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八章 紛至沓來,確定目標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距離張景住處約有三里遠的一座小院門前。

  一個身著白色道袍的女子悄然出現。只見她素手抬起,動作輕柔地敲了敲門,紅唇微啟:“沈青青師妹,還請出來一見。”

  突兀響起的聲音,引來外圍數道隱蔽目光。

  然而,當看到那道俏麗身影時,這些目光便惶惶縮了回去。

  有人忍不住嘆息道:“那是煙霞島的柳南姝師姐,她怎么會親自過來?”

  “嘖~既然外院排名第二的煙霞小隊已經來了,那也就意味著,最前面幾支小隊對這次兩個甲等妖孽的爭奪,已經結束了。”

  “徹底沒希望了,按照名單接觸下那些乙等的師弟師妹們吧。”

  頓時間,一道道周身纏繞靈光的身影,快速朝不同方向閃爍而去。

  速度越來越快!

  另一邊。

  嘎吱——

  小院門被打開,從后面走出一個高挑身影,面容青澀,眉眼間中透著幾分清冷氣質。

  “青青見過師姐。”沈青青輕聲說道。

  “我名柳南姝,師妹叫我柳師姐便可。咦——師妹竟然已經完成引起入體,踏入煉氣境了?而且......觀師妹之氣息,上品傳承怕是早已經入門了吧?”

  柳南姝驚疑一聲,姣好面容上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震撼。

  而此刻,在她對面的沈青青,心里同樣不平靜。

  這位‘柳師姐’竟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真實修為?要知道這兩天也來了好幾個師兄師姐,修為被看穿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

  “師姐您能看出來?”沈青青疑惑道。

  “自然能,”柳南姝淺笑一聲,“不愧是能獲得甲等評定的妖孽,師妹你天賦之高,確實超出師姐預料。但畢竟修行時間僅有幾天,斂息之法還不夠熟練。”

  “當然,這次主要還是師姐占了修為上的便宜。”柳南姝又補充了一句。

  “原來如此,多謝師姐指點。”

  沈青青心中恍然,同時也意識到,眼前的這位柳師姐,修為怕是不簡單!

  “師妹,師姐此行目的想必你已清楚,那便不繞彎子了。”柳南姝目光灼灼地看向沈青青,豪氣十足地說道:“師妹若是答應加入,別人能給的我們煙霞小隊能給,別人不能給的我們煙霞小隊也能給!”

  “師姐,我還是想——”

  聞言,沈青青輕咬嘴唇,表情有些猶豫。

  “師妹,你聽師姐說完后,再做決定也不遲。”

  “從今天開始,每月三瓶紫靈丹,中品法器任選一件,中品法術傳承任選一部,在加上一座上等洞府歸屬權。而且,師妹你在外院獲得的所有道功,都盡數歸你自己。”

  “總之,我們會全力幫助師妹修行,直至師妹進入內院為止。師姐給出的條件如何?”

  說罷,柳南姝俏皮地沖著對面沈青青眨了眨眼睛。

  “師姐,那加入之后,我需要付出什么?”

  沈青青有些意動,但還是警惕地問道。

  “師妹你并不需要付出什么。”

  迎著沈青青的疑惑目光,柳南姝真誠地說道:

  “以師妹天賦,不消數年便能進入內院。只希望師妹未來進入內院后,能夠顧念這份情誼,在煙霞小隊遇到危機之時,出手相助一次便可。”

  “師姐以道心起誓,所言沒有半分虛假,道院可以見證!”

  沉默了片刻之后。

  只見沈青青展顏一笑:“師姐既然都這般說了,那——”

  ......

  ......

  “能否讓我再考慮一下......”

  會客房內,張景看向對面的師兄,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師兄,畢竟茲事體大,我總不能馬上就做好決定吧?”

  聽到回答的瞬間。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錯愕。

  隨后便見他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張景,聲音嚴肅地提醒道:

  “張師弟,這有什么好猶豫的?”

