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六章 道場開放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望著眼前這尊完全看不出深淺,亦不清楚底細的存在  “前輩,您說的九辰天罡碑,是什么東西?”

  張景不假思索地說道,眼神中頓時閃過茫然之色。

  一副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說些什么的樣子。

  見此。

  “哈哈,好小子,都到了這個份上了,還在這里給吾裝傻?那靈樞山不是你的道場么?三十六塊九辰天罡碑之前明明就好好地立在三十六座神峰之頂,充作先天天罡法陣的陣眼。如今可倒好,道碑竟是一座也不剩!”

  “不是你這小家伙,還能是誰干的?”

  這個自稱來自九黎界的大巫玄罡的魁梧男子,意味深長地看向張景。

  目光交匯的剎那。

  轟——

  在張景視線之中。

  眼前這個男子,竟是陡然化作了一方無窮大的世界,磅礴浩瀚的不可思議。其中,億萬生靈競爭廝殺,相互之間的征伐好似永遠不會停止一般。

  原始!蒼莽!殘酷!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張景緩緩回過神來,臉上表情依然保持著凝固狀態。

  “好恐怖的存在!”

  他不由驚嘆道。

  眼前這尊自稱大巫的男子,竟然給他一種當初見到七欲神君老師一般無二的恐怖感覺。

  “所謂大巫,天仙之上的存在么?”

  張景心中頓時明了。

  在這等存在面前,自己那一點堅持毫無意義。

  只是……

  就這樣將九辰天罡道碑交出去。

  他又著實有些不甘心。

  畢竟這件寶物不僅關乎現在的第一層本命界,更是關系到將來其他三十五層本命界的衍化。

  不可謂不重要。

  更關鍵的是。

  張景當前所在的地方是清霄玄明天!

  自己作為真傳,代表的是太乙無量道門,對方固然可能是天仙真君之上的存在,但是否敢在這里對自己動手,尚還不好說。

  思索了一瞬。

  呼——

  張景輕吐出一口濁氣,臉上驀地露出認命般的表情。

  他還是不敢賭,畢竟小命只有一條。

  而且有玉符的存在。

  他將來遲早有一天能達到對方這般境界。現在自然沒必要以身犯險。

  區區九辰天罡碑,舍就舍了吧。

  張景在心中不停地安慰著自己。

  下一瞬。

  思緒回到現實。

  “這位大巫前輩,”張景施了一禮,“九辰天罡道碑確實是在小子手里,前輩您若是想要,小子愿意雙手奉上。”

  聞言。

  玄罡臉上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錯愕。

  祂沒有想到。

  眼前這個小家伙,上一刻還是一副死不承認的樣子,然而下一刻態度便來了一個大轉折。

  “有意思的小家伙。”

  “天賦高絕不說,還能做到識局勢,知進退,能躬能曲。此種心性,日后若不中途隕落,想來天仙有望啊。難怪七欲那家伙,在明知道小家伙是真陽的弟子之后,還會收他為徒。”

  玄罡眼神中閃過一絲贊嘆。

  是的。

  其實在張景之前回到靈樞山道場的瞬間,便引起了玄罡的好奇。

  一個小小的金丹境修士。

  身上竟然與七欲神君和真陽界主兩位存在都有著因果聯系,何其之古怪?祂一個外界之人都知道,這兩位雖然同為玄黃界的人族,但卻分屬不同傳承勢力。

  如何會將同一個人收為弟子?

  只是。

  這個小家伙貌似誤會了什么?

  下一刻。

  “哈哈,吾還不至于搶奪你一個小輩的東西。放心吧,吾只是暫時借用一下九辰天罡碑而已。”

  玄罡大笑一聲,旋即接著說道:

  “而且吾也不是白借用,你有甚么條件,直接說便是。”

  聲音中透著一股灑脫之意。

  聞言。

  張景眼神一亮。

  一顆提起的心也不由漸漸放了下來。

  這位存在自然不可能騙自己,所以……

  他驀地想到了之前頗為苦惱的煉制魔刀胚胎一事。若是請對方出手幫忙,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張景心中若有所思。

  畢竟這位只是單純借用一下九辰天罡道碑而已,若是趁著這個機會獅子大開口,他怕自己會被拍死!

  想到這里。

  張景心中一動。

  天賦神通太一天罡諸神本命界瞬間被催動。

  霎時間,三十六層諸天虛空世界虛影悄然浮現而出,綻出道道明亮仙光。

  緊接著。

  三十六座九辰天罡道碑緩緩從其中飛出,越來越大。

  “前輩,這是您要的三十六座九辰天罡道碑,至于小子的條件……可否請前輩出手,幫忙將先天血金精煉制成一柄彎刀法寶靈胚?”

  張景小心翼翼地問道。

  對面。

  聽到張景的條件。

  玄罡眼神中閃過一絲淡淡笑意,當即饒有興趣地問道:

  “先天血金精?小子,能讓吾允諾隨意開出條件的機會可不多見,你確定只是將其用在煉制區區一柄彎刀法寶上?”

  “小子確定!”

