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章 傳承有坑,三生白骨道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天色微亮。

  傳承閣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不時有人穿著嶄新青色法袍,精神抖擻地從里面走出,臉上帶著揮之不去的笑意。

  外面的張景,面色平靜地看著這一幕。

  周圍之人下意識與他保持了一段距離,更有隱蔽目光不停從他身上掃過。

  張景沒有理會這些目光,只是靜靜地等待著。

  在他身前不遠處,來得早一些的沈青青同樣安靜地佇立著。若是有人從正面看去,便會發現二人的表情如出一轍。

  時間緩緩過去。

  傳承閣內。

  張景將手中的青色法袍收進靈佩空間之中,隨后向四面張望尋找起來。

  不多時,便見他眼前一亮,向不遠處的一道人影快步走去。

  “張景見過劉師兄。”

  “原來是師弟啊,”劉師兄看到走來的張景后,不禁微微一笑,隨后祝賀道:“還未恭喜師弟拿下這次考核的第三名呢。”

  “謝謝師兄。”

  一番客套過后。

  “師弟此番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劉師兄好奇地問道。

  “師兄,是這樣的。我之前去龍澤坊市的時候,無意中得到一部完整的下品修行法。這次來找師兄,就是想問問,可否將其兌換成道功?如若不能的話,是否可以和傳承閣置換一部別的傳承?”

  張景期待地問道。

  “哦?完整的下品修行法?”

  劉師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

  除了道院之外,外界居然會出現一部完整的修行法?

  這種事情可不多見。

  迎著張景目光,劉師兄略微思索,隨后緩緩說道:“師弟你確定是一部完整的修行法?現在可有帶在身上?”

  “在的。”

  張景旋即從儲物袋中拿出那枚玉簡,直接遞了過去。

  對方接過玉簡后,神識直接探入其中,緊接著臉上便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凝重之色。

  “張景師弟,這部青雀攬氣法,你沒有修煉吧?”

  劉師兄直接看向張景,聲音中帶著一絲緊張。

  “師弟已經有中品法門了,自然不會修煉這個。”

  劉師兄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張景,神識緩緩從他身上掃過。

  氣息中正醇和!

  確實是五藏解引水元注修煉出來的靈力沒錯。

  確認過后,劉師兄方才暗自松了口氣。

  “師兄,這部修行法......是有什么問題嗎?”

  不自覺將對方的異樣收入眼底,張景小心地問道。

  “師弟,確實是完整的下品修行法沒錯,只不過......法門被人改動了些。嘿嘿,凡修行此法者,只要有充足資源,修為進境甚至還要快過中品法門,只不過在突破到煉氣十層的那一刻,精氣神會自發凝練成一顆白骨三元大丹,供人采擷。”

  “師弟,這部修行法的內容務必忘掉!”

  “師弟知道了。”

  張景表情一怔,頓時有些后怕。

  誰能想到,一部看起來再正常不過的修行法,竟然是一個大坑。

  看來以后要格外小心了。

  視線中。

  劉師兄直接將手中玉簡收了起來,對著張景說道:“師弟,此法便交由師兄,稍后我會給你三百道功,這也是傳承閣兌換下品修行法的價格,如何?”

  “多謝師兄。”

  張景感激地說道。

  雖然劉師兄沒有明說,但他知道,這應該算是特殊照顧了。

  答應過后,張景先是猶豫一下,隨后再度向劉師兄問道:

  “敢問師兄,兌換上品修行法,究竟需要多少道功?”

  即將進入外院,張景覺得自己還是要先把這些東西問清楚,有目標之后,才好提前作規劃。

  聲音落下。

  卻沒有想象中的回應。

  張景不禁抬起頭,卻發現劉師兄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師弟,昨天在你拿到第三名后,師兄就知道你遲早會問上品修行法的事情,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說完,劉師兄嘆了一口氣,接著道:

  “也罷,和你說說也無妨。兌換上品修行法足足需要九千道功,這個數目的道功......外院之中能拿出來者寥寥無幾。”

  “哪怕前十的那些小隊之人都不行?”

  “都不行!”

  “為何會這么貴?”張景難以置信地問道。

  “師弟可知何為上品修行法?”

  劉師兄幽聲問道。

  “還請師兄賜教。”

  “上品修行法,關乎道韻,而接引道韻便是鑄道基的基礎。所以上品修行法,實質上乃是筑基之法,只不過高屋建瓴下,一并將煉氣法門包含在內罷了。”

  “師弟,聽師兄一句勸,你在外院還是專心修煉五藏解引水元注吧,等將來修為達到煉氣十層,通過流光仙壁考驗,進入內院后,只需三五年時間,便有足夠道功兌換一部合適的上品修行法了。”

  “以師弟你的資質,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若是分心道功,耽誤修煉,以至于四十歲之前還不能突破至練氣十層,那便與內院無緣了。屆時即便兌換了上品修煉法、修成筑基又如何?不入金丹神通大道,兩百載后終歸一抔黃土。”

  劉師兄言辭懇切地勸解道。

  他是真不想看到這位驚才艷艷的師弟,為了區區道功而蹉跎修行。

  “這樣么......張景受教了。”

  說罷,張景朝著劉師兄深深一拜。

  他雖心中低落,可也聽出了對方言辭之中的真切關心之意。

  “哈哈,師弟明白就好。你之天賦,不在當下區區煉氣境,而在數十年后的筑基,莫要為了一時意氣,而致將來追悔莫及。”

  劉師兄眼神陡然變得深邃。

  呼——

  聞言,張景輕吐一口氣,說道:“多謝師兄告誡。對了師兄,這兩天我欲回家一趟,道院送那些未通過考核之人回去時,能否捎師弟一程?”

