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六章 規則生變,冒險與求穩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沈青青,第三演法臺。”

  眾人剛從之前陳先道出手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便馬上又聽到劉師兄聲音,于是紛紛向第三演法臺擠去。

  對于他們來說。

  這兩位甲等妖孽向來是神龍不見首也不見尾,如今有機會一覽其身姿,自然不能輕易錯過。

  況且剛剛陳先道珠玉在前,人們想看看這個與陳先道其名的妖孽,是否也如陳先道一般強大。

  結果不出所料。

  沈青青同樣干脆利落地解決戰斗。

  對方只是隨手一記不知名法術,傀儡便被轟下臺去。

  再度引起陣陣驚呼。

  張景同樣在沈青青的法術上面察覺到了一絲微弱道韻。

  那是一只遮天蔽日的五翅青金鸞鳥,翅膀揮動間,似要掀起滔天風暴雷霆,兇戾得嚇人。

  正沉思時。

  劉師兄宏大聲音忽地傳來。

  “第一輪考核結束,通過者五十又三。一個半時辰后準時開始正式排名對戰,現在你等可回去暫歇一番。”

  聞言,眾人三三兩兩地散去。

  其間有人滿臉失意,唉聲嘆氣,亦有人在興奮地討論著上午的見聞,爭辯著乙等天才之間的排名,以及少數幾個丙等天才的亮眼表現。

  當然,在這些討論之中,均是十分默契地將兩位甲等妖孽排除在外。

  畢竟就上午的表現來看,將這兩個和其他人放在一起比較毫無意義。

  回去路上。

  “張兄,你說那兩個甲等究竟是怎么修煉的,明明很普通的招式或者法術,在他們手中就仿佛有如神助一般,強的一塌糊涂。”

  “他們修煉的上品法門強歸強,可歸根結底不還是靈力么?”

  季伯常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平復心中的激動,在張景身旁喋喋不休道。

  聞言,張景不自覺看了對方一眼,心中暗道:

  你還真是說對了,這兩個人出手確實有神助。

  當然了,上品修行法中記錄配套的法術恰好和其道韻相得益彰,應該也是重要原因。

  而且方才張景沒有感覺錯的話。

  沈青青和陳先道兩人,應該都突破到煉氣三層了。身體、靈識和靈力經過兩次兩次蛻變,再加上道韻,自然看起來比自己這些人強上不止一個檔次。

  不過這些東西,尤其是道韻的存在,張景現在也不方便和季伯常言說,只得一個勁兒地附和道:

  “季兄你分析的有些道理!”

  說話間。

  只見前方不遠處的三道人影之中,有人在向他們招手示意。

  走近之后,才發現是楚靈蕓三人。

  張景還未說話。

  便見楚靈蕓美眸一亮,柔聲說道:

  “恭喜季兄通過第一輪考核,還有張兄,看你表情,應該也通過了吧?恭喜恭喜!”

  話音剛落。

  站在楚靈蕓身后的武鳴元臉上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他望著對方,欲言又止。

  “張兄那邊你們沒看么?”季伯常面露一絲不解。

  “哈哈,因為靈蕓想看看有沒有機會爭奪一番前十的排名,所以我們當時就在另外一邊,注意力全放了那些公認有前十實力的乙等天才們身上,倒是沒怎么注意張兄這里。”

  鄧安走出來笑著解釋道。

  “勞煩楚仙子掛念,在下僥幸通過。”張景輕聲回答道。

  話剛一說出口。

  張景便感覺有兩道詫異目光向自己掃視而來,轉瞬又被他忽略。

  自己說得有錯嗎?

  那傀儡都直接將他僅有的兩柄法器都逼出來了,這還不算是僥幸?

  “太好了,咱們五個竟然都通過了第一輪,真是不容易。”

  楚靈蕓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緊握粉拳,鼓勵道:

  “大家下午定能取得一個好排名。”

  而此刻。

  傳承閣前,廣場上的巨型石柱上,一尊尊紫袍內院們并未離開,而是相互閑聊起來。

  “諸位,這兩位甲等天才如何?”

