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一波暴富,考核將至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砰——

  藏在樹后的黑衣男子冰冷的尸體重重砸在地上,眉心結著一層冰霜,而且還在如樹根一般向脖子蔓延。

  張景怔怔地望著地上散布的幾具尸體,心緒復雜。

  當確定自己能通過龍湖道院考核之時,他便知道會有這么一天。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這一天會來得這么早。

  而且......這就完了?

  方才看對方的人數以及陣仗,張景還想著可能要纏斗許久呢。

  然而這場斗法,從對方祭出法器飛劍,再到他用出雙重加持的凝冰化鋒術反殺,中間的過程雖然復雜,可實際耗時沒有超過十息。

  “這種飛針法器的還真是出其不意,威力更是不弱,還好我提前在五法靈河之中儲存了三道冰光咒。”

  張景彎腰撿起掉在面前的飛針法器,有些后怕地說道。

  剛才飛針法器速度之快,險些讓他沒有反應過來。

  也幸虧張景昨天在將冰光咒修煉入門之后,就果斷將靈河中的那道沒有加持幽蛟吞虛道韻的凝冰化鋒術,用冰光咒替換掉。

  而張景之所以會做出這種決定,便是因為冰光咒升級到一級的時候,出現的技能特性重光。

  重光特性的存在,讓他身上的冰光咒可以相互疊加,宛若一體。

  這樣一來,在單個冰光咒防御能力確定的情況下,冰光咒層數越多,防御力便越可怕。

  張景不由回憶起剛剛的經歷。

  “不行,不行,靈河中儲存三道冰光咒還是太少了,干脆直接換成四道算了,只留下一道攜帶幽蛟吞虛道韻的凝冰化鋒術作為出其不意的攻擊手段即可。反正從剛才的戰斗來看,一道差不多也足夠了。”

  正當沉思之際。

  一道虛弱至極的聲音引起了張景的注意。

  他循聲望去,發現正是躺在地上的那個老者。對方此刻正奮力掙扎著爬到一具黑衣男子尸體上,顫巍巍的手伸進懷中,似乎在搜尋著什么。

  等等,這個老者似乎有點眼熟啊。

  張景忽的想起來,這不就是他初入坊市的時候,從自己身旁走過去的那個老人嘛。

  當時他還感覺對方根基不穩,靈力不純,修為必定不得寸進。

  現在看來,果然一語成讖。

  “這位......公子,”老者似乎找到了什么,急忙轉過頭看向張景,央求道:“老朽能不能和您做一個交易?”

  “老人家先說說看。”

  張景笑道。

  聞言,老者臉上如回光返照般恢復了紅潤,希冀道:“老朽這里有一部極其珍貴的修行傳承,即刻贈與公子,只求公子您能幫我那可憐孫兒擇一行善之家,讓他活下去。”

  說完,老者便用盡最后力氣,將手中傳承向張景扔來。

  他沒有任何藏的想法。

  因為老者心里明白,無論眼前這個年輕人怎么選,這部傳承最后都會到對方手上。

  他現在只能賭張景心中的善意。

  “珍貴修行傳承?”

  張景臉上露出一抹詫異,輕松接住,隨后當著老者面將布包打開。

  里面赫然是一枚玉簡。

  他將靈識向玉簡內探去,下一刻便獲得了這門傳承的相關信息——下品修行法青雀攬氣訣。

  趁著張景察看時,老者狠狠喘息了幾口,接著說道:

  “這位公子,作為修行之人,想必您也知道這部法門的珍貴之處。若是能有機會將其贈與道院,說不得便能借此進入其中修行。被您斬殺的四人便是覬覦這門傳承,才一路追殺我們爺孫至此。”

  “小老兒用它來換您一次微不足道的出手,您看可否?”

  “這部傳承,真的很珍貴?”

  聞言,張景臉上浮現出一抹怪異之色,幽幽問道。

  “自然!消息若是泄漏,便足以引來無數修士覬覦拼命。”

  張景頓時沉默。

  這時他才徹底明白過來,散修和道院弟子之間的巨大差別。

  一部下品傳承,在諸多道院弟子之中,雖不說人人都有,可也并不罕見。

  而且道院弟子還能根據法門契合度,挑選最適合自己的傳承。

  至于散修——

  張景搖了搖頭。

  這門下品修行法青雀攬氣訣于自己而言,確實沒什么用。

  法門契合度如何尚不清楚,再加上品級低下的緣故,強行修煉只會浪費自己時間,反而影響五藏解引水元注的修煉進度。

  得不償失。

  只是話雖如此,張景還是將法門內容全部烙印在心中。

  直到看見玉符上出現技能顯示之后,方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可以不修行,但不能沒有。

  反正玉符現在也不存在技能數量限制。

  “等考核徹底結束后,就去找劉師兄問一問吧,看看能否把這部青雀攬氣訣換成道功,或者別的什么傳承。”

  張景心中暗道。

  “老人家,不若......”

