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前十之爭,獠牙初露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第三階段,開始!”

  浩大聲音響徹云霄。

  這聲音里竟然罕見地帶上了一絲激動!

  全場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密密麻麻的視線如潮水一般涌向十座演法臺。

  外圍。

  盤坐在最前方十座石臺上的人,紛紛抬起頭,強烈的靈力波動相互擠壓碰撞,隱隱生出雷火電芒。

  來了!

  張景沒有猶豫,徑直一步踏出。

  這一刻。

  十六個早已經等待多時的人,動作竟然出奇的一致,臉上的表情或深邃,或激動,或期待,唯獨沒有恐懼和不安。

  空氣中安靜的只余下沉重腳步聲。

  隨著一步步走近演法臺。

  張景的心緒竟開始一點點澎湃起來。

  而就在此時。

  兩道凄厲的風聲響起,隨后張景便感覺眼前仿佛有兩道黑影穿梭而過。

  那是——

  他停下了腳步,循著聲音望去。

  此時,第一演法臺東西兩側,已然站上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身上靈光閃爍不定。

  “陳先道,沈青青。”

  張景嘴里念叨著這兩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視線幾近凝固在這二人身上。

  其他十三人也同樣選擇停在了原地,他們想看看這兩人到底強到了何等程度。

  上空的劉師兄看到這一幕,也不作提醒,只是靜靜地觀看著。

  轟——

  仿佛之前早就交過手一般。

  臺上兩人一言不發,直接向著對方攻去。

  剎那間,渾身纏繞赤紅道紋、一舉一動皆裹挾這磅礴大力與灼熱靈光的陳先道,便接近了沈青青的身邊。

  但隨即便見沈青青飛速掐了一個法訣。

  一縷光影閃過,對方已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演法臺上忽地刮起一股詭異青風。這股青風飛快凝聚成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陳先道斬去。

  兩個人你來我往。

  動靜愈發恐怖。

  最終。

  一聲悶哼過后,陳先道面色平靜地離開第一演法臺,隨后徑直走到第二演法臺中央,盤膝而坐,旁若無人地閉上了眼睛。

  似乎篤定沒有人敢挑戰他。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當第一演法臺的戰斗落下帷幕之后,余下之人便紛紛向著其他演法臺走去,有迫不及待者已經登上了演法臺。

  但是——

  第三演法臺空無一人。

  而此刻,張景臉上陡然露出一抹笑意,脊背緩緩挺直。

  他看向第三演法臺。

  張景沒有忘記,自己這次除了要拿到前十的排名,獲得道功獎勵之外,還要借此機會看能不能加入排名前十的那些任務小隊之中。

  那些人看的是什么?道院又看的是什么?

  自然是在考核中的表現。

  想到這里,

  張景直接大踏步向著空無一人的第三演法臺走去。

  既然別人都不敢,那他張某人就不客氣了。

  腳步聲響起。

  伴隨著張景的動作,其他人眼神瞬間便是一滯。無論是臺上正在斗法的人,還是在臺下觀摩的人,此刻心中不約而同的出現一個相同的想法:

  這人是誰?

  臺下。

  季伯常看著張景的動作,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他似乎在確定,今天的張兄和自己以往認識的張兄,究竟是否為同一人?

  不多時。

  張景站在演法臺中央,靜靜地等待著。

  來自四面八方的充滿詫異和懷疑的目光直欲將他淹沒。

  張景自然明白這是因為什么。

  第三演法臺雖然排名第三,但因為有兩個甲等妖孽的緣故,所以這次第三演法臺實際上代表的是眾多乙等天才中的第一人。

  剛才沒有人上來,是因為大家都在關注著這個位置,沒有人愿意打破平衡。

  不遠處。

  五雙眼睛注視著張景。

  一個女子從五人之中走出,臉上帶著濃烈自信,緩慢登上了第三演法臺,走到張景對面。

  張景抬起頭。

  只見對面女子笑意盈盈地看向他,風姿颯爽地拱了拱手,說道:

  “在下徐婉。”

  “在下張景。”

  張景同樣笑著回應道。

  “敢第一個走上這里,張兄勇氣倒是驚人,就是不知道實力如何了。我這把法劍鋒利無比,張兄且小心了。”

