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五章 傀儡守臺,赤焰巨神道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三天眨眼便過。

  小院內。

  張景一遍又一遍地檢查著手中的法器飛劍以及水云盾,以免在今天用的時候出現問題。

  隨后他又看了眼五法靈河之中的法術之魚。

  直到確定所有準備都已經做好之后,他方才深吸一口氣,推開門,向傳承閣走去。

  較往常,今天的路上安靜了許多。

  途中張景遇到不少人,俱都是沉默地向前走著,臉上表情滿是嚴肅。

  不多時。

  踏踏——

  張景慢慢走到傳承閣前的廣場中。

  視線微微一掃,他便粗略估算出來,這次新加入道院的竟有三百人之多。

  而這三百人,便是龍湖道院此次從南離國十三州數以千百萬計的適齡少年之中,挑選出來的天才。

  目光越過周圍人群,向外看去。

  只見廣場中間位置已經升起了十個約莫一丈多高、十丈長寬的方形石臺。

  這些方臺呈圓形分布,上面閃爍著青色光輝,給人一種牢不可摧的感覺。

  而在更外圍,則是分布著十數個高大石柱,以及密密麻麻的小型石臺,上面整齊擺放著蒲團。

  此刻,這些蒲團上已經坐了不少身著青袍的外院師兄師姐們,他們不時用一種或好奇,或期待的目光看向自己這群人。

  張景猜測,這些人應該屬于外院諸多任務小隊。

  天邊太陽升起。

  一道道遁光驀地從傳承閣中飛出,頃刻落在了巨型石柱上,磅礴恐怖的靈力波動彌漫四方。

  剛才還熱鬧至極的廣場瞬間安靜。

  “諸位師弟師妹。”

  身著紫衣的劉師兄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廣場正中央未知,朗聲道:

  “現在我宣布,本次排名考核正式開始。首先介紹一下第一輪資格試的規則。”

  聲音落下的瞬間。

  無數道目光紛紛向著半空之中的劉師兄聚集而去。

  “本輪規則很簡單,那里有十座演法臺。不限制法術,不限制法器,只要能在臺上傀儡手中堅持三十息,便可通過第一輪;反之,則淘汰。”

  說話間。

  劉師兄袖口一揮,便見有十道流光飛出,徑直落在演法臺之上,化作十個通體閃爍著黑鐵之色的人形傀儡,氣息冰冷。

  “六十息后,被我點名者,上演法臺。”

  說罷,劉師兄閉上了眼睛。

  下方。

  人群頓時如潮水一般向著演法臺涌去。

  行進之中,張景忽然感覺自己的衣服被人輕輕扯了一下。回過頭一看,竟然是季伯常。

  “季兄?”

  “張兄一起走?”

  “甚好。”

  時間一到,半空中的劉師兄睜開眼睛,手中多出一枚玉簡。

  “李成,第一演法臺。”

  “伍文軒,第二演法臺。”

  ......

  劉師兄聲音不停響起,被他叫到名字的人頓時面露苦澀,腳步沉重地走上演法臺。

  張景跟著向臺上看去。

  只見一個男子緩緩走上演法臺。

  在他對面,傀儡猛地抬起頭,渾身法紋道道亮起。

  緊接著便見傀儡單腳用力一踏,整個身體化作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殘影,瞬間來到那人面前,一拳砸出。

  空氣頓時被撕裂,發出刺耳尖鳴聲。

  嘭——

  男子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直接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胸口處凹陷進去一大塊。

  嘶——

  張景周圍,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好在一根石柱上突然站起一道紫袍人影,一道白光閃爍而至,徑直鉆入那個男子體內。

  下一刻,他身上的傷勢便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愈合。

  生死人肉白骨,不外乎如是。

  而另一邊。

  張景目光微凝。

  這傀儡的實力不簡單,估計這一次絕大多數人連第一輪都撐不過去。

  “這些傀儡,據說通體以陰寒鐵打造,堅不可摧,上面更是銘刻著諸多禁制道紋,戰力最差也堪比煉氣三層修士。不過它們應該是被內院的師兄限制了實力,不然剛才那人直接就被打爆了。”

  季伯常小聲對著張景解釋道。

  “這些也是師姐告訴你的?”張景側過頭問道。

  “自然,”季伯常點點頭,“這些東西千法閣就有賣,最便宜的六十道功。”

  “原來如此。”

  張景點點頭。

  不經意間,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得益于傀儡下手太快太狠的緣故,第一輪考核已經來到尾聲。

