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二章 五法靈河,人生第一次斗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嘩嘩——

  幽靜修煉室內,洶涌澎湃的波濤之音連綿不絕。

  大量靈氣自腹內的蘊靈丹中爆發而出,轉瞬間便環繞連接張景五臟六腑的虛幻大河盡數吞噬,化作一縷縷漆黑如墨的靈力,匯入丹田。

  與此同時,修煉室內彌漫著的濃郁靈氣也被張景鯨吞入體內。

  修為開始以極快速度上漲。

  時間緩緩流逝。

  “怪不得......之前那個連山小隊的師兄說,如果我沒有資源,可能在這次考核排名中連前二十都可能爭不了。”

  張景睜開眼睛,漆黑瞳孔之中閃過一絲明悟。

  親身體驗過后,他也就明白了對方意思。

  在修行之中,有靈丹和沒有靈丹,就是兩碼事,相互之間天差地別。

  不過對方不知道的是,這個差距,張景憑借殘缺的幽蛟吞虛道韻以及契合度極高的五藏解引水元注,倒是可以勉強追趕上。

  更不用說現在了......

  張景笑著從蒲團上站起身,稍微活動了一番筋骨,隨后便向外走去。

  今天租借高級修煉室的目的可不僅僅是這個。

  時間還是得抓緊啊!

  腳步輕抬的同時,循著張景心意,玉符開始緩緩浮現。

  視線從上面一掃而過。

  下品法術:凝冰化鋒術·一級(2/40)

  技能特性:鋒銳(低級)

  今天一早,張景便發現自己唯一會使用的凝冰化鋒術,竟然不聲不響地出現在玉符的技能列表之上。

  而且甫一出現便直接跳過‘未入門’階段,直接來到一級,出現了鋒銳特性。

  張景猜測,這可能是自己之前用靈識練習過的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也有可能是玉符技能熟練的效果。

  反正他當現在再度回憶起凝冰化鋒術的法術道紋時,純熟程度要比昨天高了一大截。

  深吸一口氣——

  張景抬起頭,看向前方不遠處的青銅人形標靶。

  靈識熟絡地開始勾勒凝冰化鋒術的復雜法術道文,丹田內充沛靈力隨之被調動,填充進入道紋之中。

  四五息過后。

  一道熟悉的半月形鋒芒出現在張景指尖,凝實無比,吞吐著幽幽寒光。

  這次有鋒芒特性加持的凝冰化鋒術,和昨天第一次使用時相比,攜帶著的鋒芒寒意何止強盛了一倍?

  僅僅只是看著,便叫人寒毛倒立。

  這讓張景不禁想起昨晚那一道攜帶幽蛟吞虛道韻的凝冰化鋒術,差點沒把自己的小院都給拆了。

  搖了搖頭。

  張景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青銅靶上。

  只見他指尖在空中輕輕一點,凝冰化鋒術隨之化作一道閃爍光影,瞬息間便掠出七八丈,狠狠斬在青銅靶上。

  低沉撞擊聲陡然炸響,在房間之中不停回蕩著。

  踏踏——

  張景連忙走上前去察看。

  只見青銅靶被切開了一道狹長口子,里面結滿了白色寒霜。但隨后,在他驚訝的目光中,青銅靶又開始緩緩愈合。

  與此同時。

  一道靈光從青銅靶底座升起,一路向上蔓延。

  最終,這道靈光停留在了第二格刻度的中間偏上的位置,已經提前了解過的張景,自然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法術攻擊強度竟然達到了普通煉氣二層修士全力出手的程度么?而且在煉氣二層中,也算是中等偏上了。”

  張景心中有些欣喜。

  這個結果已經超出他的預料了,畢竟自己只不過昨天才踏入煉氣境,成為一名光榮的煉氣一層修士罷了。

  不多時。

  看著已經恢復如初的青銅靶。

  張景有心想要接著測試一番,凝冰化鋒術在特性鋒銳和幽蛟吞虛道韻雙重加持下,到底有多強。但轉念一想后,便放棄了這個打算。

  鬼知道這青銅靶有沒有記錄功能。

  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算了吧。

  反正對此張景心里也有數,雙重加持下的凝冰化鋒術,威力肯定來到了煉氣三層。

  至于具體在那個階段就不清楚了。

  “那么接下來——”

  張景不自覺看向玉符。

  五藏解引水元注·一級(16/150)

  技能特性:五法靈河(中級)

  “五法靈河?”

