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四章 突破,煉氣二層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本次道院所有通過考核之弟子,限時半個時辰,速速來傳承閣前集合!”

  一道宏大道音驀地響起,以傳承閣為中心,飛速向四面浩蕩蔓延開來。

  各個小院,修煉室,乃至洞府之中。

  一雙雙眼睛陡然睜開,臉上的表情或興奮、或忐忑,或驚疑,不一而致。

  第七臨院。

  王教習坐于蒲團之上,雙目微闔。

  講法堂中不停回蕩著他的講道之聲。

  然而此刻,聲音戛然而止。。

  王教習眼神復雜地看了眼傳承閣所在方向,忍不住說道:“這么快?這一屆......天才太多了,也不知道張師弟現在修為如何了。以他的天賦,想必應該有希望進入前二十名吧~”

  回過神后。

  便見他目光從臺下四十余人臉上一掃而過,淡淡說道:

  “你等還有三天時間,三天后若是還不能將觀想法修行入門,便與我龍湖道院無緣,安心回去做一個凡人吧。”

  臺下眾人聞言紛紛露出絕望沮喪的表情,啜泣聲此起彼伏。

  ......

  ......

  修煉房內。

  伴隨著最后一粒蘊靈丹吞入腹中,張景臉上陡然升起一片潮紅。

  磅礴至極的靈氣如洪水般爆發。

  嘩啦啦——

  張景體內的虛幻大河流動越來越快,源源不斷地將靈氣煉化為漆黑靈力。

  一縷縷靈力在丹田之中彌漫,飛速涌動。

  仿佛下一刻就會沸騰。

  聚元靈光不停地收縮、綻放。光芒所過之處,靈力恢復安穩,但氣息卻變得越發沉重壓抑。

  某個瞬間。

  仿佛到達了極限。

  靈力轟然沸騰,而后又在強大的壓力下,開始一點點融匯。

  “煉氣二層!”

  張景臉上浮現出一抹激動,身上氣息陡然暴漲。

  隨后,深吸一口氣——

  他臉上的表情再度恢復平靜,繼續不急不躁地修煉五藏解引水元注。

  一直到丹田內的變化徹底完成,靈力恢復平穩,張景才慢慢睜開眼睛,細細地感受著煉氣二層的變化。

  靈力更加渾厚,波動更加強烈,靈識和身體同樣獲得了不小幅度的強化。

  為了驗證效果。

  張景控制靈識勾勒起凝冰化鋒術的法術道紋,靈力注入其中。

  只不消三五息時間,他手中便出現了一道不停顫鳴的鋒芒,駭人的鋒銳氣息直接透過皮膚,深入骨髓。

  果然!

  張景眼中閃過明悟之色。

  明明是相同的法術,可由于煉氣二層具備更強橫的靈識與靈力,所以表現出來的威力天差地別。

  看著手上的凝冰化鋒術,張景微微一笑,隨即喚出五法靈河。

  剎那間,便見一條較之前更加寬闊洶涌的靈河突兀出現,環繞在張景四周。河中五條模樣怪異的法術之魚正在暢快游動。

  心中一動。

  張景將手上的凝冰化鋒術緩緩送入靈河,轉瞬間便見其化作了一條體型明顯更大的法術之魚。

  “果然五法靈河的容量跟著修為提升了......可以填充八道法術了么?”

  心中一動,玉符緩緩浮現在眼前。

  看見上面有些凌亂的技能信息,張景不禁眉毛一挑:“看來得先將這些技能分個類,整理一番才行。”

  隨后,在他控制之下,玉符開始閃爍起來。

  不多時。

  法種:

  低階法種:心眼(不可提升)

  功法:

  五藏解引水元注·二級(71/400)

  技能特性:五法靈河(中級)

  純元納息觀想法·二級(161/300)

  技能特性:聚元靈光(低級)

  青雀攬氣訣·未入門(0/50)

  下品法術:

  凝冰化鋒術·三級(2/120)

  技能特性:鋒銳(低級)

  冰光咒·三級(8/120)

  技能特性:重光(低級)

  踏波御空術·一級(33/40)

  技能特性:寒息(低級)

  特殊:

  幽蛟吞虛道蘊·殘(不可提升)

  “學的法術技能還不少。”