  但是此刻,現場的氣氛卻是越來越熱烈。

  因為這個時候,已經有幾個乙等評定的天才上場了。這些人甫一上場,便拿出了與大部分丙等、丁等評定之人截然不同的表現。

  或法器橫空,或法術強大。

  他們在抵御住傀儡的可怕攻擊之余,偶爾還能做出反擊。

  引得臺下眾人陣陣驚呼。

  臺下。

  季伯常拖著有些狼狽的身形走到張景身邊,凝重道:

  “張兄,待會兒要小心些。這傀儡實在是難纏,打又打不動,攻擊還強的離譜。”

  “多謝季兄提醒,我會注意的。”

  張景平靜地回答道。

  二人說話間。

  “張景,第九演法臺。”劉師兄的聲音響起。

  “喊到我了。”

  張景微微一笑,隨后在身旁眾人的注視中,大步向第九演法臺走去。

  演法臺下方。

  圍在四周的眾人看著那道一步一步登上演法臺的陌生身影,以及剛才聽到的陌生名字,頓時明白過來,又是一個乙等天才。

  于是紛紛目不轉睛地看向臺上。

  呼——

  一連深呼吸幾次后,張景便將耳邊的喧囂雜聲盡數屏蔽,目光頃刻間凝聚在傀儡之上。

  一步踏出!

  仿佛觸動了開關。

  在張景視線中,傀儡驀地抬起頭,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自己,一道道繁復的法術禁制紋路亮起,狂暴的靈力波動撲面而至。

  下一瞬。

  便見傀儡雙拳橫至身前,身體高高躍起,裹挾著一股冰冷肅殺氣息,好似一柄重錘般筆直向張景砸來。

  快!無與倫比的快!

  宛若一道黑色閃電,閃爍出現在張景眼前。

  傀儡移動掀起的勁風吹在他臉上,有如針刺一般。

  沒有什么法術。

  傀儡堅硬至極的身軀,再加上極致的速度,讓這一擊變得比一般法術還要可怕。

  來得好!

  張景目光一凝,單手從儲物袋一抹而過。

  水云盾陡然出現,而后仿佛瞬移一般,徑直橫擋在他和傀儡中間。丹田內充沛靈力灌輸到水云盾中,讓盾上彌漫的黑色靈光愈發深沉凝練。

  轟——

  劇烈碰撞聲瞬間響徹整個廣場,引來大量視線。

  在傀儡的攻擊下,水云盾上覆蓋的靈光一陣明滅不定,仿佛下一刻就會破碎。

  但終究還是堅持住了。

  見眼前小盾擋住了自己的攻擊,傀儡眼中光華一閃。

  它一只手死死抓住水云盾,同時整體身體彎折過來,以水云盾為基點,竟化作一條長鞭,狠狠地向躲在水云盾后面的張景抽去。

  一股更加強烈的靈力波動驀地從傀儡身上爆發出來。

  還有這種操作?

  張景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卻并不驚慌。

  只聽‘錚’的一聲,法器飛劍被張景祭出,劍鋒頓時纏繞起一道凝實至極的黑色鋒芒,直接迎上傀儡。

  伴隨著一陣金鐵交鳴之聲,傀儡的攻擊再度被張景擋下。

  無奈之下,傀儡只得抽身退去,以期尋找戰機。

  而在對面。

  張景目光緩緩掃向傀儡。

  你既然退了,那么接下來這場戰斗的主動權可就歸我了。

  不過兩次攻擊,張景便已經摸清楚了這只傀儡的戰力水平。

  練氣二層!

  應該是和自己的修為相匹配的,畢竟他剛剛在臺下看的時候,這只傀儡的戰力可沒有這么強。

  不過煉氣二層......剛剛好!

  皮糙肉厚加抗揍,雖然攻擊手段單一了點,但畢竟是同級別存在,這不是上好的練習法器操縱的靶子?

  心中一動。

  虛幻心眼緩緩睜開。

  飛劍頓時光芒大放,化作一道流光撕裂空氣,徑直向傀儡斬去。

  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將傀儡砸了一個趔趄。

  而傀儡則是仗著身體堅硬,對飛劍不管不顧,起身便向著張景撲殺而去。卻不料它剛還沒走出兩步,便又被迎面而來的水云盾重重砸在了臉上。

  一時間,飛劍和水云盾在張景的操控下,時而侵略如火,時而徐進如林。

  對于法器操控的種種感悟頓生,讓張景對于飛劍和水云盾的控制變得更加得心應手。

  兩件法器一攻一守,好似編織出了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將傀儡死死封鎖住。

  最終。

  在第二十七息。

  傀儡被張景硬生生砸下演法臺。

  四面一片寂靜。

  “張景,通過。”劉師兄的聲音適時響起,打破了寂靜。

  張景收回法器,面色平靜地向著下走去。

  隔壁第十演法臺。

  嘭!嘭!嘭!

