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突破煉氣境,初試法術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距離小院越來越近。

  季伯常走在前面,貓著腰,躡著腳步,一副生怕把武鳴元驚跑了的樣子。

  張景則是滿臉黑線地跟在對方后面。

  這家伙兒怕不是真的平日里話本看多了,導致入戲太深,不然也不會做出這種常人難以理解的舉動。

  話說回來。

  季伯常到底是怎么一進來,就找到一個富有的師姐雙修的?

  張景真的很難想象。

  莫非真有一見鐘情?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啊,大家都是修行者,不說長生有望,至少也要比凡人活得久。

  道侶一事,怎么看都要慎重些才是。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正當張景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季伯常小聲的提醒,連帶著腳步也停了下來。

  “張兄,你聽?”

  季伯常指了指前方的小院,臉上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仿佛窺見了一幕大戲似的。

  聽什么?!

  張景先是一愣,旋即不自覺豎起耳朵,屏住呼吸,跟著聽了起來。

  雖然不比季伯常已經踏入煉氣境,超凡脫俗,可這段時間以來,張景身體不斷蛻變,聽覺已然遠超凡人。

  自然能捕捉到風中傳來的細微聲音。

  ......

  “靈蕓,真的沒可能么?”

  話音中帶著一絲希冀。

  張景一聽這聲音,便知道是武鳴元。

  還未等他多想。

  緊接著便又聽見一道柔和婉轉中帶著些許媚意的聲音。聲音很好聽,可里面卻滿是決絕之意。

  “世兄,你是個好人,但這般話語休要再說,我怕陳師兄誤會。”

  “陳師兄......他是誰?”武鳴元眼神中寫滿了不甘心。

  “武兄,楚仙子指的是陳先道師兄,此次考核中唯二的甲等妖孽之一。”另一個聲音突兀響起,解釋道。

  “他?!那也難怪靈蕓會有此選擇。”

  “你誤會了,陳先道師兄一心只有大道,壓根就不認識——”

  “誒——鄧安你說這個干什么?”

  楚靈蕓有些羞惱的聲音瞬間響起。

  房間內先是一陣沉默,隨后便是一聲認命般的嘆息。

  “我明白了,靈蕓,你是想要追趕上他的腳步......我這里正好還有家中送來的靈丹和靈石,或許能有一點點幫助。”

  聽到這里。

  外面的張景和季伯常相互看了看,俱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無語。

  等等,靈石?!

  他們驀地反應過來,急忙拔腿向小院跑去。

  武鳴元這家伙慷慨歸慷慨,可千萬別把靈石全部送出去啊,至少......把屬于他們二人的五十枚靈石賭注留下。

  不多時。

  會客房內。

  楚靈蕓和季伯常一左一右,坐在最上方,表情淡然。

  張景和鄧元坐在下方次位,相對而視。

  武鳴元則是坐在最下方,表情中帶著幾分悲傷,以及......一絲尷尬。

  許是門沒關的原因。

  一道冷風驀地吹進來,打破了房間中的寂靜。

  武鳴元不由打了個寒顫。

  奇哉怪哉,為何今日的風,這般寒意深深?

  “武兄,”坐在上方的季伯常放下茶杯,看向最下方的武鳴元,直接開口問道:“你是不是忘記了什么?比如某個賭注?”

  聞言,武鳴元只覺得吹進來的風更冷了。

  猶豫片刻。

  便見他徑直從座位中站了起來,單手掏出來一個小布袋,送到季伯常桌子上。

  “季兄說笑了,鳴元哪里敢忘記?我早已經準備好了,只是近日繁忙,這才有所耽擱。”

  “武兄果然誠信!”

  季伯常將桌子上的小袋子放在手上掂了掂,隨后笑著說道。

  看到季伯常如此不客氣的舉動。

  武鳴元臉上先是涌起一絲惱怒,但一想到此刻自己與對方之間的差別,惱怒便又被他生生吞回肚子里。

  “多謝季兄夸獎。”

  說完,武鳴元又從袖口掏出一個相同樣式的小袋子,放到張景身旁桌子上。

  迎著張景錯愕的目光,他歉意地說道:

  “張兄,之前年少氣盛,這才用你考核之事打賭,實在是抱歉萬分。一點靈石作為賠禮,還望張景莫要怪罪。”

  說這話的時候,武鳴元心里一陣憋屈。

  只不過他也知道,不這樣做肯定是不行的。

  張景身為乙等天才,考核結束之后,大概率能進入排名前三十的任務小隊,自己還是盡量不要得罪的好。

  看到武鳴元臉上不停閃爍著的表情。

  張景自然能猜出對方一些心思,或許是暗恨,也可能有憋屈不服,但那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并不在乎。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