  張景小聲念叨著這個奇怪的名字,同時回憶起這個技能特性的相關信息。

  五法者,五行之法,五行之屬;靈即是指河名,又有法術之意。

  法術化魚,游于長河,覆繞周身。

  至于是哪一條河——

  仿若福至心靈一般,張景心中念頭一動,下一刻便有涓涓流水聲響起,環繞四面。

  一條仿若投影般的大河,頓時出現在張景周圍。

  這是一條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河流,即靈河。

  張景面色嚴肅。

  只見他熟練地使出自己當前唯一學會的凝冰化鋒術,而后動作緩慢地將其送入靈河之中。

  霎時間。

  凝冰化鋒術光芒一閃,頓時化作一條形似刀鋒的小魚,在靈河中暢快游動。

  一股莫名聯系出現在張景和這條小魚之間。

  仿佛只要他想,這條魚便能隨時從靈河之中跳出,化作奪命的森幽鋒芒。

  “目前靈河受限于我的修為,只能容納五條法術之魚。”

  張景目光一閃,隨即想到:

  “也就相當于我多了五道可以隨時隨地使用的法術,聽起來似乎沒什么,然而放在實際中——應該很可怕。而且隨著修為提升,靈河中容納法術之魚的數量也會增加。”

  或許在不遠的將來。

  他張某人冷不丁一個手抖,直接送敵人一個萬法洪流大禮包,然后再問他們感不感動?

  想到這里,張景嘴角不由勾起一絲笑意,旋即又低頭思索起來。

  靈河當前僅僅只能容納五道法術,這就意味不能亂選。

  首先是雙重加持的凝冰化鋒術,肯定要在靈河中放兩個,作為遇到危險時的底牌。

  然后就是普通的攜帶了鋒銳的凝冰化鋒術,象征性地放一個吧......

  至于另外兩個空位,張景果斷想到了五藏解引水元注傳承中的一個下品防御法術——冰光咒。

  當前,前提是他得先將冰光咒修煉入門才行。

  估算了一下時間。

  或許還來得及。

  想到這里,張景便再度回到里面小修煉室之中。

  ......

  ......

  翌日。

  張景面無表情地從妙丹閣中走出,轉過身便消失在來往人潮之中。

  這次他一口氣足足買了五粒蘊靈丹。

  按照聚元靈光剝離丹田內雜質的速度,在不影響靈力精純的前提下,這五粒蘊靈丹足夠他在道院考核期間的修行所需了。

  還有近二十天。

  好好把握的話,或許有機會突破至煉氣二層。

  想到這里,張景腳步不由更快了。

  要趕緊回去修煉。

  一點一滴的時間都不能浪費。

  然而下一刻,張景就忽然記起來,回去之后自己的首要任務壓根就不是修煉,而是——補墻!

  ......

  ......

  龍澤坊市外圍,一條林蔭小道上。

  兩撥人正在對峙,一股肅殺的氣氛彌漫四周。

  準確地說,是四個黑衣男子,正在和一個七旬老者對峙。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手里抓著一個男孩,身形緩緩后退,而另外三個男子則是不斷向老者逼近。

  “史老頭,傳承在哪里?再不拿出來,你孫子可就沒命了。”

  單手提著男孩的黑衣男子語氣冰冷地問道。

  老者聞言雙目赤紅,咬著牙恨聲道:

  “許老大,就為了一份傳承,你們兄弟四個苦苦追殺我們爺孫三千里不算,甚至還敢偷偷跑進龍澤坊市動手,不想活了?道院若是追究起來,你許家有幾條命夠往里填的?”

  “莫要廢話,你比我更加明白這份傳承的重要。至于道院追究......關你什么事兒?就問你一句,交還是不交?”

  “哼哼,”老者冷笑一聲,“我還不知道你們?實話跟你說吧,傳承我放在坊市某個角落了。許老大,你只要敢動我孫兒一根汗毛,我保證你們這輩子都找不到那部傳承。”

  聲音落下。

  被喚作‘許老大’的黑衣人,臉上頓時浮現出冰冷笑容,抓住男孩的手開始緩緩用力。

  一道凄厲的哭喊聲響起:“爺爺——”

  “史老頭,現在我動你孫子了,你又待如何?千萬別說什么找不到傳承之類的話,你知道我很脆弱的,禁不起這么大的打擊。”

  說話間,男孩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姓許的,你——”

  老者渾身顫抖地看向正在不斷慘叫的孫兒,最終像是所有力氣都被抽干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求饒道:

  “你快住手!傳承我給你便是了。但我有一個要求——”

  老者直勾勾地盯著許老大,決然地說道。

  “說說看~”

  許老大放開手,男孩身體‘砰’的一聲砸到地上。

  “我今天是活不成了,可明兒還小,他不能就這么死在這里。你們發誓不殺他,還要找一家愿意收養他的人。”

  “我發誓!”許老大點點頭。

  “還有你們三個!”

  老者又看向另外三個黑衣男子。

  ......