  說話間。

  女子手中突兀多出一柄精致法劍,劍鋒閃爍出凝實至極的鋒芒,只是看著便叫人心底發寒。

  一道耀眼光亮閃過。

  法劍從女子手中消失,等它再度出現時,卻是已經來到了張景眼前,鋒利的氣息幾乎直接刺向咽喉。

  張景目光一凝,虛幻心眼睜開。

  這柄飛劍的軌跡頓時被他捕捉到。

  翁——

  丹田內靈力一陣激蕩,旋即大量涌入水云盾之中。

  水云盾微微一閃,徑直出現在法劍正前方。

  女子的飛劍被水云盾擋住。

  但盾上的漆黑靈光也險些被劍上的恐怖鋒芒斬碎。

  一擊不成。

  女子控制著法劍似游蛇般在張景上空不停穿梭,不停尋找著機會。

  劍身吞吐的鋒芒幾欲讓張景身上的寒毛根根立起。

  “練氣二層!好鋒利的飛劍。”

  張景眼中閃過一絲贊嘆。

  他就知道,敢于參加前十之爭的人沒有簡單的。

  心中一動。

  儲物袋中的破舊飛劍被張景祭出,黑色靈力纏繞于其上。飛劍化作一道黑光,只一瞬間便穿梭至女子飛劍一側,對著劍身狠狠斬下。

  “什么?”

  女子眼看張景除了御使盾牌外,竟然又掏出一柄飛劍,不由瞪大了眼睛,微微有些愣神。

  機會!

  張景控制著法器飛劍擋住女子法劍,同時靈力再度灌輸至水云盾之中。

  水云盾瞬間化作一道黑芒,宛若一柄重錘,直直地朝著女子精致面容上拍去。

  惡風頓生!

  女子被嚇得一個激靈,手忙腳亂地掏出來一張符箓,頃刻激活。

  一道白色護體靈光頓時出現在她身上。

  水云盾砸在對方護體靈光之上,卻只能讓其一陣搖晃。

  符箓便是底牌么?可惜在自己面前沒用啊。

  附加鋒銳特性的凝冰化鋒術最善于應對這個。

  張景眼角露出一絲笑意。

  五法靈河中,一條正在游蕩的法術之魚驀地躍出水面,化作一道凝實至極的鋒芒,纏繞在張景右手食指之上。

  指尖輕輕一點。

  凝冰化鋒術眨眼而至,在女子驚駭的眼神中,將其護體靈光輕松撕碎。

  下一刻。

  水云盾在視線中越來越大。

  Duang——

  伴隨著一道清脆至極的聲響,女子直挺挺地飛了出去,白皙額頭上瞬間鼓起半個拳頭大小的腫塊,兩眼翻白,看起來慘不忍睹。

  女子飛劍頓時失去控制,掉在演法臺上。

  嘶——

  看到這一幕,不管是臺上還是臺下,俱都響起連綿不斷的倒吸冷氣之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道凝冰化鋒術關系,張景只感覺周圍溫度下降了不少。

  一道又一道飽含復雜的目光投向張景。

  第一演法臺,沈青青看到張景這般粗暴動作,小嘴不自覺張開,眼神里閃過一絲震驚。

  而在第二演法臺。

  陳先道原本平靜的面容此刻已然維持不住。

  只見他表情扭曲,強忍住沒有笑出聲來,單手沖著張景比了一個大拇指。

  臺下,季伯常見此不由長嘆一聲,只感覺自己這兄弟修為戰力確實強的離譜,但......好像真的沒救了。

  “張景,可要休息?”劉師兄強忍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用了,師兄。”

  張景感覺這一戰并沒有消耗多少靈力,便索性不休息了。

  卻在這時。

  一陣腳步聲響起。

  張景循聲望去,發現對方竟是最開始向自己點頭示意的那個身形修長的男子。

  男子目光淡漠地看著張景,冷聲道:

  “我叫夏方明,張兄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吧。”

  “夏方明?”

  張景臉上頓時露出明悟之色。

  這家伙兒是第一個將觀想法修煉入門的乙等天才,天賦僅次于那兩個甲等妖孽。而且張景還聽說,對方已經提前加入外院排名前十的某個任務小隊。

  難怪剛才在得知規則時,他臉上的表情會那般平靜了。

  原來是自詡實力夠強啊。

  還有剛剛那個徐婉上來挑戰自己,該不會就是因為他占了對方的預定位置吧。

  “夏兄的大名,我想這一屆剛加入道院的新人之中,應該沒有不知道的吧?”

