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儲物靈佩,加入小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劉師兄,第三演法臺上這位師弟,你熟悉么?”

  此刻,巨型石柱上,一位紫袍內院開口問道。聲音被他用法力約束,只在眾多內院們耳側響起。

  “自然,這位師弟叫張景。”

  劉師兄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諸位師兄弟,剛剛可曾發現這位張景師弟使出的法術?似乎頗為怪異啊。普通至極的凝冰化鋒術,在他手里的威力完全超過了當前修為,還有,他使出的冰光咒也有問題。”

  “而且這位張景師弟施展法術的速度也是相當之快。其種種手段,不該是他當前這個階段所能具備的。”

  另外一個內院補充道。

  “幾位師弟說的也是,看來——張景師弟也是身具特殊天賦,就像陳師弟和沈師妹一般。”

  劉師兄面帶沉思之色,緩緩說道。

  “不錯,師弟想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陳師弟和沈師妹的天賦主要都在修行與感悟上,而這位張師弟的天賦,顯然就在法術之上了。”

  “哎呀,如此一來,張師弟在外院的修行就頗為吃虧了。就像他現在修行的中品法門,而陳師弟和沈師妹修煉的卻是上品法門,這之間的差距,何其之大。”

  “對了,師兄,張景師弟修行法的契合度可有到極等?”

  劉師兄搖了搖頭。

  “那張景師弟將來進入我們內院的時間,可就不好說嘍,十年或者二十年,都有可能。”

  方才問話的紫袍先是點頭,隨后又搖頭,言辭中帶著可惜的意味。

  “哈哈,既然如此,那干脆將來就讓張景師弟進入我們千法閣吧。他既然在法術上有特殊天賦,想必在陣丹器符、御獸傀儡等眾多法門中也會有擅長的一樣,正適合做我千法閣內院。”

  最外側的一位紫袍突然睜開眼睛,興致濃厚地說道。

  “秋師弟現在莫要著急,還是等將來張景師弟自行決定吧。”

  劉師兄笑著說道。

  ......

  ......

  “嘖,這男的是真下得去手啊,看著都疼。”

  此刻的張景,正盤膝坐于第三演法臺中央,目光緊緊注視著其他演法臺上的激烈斗法。

  在他視線中。

  一個氣質儒雅的男子,竟御使著兩柄飛劍,瘋狂地向對面女子身上刺去。

  偏偏挑選的攻擊位置還......

  微微感嘆過后,張景視線便轉到其他演法臺上。

  一番仔細觀察。

  他發現這些敢于參加前十爭奪之人,還真是沒有一個弱的。

  修為清一色的煉氣二層。

  但這只是基礎。

  上面斗法之人,要么法術強大,要么法器恐怖,總之各有千秋。實力極為相近,幾乎沒有人可以在斗法中將對手輕松拿下。

  光是張景眼前的第四演法臺,在短短半刻鐘里,擂主便已換了兩個。

  而且隨著時間向后推移。

  剩余七個演法臺上的動靜愈發激烈,強大的法力波動片刻不息。這些人為了贏下勝利,甚至不惜以傷換傷,眼神近乎瘋狂。

  最終。

  “第三階段結束,恭喜諸位!”

  劉師兄的聲音響起。

  此刻停留在演法臺的眾人臉上紛紛露出狂喜之色。有甚者直接坐在了地上,激動地擦拭著眼淚。

  太不容易了!

  這次前十的爭奪難度之高,完全超乎了他們的預料,甚至有些超出認知。

  沒有退路的殘酷規則,讓人連挑戰之心都生不出的前三,近乎搏命相爭的對手......

  一切的一切,都在挑戰著他們的極限。

  好在......他們贏了!

  演法臺下。

  戰至力竭、幾乎連站都站不穩的另外八人,則是表情呆滯,眼神灰暗,似乎難以接受這個殘酷的結果。

  天空中。

  十道流光閃過,化作一枚枚身份玉佩靜靜漂浮在演法臺上的十人身前。

  其中有七枚呈現出深青色澤,另外三枚則是氤氳著淡紫色光輝。

  劉師兄的聲音再度傳來。

  “這是你們的身份玉佩,即道院弟子身份的證明,玉佩綁定靈識,同時兼顧記錄道功等重要信息。當然,這玉佩亦是一件不錯的靈器。諸位師弟師妹首次使用之時,需將靈識烙印于其上。”

  “多謝師兄!”