  “三瓶靈丹,兩個月普通修煉室使用權限,再加上每個月三十枚靈石補助!修煉室你可能不清楚,那里的靈氣堪比一些洞府,能夠大幅度提高修煉速度,使用起來十分昂貴。”

  “只要你加入我們百川小隊,上述所有東西,師兄最遲明天,哦不,是現在便可以提供給你。”

  說罷,男子緊緊注視著張景:

  “師弟,師兄允諾你的條件,已經十分豐厚了。能給出更好條件的,也就只剩下那些前十的小隊了。可是那些任務小隊,目光同樣只放在有可能躋身考核排名前十的天才身上。”

  “別怪師兄說話直,這些天才要么來自修行世家,本身資源優厚無比,要么就是那種天賦距離甲等只差一絲的,更多的是兩者兼而有之。”

  “如無意外,他們這兩天便紛紛開始引氣入體了。”

  “而師弟你——”

  男子的話語戛然而止。

  他雖然沒有接著說下去,但張景讀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師弟你目前距離這些人,還有一些差距。

  “不是師兄不想給你,而是確實沒有權限啊。”

  男子攤了攤手,眼睛里露出一絲無奈,緊接著說道:

  “也不是師兄打擊你,這一次考核,你們之中光是乙等天才便有二十九位。若是沒有我們提供的靈丹和修煉室輔助修行,師弟你未必能擠進前二十名,拿到首年每月二十道功的獎勵。”

  “得失之間,師弟需要考慮齊全才是。”

  眼見張景臉上無動于衷,男子繼續說道:

  “師弟,我們百川小隊,在外院所有任務小隊之中,也是排名前三十四的存在。隊內擁有五位煉氣境中期、一位煉氣境后期的師兄,執行鎮妖任務時既有安全保障,又能獲得大量道功。”

  “你可知道在外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打破頭想要加入我們而不得?”

  “也就是師弟你獲得了乙等評定,才能被我們主動邀請。”

  張景依然沉默,似在心里衡量著什么。

  最終,他看向對面男子,笑著說道:

  “多謝師兄好意,師弟還是覺得要慎重一些的好。”

  聞言,男子不再耽誤時間,直接起身離開,同時語氣平淡地說道:“既然師弟執意如此,那師兄我也就不再多言。”

  “截止到這次考核排名確定,哪怕師弟在二十名開外,師兄的承諾依然有效。”

  “張景承蒙師兄看重!”

  “那我先告辭,不打擾師弟了。”

  聲音落下,男子便徑直起身向外走去,目光中透著一絲感慨。

  雖然被婉拒,可他的心里并沒有什么波動。

  在這個師弟身上,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模樣。

  只是——排名前十的小隊,哪里是想進就能進的?

  反正如剛才所說的一般,憑他的眼光判斷,若是在往屆,這個師弟還尚有一絲絲可能進入前十名,可惜這一屆——

  難!難!難!

  在他身后。

  小院門前,一直看著這位陌生師兄消失,張景才緩緩關上門,眼神里閃過一絲復雜。

  “唉,已經是第三個了,想來其他人那里也是同樣的情況,甚至只多不少。”

  說實話。

  剛剛張景差點就答應了對方。

  畢竟來的三撥人之中,就剛剛這位師兄給的最多,只可惜——其中的條件張景并不能完全接受。

  尤其是其中一條要求:新人加入前五年,所獲得之道功需要繳納三成給百川小隊!

  類似的條件,找過張景的三個小隊都提過。

  當然,從這些人的話中張景也可以隱隱推斷出來,恐怕只有排名前十的那些小隊沒有抽成一說。

  也就是說......這是一種被默認的規則。

  除非你夠強!

  張景不禁陷入沉思。

  幽蛟吞虛道韻·殘在修行之中,吞納聚集靈氣的作用已經體現的淋漓盡致了,更不要說在張景感知中,道韻力量還遠遠未能展露出來。

  而那,至少要等到自己正式踏入煉氣境之后方可。

  關鍵是,這還只不過是殘缺道韻!

  所以無論是為了堪稱是極等中的極等的修行契合度,還是為了徹底完善恐怖的幽蛟吞虛道韻,上品法門覆海蛟龍攝虛真法都是張景必須要兌換的。

  唯一不確定的只是自己賺取道功的速度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張景顯然不能接受賺取的道功還要被分潤出去三成的苛刻條件,尤其是要持續五年時間。

  哪怕他知道,有一個強大任務小隊作平臺,賺取的道功只會更多。

  除非——加入排名前十的任務小隊!

  既沒有道功抽成,提供的平臺還更加廣大,賺取道功的機會自然會更多。

  “所以,爭奪考核排名前十位置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想到這里。

  張景感覺壓力更大了。

  本來競爭就激烈,現在更是有不知道多少個任務小隊的人下場,正在瘋狂地拉攏各種天才,靈丹跟不要錢似的亂扔亂砸。

  也不知道到時候,會出現多少怪物。

  好在——

  這年頭,誰還不是個怪物呢?

