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準備回家,季氏示好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我代表羅都小隊的諸位師兄師姐們,歡迎師弟的加入!”張養初笑著看向張景,語氣嚴肅地說道。

  “日后要麻煩養初師兄了。”

  張景臉上同樣浮起了一絲笑容,客氣地說道。

  “對了,師弟,”張養初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忙問道:“師弟離家也有月余了吧,算算時間,距南離長安節也不剩幾天了。”

  “師弟你若是想回去一趟的話,正好趁道院送那些沒有通過考核之人回去時,與他們一起。”

  回家么?

  張景眼前頓時浮現出臨出發時爹娘一遍遍叮囑自己的場景。

  “是啊,要回去一趟,多謝養初師兄提醒。”

  他感激地說道。

  “師弟不必客氣。”

  話音落下。

  便見張養初直接拿出一張黃色符箓和一個白玉小瓶,將其遞給張景,解釋道:

  “師弟,那師兄就等你回來之后再帶你去羅都島,屆時修行洞府和中品傳承兌換機會一并給你,這是允諾給你的紫靈丹,正好回去修煉時服用。”

  “畢竟外界靈氣不比道院。”

  “這張是通訊符。師弟你回來后,直接用靈力催動,即可聯系到我。”

  ......

  ......

  另一邊。

  一道靚麗身影穿過人群,徑直走到季伯常身邊,巧笑嫣然道:

  “師弟今日辛苦了。”

  聞言,季伯常垮起一張臉,看向女子姣好面容,聲音低沉地說道:

  “對不起,師姐!我這次只拿到了十五名。”

  “好了師弟,”女子輕輕牽起季伯常的手,小聲安慰道:“沒關系,師姐能理解的。畢竟一開始,誰能想到你們這一屆競爭會這么激烈呢?尤其是那三人,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是有些超出常規。”

  說到這里,師姐臉上不禁露出一抹疑惑。

  “那兩個甲等妖孽還能理解,可是排名第三的那位變態師弟,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算了,他再強也和我們沒關系。對了,你之前說的那位師弟呢?念在這次規則特殊,他如果排名在前三十的話,師姐之前答應過你的條件依然算數哦。”

  聽到師姐的話后。

  季伯常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尷尬。

  他指了指第三演法臺:

  “......師姐,我那位朋友,就是你剛剛說的那個變態師弟?”

  “啊?他就是你說的那個師弟!”

  師姐頓時瞪大美眸盯著季伯常,氣鼓鼓地抱怨道:

  “師弟你怎么不早說呢?”

  “我之前也不清楚啊......”季伯常眼中閃過尷尬之色,“畢竟師姐你也知道,我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和你——”

  話還沒有說完,季伯常便被面色羞紅的師姐一把捂住嘴。

  細若蚊蠅的聲音瞬間響起。

  “師弟,別說啦。”

  一直等到季伯常拼命點頭,那只緊緊捂在嘴上素手才緩緩移開。

  “師姐,要不然我現在帶你過去,你看看能不能說服他加入咱們五色小隊?”季伯常試探著問道。

  “還是......不用了。”

  師姐勉強一笑,隨即指著第三演法臺上的張養初,輕聲道:

  “師弟你知道那位是誰嗎?”

  “誰?”

  “那位是張養初師兄,他代表的是外院排名第三的羅都小隊。你這位朋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就要加入羅都小隊了,咱們還過去干什么?”

  而后,便見師姐鄭重提醒道:

  “師弟,有此朋友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你千萬要珍惜。”

  “師姐放心,這個伯常曉得的。”

  季伯常微微一笑。

  隨后便見他急忙拿出一張通訊符,靈力直接灌輸其中。

  下一刻,通訊符微微發亮,緊接著里面傳來一陣靈識波動。

  良久過后。

  通訊符漸漸熄滅,季伯常心疼地收了回去。

  “師弟,你這是?”

  看到這一幕,師姐有些不解地問道。

  “師姐,你不知道。張兄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他出身凡俗。我剛剛是在向家中長輩介紹張兄在道院考核中的表現,他們現在想必已經在去張兄家的路上了。”

  現在的情況季伯常比誰都清楚。

  他的這位張兄騰飛之勢驚人。

  如今加入第三的羅都小隊之后,別說他季伯常,就是整個季氏能拿出來的資源,張景也不一定能夠看得上。

  也就是說,他們在修行上已經難以為張景提供幫助了。

  但——

  季氏還可以交好對方父母,幫助他們解決俗世間的問題。這樣一來張景可以安心修行,他們季氏自然也算是多了份人情。

  “出身凡俗?”

