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地肺山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宮殿內。

  張景盤膝靜坐,目光不自覺看向封無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真傳法會結束之后。

  他和封無虞兩人便徑直去到了自己仙島。

  一方面是為了敘舊。

  而另一方面,則是張景心中有不少疑惑,想要請教對方。

  對面。

  封無虞似乎早就猜到了一般,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師弟,你是想問,孔師姐明明答應將該分得的氣運一分不少的給你,可師兄我為何還要頂著壓力幫你爭取秘境管屬之權?”

  張景點了點頭。

  封無虞略微沉吟了一瞬,隨即嘆了口氣,耐心解釋道:

  “師弟,這么說吧。一旦擁有秘境的管屬之權,也就意味著秘境之中孕育的各類天材地寶,以及其他珍惜資源,我等便有了優先獲取的機會。其中甚至有先天神物。”

  “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可以在咱們九域一脈的諸多師兄弟中互通有無。”

  “與先天神物相比,區區一些氣運,又算得了什么?”

  聽到這里。

  張景心中頓時恍然。

  “先天神物!原來如此。”

  難怪方才在真傳法會上。

  封無虞師兄為自己爭取明鏡管屬之權的時候,其他師兄師姐們態度曖昧無比。

  卻是還有這么一層利害關系。

  赤明太皓洞天轄屬的諸多秘境數量終歸有限。

  自己若是參與秘境管屬之權的分配,也就意味著那些師兄師姐們掌握的秘境數量會減少,將來獲得的資源,自然也會驟減。

  別忘了。

  這些真傳身后俱都是一方道場,盤結著錯綜復雜的勢力。

  事關自身利益。

  他們順著孔師姐的水來推一把舟,也就不奇怪了。

  隨后。

  只見張景臉上閃過一抹疑惑:“師兄,那師尊那邊……”

  “師尊的意思很簡單,一切全憑本事。”

  封無虞笑了笑,接著說道:

  “在祂老人家看來,我等這些競爭,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而已。孩童之爭,又豈有大人親自下場道理?”

  說著。

  對方看向張景的目光中不由帶上了一抹期許。

  “師弟,盡快修煉到合道境吧。只有到了這一層境界,真傳該有的資源與權力,你才能徹底將其掌握在手中。”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眼睜睜看著。”

  “師兄雖有心想幫忙,但你也看到了,實在是孤木難支!”

  “師弟知道了。”

  張景用力點了點頭。

  這次真傳法會,他感觸頗深。

  雖然平素里大家都是客客氣氣的,甚至在自己正式成為真傳之后,還紛紛送上了賀禮。

  可在真正事關切身利益之爭的場合中。

  根本沒有人會讓步半分。

  這個時候。

  修為不足的弊端便顯露無疑。

  呼——

  張景輕吐一口濁氣,隨后似乎意識到什么,急忙再度看向師兄,試探般地問道:

  “師兄,師弟有一事,想要向師兄打聽一番。”

  “師弟但說無妨。”

  封無虞笑著說道。

  “敢問師兄可知道,道門可有哪位師兄擅長法寶煉制之道?又能否為師弟引薦一番?”

  “法寶煉制?”

  封無虞輕咦一聲,旋即似有所悟地看向張景。

  “師弟你是想將當初那塊先天血金精煉制成法寶?只是師弟,這先天血金精珍貴無比,現在就將其煉制成法寶,是否草率了些?”

  “師兄,師弟只是想請人將其先行煉制成法寶彎刀靈胚而已,不需要添加任何道禁。”

  張景哂然一笑,隨后解釋道。

  聞言。

  封無虞驀地反應過來,吃驚地說道:

  “是神君的那門傳承?”

  張景笑著點了點頭。

  “師兄明白了,只是那先天血金精畢竟乃是先天神物,尋常修士還真奈何它不得。”

  封無虞眼眸中閃過一道思索之色。

  不多時。

  只見他眸光一動。

  “師弟,師兄所能想到的最合適之人,便是九耀離火洞天的婁不倚。此人與師兄一樣,乃是道門序列真傳,位列第十,走的是離火大道。只不過——”

  “不過什么?”