  “不錯,法力敦厚純粹,短短一個月時間,竟然將道韻都領悟出來一絲,難怪能拿到甲等評定。劉師兄,這兩位選擇的上品傳承......契合度不低吧?”

  有一尊內院好奇地問道。

  “俱是極等契合度,一個三尺,一個兩尺八。”劉師兄沒有絲毫隱瞞。

  “難怪,那估計不用五年,我等便能再多一位師弟和師妹了。等他們成長起來,我龍湖或能壓過神霄和玄光一頭,拿到更多資源。”

  “希望如此吧,南離還是太過貧瘠了。”幾人紛紛嘆道。

  這時。

  只見坐在最外側的一尊紫袍忽然睜開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直直地看向劉師兄:

  “師兄,下午的排名戰,不會又是你們之前搞得那套什么相互挑戰,按照實力強弱順序排吧?”

  “秋師弟有何指教?”劉師兄好奇地問道。

  “哈哈,師兄言重了,道院考核歷來歸屬于你們傳承閣諸位內院主持,我一個千法閣的人可不敢說指教,就是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想要說與諸位師兄聽聽。”

  “師弟請說,禮之洗耳恭聽。”

  “那師弟就冒昧了......”

  ......

  ......

  匆匆一番調息后。

  張景等人便早早地來到演法臺中間空地。

  而上午那些被淘汰之人,則是聚集到了演法臺外圍,不約而同地用充滿羨慕嫉妒的眼神看向中間的五十三人,滿目都是恨不得自己取而代之的眼神。

  此刻。

  人群之中,張景正閉目養神。

  不多時。

  劉師兄的身影再度出現。

  看了眼下方早已經提前趕到的眾人,他眼中先是露出一絲滿意之色,隨后目光又變得有些怪異。

  下一刻,便聽劉師兄開口說道:

  “正所謂仙道渺渺,我等修士在修行中,既要有砥礪奮進、踏破一切之勇氣,亦要對自身有清晰認知。”

  “諸位師弟師妹,排名戰正式開始,規則如下:”

  “整個排名戰分為三個階段,由先到后,分別確定二十至三十、十至二十以及前十的排名。每人僅可選擇其中一個階段參加。”

  “參加者自行選擇排名對應的演法臺,連續戰勝六次挑戰者或直到無人挑戰時,視為贏得排名。每人有三次挑戰機會,中間可以休息。若是出現排名空缺則......不予補充!”

  “現在開始第一階段,第一至第十演法臺分別代表排名二十一至三十,欲參與者上前。”

  轟——

  規則甫一被宣布,便聽見巨大喧囂浪潮從四面八方響起,震驚至極的驚呼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張景同樣怔住了。

  這個規則他不知道該怎樣去評價。

  顯而易見,一旦對自身實力認識不到位,或者對競爭對手的認知有偏差,那便可能會出現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局面。

  除非實力足夠強!

  否則要么冒著風險拼一把,要么退而求其次,穩穩拿下可以確定的排名。

  張景可以想象得到,待會兒在演法臺上的交手會何等激烈了。

  沒有退路,只能拼命!

  “完了完了,這就意味著如果選擇競爭前十,而后失敗的話,就連最差的獎勵都沒有了。”

  耳邊忽然傳來季伯常焦躁不安的自言自語聲。

  張景轉過身,發現對方臉上寫滿了驚慌,怕是之前所有準備都被剛剛的規則打亂。

  隨后,他不自覺向周圍望去。

  視線之中,幾乎所有人都是如季伯常一般的表情。只有包括自己在內的寥寥幾人,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在這幾人中。

  那兩個甲等妖孽不做考慮。

  張景注意力徑直落在另外一邊的三男兩女身上。

  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注視,其中一個身形修長的男子驀地轉過頭,迎上張景目光,旋即微微點頭示意。

  張景同樣笑著回應。

  看來那五人就是自己這次真正的競爭對手了。

  想到這里。

  張景收回視線,再度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現在不過才第一階段而已......時間尚早!