  張景看向地上的老者,卻發現對方此刻已經失去了生息,身體保持著看向自己的姿勢,臉上寫滿了期盼。

  只是——

  對于眼前這個老人死前唯一的請求,張景真的無能為力。

  因為那個小男孩早已經死了。

  至于為何同為修行之人的老者沒有發現。

  張景猜測,可能是因為瀕死導致感應遲鈍的原因,又或者是對方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接受現實罷了。

  唉——

  張景微微一聲嘆息。

  隨后便迫不及待地開始了一項在仙道世界經久不衰的熱門運動。

  “這柄法器飛劍雖然破舊了點,但還算是完好,收起來收起來。”

  “銀子?修行者還需要帶銀子么?拿走。”

  “這兩把刀好像不是法器啊,不過倒是鋒利異常啊,先收起來再說。”

  “嗯?這是......”張景動作忽然停滯,目光緊緊鎖定在黑衣男子腰間的一個淺灰色獸皮袋上,略有些遲疑地說道:“儲物袋?!”

  這個東西,他可是見過好幾次了。

  只見張景一把將獸皮袋從對方腰間取下,靈識頓時探入其中。

  沒有想象中的阻力。

  一個約莫五尺見方的空間,頓時出現在他感知之中。

  里面東西不多,只有一些衣物,一個小布袋,以及一個看起來十分精致的玉盒,還有一些金銀,加起來差不多占據了儲物袋三分之一的空間。

  “果然是儲物袋!”

  張景臉上不由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探進去的靈識接觸到里面物品的瞬間,一種特殊感覺便出現在張景心中,似乎只要自己一個念頭,便能將其從儲物袋中取出。

  原來如此!

  張景眼中閃過一絲恍然。

  下一刻,儲物袋中衣物突兀出現在他手中。

  卻在這時。

  一道破空聲突然響起,而且愈發臨近。

  張景臉色微變,動作飛快地將剛才收集的戰利品放入儲物袋之中,而后站起身,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是一只法器飛舟!

  上面站著兩個青衣修士,正在飛速向自己逼近。

  “看裝扮好像是道院的師兄,難道是坊市的執法修士?”

  張景心中一動。

  不待有所反應,只用了不到三息時間,這只飛舟便停在張景身前。

  兩個青衣男子飄然而下。

  其中個頭稍矮的男子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六具尸體,隨后將冰冷目光投向張景,十分不客氣地說道:“這幾個人是你殺死的?難道不知道坊市范圍內禁止動手嗎?”

  這時。

  個頭稍高一些的青衣男子像是察覺到什么似的,突然走到張景面前,笑著問道:

  “你應該是這一屆剛進入道院的師弟吧?”

  “不錯,見過師兄。”

  張景點點頭,回答道。

  “既然是師弟,那便沒事了。不過師弟,這幾具尸體是什么情況,你若是知道的話,還請告知我一下。”

聞言,張景先是思索了一陣,隨后回答道  “師兄,是這樣的。我回道院路過這里的時候,恰巧撞見這四個黑衣男子正對這個老人和男孩動手。發現我之后,他們又不分青紅皂白地朝我出手。”

  張景聳了聳肩,攤手道:

  “所以為了自保,我只能出手了。”

  “原來如此!”高個頭青衣男子聞言恍然地點點頭,隨后笑著讓開道路,直接說道:“既然這樣,那師弟你就先回道院吧,這里交給師兄就好。”

  “多謝師兄。”

  張景拱了拱手,同樣笑著回應道。

  “哪里哪里,職責所在而已。”高個頭青衣男子擺擺手道。

  話音落下。

  張景回頭掃了一眼,確定沒有落下任何東西后,便向著道院方向匆匆走去。

  原地。

  一直到張景身影消失在視線中。

  矮個頭男子才忍不住疑惑地問道:“師兄,就這么讓他走了?這不合流程吧,而且你怎么就確定他說的是真的?”

