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大巫玄罡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終年沸騰的神火凝若實質,將虛空都炙烤的不停扭曲。

  驀然間。

  婁不倚高大身影出現在山頂,雙方負在身后,目光直直看向那道掠過天際的青銅神光。

  臉上表情深邃。

  “后天紫氣?這位張景師弟,倒是有些東西。”

  “以后說不得……”

  話音越來越小。

  直至淹沒在神焰狂暴的沸騰之聲中。

  與此同時。

  青銅神光內。

  “師弟,后天紫氣這種珍惜玩意,你手上到底有多少?”

  封無虞用一種復雜目光看向身旁的張景。

  直到現在。

  他臉上仍然殘留著一抹揮之不去的震撼之色。

  后天紫氣這種東西,看似價格不貴,但那是建立在以絲來計算的情況下。

  然而眼前這位師弟。

  剛才一開口便是十縷,可著實將他震得不輕。

  聞言。

  張景淡淡一笑,當即便解釋道:

  “師兄,我有秘法可以凝聚后天紫氣,所以這種東西,在師弟這里,并非什么特別珍貴之物。當然現在實力有限,手上也并沒有多少。”

  “方才,不過是出個價而已,若是那位婁師兄答應的話,師弟以后想辦法慢慢湊便是。”

  說話間。

  他眼神之中不由閃過一抹失望。

  可惜剛剛的婁師兄并沒有松口。

  不然——

  張景有心想要繼續將價格提上去,可眼下十縷后天紫氣,對他來說便差不多是極限了。

  畢竟光這些。

  便是他后面數十年之功了。

  就這還是張景把自己將來修為提升后,心念金陽覆蓋范圍擴張,凝練后天紫氣再度加快的因素,通通都考慮在內的結果。

  而若是再往上加。

  便有些得不償失了。

  另一邊。

  “這樣么?”

  封無虞目光一閃,隨即飽含期待地說道:

  “那師弟你以后若是凝練出多余的后天紫氣,記得給師兄留一些。價格任憑師弟你開,師兄保證不還價,哈哈。”

  說完。

  便見他驀地意識到什么,眉頭微微皺起。

  “婁不倚這里行不通,恐怕師弟你想要用那塊先天血金精煉制法寶刀胚的打算,暫時就要落空了。或者你去求一求師尊,祂老人家若是出手的話,那便什么都不是問題了。”

  “不用了師兄,師弟再想想辦法。”

  張景勉強一笑,安慰道。

  他目光中則不由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這種情況自己之前其實也有考慮過。

  “所以現在只能按照傳承之中的第二種方法,直接用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刀意蘊養了,就是時間太過于漫長一點。”

  張景暗道。

  至于求師尊。

  此法固然最為簡單,也最為快捷。

  但這個想法僅僅在他腦海中盤桓了一瞬,隨即便被否決。

  一方面,現在能不能找到師尊尚是個問題。

  況且……

  張景連想都不用想。

  若是連這種小事都需要找師尊解決,那么自己在師尊心中的印象能好?

  此舉無異于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兩日后。

  一道遁光自天穹閃爍而過,旋即徑直鉆入靈樞山秘境之中。

  道場內。

  “奇怪,今日道場之中為何這般安靜?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詫異。

  心中隱隱察覺到有些不對。

  不過隨后轉念一想。

  這里畢竟是清霄玄明天,太乙無量道門的駐地,亦是流光仙界覆蓋之地。無數道門大能隱匿其中,能出什么意外?

  況且道場之中還有合道境的寒生,更有時刻運轉不停的陰陽兩儀微塵大陣。

  除非遭遇到地仙,甚至逍遙天仙境存在攻擊。

  否則道場斷不可能有危險。

  而實力達到地仙之上的修士,即便是瘋了,都不可能主動攻擊道門一尊真傳的道場。

  畢竟此舉。

  就完全是在打太乙道門的臉了。

  至于妖物——

  太乙無量道門只是無為而治,可無為,不代表什么都不管。

  眼看著距離道場主峰大殿越來越近。

  張景心中微微放松下來。

  卻不料下一瞬。

  他驀地感覺眼前一黑,整個人陡然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張景幽幽轉醒。

  陷入混沌的意識開始一點點恢復,漆黑一片的視野之中,也逐漸出現了絲絲縷縷的光芒。

  “諸位叔伯……”

