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章 龍澤坊市,有間法器閣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在張景目瞪口呆之中。

  只見沾染了一絲幽蛟吞虛道韻的凝冰化鋒術,在半空仿佛化身成了一條靈動冰晶小蛇,游動中不停吞納著周圍靈氣,閃爍著的鋒芒已然凝實到了極致。

  悄無聲息間。

  凝冰化鋒術將修煉房的石墻輕松切開,而后去勢不減地繼續向前方飛去。

  一道較之前更為夸張的斬痕,赫然出現在張景視野之中。

  “一堵,兩堵,三堵!”他在心中默默地數著。

  這一次,凝冰化鋒術一直到破開第四堵石墻之后,才因靈力耗散一空而消失。

  一模一樣的法術。

  只因為一個有道韻加持,一個沒有,差別就如此之大。

  張景不禁陷入沉思。

  所以道韻到底是什么東西?

  光從目前來看,就已經表現出了牽引調動靈力、增幅法術威力的效果,而這還僅僅是一個不知道殘缺了多少的幽蛟吞虛道韻。

  因為沒有對應傳承的緣故,張景目前只能機械地使用殘缺道韻。

  當然。

  他也嘗試過全力催動心眼法種去解析領悟殘缺的幽蛟吞虛道韻,可惜一無所獲。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這就是張景當前的狀態。

  “還是得上品修行法啊~”

  幽幽嘆了一口氣后。

  張景再度坐回到蒲團,閉上眼睛。

  連著使用兩次凝冰化鋒術后,丹田內剛修煉出來的靈力只余下極微弱一縷。

  不過張景卻發現,這一縷靈力正發生著某種變化,不時有黯淡靈點從其中逸散而出。

  他當即便意識到,這是聚元靈光的效果之一。

  丹田內靈力正在被聚元靈光純化,而且進度十分明顯。

  當然這也有丹田內靈力稀少的原因。

  不過聚元靈光作用可見一斑,若是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張景毫不懷疑,只要有足夠時間,自己可以從煉氣一層直接修煉到煉氣九層,中間沒有任何瓶頸阻礙。

  無他,唯靈力至純爾。

  呼——

  踏入煉氣境之后,聚元靈光的強大效果才算是真正展現在張景面前。

  若是從長遠效果來看,他甚至覺得,聚元靈光不比心眼法種差太多。

  這也讓張景更加期待純元納息觀想法升到四級時,還會出現什么技能特效,而且四級也并非太遙遠的目標。

  回過神的剎那。

  張景便想起另外一個同樣重要的東西。

  目光一轉。

  五藏解引水元注·未入門(65/70)

  他心跳不由加快了幾分,隨后便徑直將全部心神沉入修行之中。

  夜半。

  在張景奮力修行下,最后的5點經驗值終于圓滿。

  身體微微一震。

  他心中頓時涌出大量感悟,關于五藏識神,關于五行相生輪轉......

  張景下意識地運轉起五藏解引水元注。

  瞬息間,一條首尾相連的怪異大河虛影緩緩出現在體內,鏈接五臟,橫跨六腑,似要將其化作一個整體。

  一縷縷天地靈氣被他吞入腹中。

  轉瞬便匯入那條仿佛永無止歇流淌著的大河之中。

  黑黃青赤白,五行五色不停流轉,水光最終歸于純黑,散發出一絲玄奧的意蘊。

  房間中靈氣被吸納一空。

  一縷漆黑如墨的靈力,緩緩流入丹田。

  原本由純元納息觀想法修煉出來的純白靈力,開始被黑色靈力悄無聲息地同化,而后融匯成一體。

  “這就是五藏解引水元注修煉出來的水屬靈力?好生霸道!”張景暗嘆一聲。

  神秘玉符微微閃爍著光輝。

  五藏解引水元注·一級(1/150)

  技能特性:五法靈河(中級)

  ......

  ......