  虛幻玉符緩緩出現。

  五藏解引水元注·未入門(29/70)

  純元納息觀想法·一級(33/100)

  還剩下將近二十天時間,張景有把握將五藏解引水元注和純元納息觀想法都修練到二級。

  就算其他人先進入煉氣境又如何?

  ......

  冥神靜氣。

  呼吸變得平緩。

  一只虛幻心眼緩緩睜開。

  幽靜的修煉房中,鱗片摩擦聲不絕于耳,不時響起一道似有似無的蛟龍嘶吼之音。

  幽蛟吞虛道韻無聲蔓延,引動四面靈氣如潮浪,頃刻間便匯聚在修煉室之中。

  吞咽聲回蕩開來。

  “師兄,忘了跟你說,我身在何處,何處便是修煉室!”張景喃喃道,眼神古井無波。

  “若是道韻完整,吾身之處即為洞府?更加進一步呢?洞天福地?”

  ......

  ......

  不覺又過去四天。

  掩映在叢林之中的小院中,人漸漸多了起來。

  一個偏僻角落。

  “張兄,這里便是武鳴元居住的小院。那小子過來之后竟然不敢露面,一副生怕我找他要靈石的樣子。”

  “可讓我好一通找。”

  季伯常憤憤說道。

  此刻,他的模樣穿著已然大變。

  原本的繡花錦袍,變成了月白色金繡云紋長袍,看起來格外飄逸;而以前手中的春宮畫扇,這時也變成了一把白玉云蠶絲扇。

  唯一不變的便是扇面的春l宮圖,只是上面的圖案更加勁爆。

  顯然和張景上次的指點有莫大關聯。

  “季兄,畢竟武兄沒有得到乙等評定,想來是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見你,你有何必如此著急呢?”

  張景頗為無奈地說道。

  他本來在小院之中好好的修煉,可誰知突然就被季伯常叫醒。隨后左拐右轉之下,二人便來到了這個偏僻之處。

  “唉~張兄你不知道啊,自從突破至煉氣境后,靈丹消耗增加了好幾倍,馬上就快用完了。我計劃著去龍澤坊市再買一些,卻不想剛好在附近看到武鳴元。”

  “看到就說明有緣分啊,干脆把賭注要來,還能多買兩瓶丹藥。”

  “原來如此,那季兄你把我叫過做什么?”張景黑著臉,指了指對方嶄新衣服,以及手中玉扇,沒好氣地說道:“總不至于讓我看師姐給你置辦的新行頭吧?”

  “哈哈,不虧是張兄,果然一猜就中。”

  季伯常扯了扯衣角,又輕輕撫摸著扇子,自豪道:

  “張兄你可別小看了它們。我這白衫喚作‘水火法衣’,據說上面有避水、辟火兩大禁制,水火不侵,寶貝著呢。”

  “這白玉云蠶絲扇也非凡品,上面有煙云瘴、迷神霧、火云氣三種禁制。扇子一扇煙云出,遮人視線,亂人感知;扇子二扇迷霧現,迷人心竅,障人眼目;扇子三扇,火云翻涌,要將人燒成灰哩。”

  “這......這都是你師姐給你的?”

  張景頓時有些懵。

  他現在忽然開始懷疑一件事:自己和季伯常,他娘的到底是誰在開掛!

  眼看張景看自己的眼神愈發危險,季伯常急忙解釋道:

  “張兄冷靜,我剛剛是開玩笑的。”

  “季兄你是說,衣服和扇子是假的?”

  “那怎么可能?這兩件寶貝可是我家道侶精心為我準備,用來爭搶考核前十的排名用的。”

  “你......”

  “張兄,我的意思是,那五十枚靈石之中還有你的二十枚,忘記了?拿到靈石之后,我帶你去龍澤坊市走一趟。”

  聽到這里,張景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忙問道:

  “季兄,坊市有賣法器的嗎?貴不貴?”

  看見季伯常在師姐指導下,裝備如此齊全謹慎,張景頓時忍不住擔心起來。

  若是論靈力和法術,有玉符以及諸多技能加持,他自認為不會輸給任何人。

  可若是論法器......

  空手接法器?

  會不會太看不起人家,哦不對,是看得起自己了?

  “這個么,”季伯常搖了搖手中扇子,好懸沒扇出去,“二十五枚靈石,勉勉強強可以買到下品法器。”

  “那就好!”張景松了一口氣,隨后興沖沖喊道:“走,快去讓武鳴元還靈石!”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