  師姐臉上頓時露出古怪之色。

  果然這次的新人都是妖怪!

  卻在這時。

  “本次道院考核圓滿結束,明日清晨,所有道院新人來傳承閣領取法袍以及身份玉佩。”

  劉師兄的宏大聲音突兀響起。

  巨型石柱之上。

  一道道明亮遁光分向四面八方。

  ......

  ......

  永安城,張記藥鋪。

  “張郎中,明日復明日,你家公子到底什么時候回來?在下不過是個跑腿之人,你何必為難我呢?”

  一個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

  “我實話告訴你吧。”

  “我們東家已經請高人算過了,必須得在長安節那一天開業。可眼下距離長安節僅剩半個月,你們還未搬走!要知道把你們這幾家鋪子打通,然后布置新店,還要不少時間呢。”

  “所以東家這次下了最后通牒,你們必須在明后兩天內搬走。”

  聞言,張父臉上的笑容緩緩凝滯。

  只見他拱了拱手,十分客氣地說道:

  “這位小兄弟,就算我們搬,可這兩三天內也搬不完啊。畢竟你看我這么多藥材,都處理小半個月了,還剩下這么多。”

  “那我就不管了。”

  男子攤了攤手,說道:

  “畢竟我早就說過,我們東家很急。”

  “總之,東家要求我已經傳達到位,搬不搬就是張郎中你自己的事情了。”

  說罷,男子大步走了出去。

  原地只剩下張父張母二人面面相覷。

  藥鋪內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最終。

  “夫君,你我待如何?”張母的聲音打破了寂靜。

  “唉——”張父長嘆一口氣,幽幽說道:“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搬了。”

  “那景兒回來怎么辦?”

  “娘子,干脆這樣。你在藥鋪里歸納藥材,還有這些桌椅板凳,家具什么的,我去請竇掌柜過來估個價。這些東西一并賣掉,能換一點銀子是一點。”

  “到時候你我就守在門口,等景兒一回來就馬上離開永安城。”

  “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

  張母有些惶恐地問道。

  她少時一個人從云州逃難過來,極為走運地遇上張父,好不容易重新有了一個家。

  可眼下,這僅有的一個家又要沒了。

  “沒辦法,咱家銀子可不夠在永安城再買一處住所了。”張父苦笑著回答道。

  然而,當他抬起頭看到張母臉上的惶恐表情時,心里卻沒來由一陣抽痛。

  ......

  而此刻。

  永安書院。

  柳夫子正焦急地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不復往日的平靜。

  在他手中,赫然緊緊握著一枚玉簡。

  “算算時間,道院今年的考核結果應該出來了才對,卻為何遲遲沒有消息呢?難道是有什么變故?”

  縱使心中對結果早有預計,可柳夫子依然緊張的不行。

  時間緩緩過去。

  忽然間,手中玉簡微微一震,上面一道白光亮起。

  “來了!”

  柳夫子深吸一口氣,隨后迫不及待地看向玉簡。

永安書院學子考核通過之人  張景(三)

  季伯常(十五)

  望見結果的瞬間,柳夫子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急忙用手揉了揉眼睛,旋即再度向玉簡看去。

  他沒看錯!

  只是......有些難以置信!

  張景那個小家伙兒竟然位列考核綜合排名前三位?

  如果他記得沒錯,這似乎打破了永安書院立院三百年來的記錄!

  興奮!無與倫比的興奮!

  “哈哈哈,好,好啊!我永安書院總算是出了個麒麟!”

  柳夫子不禁開懷大笑起來。

  而后便聽他大聲吼叫道:“來人!快去煙平巷的張記藥鋪,告訴張景爹娘......不行,我要親自去!哈哈哈哈~”

  說話間。

  柳夫子已經步履生風地向外走去,絲毫不顧已經暗下來的天色。

  然而他甫一出門,便見一個錦衣中年男子正迎面向自己走來。只一眼,柳夫子便認了出來,來人是季氏當代家主,季伯常之父季先明。

  見到柳夫子的身影,季先明不由一愣,隨后問道:

  “柳道兄這是要去往何處啊?”

