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 張老爺的轉變,抵達羅都島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踏踏——

  腳步聲回響在夜色中。

  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張景正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距離藥鋪越來越近。

  離去不過才一個月。

  望著周圍熟悉景色,他竟有種物是人非之感。

  不知不覺中。

  張景已經來到了藥鋪門前。

  篤篤!輕輕敲門。

  屋內響起一陣慌亂腳步聲,隨后便見門被緩緩打開,兩個熟悉身影映入眼簾。

  “爹,娘,景兒回來了。”

  張景笑著說道。

  霎時間。

  張父和張母齊齊愣在了原地。

  良久過后。

  “景兒回來了,快進屋,快進屋。”張父眼中閃過一絲激動,隨后強裝鎮定地喊道。

  只不過顫抖的聲音,將他內心激動徹底暴露。

  “景兒,在道院里有沒有受傷,飯有按時吃嗎,沒有跟別人起沖突吧?”

  張母眼中含淚,一把抓過張景的手,關切地問道。

  “娘,我沒事兒。在道院里也好的很。”

  三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向屋內走去。

  夜半時分。

  張記藥鋪依然燈火通明。

  “爹,娘,你們說這是那個什么‘季氏家主’送給你們的?”

  張景指著藏在床底的那些箱子,詫異地問道。

  這季氏好靈通的消息!

  他當天拿到考核第三名,結果晚上就給自己爹娘送來了這些東西。

  該不會是——季兄吧?

  “是啊,景兒。昨晚是柳夫子過來告訴我們說,你通過道院考核成為仙人了。這個季氏家主便是和柳夫子一道來的。”

  張父在一旁解釋道。

  另一邊,張母看著張景,不禁目露一抹擔憂之色:“景兒,咱們干脆把這些還回去吧?你初入仙道,他們便送來如此大禮,說不定有所圖謀,千萬別影響了景兒你的修行。娘和爹不圖什么榮華富貴,不需要這些東西。”

  “哈哈~”

  張景聞言輕笑一聲,旋即說道:

  “爹,娘,這些你們就安心收下吧。季氏不過是想要示好罷了,不礙事的。”

  張景只是略微一思索,便明白了季氏意思。

  而他也樂得見此。

  “對了,爹,娘,那個宅子位置在何處?”

  “在東街,好像緊鄰著永安書院。”

  張父翻出地契,看了一眼后,回答道。

  “季氏算是有心了。“張景點點頭,滿意地說道。

  這樣再好不過。

  他忙于道院修行,不能時常回來,而爹娘二人住在永安書院旁邊,安全自然有了保障。

  如果永安城突然出現妖魔,書院的柳夫子肯定會出手。只要爭取時間,季氏修行者定然趕來。

  想到這里。

  張景語氣堅定地說道:“爹,娘,咱們這兩天就搬過去。你們住在那里,我也放心。”

  感受到張景話音中不容拒絕的意味,本還想說些什么的張母,卻也只得點頭同意。

  “那便聽景兒的吧。”

  ......

  翌日。

  天剛亮不久。

  季先明似乎得到什么消息,匆匆趕到張記藥鋪門口。

  眼見里面出現一道年輕身影。

  他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燦爛笑容,和藹地喊道:

  “敢問可是張賢侄?”

  聲音響起。

  張景不禁轉頭望去,疑惑地問道:“您是?”

  “哈哈,”季先明直接走到藥鋪門口,熱情道:“不知賢侄可曾記得季伯常?那正是犬子。”

  “季兄?”

  張景隨即反應過來,遂笑著說道:

  “原來是季伯父,您那些東西,張景著實受之有愧啊,在道院時,季兄就給了我不少幫助。伯父快請進。”

  “賢侄哪里的話,你我皆修行之人,這點黃白之物如何上得了臺面。不過是給令尊拿來解悶兒罷了。”

  說話間。

  在張景招呼下,季先明走進了藥鋪。

  恰巧張母從里屋走出來。

  看見季先明的瞬間,她臉上表情便多了絲拘束,輕聲道:

  “季老爺——”

  此話一出。

  季先明頓時臉色一變,急忙打斷道:

  “弟妹,愚兄癡長你和賢弟幾歲,叫我季兄便可,這‘老爺’一詞季某可萬萬受不起。”

  “季......兄,你快請坐,我去沏茶。”

  張母別扭地說道。

  “麻煩弟妹了。”季先明起身客氣道。

  不多時。

  “張景賢侄,伯父今日過來,一是聽聞你回家,特來此祝賀,二則是想和你說一下那個百藥閣的事情。”

  季先明輕輕抿了一口茶后,直接開門見山道。

  “百藥閣?他們有什么事情?”

  張景詫異道。

  “這......”季先明不解地看了對面的張父和張母一眼,問道:“賢弟和弟妹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張景賢侄嗎?”

  張父苦笑著搖搖頭,回答道:

  “季兄,一開始主要是怕影響我們家景兒的考核,所以當時就沒說。前兩天,您不是幫忙將事情解決了么,也就沒必要說出來,讓景兒白白擔心了。”

  “爹,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張景連忙追問道,目光中閃過一絲冰冷。

  “張景賢侄,是這樣的......”眼見張父張母不愿意說,季先明頓時便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多謝伯父援手。”張景聞言對著季先明感激道。

  不過隨后他便想到什么,又平靜地開口道:“百藥閣背后還有一位散修存在?這樣的話,難免會有后患吶。”

  明明張景的語氣十分平靜。

  可不知道為什么,季先明就是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

  不愧能在這次強者云集的道院考核中,以絕對碾壓之勢奪得第三名,僅在兩尊甲等妖孽之下的存在!