請訪問最新地址  張景眼神一亮。

  迎著自家師弟的灼灼目光。

  封無虞頗有些為難地說道:

  “婁不倚那廝是個混不吝,平素自視甚高,等閑代價可無法打動他,師弟心里要做好準備。”

  “至于引薦的話,師弟若是沒有什么要緊之事,師兄現在便可以帶伱過去一趟。那家伙道場恰巧也在東極仙洲。”

  “那便勞煩師兄了。”

  張景算了算時間,距離講道之期尚且還有一個多月,倒也來得及先去看一看。

  “師弟客氣。”

  東極仙洲。

  南部有一座高足有數萬丈的巍峨赤紅神山。

  此山喚作地肺山。

  常年噴涌神火,灼熱無比。

  以地肺山為中心,方圓數十萬里地域,草木不生,黃褐色大地處處皸裂。越是靠近地肺山,景象便越是夸張。

  只有寥寥幾個凡人國度,以及一些火屬妖物族群,艱難生存于其間。

  這一日。

  一道煌煌青銅神光驟然劃破天際,打破了此地的寧靜。

  地肺山道場主殿。

  “哈哈,師兄今日總感覺有貴客臨門,卻沒想到封師弟,快請坐。”

  一個身著赤龍法袍的高大男子熱情地將封無虞和張景二人帶到座位上,旋即轉身坐上了主位,笑意吟吟地說道。

  “對了,這是師弟是?”

  打完招呼后,對方轉而看向張景。

  目光中帶著些許探究之色。

  “師弟張景,見過婁師兄。”

  張景起身拱了拱手,客氣地說道。

  “婁師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張景師弟,乃是吾師前段時間新收的親傳弟子。”

  封無虞的聲音適時響起。

  “哦?那先前的八荒鐘響,便是因為張師弟了。”

  婁不倚眸光一閃,旋即恍然大悟般地說道。

  一陣寒暄過后。

  “兩位師弟此番過來,可是有法寶要煉制?”

  婁不倚面色一肅,直接開門見山。

  下方。

  張景沒有半分猶豫,起身便道:

  “不瞞師兄,師弟此番過來,是想拜托師兄幫忙用先天血金精煉制一柄法寶彎刀靈胚。”

  聲音落下。

  “先天血金精?”

  婁不倚詫異地看了眼張景。

  “張師弟,想必封無虞師弟來之前,也和你說了師兄這里的規矩。此乃先天神金,煉制起來耗費頗大,所以……”

  他似笑非笑地盯著張景,不再言語。

  見狀。

  張景不由深吸一口氣,臉上擠出一絲笑意,有些忐忑地說道:“還請師兄賜教。”

  “那要看看師弟你能付出什么代價了!若單單只是些許氣運的話,師弟還是回去吧。”

  對方意有所指地說道。

  殿中驀地陷入沉寂。

  良久過后。

  “師兄您是想要……先天血金精?”張景猜測道。

  話音剛落。

  對方臉上便驀地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張景心頭霍然一沉。

  這家伙還真敢開口,也不怕撐破肚子!

  卻在這時。

  “婁師兄,先天血金精的珍貴你我心知肚明,價格未免有些太高了些。”

  一旁的封無虞瞬間站起身,忿聲道。

  “哈哈,兩位師弟,你們也知道,這先天血金精非比尋常,其內部蘊含著極為恐怖的罪業之力。師兄幫張景師弟煉制,也是承擔著風險的。萬一出了意外,罪業之力涌出將道場之中的元火地肺污染,那可就麻煩了。”

  迎著張景二人的目光,婁不倚面色如常地解釋道。

  “婁師兄,不能再商量一番么?師弟可以用后天紫氣來作為此次煉制酬勞。”

  張景有些不甘心。

  “哈哈,師弟休要說笑了,你能有多少后天紫氣?一絲,還是一縷,這可遠遠不夠!”

  婁不倚哈哈一笑,擺了擺手。

  然而。

  令他出乎意料的是。

  “師兄想要多少后天紫氣?但說無妨。”

張景沉聲道,聲音之中滿是自信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