  “我不確定。”高個頭青衣男子答道。

  “那你——”

  矮個頭男子欲言又止。

  看到師弟這般表現,高個頭男子不禁失望地搖搖頭,反問道:

  “師兄問你,剛才那位是不是這一屆剛進入道院的師弟?”

  “才煉氣一層,靈力波動竟然這般純厚,修煉是應該是中品法門,再觀其年齡,必然是道院這一屆的新弟子了。”

  “既然如此,那他所言是真是假還重要嗎?”

  高個頭男子意味深長地說道。

  “師兄你到底什么意思?”矮個頭男子似乎仍然有些不解。

  “蠢笨!愚不可及!”高個頭男子呵斥道:“師弟你別忘了,算算時間,他們參加考核才還不到半個月。”

  他指了指地上的尸體,感嘆道:

  “剛修行半個月,便能以一敵四,越級擊殺四個煉氣二層修士......這得需要多高的天賦!他若說謊,那豈不是更恐怖?”

  “對于這種幾乎注定進入內院的存在,你得罪他干什么?”

  “感謝師兄教誨,師弟受教了!”

  “好了師弟,去把現場整理一下吧。”

  ......

  ......

  “呼~總算是整理出來了!”

  房間中,張景長吁一口氣,看著桌子上分類擺好的戰利品,臉上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首先是那兩件法器:飛劍和飛針。

  經過一番仔細檢查,他欣喜地發現那柄飛劍內部禁制竟然十分完好,靈力紋路絲毫未損。這就相當于自己白撿一柄法器飛劍。

  可惜法器飛針內部禁制被毀掉了,無法使用。

  張景索性將其直接丟進儲物袋中。

  除此之外,他還從儲物袋中以及幾個人身上,找到了一些靈石,加起來有四十七枚,算是讓自己小靈石庫再度充盈起來。

  而那個被黑衣男子鄭重放在玉盒內的東西,則是三張下品符箓。

  考核結束后就想辦法賣掉。

  至于為什么不留著使用——主要是張景覺得這玩意兒沒有他的五法靈河來得方便和靠譜。

  一番盤點過后。

  張景驚訝地發現,連帶儲物袋和法器飛劍等等在內,這一波被迫出手的收益估計直接超過兩百枚靈石。

  直接一波暴富了。

  而這一切,都要仰仗于那四個黑衣男子的慷慨解囊。

  稍微緩了一會兒后。

  張景緊接著便去到修煉室之中。

  距離這次考核完成的日期越來越近,這也就意味著確定最終排名的方式快要揭曉了。

  他心中莫名多了一絲緊迫感,只能抓緊一切時間來修煉。

  ......

  ......

  時間悄然流逝。

  隨著那些獲得了丙等評定以及丁等評定的人陸續到來,傳承閣以及附近區域漸漸熱鬧了起來。

  一日上午。

  兩道明亮遁光忽然自傳承閣閃爍而出。

  遁光停留在傳承閣前方巨大廣場的正上空,轉瞬間便化作兩個身著紫衣的男子,氣質若仙,凌步半空,向外散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氣勢。

  “來了來了,看來這次新入院弟子角逐考核排名的方式確定了。”

  看到這一幕,下方幾個身穿青袍的外院弟子興奮地說道。

  “嘖嘖,今年有意思了,據說乙等天才便足有二十九人,還有兩尊甲等妖孽。而且一些丙等天才亦是不錯,未嘗沒有奮力搏一把的沖動。”

  “誰說不是呢?前十名每月五十道功,這是什么概念?我們辛辛苦苦做任務,和外面那些妖魔廝殺,結果一年到頭賺的那點道功,還不如人家兩個月的獎勵!道院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有人語氣發酸地說道。

  “酸什么,誰讓你當初沒有擠進考核前十名。”

  而在此時。

  只見上方其中一個紫袍男子輕輕一揮手。

  轟隆隆——

  廣場劇烈顫抖。

  一根根巨大石柱開始拔地而起,直插云霄。

  ps:今天更的比較匆忙,章節發布之后狗作者還在閱讀精修,所以有的老板看的時候可能會看到一些小錯誤,破壞了閱讀體驗,望見諒!

  另:感謝千月hhj、墨蹤無痕、北游Kiss再南歸三位老板的打賞,筆芯兒~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