伐不斷。有巨神仙靈,亦有兇獸珍禽,凡此種種,不一而類。

  仙光陣陣,直射斗牛。

  好一幅億萬生靈競爭先的宏偉畫面!

  “這就是人族七大天界之一的清霄玄明天?”張景目光中滿是震撼。

  旁邊。

  注意到張景臉上表情,封無虞耐心解釋道:

  “師弟,下方便是咱們清霄玄明天五洲四海兩澤之一的東極洲,師兄的道場就在其中。其面積廣袤無比,大概相當于下界兩個半鈞天域。”

  “僅一洲之地,便能比擬兩個半鈞天域?”

  張景目光陡然呆滯。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一座直接天穹最深處的雄偉神山映入眼簾,仿若一尊擎天之柱,支撐起天與地的高度。

  “我們到了,師弟。”

  封無虞笑著說道。

  對方話語之中看似平靜,實則眼眸之中已然溢滿驚嘆。

  畢竟那是天界之脊,萬脈之祖。

  玉華山!

  下一瞬。

  青銅神光筆直向下方飛速掠去。

  不多時。

  玉華山腳下。

  張景望著視線中那條直通天穹、蜿蜒似龍的白玉階梯,疑惑道:

  “師兄,我們這是要……一點點爬上去?”

  聞聲。

  封無虞回過頭,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溫和笑意,說道:

  “不錯!”

  “師弟,這玉華山乃是祖脈,其上道則彌漫,而且還有諸多太古異種瑞獸生存于其中。遁行上去實屬不易,而且也是對祖庭不敬。”

  “你且跟在師兄后面,可莫要離得太遠了。”

  甫一說完。

  便見封無虞抬腳,仿若一個凡人一般,沿著白玉階梯,一步步地向上走去。

  見狀。

  身后的張景,也急忙跟著一步踏上白玉階梯,想要追上前方已經漸漸走遠的師兄。

  然而剛踏上階梯。

  他便感覺到了不對勁。

  沉重到恐怖的壓力驟然出現,覆壓在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部位。

  而且隨著階梯的升高,那股壓力愈發強大。

  這讓張景每走一步,都變得艱難萬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白玉階梯上。

  封無虞還在一步一步地向上走著,每一步的跨度都好似經過了精心測量一般,甚至所用的時間都半刻不差。

  一舉一止,都充滿了某種蘊意。

  而在他身后。

  張景亦步亦趨地跟在后面。

  此刻。

  他面色已然變得慘白無比,呼吸間,發出道道猶如老牛犁地般的粗重喘息。

  腳下步伐更是有些踉蹌。

  看上去極為狼狽。

  “呼呼——,師兄,究竟還要多久?”

  張景艱難地問道。

  “很快了,師弟,再堅持堅持。”

  封無虞笑著說道。

  聲音落下。

  張景不由翻了個白眼。

  這番話,對方三天前就講過了。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咬牙,邁動著顫顫巍巍的雙腿,繼續往上走去。

  陡然間。

  吼——

  一聲透著莽荒之意的恐怖嘶吼在耳旁響起。

  張景驀地一個激靈,原本已經到極限的身軀之中,竟是再度壓榨出一絲力量。

  腳步頃刻變得輕快起來。

  三天后。

  “師弟,到了。”

  封無虞緩緩停住腳步。

  意識有些恍惚的張景沒有答話,只是自顧自地抬頭望去。

  一道宏偉古樸的青銅仙殿赫然闖入視線。

  與此同時。

  “封師弟,還有張師弟,你們終于來了。”一道清泉般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張景不由循聲看去。

  只見一道瑩白光輝緩緩出現在身前不遠處。

  而后。

  一抹鵝黃色倩影從其中款款走出。

  那是一個年齡約莫二十,眉眼間帶著笑意的女子。這女子甫一出現,便直接將好奇的目光投向張景。

  對方臉上笑容很清澈。

  不過卻給張景一種淡淡的疏離之感。

  仿佛雙方之間,有一道無形的鴻溝一般。

  正思索之際。

  “煩勞師姐相迎。”封無虞突然開口說道。

  語氣中,竟是張景此前從未見過的客氣之意。

  而且。

  他同樣在封無虞師兄話語中,聽到了一絲疏離。

  見到這一幕。

  “多謝師姐。”張景亦是有模有樣的跟著師兄動作,恭聲喊道。

  “嗯,跟我過去吧。”

  鵝黃裙師姐點了點頭,臉上表情沒有半分變化。

  淡淡地說了一句后。

  她便徑直向前方不遠處的青銅仙殿走去。

  “師弟,這位便是師尊的親傳大弟子,孔師姐,道門第三真傳,天界一脈的領袖之一。”

  封無虞的聲音驀地在心中響起。

  聽到這里。

  “天界一脈,大師姐?難怪……”

  張景心中頓時明了。

  半刻鐘后。

  隨著張景三人的走近,青銅仙殿的大門緩緩打開。

  轟——

  萬道仙光頓時綻放而去,旋即像是有意識般,瞬息便將張景裹挾進入仙殿之內。

  原地。

  封無虞和鵝黃裙女子面色平靜地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孔師姐好久不見。”

  封無虞率先打破沉寂。

  “沒想到不過才三百年未見,師弟修為居然有了如此之大的精進?真是讓師姐汗顏。”

  鵝黃裙女子笑著說道。

  “哈哈,無虞能有今日之進步,全靠張景師弟。可惜這等機會,師姐閉關沒有趕上。”

  聞言。

  女子面色不由微變。

  她身上猛地爆發出一道強橫到極致的力量波動,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膚上,隱隱浮現出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四色道紋,組成某種花的樣子。

  看上去妖嬈而詭異。

  “五師弟,驕云秘境?你們進入秘境核心了?”

