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前十之爭,暗流涌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是的,前十名一個月五十道功,持續一年,按月發放。”

  季伯常十分肯定地說道。

  張景表情變得認真起來。

  一個月獎勵五十道功。

  乍一聽好像沒有多少——前提是張景沒有問過劉師兄,關于中品傳承兌換一事。

  關鍵是他問了。

  如此,張景自然清楚這份獎勵的貴重。

  一個月五十,一年便是六百道功。

  都快頂得上小半部中品傳承了。

  若是按劉師兄的說法,那就是普通外院弟子二三十年的積蓄。

  而外院弟子能有幾個三十年?

  “這么一算,其實就等于考核前十名之人進入外院后,前期所有修行資源都被道院承包了。他們只需要安心修行,而不用考慮道功的事情。”

  呼——

  張景不由吐出一口濁氣。

  他可以想象得到,那些‘乙等天才’聽到消息后,會是何等瘋狂了。尤其是在第一和第二名幾乎被兩個‘甲等妖孽’提前預定、名額稀少的情況下。

  此時,張景突然回憶起劉師兄的告誡:爭取在三十天考核期結束前正式引氣入體,踏入煉氣境。

  目光中閃過一絲火熱。

  這六百道功,對于渴望兌換覆海蛟龍攝虛真法的他而言,也很重要!

  自然是要爭一下的。

  “季兄,”張景目光一閃,“你那位好師姐有沒有告訴你,排名的依據是什么?”

  聞言。

  季伯常一張臉頓時垮了下來,嘟囔道:

  “也不知道是道院上面哪個傻——”

  話一出口,季伯常便意識到不對,慌忙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隨后訕訕道:

  “也不知道是道院中哪一尊仁慈善良智慧的仙長設計的規則,每一次確定考核排名的方式都不一樣。師姐親口和我說過,之前曾出現過靈棋大賽,也有角力排名、修為排名、靈識排名等等,不一而致。”

  “而我們上一屆,也就是三年前,便是通過斗法的方式確定最終排名。”

  一旁的張景聽的目瞪口呆。

  “斗法?角力?修為?”他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這豈不是對那些后期才將觀想法入門、通過考核的人不利?”

  “不利?”

  聞言,季伯常搖了搖頭,直言道:“張兄你可真會說話,這哪里是不利,分明就是......沒他們什么事。”

  這會兒,張景也逐漸反應過來。

  顯然,不管確定考核排名的是何種方式,參與者的修為都會起到決定性作用。

  再加上考核排名只有前三十名才有獎勵。

  如此一來,和丁等評定的那些人確實關系不大,丙等評定之人或許還有些許希望。

  還真是道院的一貫風格。

  沒有所謂的‘公平’,能拿到多少資源,全憑天賦和氣運,全靠修為和能力。

  想到這里。

  張景目光看向身前那枚虛幻玉符。

  五藏解引水元注·未入門(0/50)

  純元納息觀想法·一級(19/100)

  技能特性:聚元靈光(低級)

  低階法種:心眼(不可提升)

  幽蛟吞虛道韻·殘(不可提升)

  “有心眼增幅悟性和思維,有幽蛟吞虛道韻·殘輔助感應吞納靈氣,還有聚元靈光增幅靈氣煉化速度和增加丹田靈力純度,前十名......應該有希望吧。”

  張景暗戳戳地想到。

  不知不覺間。

  “張兄,就是這里了。”走在前方的季伯常大喊道。

  張景下意識抬頭。

  視線中,兩座小院相隔一百五十步左右,一前一后地坐落在一片十丈長寬的小水塘邊。

  小院占地半畝方圓,似由某種堅硬土石所鑄,渾然一體。

  目光流轉間,周遭景色盡收眼底。

  正是傍晚時分。

  日暮歸林,鳴聲上下;波光躍金,流水潺潺。

  “靈氣濃郁,環境靜謐,好地方啊!”張景眼睛一亮,深吸一口氣,不由贊嘆道。

  “那是,我季某人眼光自然不差。”

  季伯常臉上露出一抹自得,隨后指了指后面那座小院:“就是那個了,張兄快過去吧。”

  “多謝季兄了。”

  張景扛起行李,徑直走到那座無人小院近前,推開門。

  ......

  嘎吱——

  門被緩緩推開一道縫。

  從外面突然伸進來一個頭,看向正在收拾房子的張景,弱弱地問了句:

  “張兄,我可以進去嗎?”

  “額,”張景表情呆愣了一瞬,旋即指了指季伯常的腦袋,幽幽說道:“季兄,你已經進來了......”