  天還未亮。

  張景自修行中醒來,感受到丹田之中的靈力波動,臉上不自覺露出一抹燦爛笑容。

  只能說不愧是上等契合度。

  他修煉五藏解引水元注時,只覺如臂指使,十分輕松。而且作為中品修行法門,其修行效率遠超基礎修行法。

  僅僅一夜的修行,張景便感覺修為有了一絲極為明顯的進步。

  站起身。

  他適才想起今天要去坊市購置法器。

  目光不自覺看向桌上的袋子。

  里面一共有四十五枚靈石,其中二十五枚是從季伯常贏下的賭注中分得,剩下的二十枚便是昨日武鳴元用于賠禮的靈石。

  “還真是大方。”張景感嘆一句。

  二十枚靈石,價值可就快相當于一件法器了,雖然是最低級的法器,卻也直接讓張景手頭上的拮據緩解不少。

  至少讓他今天在購置法器的時候,選擇多了不少。

  “究竟是先買防御性法器,還是攻擊性法器呢?按道理來說,自然保命要緊,果斷選擇防御性法器,可飛劍貌似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保命保命,真遇到敵人,與其讓自己想著保命,倒不如直接砍到對方喊饒命!”

  “唉~如果人一買東西就糾結選哪一個,那肯定是因為窮,就比如——我!”

  正當張景反復糾結時。

  篤篤——

  “張兄,可是醒了?咱們該出發了。”門外季伯常大聲叫喊道。

  “且稍等,馬上就來。”

  張景稍稍檢查一番后,便徑直向門外走去。

  ......

  “張兄,你——引氣入體了?!”

  “都是僥幸,都是僥幸!”

  “僥幸?!”季伯常聲音陡然尖銳起來,“你管這個叫僥幸?又是他娘的僥幸?”

  “不是......張兄你一沒有拿別人任務小隊的資源,二沒有家里提供的資源,光憑在小院修行,就靠那一個垃圾凝神蒲團,就......就硬生生在這么幾天里突破到了煉氣境?”

  此時此刻,季伯常突然感覺心靈受到了沉重打擊。

  “張兄,你老實告訴我,在第七臨院的時候,是不是刻意隱瞞了觀想法的修煉進度?其實第一不是我,而是——你!”

  “你想多了。”張景笑著說道。

  “張兄,實不相瞞,我本來還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今天這么一看,你放心,我一定磨到師姐松口為止!”

  “季兄,那個什么龍澤坊市究竟在哪里?”

  ......

  ......

  “龍澤坊市毗鄰仙道圣地龍湖道院,傳說這坊市背后乃是道院的大人物,所以很少有劫修敢在這里生事。”

  “伢子,咱們爺倆安全了!”

  一個年過六旬、面目清瘦的老者低聲說道。

  在他身旁,則是跟著一個四五歲大的男孩,微微低著頭,臉上表情看起來十分憔悴。

  聽到老者說的話,男孩頓時昂頭看向對方眼睛,小心翼翼地問道:

  “爺爺,您不會又在騙我吧?”

  “哈哈哈!”老者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爺爺騙你作甚?你自己看!”

  他指了指右前方。

  男孩順著老者所指方向望去。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座足有十丈高的巨型門樓,巍峨雄壯,隱隱散發出一股不動如山的沉重氣息。

  透過門樓可以看到后面綿延十數里的建筑群,里面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而在門樓中央。

  ‘龍澤坊市’四個大字,如游龍狂舞,又似麒麟落地。

  男孩只是遠遠看了幾眼,視線中便隱約出現了一柄森然巨劍,對著他徑直斬落而下,嚇得男孩急忙將頭低了下去。

  見狀。

  老者呵斥道:“你這小伢子,這四個字千萬別盯久了。那是道院劍仙寫的字,看時間長了可要引動其中的劍意了。”

  “知道了,爺爺。”男孩乖巧地答道。

  “伢子想不想將來和寫下這字的劍仙一般厲害?”

  隨后,老者摸了摸男孩的頭,笑呵呵地問道。

  “明兒想!”

  “哈哈哈!”

  老者又是一陣開懷大笑,一只手摸了摸塞在胸口處的一個包裹,一字一句地認真說道:

  “爺爺一定能把伢子去進道院修行!”

  “到時候,我們家伢子可就不得了咯,爺爺就算是死也瞑目啦。”

  “爺爺不要死!明兒爹娘沒了,明兒只剩爺爺了。”男孩一把抱住老者的腿,聲音里頓時帶上了哭腔。

  “好好,爺爺不死,爺爺還要看著伢子娶仙子哩!”