  最終。

  在四個黑衣男子期待的目光下,瞳孔開始渙散的老者費力地將手伸進胸前口袋,氣息微弱地說道:“記住,你......你們發.......發過誓的。”

  “娘的,原來還真被史老頭你藏在身上了,老子發誓發早了。”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一把從老者手中搶過傳承,頗有些郁悶地說道。

  而就在這時。

  一道周身蕩漾著靈力的年輕身影忽然出現在四人視野內,速度奇快無比。

  雙方視線交匯。

  四個黑衣男子面色齊齊一變。

  “老大,怎么辦?要不咱們快跑吧?”

  “跑?我們四個氣息已經留在這里了,坊市的執法修士一旦沿氣息追查,你覺得我們能跑得掉?”

  “他們可是有飛行法器的!”

  “那老大你說怎么辦?”

  “這人好像只有煉氣一層,而我們四個都是煉氣二層,怕什么?快速干掉他,然后再將現場清理干凈,保證坊市執法修士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氣息!”

  “好!”

  電光火石之間,許老大便已經做好了完備計劃。

  “老三,待會兒打起來的時候,你注意隱藏自己,趁這人注意力被我們吸引的時候,再放出法器飛針,務必做到一擊斃命!”

  “老二老四,等會兒我會催動法器飛劍主攻,你們兩個負責在旁邊策應偷襲。”

  “記住,以最快的速度干掉他!”

  “明白了,老大!”X3

  ......

  ......

  “三位,我說我只是一個無辜的路人,你們信么?”

  張景停下腳步,目光掃向漸漸向自己逼近的三個黑衣人,微笑著說道。

  “道友,對不住了。”

  許老大盯著張景,手中法器飛劍升起,透著一絲危險氣息。

  “所以沒得商量咯。”

  張景臉上笑容陡然消失。

  一條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靈河憑空浮現,河水中暢然游動的五條怪異小魚,忽然間變得蠢蠢欲動。

  其中有兩條小魚形似刀鋒,身上隱隱閃爍著一抹幽暗。

  剩余三條小魚通體宛若冰雕,身形厚重。

  下品法術:冰光咒·一級(3/40)

  技能特性:重光(低級)

  下一刻。

  只見三條冰雕小魚驟然躍出水面,化作三層冰藍色護體靈光,將張景緊緊包裹。

  這三層冰藍色靈光,相互之間竟隱隱連通重合,形成一個整體,透著一絲厚重。

  畢竟是第一次斗法,張景覺得這樣還不保險。

  他又催動剛剛煉化的下品法器水云盾,擋在自己身前。

  對了,還有心眼法種!

  心眼緩緩睜開。

  霎時間,周圍環境中的一舉一動盡數被映射到張景心中、

  “你在這里?”

  張景目光頓時掃過一個已經繞到旁邊樹后的一個黑衣男子。

  卻在此時。

  凄厲的破空聲驀地響起、

  張景轉過頭。

  視線中,一柄飛劍攜帶著凌厲氣勢,徑直向他斬來。

  他眉毛一挑,水云盾旋即閃爍而過,在攻擊臨身的前一剎那,橫在飛劍正前方。

  飛劍被彈開。

  而對面,許老大似乎并不意外,只是控制著飛劍,連續不斷地攻擊著張景。

  另外一邊,兩個黑衣人已經沖到張景身側。

  手中長刀同時高舉,用力劈下。

  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充滿暴戾氣息的一刀砍在張景的護體靈光之上,竟讓其連微微搖晃一絲都做不到。

  反倒是他們被震得手臂發麻。

  揮刀男子臉上頓時露出如見鬼一般的表情。

  怎么可能?!

  區區一個煉氣一層修士,護身法術怎么這么硬?

  “老二老四快退!”許老大發出一聲凄厲呼喊。

  眼見自己三人聯手的攻擊,竟然連對方防御手段都破不開,甚至還有種雞蛋碰石頭的感覺,許老大瞬間反應過來,他們這是碰到了一個喜歡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此人絕對不止煉氣一層!

  一顆心頓時被濃濃的悔恨之意所包圍。

  但此刻想什么都已經無濟于事。

  許老大不由看向老三,寄希望于對方的飛針法器能夠偷襲建功。

  等他再回過頭時。

  一道令人遍體生寒的幽黑色鋒芒驀地闖進視線,越來越大,仿佛一條張牙舞爪的蛟龍。

  好冷!冷的他都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了。

  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昏暗。

  許老大最后見到的畫面,是自家老三的飛針法器,在艱難突破那人最外層的護體靈光后,便后繼無力地掉在了地上。

  老三也完啦!大家都完啦!

  失去意識的前一瞬,許老大心中突然閃出一個念頭:

  “或許,我們兄弟四個就不該來龍澤坊市?要不然何至于遇到這么一個變態?他到底在身上套了幾層護體靈光?”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