  只見張景并沒有看桌子上的靈石,而是笑著對武鳴元點點頭:“武兄有心了,不過一些玩笑話而已,無傷大雅。”

  聞言,又瞧見張景的舉動,武鳴元頓時感激地說道:

  “多謝張兄諒解。”

  說罷,他又偷偷瞥向季伯常,只覺得對方愈發丑惡不堪。

  等到武鳴元再度回到座位之后。

  楚靈蕓眸光一動,站起身來:“今日卻是沒想到咱們第七臨院的同道,竟然又匯聚一堂了,或許這便是天意吧。”

  張景和季伯常同時抬頭,等待著對方下文。

  “首先,靈蕓要恭喜張兄了,竟憑借天賦硬生生拿到乙等評定,真可謂是非同凡響,著實讓靈蕓佩服。”

  “楚仙子客氣了。”

  張景臉上微微一笑,暗里卻是將一顆心提了起來。

  “敢問張兄,可有加入哪個任務小隊?”

  “并沒有。”

  楚靈蕓心中一喜,當即說道:“可能張兄不知,靈蕓有一族兄,煉氣境中期修為,目前就在外院排名第十九的連山小隊。張兄不若加入連山小隊,就如靈蕓和鄧兄一般?”

  “我等畢竟來自同一州,相互之間正好照應,而且還有我族兄關照,修行之路定然平坦得多。”

  話音落下。

  張景徑直迎向楚靈蕓期待的目光,一直看得對方有些發毛,這才笑著問道:

  “請問楚仙子,我若加入連山小隊,將來是否依舊要繳納所獲取道功的三成?”

  “張兄,那是自然,每個人都一樣,誰都逃不掉的。”楚靈蕓掩嘴一笑。

  說罷,她在心里補充道:當然,除了我之外!

  “是啊,張兄,三成道功沒有多少的,修行如梭,五年時間忍一忍就過去了。連山小隊可是排名第十九的任務小隊,若不是靈蕓居中斡旋,我們恐怕還得不到這個機會。”

  對面的鄧安站起來勸說道:

  “再過三五天,我就能突破至煉氣境了。張兄,你若是再猶豫下去,修為可就被我們徹底甩在后面了。”

  “多謝二位一片心意,讓我再考慮考慮吧。”張景婉拒道。

  話音落下。

  楚靈蕓二人還想繼續說些什么,卻被季伯常直接打斷:“抱歉了三位,我和張兄還有事情,就先行一步了。”

  他沖著張景眨了眨眼睛。

  張景會意,同樣起身告辭。

  很快,會客房之中便只剩下三人。

  “張兄到底還是凡人出身,目光短淺了些。他光看到任務小隊收取的三成道功,卻沒能意識到,三成道功換來的可是小隊的庇護與培養,這遠不是區區三成道功能夠衡量的。”

  鄧安幽幽嘆息道。

  “算了,隨他去吧。”楚靈蕓平靜地說道:“我們已經仁至義盡了。”

  “等張兄只身進入外院,做過一次任務后,就知道加入任務小隊的好處咯。”

  ......

  ......

  回去路上。

  “想不到楚靈蕓竟然也這么快進入煉氣境了。對了,張兄你還沒有加入任務小隊么?”季伯常驚奇地問道。

  畢竟前后也看到好幾個任務小隊的師兄去找張景了,他還以為張景會在那幾個任務小隊之中選擇一個。

  可沒想到,對方竟然一個都沒有選中。

  呼——

  張景長出一口氣,說道:“季兄,這些小隊動不動就要未來五年的三成道功,我總得好好考慮一番不是?”

  “對了,你加入任務小隊了么?加入之時,是不是也需要答應他們道功抽成的條件?”

  張景剛一說完,便見季伯常嘿嘿一笑,驕傲道:

  “張兄,我加入的是師姐所在的五色小隊。外院除開排名前十的那些巨無霸之外,五色小隊便屬最強一檔,實力非常強。”

  “至于道功抽成么——因為師姐的關系,沒有!”

  這一刻,張景真的徹底傻眼了。

  他盯著季伯常看了又看,想要瞧出眼前這位到底是有什么魅力,才能攀上那個神秘師姐。

  臨別時。

  “張兄,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去坊市。”

  “好。”

  ......