  另一邊。

  不少乙等天才望著空蕩蕩的演法臺,臉上露出糾結之色。

  如果這時上去的話,就意味著自動放棄排名前二十的道功獎勵,心里免不了有些不甘心,畢竟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

  可如果現在不上去的話......

  萬一在第二階段的競爭中失敗,可就什么都沒有了。

  趁著他們還在考量的時候。

  那些勉強通過第一輪的丙等評定之人,卻是已經爭先恐后地向演法臺上跑去。

  尤其是排名靠后的幾個演法臺,上面守擂之人此時已經換了三茬有余。

  最終。

  理智戰勝了貪欲。

  “唉~時運不濟啊,怎么就讓我撞上了這一屆?怪物也太多了。”

  一個又一個的乙等天才開始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在嘆息聲中走上了演法臺。

  五點道功就五點道功吧,總比什么都沒有好。

  頓時間。

  演法臺上的法術波動變得激烈起來。

  ......

  “靈蕓,我想......”

  楚靈蕓身邊,鄧安將視線從演法臺上的武鳴元身上收回,支支吾吾道。

  他眼神里帶著一絲強烈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鄧兄想上去了?”

  “我沒有把握在第二階段的排名競爭中勝出。”

  “也罷,這不怪你,要怪便怪這一屆太強了吧。往年哪里會有這么多的乙等評定,更別說還有兩個甲等妖孽穩穩占據前兩位。”

  楚靈蕓聲音再不復中午時的意氣風發。

  目光不自覺從遠處正閉目養神的三男兩女身上掃過。

  她知道在當前考核規則下,自己已經無望嘗試競爭前十了,風險太高。

  ......

  時間過去得很快。

  “第一階段結束,恭喜你們!”

  劉師兄看著此刻仍然頑強留在演法臺上的十人,笑著祝賀道。

  與此同時,從他手中升起十道青光,隨后青光徑直向演法臺飛去,最終停留在十人身前,化作一枚枚圓潤晶瑩的碧青玉牌。

  “這是你們外院的身份玉牌,將來的道功獎勵會計入其中,同時這玉牌也是一件不錯的防御法器。”

  “多謝師兄。”

  臺上十人手中緊握身份玉牌,齊聲呼喊道。

  待這些人步履蹣跚地走下演法臺,劉師兄的聲音緊接著響起:“開始第二階段,欲要競爭排名十一至二十者,現可上演法臺。”

  聲音落下的瞬間。

  張景便聽到身邊響起沉重的腳步聲,隨后腳步聲又消失。

  他睜開眼睛,卻正好迎上了季伯常投來的目光。

  看見張景站在原地巋然不動,季伯常驚詫道:“張兄,第二階段了,你不上去么?”

  “我再等一等。”

  張景笑著回答道。

  “你要再等——”

  似是反應過來,季伯常話音戛然而止。

  下一刻,只見他愣愣地看著張景,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你......”季伯常先是指了指那兩個甲等妖孽,隨后語無倫次地說道:“要......第三階段,前十?”

  張景點點頭。

  “張兄你......”

  腦海中一片空白。

  季伯常臉上帶著麻木的表情,轉身向演法臺走去。

  又是一大批人離開。

  此刻,仍舊留在原地的只剩下十六人。

  雖然演法臺上戰斗激烈,但無數視線卻匯聚在了這十六人身上。

  在已經明確規則的前提下,他們既然還敢參加第三階段爭奪前十,那便說明——這十六人中的任意一個,都對自身實力充滿了絕對自信!

  而且因為有那兩個甲等妖孽存在。

  所以便成了十四進八。

  今天第三階段的考核,竟會有接近一半的頂級天才會被淘汰!

  那演法臺上必將會迎來驚天動地的大碰撞!

  一股莫名火焰開始出現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不停勾動著躁熱情緒。

  半空。

  劉師兄在十六人之中,竟看到了張景的身影。

  他對這個師弟的印象很深。

  “嘖,煉氣二層,師弟你倒是給了師兄一個驚喜。”

  ps:感謝無始即為無終、墨蹤無痕老板的打賞~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