請訪問最新地址  耳旁傳來一道若有若無的說話聲。

  模糊至極,聽不大清楚。

  “我這是在哪里?”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茫然。

  隨后。

  他輕抬起眼皮,卻發現對面赫然坐著一個皮膚黢黑、身形精壯的漢子,周身肌肉虬結,透著一股恐怖的力量之感。

  這漢子修為明明不過筑基。

  卻隱隱帶給張景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可怕危機感。

  就仿佛他體內蟄伏著一尊遠古巨魔一般。

  僅僅只是一眼。

  張景便從這道身影上感知到了一股深沉的逆亂魔性,戰天斗地,仿佛一旦出手,便要攪得天地翻覆。

  “張二叔,那日我兄長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你又看到了什么,聽到了什么,還請一一道來!”

  正當張景思索之際。

  只聽得對面男子驀地開口問道。

  旋即張景就感覺到有一道兇戾原始的目光落在身上,竟是壓得自己動彈不得。

  而且。

  隨著聲音落下。

  對面這道人影身上的駭人魔性,正在以一個極為夸張的速度生長壯大。

  座位上。

  張景一愣。

  張二叔……此人說的是自己?

  他不由低下頭,隨后目光便是一閃。

  直到此刻。

  張景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不知道何時變成了粗布灰袍,看上去破舊無比。

  “武二爺,您是修行者,何必跟咱一個小小的凡人一般見識呢?咱真的沒有騙您,尊兄長真的是病死的。”

  “此事大家都清楚。您說是吧,張二叔。”

  右手邊。

  一個中年男子面色驚恐地說道,同時還不忘將身旁的張景拉下水。

  話音傳至耳旁。

  張景悚然一驚。

  武二爺?病死的兄長……

  他目光不由從著圍坐桌子上前的另外幾人臉上掃過。

  一個容貌昳麗、面色蒼白憔悴的俊俏女子驀地映入眼簾。

  在她身旁。

  赫然是一個六旬老婦,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這個場景。

  張景怎么看怎么覺得眼熟。

  “壞了!那武大郎還是死了,而且我怎么莫名其妙成群演了?不對,這么一說,對面坐著的那尊巨魔是武松?”

  他心中滿是錯愕。

  半個時辰后。

  沙沙——

  張景一步步走在荒舊破敗的街道上。

  視線中的一切,和自己離開之時相比,都已經變得截然不同。

  或者干脆說。

  偌大一座三元城,人口數以億計,此刻已然被某位存在用通天手段整個替換掉,化作一座巨大舞臺。

  他不自覺抬起頭。

  一顆閃爍著暗紅色魔光的詭異星辰,正高高掛在天上。

  悄然取代了太陽。

  “有意思了,在太乙道門諸多大能眼皮子底下,竟然還會出現這種事?”

  想到這里。

  張景心中一動。

  眉心處,一枚紫意彌漫的混沌道印緩緩浮現。

  霎時間。

  他便感知到了流光仙界的存在。

  “還好,能感應流光仙界,就說明此地背后的存在并沒有,或者是沒辦法徹底隔絕道門的力量。”

  張景心中莫名安定下來。

  一晃半個月過去。

  隱匿于這座陽谷縣城中的張景,終于是親眼見證了一幕大戲的起與落。

  不過可惜的是。

  他的‘身份’太過于普通。

  除了一開始有所參與之外。

  其他時候便只能化做一名圍觀群眾。甚至有時間連圍觀都做不到,只能聽別人口頭轉述。

  這一日。

  街道上。

  張景緩緩停住腳步,目光驀地看向這個突兀出現在身前、足有三丈老高的高大魁梧男子。

  男子兩只耳朵上,分別穿著一金一銀兩條小蛇。

  周身更是透著一絲來自遠古蠻荒的蒼茫之意。

  兩個人相對而視。

  氣氛沉寂到了極點。

  而周圍匆匆路過的行人,卻是對這般怪異之景熟視無睹,好似根本就看不到一般。

  不多時。

  “嘖,小子,伱將那三十六座九辰天罡道碑藏到哪里去了?”

  魁梧男子咧嘴一笑。

  聞言。

  張景驀地反應過來,當即躬身一拜。

  “太乙無量道門真傳弟子張景,拜見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吾乃九黎界大巫玄罡!”

  “小子,不用拿你們勞什子太乙無量道門壓我。快說,那三十六座九辰天罡碑現在究竟在何處?”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