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六章 驚聞排名,豐厚獎勵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沙沙——

  張景緩慢移動的腳步聲驟然消失,就連呼吸都變得微不可查。

  空曠不知邊際的傳承秘藏內,再度陷入死一般的寂靜。而在其中,一根白玉柱上緩緩亮起明亮光芒。

  虛幻玉符上悄無聲息多出一行小字。

  五藏解引水元注·未入門(0/70)

  細細體悟著剛剛得到的修行法信息,張景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還真是水屬的修行之法。五藏者,即五臟,五行也。靈力化作長河,五行輪轉,由腎水始,終至肺金,而后再回腎水,化作精純靈力納入丹田。”

  “如此一來,五臟生生不息,靈力源源不絕。而且隨著修為加深,五臟只會更加強大,靈力輪轉如江河,丹田磅礴似淵海。”

  “這便是......中品修行法么?真強!”

  張景眼神中不由露出一抹驚駭。

  此刻,他已經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修行五藏解引水元注至高深處的修士,身體之內的靈力會有多么恐怖,一旦調動便如同滔滔江河一般綿延不絕。

  被對手用精純磅礴的靈力活活碾死,那該是一種怎樣絕望的體驗?

  張景不知道,他也不用知道。

  因為他是現在自己人!

  所以這個問題還是交由未來的敵人去頭疼吧。哦不對,他張某人一向與人為善,怎么會有敵人呢?

  目光微垂。

  玉匙已經失去了光澤,記錄著五藏解引水元注傳承的白玉柱上,光芒散去,恢復如故。

  差不多了。

  劉師兄他們該不會等急了吧?

  張景搖頭一笑,按捺住心中的雀躍,不疾不徐地向著不遠處的青銅大門走去。

  然而還沒走出多遠。

  張景身影便又停了下來,隨后緩緩后退,最終停在了第右手邊第三排傳承玉柱邊。

  他深吸一口氣,徑直轉身向里面走去。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隨著距離不斷拉進,張景可以清晰感覺到,原本沉寂的幽蛟吞虛道韻開始活躍,就仿佛有什么東西引起了道韻共鳴一般。

  最終。

  在道韻波動最劇烈之處,張景停下腳步,凝目看去。

  上品傳承——覆海蛟龍攝虛真法!

  “覆海蛟龍攝虛真法,幽蛟吞虛道韻,二者之間必然有某種關聯,又或者干脆幽蛟吞虛道韻便是這部上品修行法門所修煉出來的?”

  張景若有所思。

  如此一來,自己身上殘缺的的幽蛟吞虛道韻,與其對應傳承之間隱隱產生共鳴,便也說得通了。

  只是知道歸知道,張景現在還真的沒什么辦法。

  上品修行法他也想要。

  畢竟剛剛才見識過中品修行法五藏解引水元注的強大之處,那么作為更高階的上品修行法,就自然更令張景神往了。

  等等,我這是在——

  回過神來。

  張景這才注意到,他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到記錄覆海蛟龍攝虛真法傳承玉柱近前。

  二者之間的距離,僅有一尺不到!

  劉師兄口中所說的,萬中無一的極等契合度,以及上品修行傳承......

  砰砰砰!

  張景的一顆心瞬間跳到了嗓子眼。

  “一定要想辦法拿到這部上品傳承,一定!”他在心中吶喊道。

  時間一點點過去。

  張景思緒逐漸平靜。

  只見他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覆海蛟龍攝虛真法后,果斷轉身離開。

  沒有對應打開傳承的玉匙,自己就是在這里守上一百年,又能如何?

  看得到吃不到,那還不如不看。

  省得鬧心!

  青銅大門外。

  “師兄。”張景走到劉師兄面前:“我選好了。”

  “看樣子,張師弟此行是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傳承了。”劉師兄臉上露出溫潤笑意,言辭肯定。

  “不敢對師兄有隱瞞,我將所有的中品修行法通通都試了一遍,最終選擇了最合適的五藏解引水元注。”

  張景回答道。

  “五藏解引水元注?”劉師兄聞言摸了摸下巴,贊賞地說道:“這部法門確實不錯,乃是最為中正的水屬修行法門之一。”

  似乎又想到了五藏解引水元注這部法門的特性。

  劉師兄看向張景的眼神,不覺變得有些怪異。

  此刻。

  “師兄,我想......”張景欲言又止。

  他想到了覆海蛟龍攝虛真法,有心想問劉師兄該如何兌換,需要多少道功,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畢竟一個剛剛通過考核的人......