  張景幾人拿起身前玉佩,向空中的劉師兄喊道。

  隨后,他便依照劉師兄的囑咐,將自己靈識探入玉佩之中。

  剎那間,張景便察覺到玉佩中多出了一個小小的烙印,與自身靈識緊密聯系,仿佛血脈相連一般。

  與此同時。

  玉佩表面靈光閃爍,幾行小字緩緩出現。

姓名:張景身份:外院弟子道功:五十  而且——

  張景眼中驀地閃過一絲詫異。

  這玉佩之中竟然有一方儲物空間,空間大得好似能裝下一座小山。

  這讓張景不禁想到自己的儲物袋。

  二者一對比,簡直沒眼看。

  除此之外,玉佩之中還銘刻了一道防御法術,熟悉法術道紋的張景,只一眼便看出,這道法術品階至少也是中品。

  只可惜他不能主動催發。

  “這就是排名前三的隱藏獎勵么?”

  張景心中暗驚。

  剛才這些身份玉佩飛下來的時候,他就敏銳地注意到,自己與陳先道、沈青青三人的身份玉佩,和其他人拿到的身份玉佩,顏色不同。

  而且不只是他們。

  如果自己當時沒有看錯的話,排名前二十與排名前三十的身份玉佩也有些不同。

  ......

  ......

  “玉佩居然真的有差別!”

  楚靈蕓將自己剛剛拿到的身份玉佩,與鄧安的玉佩放在一起,細細對比起來,隨后驚呼道。

  “這是自然,靈蕓你剛剛沒注意到張兄他們三個人的身份玉佩是淡紫色的嗎?”

  “看到時我就在想,是不是排名不同,這東西也會不同。”

  鄧安笑著解釋道。

  不過當視線轉移至臺上的張景身上時,他臉上的笑容便緩緩消失,取而代之是一抹濃濃的難以置信。

  當初在靈鶴背上。

  這個人跟在季伯常身后的情景猶歷歷在目。

  然而誰能想到,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他就成長到了這般地步,將自己等人遠遠甩在身后。

  而且可以預見的是,今后雙方的差距只會愈發巨大。

  想到這里。

  鄧安不由回憶起之前在武鳴元小院中,自己對張景的那番勸告。如今再回過頭看去,何其之尷尬。

  “或許,當初在青霄靈鶴背上時,張兄看我們的那些做派,就如同是在看一場笑話吧。”

  “真是的,當時為何季兄不提醒我們呢?不過嘿嘿,那時的他應該也不會預料到今天這一幕吧?”

  鄧安心中呢喃道,眼神里滿是落寞。

  在他身旁。

  似乎感知到了氣氛變化,楚靈蕓同樣變得沉默起來。

  她當然清楚此刻鄧安在想些什么。

  不多時。

  便見楚靈蕓輕咬嘴唇,小聲說道:

  “鄧兄,不要再想了。排名第三的張兄他已經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了。”

  “是啊~”

  而此刻。

  某一處石臺之上。

  “師兄,咱們百川小隊還去嘗試招攬張景師弟么?”

  一開始招攬張景的男子,轉身對著身后之人弱弱地問道。

  “若是你那時能將張師弟招到我們小隊之中,該有多好啊,估計隊長做夢都會笑醒。”

  “至于現在,縱使我們想,可那幾個巨無霸會答應嗎?”

  說話之人臉上閃過一絲遺憾,指著正前方,悶悶不樂地回答道。

  順著男子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見外圍最前方的十座石臺之上,早已經不復之前的安靜。

  “諸位,我覺得蟠龍小隊可——”

  最左側的魁梧光頭男子咧開嘴笑道,但轉瞬間就被坐在第三位的溫潤男子直接打斷:

  “路師兄,還請適可而止!”

  “你們蟠龍小隊已經招收了一個甲等妖孽,如今還好意思染指那位師弟么?你看煙霞小隊的柳南姝師姐都沒有說話。”

  話音剛落。

  便見柳南姝俏臉一紅,柔聲道:

  “張師弟,其實師姐也想——”

  “不,師姐你不想!”