  張景重重點頭,沒有絲毫猶豫地回應道。

  驀然間。

  “哈哈,你今天算是找對人了。當初七欲那家伙煉制太上斬仙魔刀的時候,就曾想借吾族都天神煞靈寶道經一觀。只不過,嘿嘿”

  說著。

  玄罡大臉上瞬間露出一抹意義難明的笑容。

請訪問最新地址  “伱把先天血金精拿出來吧,吾幫你煉制一番便是。”

  “多謝前輩。”

  張景頓時感激地說道。

  時光幽幽而逝。

  轉眼便是一個月過去。

  道場主峰大殿之中。

  仿佛感應到什么,張景驀地睜開了眼睛,向著身前看去。

  只見虛空被某種力量蠻橫地撕開了一道裂縫,旋即便有三十六道仙光從其中飛出,緩緩落在他身前。

  赫然是張景之前借出去的三十六座九辰天罡道碑。

  同時。

  “小子,吾要走了,若有時間,可來九黎界尋吾。”

  一道聲音驟然響徹在張景耳旁。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竟然在這道聲音之中,聽出了一絲挫敗之意。

  “又失敗了么?”

  張景目光一陣閃爍,不由回憶起之前玄罡前輩的介紹。

  “以無盡世界為試驗場,甚至耗費巨大代價在諸多強大世界之中嘗試,就是為了孕育出真正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魔星。九黎界那些大巫,甚至祖巫們,究竟在謀劃些什么?”

  他有些疑惑地想到。

  然而心中卻也明白,這等事情,遠不是當前僅有金丹境的自己應該關心的。

  不過——

  對方此番結果如何暫且不論。反正對于自己來說,肯定是大賺特賺的。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張景臉上忍不住顯露出一抹笑意。

  下一刻。

  只見他單手伸出,心意一動。

  一道猩紅仙光驟然亮起,旋即凝作一柄血色圓月彎刀,隱隱可見絲絲縷縷的業火在纏繞于其上,凝練至極的鋒芒閃爍著幽光,似要撕裂虛空。

  而且。

  張景兩眼微微瞇起,目光仿佛透過血紅的刀身,徑直看向了里面的一道玄奧無比的道禁。

  恍惚中。

  竟給人一方無垠業海的恐怖感覺。

  先天業力源海道禁!

  不同于其他的法寶。

  這一柄圓月魔刀,氣息儼然與張景融為一體,雙方仿佛血脈相連一般,如臂指使,端的是神異非常。

  甚至于在他的感覺之中。

  這柄魔刀仿佛有生命一般,源源不斷地呼吸著自己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傳承內的諸多真意法韻。

  一點點朝著某個不可知的狀態蛻變。

  “雖然礙于我金丹境的修為,這柄魔刀才不過極品法寶品質,但畢竟乃是先天血金精所鑄,論及殺伐威力……恐怕相較于仙靈法寶的捆仙鎖,也是絲毫不差啊。”

  “而且配合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刀意,發揮出來的威能無疑會更加恐怖。”

  想到此處。

  張景不由滿意地點了點頭。

  眼下。

  唯一制約自己的,便是修為了。

  等講道一事了結,也就該閉關將修為提升上去了。順便再去考慮一番,自己在法相境的道路應該如何去走,又該鑄就一尊什么樣的法相。

  “或許,還要去請教師尊。”

  張景暗道。

  畢竟按照他當前的情況。

  原本太始原界衍世界一道的太始原初之卵道相,或許不太適用了。

  不過在那之前。

  張景不由再度想起手頭上的九竅石胎。

  “對了,算算時間,道場開放的日子快到了。也該提前準備一番了。”

  他眸光一閃。

  大殿中驀地陷入沉寂。

  又是半個月過去。

  恢復如初的三元城之中,此刻儼然已經擠滿了從遙遠各個地方聚集而來的修士,其中甚至不乏法相境的存在。

  青神坊。

  李府。

  后堂修煉室。

  鮫燈綻出微微靈光,安神香裊裊升起,彌漫四處。

  房間正中。

  李九端坐在一個蒲團之上,表情淡然。

  忽然間。

  篤篤!篤篤!

  一陣連續不斷的敲門聲打破了修煉室內的寧靜,緊接著便有一道年輕身影推開門,急急忙忙地闖了進來。

  蘊含著擔憂之意的聲音陡然在房間中回蕩開來。

  “父親,聽聞您身體有恙,已經半個月沒有去衙門當值——”

  看清楚房中景象后。

  李頡聲音不覺戛然而止。

  良久過后。

  “父親您這是?”他不解地問道。

  “頡兒,非是為父不想去衙門當值,而是……”李九臉上露出一抹苦笑,“而是為父不敢吶。隨著那位開放道場講道的日期越來越近,三元城之中聚集了多少強者,你又不是不知道?”

  “光是青神坊,就來了不下十位法相境存在,至于金丹境大修更是數不勝數。”

  “他們之間的爭端,誰敢去管?”

  “無奈之下,為父也只得稱病在家,索性眼不見為凈了。而且據為父所知,最近一個月,其他那些坊的捕快捕頭,也沒有人敢去衙門當值了。”

  說到這里。

  李九不由得咂了咂嘴。

  “嘖,放在幾年前,誰能想到咱們三元城這么一個地方,竟然會來這么多高階修士呢?”

  說話間。

  一道宏大浩瀚的波動緩緩從他們身上掃過。

  父子二人頓時面面相覷。

  “這種波動……是那位大人的道場開啟了么?”

  李九喃喃道。

  他驀地轉過頭,目光灼灼地看向自己兒子,聲音中滿是抑制不住地激動:

  “頡兒,快些出發去大人的道場,莫要耽誤了時辰。”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