  “師弟但講無妨。”

  “那個,師兄,我就是想問一下,像我們選擇的中品修行法,如果道院弟子正常兌換,到底需要多少道功?”張景旁敲側擊道。

  “正常兌換中品修行法?”

  聞言,劉師兄臉上表情有些古怪,忍不住勸道:“師弟你不會是想把五藏解引水元注拓印出來,再去換道功吧?這個可不能做啊!”

  “再者說了,傳承閣中的所有法門都有禁制,你也透露不出去。”

  “師兄,您想哪里去了,我就是好奇......好奇罷了。”

  張景急忙解釋道。

  “原來如此,”劉師兄無奈笑了笑:“張師弟,這個告訴你也無妨。傳承殿所有的中品傳承,根據其種類不同,所需道功也是不同。這其中便以修行法最貴,需要一千五百道功方可兌換。”

  “一千五百道功?”張景眼底閃過一絲迷茫。

  見此,劉師兄只得繼續解釋道:

  “給你舉個例子吧。像那些在考核中獲得丁等評定的普通弟子,刨除掉正常修行所需,大概需要七十年,才勉強攢夠一千五百道功。所以一般來說,他們基本上沒有兌換中品傳承的希望,也沒有這個必要。”

  “中品傳承都如此,那上品傳承豈不是?”張景驚到了。

  “不錯。”

  劉師兄點點頭,感嘆道:“所以一般都是內院弟子才有足夠的道功兌換上品傳承。當然也有例外,就像你們這次考核中出現的兩個甲等妖孽,他們便能直接選擇上品傳承。”

  “不過師兄我說的也并非絕對。”

  劉師兄語氣中帶著些許安慰之意:

  “‘掙道功’對大部分道院大部分弟子來說難比登天,但對某一些人來說,卻又十分容易。師弟若是看上了某部上品傳承,只是努力修行便是。修為越高,道功便越是容易獲取。”

  聽到這里,張景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尷尬。

  “師兄您看出來了?”

  “哈哈,師兄從初進傳承閣到現在,什么人沒見過?師弟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年輕人嘛,朝氣蓬勃,師兄能理解。”

  張景沒有再追問兌換上品傳承的具體道功。

  因為意義不大。

  無論是一千五百這個龐大的數目,還是劉師兄剛剛舉的例子,無不在清晰地告訴張景一件事:

  現在的他沒有任何希望!

  意識回到現實。

  “多謝師兄解惑,”張景面帶感激地說道,而后話音一轉:“對了師兄,怎么不見和我一起來的鄧安?”

  “你說鄧師弟啊,我先讓他去找住處了。”

  ......

  傳承閣外。

  “張師弟,那邊的房子看到了么?”劉師兄指向正前方一大片掩映在林中的建筑。

  “看到了,師兄。”

  “那里便是天工閣分配給你們這一次新入院弟子的房子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你們將來很長一段時間就要住在那里。”

  “師兄還有點事情,就不陪師弟你過去了。那些沒有人的房子師弟可以隨便選。”

  “我知道了,多謝師兄!”

  張景背起行李,感激地說道。

  “哈哈,職責所在,師弟無需客氣、”

  劉師兄爽朗的笑聲響起。

  ......

  沿著青石鋪就的小路一直向前走,不遠處便是劉師兄說的那片區域。

  隨著越走越近,石路兩側的林木也漸漸多了起來,空氣中蕩漾著一股靈元草特有的清新味道。

  令人不自覺平靜下來。

  這片叢林很大。

  張景抬頭眺望,只見到一座座古樸的小院落坐落于叢林中。

  踏踏——

  一陣腳步聲從微弱到清晰。

  兩男兩女,四人并行,有說有笑地向張景走來。

  看起來相互之間關系頗為熟絡。

  望見張景背著行李的身影,他們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雙方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四人中的一個溫婉女子對著張景微微點頭示意。

  張景同樣笑著回應。

  “四個人,應該都是剛通過考核的‘乙等天才’。而且從他們看到我之后的那種習以為常的眼神中,也不難猜出,他們應該見過多個像我這樣剛通過考核、過來選房子的人。”張景暗付道。

  想想也是。

  南離國十三州五十七郡的所有天才都即將匯聚在這里,人能不多么?