  溫潤男子絲毫不客氣地反駁回去,隨后轉過頭看向右側的七個石臺,沉聲問道:

  “諸位,那位師弟由我們羅都小隊優先接觸,其他前十之人盡數歸你們分配,如何?”

  一片沉默。

  “張師弟這話說的,好像你們羅都小隊是白白放棄兩個甲等妖孽一樣?我們兩家還不是拿未來三十年優先接觸考核第一的權利來和你換的。”

  魁梧光頭男子冷聲說道。

  一旁的柳南姝同意地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羅都小隊放棄這個條件。之后考核第一的招攬,大家還是各憑本事。”

  溫潤男子十分干脆地說道。

  “哈哈,張師弟你早這么說不就行了!既如此,那師兄沒意見。”

  “師姐也沒有意見。”

  聞言,溫潤男子頓時反應過來。

  蟠龍和煙霞兩個小隊應該猜到他不會放棄,同時又沒有競爭到底的決心,便借此機會,逼迫他們羅都小隊放棄那個三十年優先接觸考核第一的條件。

  不過明白歸明白,溫潤男子也不后悔。

  雖然那位師弟比甲等妖孽差了一絲,但總體來說,這次的考核前三,實力和天賦都遠遠超出了正常水平。

  后面的十屆新人中,還能繼續出現這種天才的可能性,實在不高。

  值了!

  想到這里,溫潤男子起身一步踏出,徑直向著第三演法臺飛去。

  他的動作仿佛一個信號。

  數十道身影齊齊起身,緊緊跟在溫潤男子后面。

  .......

  “來了!”

  站在演法臺上的張景,心中微微振奮,但臉上的表情依然平靜。

  “這位師弟,如何稱呼?”溫潤男子緩步走到張景身前,笑著問道。

  “師弟張景,見過這位師兄。”

  張景同樣報以微笑,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注意到面前這位師弟的表現,溫潤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

  天賦極高,心性俱佳,是一枚內院種子!

  下一刻。

  “原來是張景師弟啊,你說這不是巧了嗎,師兄也姓張,喚養初。師弟直接叫我養初師兄吧。”

  “原來是養初師兄。”

  張景拱了拱手。

  “哈,師弟我們之間就無需這些客套禮節了,師兄且問你,之前有沒有答應加入哪個任務小隊?”

  說到正題,張養初臉上表情變得認真。

  “師兄,我還沒有加入任務小隊。”

  張景坦率地回答道。

  “哦?”張養初先是一怔,隨后看向張景的眼神變得怪異起來:“所以師弟在此之前,其實并沒有接受過其他小隊的資助咯?”

  張景點了點頭。

  霎時間。

  賺了!這次賺大了!

  張養初在心中有些興奮地喊道。

  之前如何能想到,這位在演法臺上表現得如此驚艷的張景師弟,竟然沒有接受過小隊提供的修行資源。

  怪物!

  頓了頓,便見張養初期待地問道:

  “那之前應該有任務小隊找過師弟你吧?為何沒有答應呢?”

  聞言,張景正欲回答。

  轉瞬便又再度聽到張養初的聲音:“等等,師弟你別說,讓師兄來猜一下。應該是——那三成的道功抽成吧?”

  嗯?他怎么會知道?

  張景不解地看向對方。

  “哈哈,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張養初哈哈一笑,隨后說道:“那種東西,是個天才都不會接受。”

  “那養初師兄你?”張景欲言又止。

  “張景師弟,師兄先和你介紹一下吧。”

  張養初自信地說道:

  “我所在的任務小隊為羅都小隊,是外院排名第三的小隊。”

  “只要張景師弟你愿意加入,從今天開始,每月提供一瓶紫靈丹作為你輔助修行之用。除此之外,還可以給師弟提供一次中品傳承兌換機會。”

  “額,讓師兄想一想啊。”

  “對了,咱們羅都島上還有一座空余洞府,便索性給師弟你吧。至于道功抽成,自然是沒有的。”

  “張景師弟,是否愿意加入羅都小隊?”

  張養初笑意盈盈地看向張景。

  聽到這一系列的條件,張景不禁暗自咋舌。

  這就是外院排名第三小隊的豪橫嗎?他承認對方贏了。

  “師弟愿意!”

  今天開車送我妹去大學報道,跑了一天,加更的4k后天再還吧,萬分抱歉QAQ!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