  女子若有所思道。

  封無虞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調侃般地說道:

  “師姐,聽聞洞天之中,你們天界一脈的那些師弟們好像組織了一場什么迎仙宴,還特意邀請了張景師弟,嘖嘖!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想些什么。”

  “對了,忘了說了,張景師弟現在手里可是有一枚業火神令。”

  說完后。

  封無虞緩緩地后退兩步,身形筆直地站在青銅仙殿大門前,雙眸似闔非闔,一副神游天外的樣子。

  而在對面。

  孔師姐眉頭緊緊蹙起:

  “一群蠢貨,不知好歹。既如此,那便讓五師弟給他們一個教訓吧。此番事了,吾會給五師弟補償的。”

  “對了,師姐,”聽到這里,封無虞驀地睜開眼睛,笑著說道:“五師弟喜歡仙根靈植。”

  “吾明白了。”

  另一邊。

  青銅仙殿內。

  張景甫一進入,便看到了盤坐在正上方的那道熟悉身影。

  隨后。

  殿內兩側的十二道透著偉岸氣息、仿若神靈的可怕身影,同時映入眼簾。

  心中不自覺想起來時封無虞師兄的叮囑。

  張景頓時明了。

  眼前這些大殿之中的身影,俱都是證得天仙真君道果,踏上不朽道路的恐怖存在。

  也就是自己的師叔們。

  沒有絲毫猶豫。

  張景直接跪拜在地:

  “弟子張景,拜見師尊,拜見諸位師叔!”

  霎時間。

  一道道或好奇、或欣賞、或柔和的目光輕輕落在張景身上。

  最上方。

  “哈哈,張景,你且到我跟前來。”元明真君朗聲笑道,旋即輕輕揮了揮手。

  聲音落下。

  尚還跪在地上的張景,頓時便感覺整個人連帶著周圍的空間都被一只莫名大手輕輕攝走。

  下一刻。

  他便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師尊身前。

  還未反應過來。

  便有一道宏大道音在耳旁響起。

  “張景,吾問你,是否愿意拜吾為師?”

  “弟子愿意!”

  仿佛明白了什么,張景面色驀地嚴肅起來,認真地說道。

  而后,他再度深深一扣。

  冥冥中,一道宏偉波動自虛空降臨,竟是將張景從里到外都掃視一遍。

  恍惚中。

  張景有種整個人被盡數看透了感覺。

  從身軀到靈魂!

  “怎么還有這一步?該不會被查出來吧?”

  他呼吸驀地一滯,心中更是不由得微微顫栗。

  張景可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穿越者,而且泥丸宮內還有那枚神秘玉符。

  心中有種想要逃離的沖動。

  然而。

  青銅仙殿內,包括元明真君在內,所有存在的目光都放在了張景身上。

  讓他別說是逃了,就是動都不敢動一下。

  時間一點點過去。

  明明不過才幾息時間。

  可在張景的感知之中,卻像是過去了數年乃至數十年那般久遠。

  他從未有一刻,會像當前這般,整個人都宛若被丟進火爐中炙烤。

  每一息都是莫大煎熬。

  最終。

  那股莫名波動散去。

  張景耳邊隱約響起一道冰冷淡漠的聲音。

  “身份確認,張景,玄黃界人族!”

  呼——

  他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身體險些癱軟下去。

  而就在此時。

  耳邊再度響起元明真君的聲音。

  “善!諸位師弟師妹共同見證,自今日始,道門弟子張景,正式拜入吾門下,為吾之正式親傳弟子。”

  “張景之因果,皆可由吾一力擔之。”

  “同時張景吾徒正式成為元鈞一脈之真傳弟子,得享傳承序列,仙名登入金書玉冊。”

  “恭賀師兄!”

  十二道宏大道音驀地響徹在青銅仙殿之中。

  “張景,起來吧。”元明真君溫聲說道。

  “多謝師尊!”

  張景恭敬地說道,隨即緩緩起身。

  目光則是不自覺看向自己師尊手中那一部金書玉冊。

  初看平平無奇。

  然而再看之下,他便有一種窺見一方浩大世界的奇異之感。

  嘩啦啦——

  張景的目光仿佛觸動了某種開關。

  只見那部金書玉冊開始快速翻開,最終停留在一張空白金頁上。

  下一刻。

  伴隨著一只無形的筆開始勾勒。

  ‘張景’兩個字緩緩出現在金頁之上。

  不過剎那。

  張景便感覺在自己和某一尊浩大到不可思議的存在之間,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