  “嘿嘿,那不是張兄你沒鎖門嘛。”

  季伯常先是嘿嘿一笑,隨后單手指天,信誓旦旦地說道:“這次是我冒昧了,我以道心起誓,絕對沒有下一次了。”

  你才剛踏入修行之路,有個鬼的道心!

  仙魔話本看多了吧。

  張景聞言,眼角抽搐,心中忍不住連連吐槽,同時暗道:“以后一定要鎖門!”

  轉過頭。

  卻正好對上季伯常充滿渴望的目光。

  張景下意識后退,咽了口唾沫,緊張地問道:“季兄,有什么事情嗎?”

  “那個,那個......”

  季伯常支支吾吾,表情有些扭捏。

  看見這一幕,張景心中狂震,一絲驚恐緩緩爬上他的臉頰。

  卻在這時。

  “張兄你之前不是答應過,要指導一下我的畫扇么?擇時不如撞日,我心中甚急啊。”

  季伯常終于把話完整地說完,也讓張景放下心來。

  他差點還以為......

  “這個啊,小事一樁。”

  隨后,張景房間內便時不時響起季伯常的驚嘆,以及怪異至極的邪惡笑聲,聽起來直教人心里發毛。

  一段時間后。

  張景一邊送季伯常出去,一邊好奇地問道:

  “季兄,這玩意兒難登大雅之堂,你這么急躁做什么?當前要緊的不是修行嗎?”

  “張兄,師姐的快樂你不懂。”季伯常聞言,意味深長地說道:“再說了,這就是我的修行。”

  “等等!”

  張景表情驀地有些古怪:“季兄你選的是哪一部中品法門?”

  “魚龍合歡錄啊。”

  “是那部雙修之法?!”

  張景對這部法門有些印象。

  只見他一種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季伯常,仿佛在說:不是,你這家伙玩真的?

  對此,季伯常哂然一笑,動作風騷地打開春l宮畫扇,表情得意道:“都是契合度問題,其實我也不想的啦。”

  看著季伯常瀟灑的背影,以及略有些虛浮的步伐,張景心中久久難以平靜。

  莫名有一絲羨慕是怎么回事兒?

  下一刻。

  “季兄,你走錯路了!”看著季伯常越走越遠的身影,張景提醒道。

  話音剛落,便見季伯常擺了擺手:

  “哈哈,張兄,我晚上要去師姐洞府修煉呢,那里靈氣濃郁的可怕,修煉效果極好。”

  “還有,我感覺再有兩天,就能突破至煉氣境了。張兄你可得加油,千萬別被我甩得太遠喲~”

  小院門前。

  “走了也好,我修煉就喜歡安靜......”

  張景用力深呼吸幾口,才勉強將沸騰心緒平復下來。

  ......

  夜幕深沉。

  修煉房之中,燭火搖曳。

  沒錯,張景現在已經鳥槍換炮了。

  他這個小院,看似很大,實則一點也不小。會客房,臥房,書房,修煉房,樣樣不落。

  甚至在修煉房之中,道院還貼心放了一個醒神草編織的上等蒲團。

  至于張景為何這么清楚,自然是因為看到了蒲團旁邊的小字:

  凝神蒲團,通體由醒神草編制而成,靜心凝神,小幅提高修行效率,價值十五道功,試用三天。欲購者,需每三月償還天工閣一個道功。

  可以說天工閣那邊確實‘有心’了。

  或許是經過中品傳承價格,以及考核前十名獎勵的的沖擊,此刻的張景,竟然覺得這蒲團還挺便宜。

  蒲團之上。

  張景閉目凝神,呼吸放緩。

  一只虛幻心眼驀地出現,透出一道神光,隨后在張景控制下,心眼漸漸閉合,直至進入一種似闔非闔的狀態。

  細細感受著靈識的消耗速度,以及心眼對思維悟性的增幅效果。

  “嗯,差不多一成半增幅,這個心眼開啟程度剛剛好,靈識能維持較長一段時間的消耗。”

  張景滿意地想到。

  而后。

  他便回憶起五藏解引水元注的內容,靜靜地體悟起來。

  意識之中。

  隱隱出現一條奔涌大河的虛影,向外透出一絲無止無盡的意境的同時,又給他一種極端狂暴洶涌的感覺。

  磅礴無際!