  說話間。

  老者已經帶著男孩走進坊市。

  直到這時,他繃緊的心才漸漸放下。

  這下真的徹底安全了。

  下一步,就要想辦法聯系到道院的大人物,把這份古傳承獻上去,為自己孫子換一個進入道院修行的機會。

  至于為什么他不自己修行這份傳承,然后再傳授給孫子。

  自然是因為,老者雖是煉氣境初期修士,可所修之法門粗鄙不堪不說,還殘缺不齊,導致他根本就無法理解手上這份珍貴傳承的真意。

  修行更是無從談起。

  老者也想過能否求教別的修士。

  不過這個打算很快就被他放棄。

  他認識的都是些散修,而散修之中,能擁有完整全套的修行傳承之人,無一不是一方巨頭。

  財帛動人心啊,更別說是一份珍貴的修行傳承。

  所以思來想去,老者最終決定將這份傳承交由道院某位大人物。他相信這足以為自己的孫子換來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雖然自家孫子已經修行過觀想法,誕生出靈識,不符合進入道院的要求。

  但那——不都是為了保命么!

  而在老者身后不遠。

  四道冰冷目光死死地盯著坊市內的爺孫二人。

  “怎么辦?他們進坊市了。那里面可不能動手。”

  “傳承決不能放棄!”

  “......拼了!大兄,我先進坊市,找到人后就想辦法把他們逼出來,然后動手搶傳承。只要我們四個之中有一人能將傳承帶回去,于家族而言便是千年之功!”

  “好,就這么辦!”

  .......

  ......

  龍澤坊市正前方。

  張景低下頭,忍不住揉了揉發酸的脖子,眼神里殘留著一抹難以消散的震驚。

  “好高的牌坊,哦不,是門樓!”

  而且——

  張景輕輕瞥了一眼前面的季伯常,心中不由一陣無語。

  原來龍澤坊市就在道院旁邊。

  從住處出發,到抵達坊市,也不過兩個時辰路程罷了。若是運用靈力趕路,那就更快了,甚至來回都不需要一個時辰。

  虧得他還以為,去坊市一趟需要按天來算呢。

  “張兄,你可知道這坊市背后是誰?”前方傳來季伯常洋洋得意的聲音。

  自從打心里認定張景的修行天賦遠超自己后,季伯常就變了。現在的他,一言不合就開始在張景面前賣弄修行界的信息,似乎只有這樣,才在心里能找回一點平衡感。

  而張景也樂得看他這樣做。

  畢竟誰能拒絕一個免費的導游呢?

  “季兄請講!”

  “龍澤坊市背后的存在,外界修士眾說紛紜。甚至還有傳聞說,坊市的靠山是道院的某個大人物。”

  “難道不是么?”

  張景好奇地問道。

  縱橫十數里,往來修士萬千計,這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若不是大人物,能壓得住場子?

  “額,其實這樣說倒也沒錯,確實是大人物,只不過不是一個罷了。師姐告訴我說,坊市背后是咱們外院的十個任務小隊。”

  “你是指——”

  “不錯,就是排名前十的那些巨無霸小隊,以及從那些小隊中進入道院內門的師兄師姐們。”

  “難怪......”

  張景頓時恍然。

  卻在這時。

  踏踏——

  身后忽然傳來腳步聲,而且聲音越來越急促。

  隨后張景就見到一大一小兩個人影從身旁一閃而過。

  目光從這兩道身影上閃過。

  看到第一眼,他便發現了問題。

  根基不穩,靈力不純,要么是修行法有問題,要么就是......修煉出岔了。還有,這個小孩兒怎么會覺醒靈識?

  這人是怎么了?

  張景心中疑惑,卻也沒有多問,仍然跟在季伯常身后。

  忽然間。

  “張兄,我先帶你去售賣法器的地方看一下,如何?”

  前方的季伯常回過頭來,看著張景,詢問道。

  “有勞季兄。”

  “舉手之勞罷了。”

  隨后在季伯常的帶領下,二人甫一進入坊市,便徑直鉆進了一旁小巷,時而左拐,時而右轉,好似在走迷宮一般。

  良久過后。

  “到了,張兄。”季伯常指著前方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鋪,說道:“這家的法器還算便宜,而且質量也可以,足夠你在這次考核中應急使用了。”

  “反正等正式進入外院之后,估計你也看不上坊市賣的法器。”

  聞言,張景向季伯常示意方向看去。

  “有間法器閣?”

  他口中默念道,隨后不由自主地笑出聲來。

  這店主倒是個有意思之人。

  ps:我是five,加更的四千字還在碼,估計得凌晨好多點才能發了,大家伙兒可以明天早上再來,哭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