  張景眼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此外——

  他單手從腰間儲物袋一抹。

  頓時,一柄包裹著幽黑靈光的飛劍出現在身前,隨后不停地在房間中穿梭,散發出陣陣凌厲氣息。

  這柄飛劍此刻的威勢,竟然還要遠勝于當初的黑衣男子。

  “修為提升后,飛劍操控起來果然更加得心應手,而且威力幾乎比得上有鋒銳特性加持的凝冰化鋒術了。”

  張景滿意地點點頭。

  這樣一來,他現在的常規對敵手段便能以法器為主。

  五法靈河則是作為輔助與改變局勢的手段來使用,根據不同情況在其中儲存不同類型的法術。

  二者相互結合,足以讓張景應對絕大多數情況。

  卻在這時。

  一道宏大道音驟然響徹耳旁。

  張景先是一怔,隨即馬上反應過來。

  “看來道院要公布這次的考核排名競爭方式了,算算時間,確實也差不多了。”

  他起身便向外走去。

  ......

  ......

  還未至傳承閣。

  張景便遠遠望見了這些佇立在廣場上的石柱,高大巍峨,光是看著便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等他來到傳承閣近前時,這種壓抑之感越發濃重。

  視線不自覺從石柱上移開。

  張景這才注意到,此時的傳承閣前已經擠滿了近百人,其中有男有女,面色稚嫩。而且遠處還有人源源不斷往這里趕來。

  而在外圍,則零零散散站著十數個身著青袍的外院弟子,好似在看熱鬧一般。

  “張兄,這邊。”

  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呼喊。

  張景循聲望去,卻發現是季伯常正在朝自己招手。

  “季兄你來的這么早?”

  張景輕步走到對方身旁,有些詫異地問道。

  “害,我就是剛好在這邊而已。對了,張兄,我有個好消息告訴你。”季伯常興奮地說道。

  “什么好消息?”

  “你不是因為道功抽成太高的原因,所以還沒有選擇加入任務小隊么?我在師姐那里磨了很久,終于讓她松口了。只要你這次考核排名能進入前二十,師姐便答應推薦你加入五色小隊,而且道功抽成可以降至半成。”

  “多謝季兄。”

  張景笑著說道,心中莫名有些感動。

  雖然這次自己的目標是考核排名前十,但這些季伯常又不知道。

  對方能在尚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到這種程度,實屬難得了。

  “對了,張兄,你到時候進入五色小隊后,千萬不要向別人提抽成的事情。”季伯常囑咐道。

  “好。”

  張景答應道。

  正在兩人說話時,聚集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沒人指揮,可人群卻是自發地分成了前后三部分,相互之間涇渭分明。

  此起彼伏的談論聲形成嘈雜的聲浪。

  “你們可清楚道院讓我們在這里集合,是為了什么嗎?”后面有人小聲言語道。

  “你知道?”

  “那是自然,”見有人問,說話之人語氣不自覺高亢起來:“看見站在最前方得二十九人了嗎?他們就是這次拿到乙等評定的那些天才!”

  “這和道院讓我們集合有什么關系?”

  “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那些乙等天才們,幾乎很少出現在我們眼前嗎?要知道他們和我們可是住在同一片區域的。”

  “嘶——還真是!”

  話音剛落,他們便感覺整個廣場忽然變得安靜。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向新出現在最前方的一男一女看去。

  甲等!妖孽!

  眾人心頭齊齊浮現出相同的詞語。

  望著那兩道身影,原本還一副看熱鬧模樣的那些外院弟子,此刻臉上同樣不自覺浮現出一抹認真。

  人群之中。

  張景同樣看向最前方的兩道身影,臉上表情古井無波,讓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兩個甲等妖孽啊......”

  季伯常眼神復雜,嘴唇一陣蠕動,卻又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下一刻,廣場上的安靜便被一道浩大聲音打破。

  “看來人都到齊了。”

  聲音響起的瞬間,便見兩道紫袍身影自石柱頂端緩緩飄落而下,最終停留在眾人上空。

  張景抬頭望去,隨后便覺得其中一道紫袍身影有些熟悉。

  那是......劉師兄?