  “原來是季道友,你是來問伯常......不對,伯常通過考核的消息,他應該自己通知你了。”

  “季道友為張景而來?”柳夫子試探著問道。

  “哈哈,果然瞞不過柳道兄的眼睛。林山郡出了個頂級天才,我季氏自然要上門表示表示。”

  “季氏嗅覺靈敏,非同一般哪。”

  柳夫子意味深長地說道:

  “正好我也要去張景家報喜,季道友不妨一起?”

  “善!”

  話音落下,便見兩人一前一后,向張記藥鋪閃爍而去。

  不多時。

  柳夫子和季先明站在了張記藥鋪對面。

  他們看著鋪中來往伙計正往外搬運東西的忙碌場景,不自覺愣了一番。

  “這張記藥鋪......到底發生了何事?”

  柳夫子喃喃道。

  “莫非是搬家?只是好端端的,為何要搬走,況且哪里有晚上搬的。”

  季先明心頭一跳,隱隱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千萬別是......人出了意外!

  “柳道兄,我先去問一下情況。”季先明聲音沉重地說道。

  說罷,便見他徑直朝周圍商鋪走去。

  不多時。

  季先明再度折返回來,臉上的表情輕松許多。

  “季道友,可打聽清楚了?”

  “還好人沒出事!是一個叫百草閣的商會,看中了這片地方,動用了些手段。哼,據說那百草閣東家身后還有一位散修的影子,真是好大膽子。”

  “那此事可要小心處理。”

  柳夫子松了一口氣,說道。

  季先明臉上表情一片冰冷。

  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

  雖然人沒事兒,但畢竟是受了委屈。這要是一個處理不好,等那位回來,或許少不了一番雷霆動作。

  而季氏與之交好的計劃,也許再難進行。

  略微思索一番后。

  兩人共同走進張記藥鋪。

  ......

  “二位,若是抓藥還請去別處,張記藥鋪已經搬離了。”

  看到緩步走進來的兩人,張父急忙走上前,歉意地說道。

  “張郎中,我姓柳,自永安書院而來。”

  看見張父的身影,柳夫子搶在季先明之前迎了上去,客氣地說道。

  “柳夫子?”

  張父聞言僵在了原地,試探著問道。

  柳夫子點了點頭。

  頓時間,張父臉色一變,眼中閃過一道驚慌之色,聲音急促地說道:“柳夫子來訪,張某未出門遠迎,失了禮數,還望恕罪。敢問夫子,可是我家景兒那里出了什么問題?”

  身后張母同樣目露擔憂。

  “哈哈,錯矣。我今天是來恭喜二位的。張景通過了道院考核,自此后便貴為道院仙長了。”

  轟隆——

  此時此刻。

  仿佛一道驚天霹靂從張父張母的腦中閃過。他們兩人瞬間陷入呆滯,久久難以回神。

  季先明和柳夫子則是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

  半刻鐘后。

  張父才勉強反應過來,哆哆嗦嗦地確認道:“夫子,您......您意思是......是我們家景兒通過了......傳說中龍湖道院的考核?”

  “沒錯!”

  “他成仙長了?”

  “沒錯!”

  ......

  是夜。

  張父和張母望著地上整整十幾箱金銀綢緞,單獨用一個檀木箱裝著的五千畝良田地契,以及永安東城一間院樓的地契,只感覺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般。

  可眼前的東西做不得假。

  呼——

  “娘子,那位季氏家主送的這些東西,我覺得還是先鎖起來,等景兒回來再說。我怕我們收下這些東西后,可能對景兒有影響,你覺得如何?”

  張父小心地問道。

  “夫君說的有理,若不是剛才來不及拒絕......等等,夫君,我們馬上就要搬走了,這些東西放在哪里?”

  “是啊,這些貴重東西,要是保存不當可怎么辦?”

  二人為此愁的一夜沒睡。

  直至第二天——

  一個中年男子畢恭畢敬地送來了百草閣的地契。

  ps:明日8k更,讓咱們大踏步進入第二卷~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