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五章 傳承契合度,五藏解引水元注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大約只用了三五息時間。

  碧綠色靈舟便長到了兩丈多長,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

  張景嘖嘖稱奇地望著這一幕。

  他還是頭一次看見傳說中的法器。

  “兩位師弟,快些上來吧。”陸師兄一步跨上靈舟,看向一旁的張景和鄧元,微笑著說道。

  “是,陸師兄!”

  二人小心翼翼地走上靈舟。

  上去之后,張景才發現,這靈舟雖然看上去不小,但空間卻是十分狹窄。

  三個人站在靈舟上,位置剛剛好。

  “王師弟,我們先走了。”

  “一路順風。”

  下方的王教習揮手道別。

  靈舟緩緩升起。

  一道透明色靈光以陸師兄腳下位置為中心,飛速向外擴散出去,直至將整個靈舟全部包裹。

  微微調轉方向。

  而后便見靈舟筆直從第七臨院上方飄過。

  下方。

  小胖子一動不動地趴在窗口,仍然沉浸在剛剛的感傷情緒之中。

  忽然間,眼前似乎有什么東西飄過。

  他急忙抬起頭,目光緊緊注視著頭頂逐漸飄走的靈舟,嘴巴不自覺張大。

  上面的人影有點眼熟。

  其中一個不就是背行李那個兄弟嘛,至于另外那個,好像是四大天驕之一的鄧安!

  “他不是放棄考核了嗎,為什么會和鄧安......”

  嘶——

  小胖子倒吸一口涼氣,突然反應過來。

  貌似是他自己想岔了,這哪里是放棄考核,分明就是已經通過了考核!

  “難怪此人和季伯常關系極好,有道是龍不與蛇交,古人誠不欺我也。”小胖子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等等!

  那豈不是說,前天教習講道的時候,一個絲毫不比四大天驕差的人就坐在身邊,而自己卻......

  想到這里。

  “老天爺,我到底錯過了什么?!”

  小胖子哭喪著臉,淚眼汪汪地哀嚎起來。

  而此刻。

  “陸師兄,咱們這個......咳咳......靈舟,平時都飛得這么慢嗎?”

  看著腳下宛若老太太散步一般的靈舟,張景忍不住好奇問道。

  這東西和自己想象中那種飛天遁地的靈舟相比,差距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師弟,臨院范圍內不能全力催動飛行法器,否則產生的靈力波動會影響下面那些小家伙兒的修行。”

  陸師兄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笑意,解釋道。

  “原來如此,多謝師兄解惑。”張景瞬間了然。

  說話間。

  靈舟已經飄出了臨院范圍。

  “兩位師弟,站穩了。”陸師兄忽然回過頭,提醒道。

  話音還未落下。

  便見靈舟微微一顫,瞬間加速,化作一道碧青色靈光,向傳承閣所在方向飛掠而去。

  “等等,師兄!”張景和鄧安齊齊喊道。

  聽到聲音,陸師兄轉過頭,眼角閃過一絲笑意。

  “兩位師弟有事兒嗎?”

  ......

  “師兄,速度是不是有點快了。”

  一座恢宏壯觀的九層樓閣前,靈舟緩緩落地后,張景第一時間便從靈舟上離開,臉色蒼白地說道。

  哪怕現在已經回到地面,他兩條腿仍在不停地發抖。

  倒不是張景畏高,實在是剛剛的靈舟,飛得實在是過于狂野了些。

  在陸師兄的控制下。

  腳下這只靈舟宛若一只脫韁的野獸,橫沖直撞,上躥下跳。一會兒掠過湖面,一會兒又直沖云霄,突出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

  若不是靈光護著,張景他們早就被甩飛出去了。

  誰家好人是這么開靈舟的?

  “張師弟,鄧師弟,剛才什么感覺?是不是非常刺激,想不想師兄再帶你們飛一次?”陸師兄興奮地問道。

  聽到這話的瞬間。

  張景和驚魂未定的鄧安瞳孔便是一縮,急忙退后幾步,連連拒絕道:“不用了,師兄!”

  陸師兄眼中閃過一絲遺憾,小聲道:

  “其實師兄的靈舟很安全的。”

  隨后,似乎才想起來正事,陸師兄指著眼前的九層閣樓道:

  “兩位師弟,這里便是傳承閣,我先帶你們進去吧。”

  “多謝師兄!”