  張景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

  “張兄,你千不該萬不該對徐婉下那般狠手,我若是不出手,等她醒來時該如何言說?還望你見諒。”

  夏方明面無表情地說道。

  “請指教。”

  張景表情認真地說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

  虛幻心眼便再度張開,整個演法臺上被盡數被納入心眼感知之中。

  這個夏方明可能是自己在這次考核中遇到的最強對手了,張景自然不敢有半分警惕放松。

  “好!”

  夏方明一聲暴喝。

  近乎煉氣二層極限的法力頃刻間沸騰開來。

  一個銅鏡緩緩浮漂至身前,鏡中生出層層疊疊的靈光,將夏方明籠罩其中。

  而后又見一柄金錘被夏方明扔出,錘身靈光彌漫,氣息沉重如山。

  金錘甫一出現,便直接向著張景砸來。

  速度不是很快,但金錘向外透出的那股沉重氣息,卻是在時時刻刻阻撓著張景的動作,使他難以躲避。

  金錘狠狠砸下,整個演法臺似乎都顫抖了一番。

  不遠處,勉強跑開的張景擦了一把頭上的冷汗。

  被這玩意砸中了怕是不好受啊。

  法器飛劍再度被祭起,在張景的控制下化作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幽光,突兀出現在夏方明近前,狠狠斬下。

  受到攻擊。

  夏方明的護身靈光開始扭曲,而飛劍也仿佛陷入泥沼一般,難以寸進。

  見此,夏方明不由輕舒了一口氣。

  他看著對面張景一邊御使法盾與自己的金錘死纏爛打,卻又沒讓金錘挨到法盾哪怕一絲,一邊竟控制飛劍差點斬破銅鏡衍生出來的護體靈光,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欽佩。

  這家伙操控法器未免也太猛了點吧。

  還有剛剛直接斬破徐婉護體靈光的強大法術。

  難怪敢登上第三演法臺!

  只可惜——

  夏方明靈識開始勾勒法術道紋,三五息后便見腳下出現三個泥石傀儡,攜著兇猛氣勢筆直向張景撲去。

  另一邊。

  眼見著法器飛劍全力一擊也斬不開對面身上的護體靈光,同時水云盾因為和大金錘糾纏太久的緣故,已經開始搖搖欲墜。

  張景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種法器在對付一些厲害敵人時,便無甚么大用了。

  果然還是得靠各種技能。

  五法靈河極速流動,河中五條冰光咒法術之魚瞬間躍出河面,化作一道道冰藍色靈光將張景包裹。

  大金錘直接砸在了張景護體靈光之上。

  但下一刻,在夏方明目瞪口呆之中,張景的護體靈光竟然連一絲閃爍也沒有,金錘的攻擊就仿佛是撓癢癢一般。

  只是——這怎么可能!

  與此同時。

  五法靈河之中的剩下的兩條法術之魚盡數落至張景手中,化作兩道附帶鋒銳的凝冰化鋒術,旋即好似游龍一般飛躍而出。

  這次張景并沒有準備雙重加持的凝冰化鋒術,主要是他怕被那些內院弟子們看出來后,難以解釋。

  不過在他升級到煉氣二層后,僅僅是附帶鋒銳特性的凝冰化鋒術,威力便直抵煉氣三層。

  足夠使用了!

  只見鋒芒所過之處,土石傀儡被攔腰斬斷。

  而后法術沒有絲毫停滯,再度齊齊斬向夏方明身上的層疊護體靈光。

  咔嚓——

  一聲脆響。

  護體靈光盡數消散。

  看著在身前游蕩的恐怖鋒芒,夏方明結了一層白霜的臉上不由露出一抹驚懼之色,大喊道:

  “我認輸!”

  聲音響起的瞬間,周圍一片寂靜。

  夏方明驚魂未定地捧著黯淡至極的法器銅鏡,慢慢走下第三演法臺。

  這一刻。

  眾人先是看了看夏方明凄慘狼狽的模樣,隨后目光死死盯住籠罩在冰藍護體靈光之內的張景,心中一陣哀嘆。

  這人為何之前一點消息都沒有?

  操控御使法器強就算了,怎么法術也能到這種離譜的程度。

  這下完了!

  本來八個名額就緊張,如今更是直接再少一個。

  有了夏方明的前車之鑒,現場眾人紛紛將目光轉移至其他七個演法臺上。

  畢竟只有三次挑戰機會。

  明知道失敗還要上去,不是蠢就是傻。

  “第三演法臺,是否還有人要挑戰?”

  劉師兄的聲音響起。

  但久久無人應答。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