  是夜。

  某個洞府之中。

  靈氣凝成淡淡霧氣,朦朧氤氳,讓整個洞府變得有如仙境一般。

  “師姐,咱們五色小隊還缺人不?”季伯常聲音陡然響起。

  “怎么,師弟你......嗯......有推薦?”

  師姐慵懶地反問道。

  “我有一個兄弟,也是乙等評定,天賦很高。師姐你能不能把他也招收到咱們五色小隊之中,至于那三成道功抽成,可否一并給免了?”

  “師弟,讓他加入五色小隊倒是沒什么,天賦已經合格了。可道功抽成么——”

  師姐頓時有些為難地解釋道:“這個規矩已經存在近千年,我也不好再打破一次。這樣吧師弟,你問問他,抽成降低到兩成可否接受?這樣也不至于太難做......唔~”

  ......

  ......

  而此刻,修煉房中。

  張景兩眼緊閉,眉頭不時皺起,陣陣白霧自頭頂蒸騰而上。

  他已然來到了突破關口。

  成則踏入煉氣境,成為一尊真正的仙道修士,擁有種種不可思議之術法;敗則......一點事兒沒有。

  好吧。

  這一步完全是水到渠成,根本就沒有風險。

  張景緊守心神,靈識遍及全身,體內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化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靈氣沿著純元納息觀想法的路線,正在極速運行著,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在靈氣浸潤之下,張景身體蛻變緩慢來到了一個臨界點。

  最終。

  轟——

  耳邊仿佛出現了一聲巨響。

  全身上下的每一個角落,好似都在歡呼,在雀躍,在慶賀著這一刻。

  幽暗修煉房內。

  張景陡然睜開眼睛。

  這一次不需要靈識,僅僅憑借肉眼,他便能看到環繞在周圍的靈氣。房間內的每一處,包括灰塵,蟻蟲,都無不清晰呈現在視野之中。

  這種感覺,如同是催動了超級低配版的心眼法種一般。

  體內。

  靈氣運行路線毗鄰丹田處。

  大量靈氣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開始瘋狂聚集,相互擠壓,向外散發出壓抑至極的波動。

  與此同時。

  丹田中央位置的聚元靈光驟然間亮起,光芒直直地透過丹田,照向那團壓抑到極致的混亂靈氣。

  這一刻,時間好似靜止了。

  一縷純白突兀出現在混亂靈氣團中心。

  那是靈力!

  這一縷靈力出現的瞬間,其余靈氣便仿佛受到某種力量牽引一般,紛紛融入其中。

  “靈力!煉氣境!”張景喃喃道:“這一天,已經等很久了。”

  幾個呼吸過后,這縷靈力便將他體內的所有靈氣盡數吸收。

  壓抑住激動的心情。

  張景開始回憶起五藏解引水元注中記錄的下品攻擊術法凝冰化鋒術。這個法術他已經用靈識提前練習好幾天了,為的便是今日。

  只見張景調動靈識,熟練地勾勒起繁復至極的法術道紋。

  和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真有靈力緩緩填入其中。

  不多時。

  張景手中便亮起一道半月形的冰冷鋒芒,幽幽寒氣逸散開來,讓整個修行房溫度驟降。

  “去!”心里一聲呼喝。

  這道鋒芒便從張景手中飛出,化作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光影,瞬息間便穿透面前那堵足有兩尺厚的石墻,隨后直接消散。

  張景不自覺看向石墻。

  上面多出了一條一尺來長的狹長縫隙,切口光滑,一層寒霜正從縫隙向周圍蔓延而去。

  嘶——

  看到這一幕,張景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石墻堅硬堪比鋼鐵,面對凝冰化鋒術時卻脆弱得像豆腐。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不得直接見紅?

  對了,如果把幽蛟吞虛道韻加持在凝冰化鋒術上,那會是什么樣子?

  想到便做。

  耗時三十息,張景手中再度出現一道同樣的可怖鋒芒。

  他心中一動,殘缺的幽蛟吞虛道韻復蘇,頃刻間便蔓延至手中凝冰化鋒術所化鋒芒。

  嗡嗡!

  耳邊忽然響起一陣顫鳴。

  張景感覺感覺自己手中的鋒芒此時變成了一條有生命的蛟龍,力量大得不可思議,仿佛下一刻就會從手中掙脫似的。

  他轉過頭看向石墻,緩緩松開手。

  頓時間,一抹透著暴虐氣息的流光徑直飛出。

  這一次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而且在飛行過程中,這道鋒芒竟然還在源源不斷地牽引吞噬著周圍的靈氣。

  感謝老板神奇萌萌噠滴打賞,筆芯兒~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