  雖然對方換了衣服,但張景依然認了出來。

  只見劉師兄面色嚴肅道:

  “現在由我宣布本次龍湖道院考核第二階段內容。”

  “念及近年來,道院有不少師弟在執行鎮妖任務時身死道消,故我等傳承閣諸多內院一致決定,第二階段采用斗法切磋之形式,來確定本次考核最終排名。借以警示諸位,護道之心不可無。”

  “時間三日后,地點就在此處。”另外一位紫袍男子開口道:

  “排名獎勵,前十名每月五十道功,十至二十名每月二十道功,二十至三十名每月五道功,持續發放一年。”

  說罷,二人便化作兩道遁光,徑直進入傳承閣之中。

  廣場上先是一陣安靜。

  隨后。

  轟——

  聲音開始沸騰。

  站在后面的那些人,有的一臉茫然,有的面露絕望之色。

  “什么斗法?我都不會法術,怎么斗?”

  “我們都還沒有引氣入體,難道要拿拳頭上?”

  “為什么只說了前三十名的獎勵?后面的呢?”

  “就是沒獎勵咯......”

  “等等,你剛剛說那些乙等天才很少出現在我們面前,莫非和這個有關?”有人忽然想起剛剛聽到的話,驚訝地問道。

  “對啊,他們很早就知道了,所以為了競爭排名,都在閉關修行。”

  “這不公平!”

  “呵呵,你想怎么公平?那些獎勵根本就不是為我們準備的。據說那天外院很多任務小隊都會到場,我們參加的目的是盡可能表現得好一點,爭取引起某個任務小隊的注意。”

  ......

  另一邊。

  “沒想到竟然還是斗法,這下子就得硬拼修為和法術,還有法器了。”季伯常聞言有些無奈地說道。

  “季兄,不管哪一種方式,最后拼的不都是這些么?只不過斗法更直接而已。”

  張景神色淡然地說道。

  這對已經突破至煉氣二層,攻防法器皆備,而且還有五法靈河的他來說,算是一個好消息。

  “唉~張兄你說得對,還有三天,希望能突破至煉氣二層吧。”

  季伯常嘆息一聲,隨后便告辭道:“張兄,我先回去修煉了,先行告辭。”

  “告辭。”

  說完,張景同樣往回走去。

  與此同時。

  永安城,張記藥鋪。

  “快一個月了,景兒還從未離開我們這么久過。唉~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那里的飯食吃得慣嗎,床睡起來習不習慣,會不會受欺負?”

  張母一邊抹著淚,一邊說道。

  旁邊的張父聞言將張母拉入懷中,安慰道:“娘子,莫要再擔心了,景兒他已經長大了。”

  “怎么能不擔心?”、

  說話間。

  篤篤——

  藥鋪大門被敲響。

  “來了。”張父應和一聲,隨即快步跑去開門。

  張母也急忙用袖口將臉上眼淚擦拭干凈。

  “張郎中,我們東家遣我來問你一句,你們什么時候可以搬走?”

  “實在是抱歉,我們家景兒還有三五天就回來了,等他回來后我們一定馬上搬走。”

  張母走出去,便見到張父對著一個錦袍中年男子恭敬地說著什么。

  聞言,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張郎中,希望你能說話算數,只待貴公子一回來就搬走。我們東家很著急。”

  “知道了,您放心。”

  見此,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轉頭走出藥鋪。

  在他身后,張父和張母相互對視一眼,不禁松了一口氣。

  沒過一會兒。

  隔壁劉掌柜悄悄走了進來,迎著張父目光,嘆息道:

  “唉,張郎中,他們又來催你了?”

  “是啊。”張父無奈點點頭。

  “奶奶的,他們也催我了,要不是張郎中你一直拖著,咱們這幾家估計早就被趕走了。”

  “要不是那個百藥閣東家認識仙長,實在是惹不起的話,他娘的這么點銀子就想買我的鋪子,做他的春秋大夢去!”

  劉掌柜罵罵咧咧道。

  “好了劉掌柜,當心禍從口出啊。”張父笑著寬慰道。

  “對了,張郎中,你家張景到底去哪兒了,這都整整一月未歸了?”

  張父想要說些什么,卻被張母示意了個眼神。

  隨后便聽張母笑著說道:“劉掌柜,我家張景去鄰郡訪親,就快回來了。”

  “原來如此。”

  等劉掌柜走后,張父這才疑問道:

  “娘子,為什么你——”

  “夫君你糊涂啊,你就這么跟他們說,那等景兒回來后他們必然會問東問西。這不是在刺激景兒嗎?”

  張母白了張父一眼。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還是娘子想得周到!”張父恍然大悟道。

  ps:感謝墨蹤無痕、感謝兩位老板的打賞QAQ~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