  真是嚇人啊!

  季先明想驀地起季伯常之前在傳訊符的囑咐,不禁暗暗感嘆道,同時又有些不解。

  一個普通凡人家的小孩,如何能走到這一步?

  莫不是祖墳炸了?

  他若是現在去把自家祖墳炸一炸,松松土,然后趕緊再生個孩子,也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回過神來。

  季先明連忙解釋道:“賢侄請放心,百藥閣東家以及背后的那位散修,我昨天就派人‘打點干凈’了,絕對沒有后患。”

  聽到這里。

  張景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意,點頭道:“還是伯父想得周到,煩惱伯父費心了。”

  “哈哈,賢侄客氣了,我們季氏那是出了名的好人做到底。還有,請賢侄放心,東城那邊,我已經請動了兩位煉氣五層的族叔過去常住。縱使是有妖魔出現,也能保證賢弟和弟妹二人的安全。”

  隨后,季先明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辭別道:

  “既然此間事了,那伯父就先去炸......回去了。”

  “伯父慢走,季兄那邊,我在道院會照拂一二的。”

  看著季先明背影,張景朗聲道。

  “好好好!賢侄你有心了,哈哈哈~”

  聽到張景的保證,季先明情不自禁地開懷大笑起來。

  身后。

  “景兒,那百藥閣東家,還有他背后的仙長,是......死了么?”張父震驚地問道,嘴里仿佛能塞下十個雞蛋。

  張景緩緩點頭。

  頓時,張父和張母面面相覷。

  他們難以想象,一位高高在上的仙長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關鍵這都是季氏之人主動做的,僅僅是為了討好自家孩子。

  望著眼前這個從小養到大的兒子,二人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到了一絲陌生。

  ......

  ......

  在家中一待便是十幾天。

  一直到過完了長安節,張景才啟程趕往道院。

  這期間,他陪著爹娘搬家,又幫他們購買了數十個丫鬟家丁,同時托季氏幫忙招來了一個靠譜的管家。

  就在這短短十幾天里。

  張郎中變成了張老爺,張母變成了張夫人,來自縣衙、郡府、州府以及各大家族的拜訪者絡繹不絕。

  坊間都傳言:張郎中好命生了個仙長公子,仙澤云露咸施,朝夕之間成公侯!

  張府,內堂。

  張母正對著幾個自己做的靈位念叨著:

  “爹,娘,兄長,你們在那邊過得可還好?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靜兒的孩子張景,也就是你們的外孫,外甥,成為道院仙長了。誰能想到,李氏祖祖輩輩的愿望,竟然在靜兒這里實現了呢......”

  一襲錦袍的張父悄悄走了進來,輕聲道:

  “娘子,又想他們了?”

  “夫君,景兒踏入仙道,和咱們已經是仙凡之別了。”

  張母空落落地說道。

  “那咱來再生一個?”

  “老不修!”

  ......

  ......

  道院傳承閣前。

  風塵仆仆的張景從靈佩空間內拿出通訊符,靈力注入其中。

  “是張景師弟么,這么快便回來了?你且稍等片刻,師兄馬上過去接你。”

  符箓上傳出張養初的靈識波動。

  收起通訊符。

  張景靜靜地站在原地閉目養神,同時等待著養初師兄的到來。

  從家中出來,到達龍湖道院,竟然用了整整十天時間。

  這還是自己不斷用法術趕路的結果。

  再一想到當初坐靈鶴只用了大半天,張景便暗暗做了個決定:有條件一定要買一件飛行法器,還要有一個飛行坐騎。

  不多時。

  “哈哈,師弟久等了吧。”

  一道流光閃過,卻見養初師兄腳踏一柄寬厚如門板的飛劍,動作瀟灑地停在了張景面前。

  “沒多久,主要還是師兄來得快。”

  張景笑著說道。

  “那是,一聽說師弟你回來了,師兄我二話沒說,直接全力就過來接你了。快上來。”

  “是,師兄。”

  張景輕輕一躍,便站在了養初師兄身后。

  “師弟,抓緊了。”

  聞言,張景下意識地抓住對方衣物,而后忽然感覺這話聽起來似乎有些耳熟。

  轟——

  飛劍緩緩升起,下一刻便化作一道流光遠去。

  腳下飛速掠過一個又一個的湖中島嶼,或大或小,上面俱都是連綿的建筑。

  “師弟,下面那些便是其他小隊的駐地島嶼,每一個島,便代表一個任務小隊。”

  “這么多?”張景驚訝道。

  養初師兄點點頭,笑著說道:“是啊,龍湖道院存在無數年,每年都有新的小隊成立,亦有小隊不敵妖魔而覆滅,久而久之便有了這般規模。”

  “原來如此。”

  張景眼中閃過一抹驚嘆。

  他實在難以想象,這么多任務小隊,其中究竟隱藏著多少強者。而在這么多小隊之中,羅都小隊能穩居前三,其實力底蘊又該強到何等程度。

  很顯然,他完全被任務小隊中的那個‘小’字給騙了。

  不知道往前飛了多遠。

  一個巨大無匹的島嶼漸漸出現在張景視野之中,其上亭臺樓閣不勝凡數,規模宏大。

  島上更是隱隱有數十道強大氣息遙相呼應。

  或凌厲,或溫和,或暴烈。

  “師弟,我們到家了。”

  ps:嗚嗚今天只更了將近7k,沒達標,明天繼續兩更6k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