  “此事簡單,師弟你是會州林山郡之人......這樣,你先回去收拾東西,一個時辰后,青霄靈鶴會在傳承閣前等你。”

  “多謝師兄,張景告辭。”

  “師弟慢走。”

  ......

  一直等到張景身影消失,劉師兄方再度拿出那枚玉簡,神識粗暴地涌入其中。

  下一刻,一只青云雀之影出現在劉師兄眼前。

  他不為所動,神識接著向更深層次探去。

  剎那間。

  青云雀身上羽毛血肉開始脫落,最終化作一只白骨森森的詭異禽鳥,掛著幾絲腐肉的猙獰白骨翅翼張開,透出一股深沉的腐朽之意。

  果然是它!

  劉師兄目光冰冷。

  “三生白骨道,朽骨烏!”

  ......

  ......

  嗚嗚——

  伴隨著一陣凄厲風聲。

  一道巨大陰影將早已等待多時的張景緩緩覆蓋。

  “來了!”

  張景眼睛一亮。

  隨后便見他一步踏出,腳下水波蕩漾,寒意頓生,整個人騰空而起。

  不過三五息時間。

  張景便來到了青霄靈鶴寬闊的背上。

  目光所及,不遠處一個盤膝而坐的青袍道人正向他看來,同時還有十數道好奇的視線從鶴背上的小屋內投來。

  “張景見過師兄。”

  張景走到青袍道人身邊,拱了拱手說道。

  “張景師弟客氣,快請坐。”青袍道人面帶笑意地說道。

  張景順勢坐下。

  就在二人說話間。

  腳下的青霄靈鶴發出一聲清脆鳴叫,調轉方向,向著遠方極速飛去。

  “敢問師兄如何稱呼?”

  “師弟叫我秋師兄便好。嘖嘖,師弟你昨天在考核中的表現,可著實令師兄吃驚啊。”

  看著眼前的秋師兄,張景臉上不由閃過一絲詫異,問道:

  “原來昨天師兄也在?”

  “自然是在的,而且......看得很清楚,你們這次的排名之爭,較往年可激烈太多了。這個新改的規則,確實極好!”

  秋師兄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隨即繼續道:

  “師弟,我觀你在法術修行上頗有天賦,如今進入外院,可曾有考慮過掌握一門仙道技藝啊?”

  “仙道技藝?”張景有些茫然。

  “是啊,正所謂修行百藝,陣丹器符。張景師弟,仙道包羅萬象,可不僅僅只有修煉和法術,這些技藝亦是大道,若有天賦能精通一門,那可是了不得。”

  說罷,秋師兄緊接著嘆了一口氣道:

  “可惜精通這些之人,少之又少。”

  聞言,張景心中一動:“敢問師兄,這些東西,很稀少珍貴么?”

  “自然。普通外院弟子,若要掙得道功,最快的方式是從靈道閣中接取鎮妖任務,自然免不了廝殺斗法。如此一來,法器、丹藥和符箓便是不可或缺之物,品質越好、等階越高越珍貴。至于陣法,一般弟子是買不起的。”

  秋師兄不壓其煩地解釋道。

  在他對面。

  張景眼睛越來越亮。

  他忽然想到了上次在那幾個散修儲物袋中發現的符箓,用玉盒盛裝,足見他們對其之重視。

  結合秋師兄的話,由此推測,這些東西在道院之中怕是同樣如此啊。

  畢竟自己有五法靈河,別人可沒有。

  “等師弟回道院之后,不妨來我千法閣一觀。”

  “千法閣......”張景沉吟一番,認真地說道:“師弟會去的,多謝師兄提醒。”

  時間一點點過去。

  夜色漸濃。

  永安書院卻還是燈火通明。

  忽地一陣風起。

  青霄靈鶴緩緩降落。

  “柳三義恭迎師兄。”

  下方早已經等待多時的柳夫子,恭敬地喊道。

  一道流光徑直飛到柳夫子身前,同時秋師兄淡然聲音響起:

  “柳師弟客氣,今年永安書院成績極好,道院獎勵師弟且收下。這些未通過之人,便交由師弟了。”

  隨后便見十幾道身影緩緩從青霄靈鶴背上落下。

  張景也同樣跟著下來。

  “張景師弟,師兄先走了。”

  秋師兄笑著對張景擺了擺手。

  青霄靈鶴應聲騰飛而起,轉瞬消失在夜幕中。

  原地。

  柳夫子收起道院獎勵,隨后面色復雜地看向張景,有些拘謹地說道:

  “張景......師弟,恭喜了,考核排名第三,自此仙道無量啊!”

  “還要承蒙之前夫子關照。”

  張景客氣地回應一句,隨后便告辭道:“夫子,張景先回家了,改日再來拜訪。”

  “好好好,先回去,先回去,你爹娘他們這段時間也甚是思念你。”

  看見張景態度一如從前。

  柳夫子不禁咧嘴一笑,關切地說道。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