  這一刻,張景重新認識了五藏解引水元注。

  時間緩緩過去。

  思維變得有些遲滯。

  視線不自覺轉移至玉符之上。

  五藏解引水元注·未入門(15/70)

  “差不多了,過猶不及啊。”張景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接下來純元納息觀想法,修為不能落下。”

  張景心神徑直沉入純元納息觀想法之中。

  與此同時,一絲一縷的靈氣仿佛受到某種牽引一般,聚集在張景身邊,伴隨著他的呼吸進入體內,沿著某種既定路線,緩緩流轉起來。

  漸漸地。

  體內靈氣愈來愈多,運轉速度也越來越快。

  而在這個過程中。

  一種莫名變化出現在張景身上,他的皮膚、經脈、內臟乃至包括頭發在內的每一個部位,都紛紛開始強化蛻變。

  “距離引氣入體、踏入煉氣境很近了。”

  張景心中多出了一絲明悟。

  忽然間,他似乎想到什么,心靈最深處,沉寂的幽蛟吞虛道韻開始漸漸復蘇。

  吼——

  耳邊蛟龍吼聲響起的瞬間,張景靈識上便浸染了一絲野性貪婪的可怕韻意,奇異似黑蛟的感知蔓延開來。

  靈氣聚集的速度陡然加快。

  在幽蛟吞虛道韻的加持下。

  每一時,每一刻,都有大量靈氣被牽引而來,旋即被張景吸納入體內,速度較之前快了五成不止。

  丹田之內。

  純白的聚元靈光亮起,宛若一輪太陽,照耀著五臟六腑。

  張景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至多還需要五天,身體便能徹底完成蛻變!

  屆時。

  五藏解引水元注也差不多剛好入門,顯化技能特性,正好承接煉氣境修行。

  時至今日。

  張景對修行的認知已然愈發深刻。

  “觀想法入門是靈識心神的蛻變,而引氣入體便是身體的蛻變,即身體只有足夠強大,才能承受海量天地靈氣在體內轉化成精純靈力的過程。這一過程同時也會使身體對靈氣更加親切。”

  “由神而身,就如同傳說中的......逆反先天?”張景自言自語道。

  此時此刻,他甚至感覺自己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牛,不是吹牛的牛,而是那種一人多高的兇猛野獸。

  張景忽然想起之前在話本上看到的,某個反派趁著仙長熟睡,一刀殺死仙長,成功獲得仙法,進而引得江湖一陣腥風血雨的故事。

  現在只覺得一陣好笑。

  從自己身上的變化就可以推測出來。

  一個正式踏入煉氣境的修士,哪怕閉上眼睛躺在地上不反抗,估計凡人都不一定能夠破皮。

  更不要說什么被一刀殺死之類的,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凡人和修士,完全就是兩個層次的生命!

  想到這里。

  張景突然一陣后怕。

  幸虧當時王教習,哦不,王師兄拍自己肩膀時,控制住了力道,不然的話,他張某人怕不是得當場原地去世?

  ......

  ......

  翌日。

  傳承閣。

  一個身著綠色宮裙的俏麗身影緩緩走出大門,吹彈可破的俏臉上,透著淡淡的激動,粉霞從修長脖頸一直蔓延到晶瑩耳垂,勾勒出一抹驚心動魄的嬌艷。

  “中品法門,三尺三的契合度。”

  “我一定會是楚氏第一個進入傳說中道院內門的女修!”楚靈蕓眼眸中透著灼熱:“只可惜晚生了九年,否則便或許是楚氏第一個進入內院的修士了。”

  而在此時。

  一個騎著靈雀的青衣男子飛快降落在楚靈蕓身前,看向她,眼中閃過一絲驚艷,試著問道:“師妹可是楚靈蕓?”

  “我是楚靈蕓,見過這位師兄。”楚靈蕓拘謹地回答道。

  “師妹客氣了,我此行不過受你族兄之托罷了。”

  說罷。

  便見男子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匙,一個小瓶,以及一個青銅手鐲,遞到楚靈蕓手上:

  “楚師妹,你族兄當前在外做任務,故托我把這些東西給你,并囑咐說:考核前十名很重要,全力修行,做好準備。”

  “這小瓶中裝的是十枚紫靈丹,丹性精純,可輔助師妹提升修為;玉匙是你族兄在此處一個洞府的鑰匙,里面靈氣濃郁,適合修行,師妹你將靈識探入玉匙之中,便可以知道位置;而手鐲則是一個下品護身法器。”

  “師兄,這些......道院那邊?”楚靈蕓指了指天上,疑惑道。

  “哈哈,師妹放心吧,道院沒有禁止這種事。況且據我所知,外院有不少任務小隊,已經開始提前爭搶你們這一屆的天才了。”

  “那兩個甲等妖孽,嘖嘖,最頂尖幾支隊伍都快打破頭嘍~”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