  傀儡的攻擊仿若狂風暴雨,武鳴元面色慘白地操控著法器,正苦苦抵御著一次比一次更加恐怖的攻擊。

  煉氣一層的靈力近乎消耗殆盡,法器上的靈光已然黯淡到了極點。

  “五息,四息,三息......”

  眼前發黑的武鳴元嘴里默念著剩余的時間。

  “武鳴元,通過。”

  劉師兄的聲音在此刻的武鳴元聽來,仿佛天籟一般。

  傀儡身上的禁制法術紋路漸漸熄滅。

  武鳴元再也支撐不住,身體一軟倒了下去。地上的他再也顧不得什么形象,只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而就在這時,第九演法臺上張景緩緩離去的身影,映入眼簾。

  他不由看向那只倒在臺下的傀儡,心中沒來由生出一絲慶幸:

  還好自己當初及時賠禮道歉,要不然現在怕是......

  外圍某一座石臺上。

  “師弟,那個就是你曾經邀請過,但被拒絕的張景?”

  “正是,師兄。”

  “論及天賦,乃是乙等評定;而論心性,遇敵而不亂,攻防時機選擇俱佳,是個好苗子啊。這樣吧師弟,待排名結束后,勞煩你代表我們百川小隊再邀請一次吧。”

  “師兄,之前他曾拒絕過——”

  “那師弟你就把條件再開得高一點嘛,什么拒絕不拒絕的,無非就是我們給出的條件沒有達到他預期罷了。”

  “道功的三成抽成?”

  “這個規矩不能破,想辦法從其他方面著手。”

  ......

  “張兄,你的修為......煉氣二層?!”

  季伯常呆呆看著張景,頗為震驚地說道。

  “都是僥幸,都是僥幸。”張景謙虛回應道。

  “呵呵,又是僥幸......”

  季伯常看向張景的眼神中帶著些許復雜。

  從剛開始進入第七臨院,到觀想法入門,到引氣入體,再到現在,中間不足一月。

  而就在這短短時間里。

  他眼睜睜看著自己這位張兄從遠遠落后,到僅比自己差一天觀想法入門,再到現在修為先一步踏入煉氣二層——

  這一切都像在做夢一般,夸張到不真實。

  有那么一瞬間,季伯常覺得張兄可能未必就比那兩位甲等妖孽差。

  不過下一刻,他就搖搖頭。

  自己這是在想什么呢。

  ......

  “陳先道,第一演法臺。”

  劉師兄的聲音驟然響起,頓時便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包括張景在內,眾人齊齊向第一演法臺擠去。

  外圍石臺上。

  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諸多任務小隊之人停下閑聊,目光不自覺看向前方的第一個石臺。

  那里盤坐著一個身形魁梧的光頭男子,身上靈力波動極為暴烈,仿佛一座將要噴發的火山似的。

  “那就是......這次兩尊甲等妖孽之一,陳先道?”

  人群之中,張景望著那道登上演法臺的高大身影,心中不由泛起一絲好奇。

  他聽說此人一直都在排名第一的蟠龍小隊的島嶼洞府中修行,所以從來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這下終于見到活的啦!

  當然,比起樣貌,張景更好奇的是對方修煉的上品修行法。

  臺上。

  傀儡身形一陣模糊,隨后陡然出現在陳先道身前。

  來了!

  張景心中一動,直接開啟心眼。

  只見陳先道身體瞬間挺直,竟驟然給人一種巨神撐天的怪異感覺,一道道灼熱似火的赤紅道紋覆蓋至全身。

  一拳揮出!

  以拳攻拳!

  傀儡竟然被陳先道一拳砸飛出去。

  “陳先道,通過。”

  劉師兄聲音響起。

  “我的天!張兄你看到了嗎?”

  季伯常失聲道,臉上的表情因為過度震驚而變形。

  “我看到了。”

  張景笑著回答道,眼眸中透著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

  他真的看到了!

  剛剛在心眼感知中,這個陳先道出手之時,拳上纏繞著一絲極為細微的未知道韻。

  透過那絲道韻,張景仿佛看到了一尊通體燃燒著赤紅色火焰的恐怖巨神。

  他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上品修行法與道韻有關!

  ps:感謝墨蹤無痕老板的打賞~~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