  想到這里,張景搖了搖頭,似乎想要將雜念甩出去。

  別人天才關自己什么事?

  他當前唯一需要做的便是修行,努力提升修為,爭取早日引氣入體,成就煉氣境修士。

  抓住一切機會——‘掙道功’!

  “張......張兄?”

  忽然間,一道極度遲疑的聲音打亂了張景思緒。

  循著聲音看去。

  “季兄,”張景眼角露出一絲笑意,“我一聽聲音就知道是你。”

  在張景對面。

  “不應該啊,難道是昨晚和那位師姐聊得太晚,導致今天累出幻覺來了?......看來要盡早將魚龍合歡錄修煉入門,不然身體扛不住啊。”

  季伯常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語道。

  眼見幻覺還在,季伯常一把將畫扇合攏,塞進袖口,隨后兩只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再睜眼——嗯?還在!

  不是幻覺......

  這一刻,季伯常徹底懵了。他下意識地向后挪了兩步,哆哆嗦嗦地問道:

  “張兄,你......是人?”

  “廢話。”張景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所以你現在已經將觀想法修行入門了?這......這這怎么可能!”季伯常一雙有神的小眼睛瞪得滾圓。

  這與他記憶中的張兄完全不一樣,簡直像是在做夢一樣。

  “哈哈,季兄你不是比我早一天么?早說了,我觀想法能入門純粹就是僥幸。”

  一陣冗長沉寂過后。

  “你放屁!”

  季伯常撇了撇嘴,眼神復雜地盯著張景,喊道。

  他們這些人能獲得乙等評定,雖然天賦確實是主要因素,可那些修行輔助之物亦是厥功甚偉!

  靈氣充足的小院,靈獸肉,以及靈丹......

  沒有這些,自己是否還能拿到乙等評定,屬實不太好說。

  而反觀張景,對方是什么條件,他季伯常還能不知道么?

  完全純靠天賦硬莽到了乙等評定。

  “張兄,恭喜通過考核,拿到乙等評定,未來可期啊!走走走,你應該還在找房子吧,我旁邊那座就不錯。”

  季伯常連拖帶拽之下,張景只得跟在了他后面。

  “對了,季兄,我看你剛剛似乎要出去?”

  “是啊,”在前面帶路的季伯常,回過頭解釋道:“我之前不是和張兄你說過,忘記帶靈石的事情么?恰好今天族中之人來龍澤坊市采買些東西,順便替我將靈石稍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示意了一下掛在腰間的那個灰色獸皮袋。

  張景目光一凝。

  這個袋子他好像在哪里見過,而且就在最近。

  對了,王教習在第七臨院第一次講道的時候,就是從和這個類似的獸皮袋中取出的玉簡,只不過那個是黑色獸皮。

  “你這個是儲物袋?”張景驚訝地問道。

  “哎呀!本來想低調的,結果還是被慧眼如炬的張兄給發現了啊。”季伯常攤了攤手,故作無奈地高聲說道。

  張景臉色一黑,當即轉移話題道:“季兄,我來的時候碰到四個人——”

  “是不是兩男兩女?”季伯常接過話茬。

  “你們認識?”張景好奇道。

  季伯常沒有回答,只是表情有些沉重,反問道:“張兄你知道截止到今天,這里已經來了多少‘乙等天才’嗎?”

  張景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加上今天的你和鄧安,以及第九臨院的一個人,一共是十七人。哦對了,這里面還不包括那兩個‘甲等妖孽’,明天又不知道會來幾個。”

  季伯常語氣變得夸張。

  眼見張景沒有反應,季伯常又清了清嗓子,認真地說道:

  “張兄,你可能不是很清楚。按照道院的規定,每一次考核,都會確定一個考核最終排名。”

  “我昨天認識了一個師姐,她告訴我說,考核最終排名前十者,進入道院首年的每個月都可以獲得五十道功獎勵,第十一至二十名是每個月二十道功,二十一至三十名是每個月五道功,三十名之后則沒有任何獎勵!”

  “什么?前十這么多道功獎勵?”張景驚呼一聲。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