  說罷,張景便跟在陸師兄身后,朝著傳承閣走去。

  隨著不斷靠近,一股莫名的壓力開始出現在張景心頭。

  他不禁抬起頭,向上看去。

  傳承閣足有數十丈高,通體好似青金澆筑,表面雕刻著數以萬千記的奇異圖案,或龍鳳,或靈蛇,或神猿,或巨鯨,俱都散發出一股歲月滄桑之意,震人心魄。

  回頭一望。

  他這才注意到,傳承閣所在之處,竟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一眼望不到邊際。

  遠處是一連片的房屋,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陸師弟你總算是到了。”

  進門瞬間。

  一個眉眼似劍、滿頭白發的青衣年輕男子便迎了上來。

  “陸遠見過劉師兄,第七臨院的兩位師弟如今已安全送到,我就先告辭了。”見到迎過來的男子后,陸師兄打了個寒顫,急忙恭敬地說道。

  “嗯,辛苦陸師弟了。”

  被喚作‘劉師兄’的青衣男子笑著點了點頭。

  “兩位師弟,這位是劉禮之師兄,你們挑選傳承以及這段時間的安排,可全都要仰仗劉師兄了。”

  囑咐完后,陸師兄轉身向外跑去。

  “陸師兄慢走!”張景和鄧安齊聲說道。

  而后,他們又不約而同地轉身看向眼前的劉師兄,恭敬道:

  “張景(鄧安)見過劉師兄。”

  “兩位師弟客氣了。對了,剛才馭使靈舟的時候,陸遠師弟沒有......發瘋吧?”劉師兄臉上表情有些奇怪。

  “師兄您指的是陸師兄的靈舟飛的比較快的事么?”

  張景小心翼翼地問道。

  “果然!”劉師兄表情瞬間嚴肅,但轉瞬又露出一絲無奈,說道:“我就猜到會是這樣。”

  “算了,等此間事了之后再罰他。”

  只見劉師兄嘆了一口氣,隨后雙手伸出,掌心各出現一枚白色玉匙。

  玉匙分別飄至張景二人身前。

  “二位師弟,這便是中品傳承的玉匙,稍后我會送你們進入傳承密藏,你們挑選好之后,用玉匙即可開啟。”

  “還有,師兄得提醒你們一句,傳承閣內中品傳承共有三千八百二十七余部,其中陣丹器符、醫卜獸傀、妖魔鬼神無所不包,俱都極其珍貴,外界求一而不得。”

  “可若想要進入內院,獲得我龍湖道院真正核心傳承,追求長生之道,那便盡量選擇一部契合度高的修行法,如此方才有可能!”

  “否則,便會一輩子蹉跎外院,虛度光陰,百二十年后化作一抔黃土。”

  說到最后,劉師兄的語氣已經變得無比嚴肅。

  “敢問師兄,何為契合度?”張景正要開口,卻不料鄧安提前一步,好奇地問道。

  聞言,張景不自覺用余光看了身旁鄧安一眼。

  心中不禁泛起一絲疑惑。

  鄧安身為修行世家子弟,族中有修行者存在,竟為何也不清楚修行契合度的事情?

  難道這并非是修行者人人皆知?

  “問得好!”劉師兄目光掃向對面的張景二人,解釋道:“所謂契合度,你們既然已經將基礎觀想法修行入門,那么應該明白——”

  他頓了頓,繼續道:

  “修行之初,乃是凡人以先天靈慧觀想天地萬靈,借其力而增己身,進而超凡脫俗。而人之先天靈慧各有所異,故修行法不同,對應萬靈不同,修行效果便截然不同。”

  “契合度高,事半功倍;反之,則事倍功半!”

  張景若有所悟,但下一個疑問緊隨其后。

  “師兄,那敢問如何確定我與修行法的契合度高低呢?”他想了想,隨后不確定道:“總不能是全靠感覺吧?”

  “哈哈,師弟說笑了。若是全憑感覺,那要我傳承閣何用?”

  劉師兄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而后說道:

  “你們進入傳承秘藏之后,若是能走進某一部修行法所在玉柱十尺范圍,那便意味著契合度足以修行該法門。”

  “在此基礎上,每進一尺,就意味著契合度再高一分。若是能走進五尺范圍,是為上等契合度,修行自然千順百順,事半功倍;三尺范圍,則為極等契合度,萬中無一!”

  “你們兩個明白了嗎?”

  張景和鄧安同時點了點頭。

  “很好,那跟我去傳承秘藏吧。”

  “師兄,我的行李可以先放在這里嗎?把它背去傳承秘藏,可能不太好。”張景指了指身后的行李,尷尬地問道。

  “行李先給我吧。”

  劉師兄從張景手中接過行李,下意識摸向腰間的儲物袋。。

  ......

  “就這里了。”

  一扇青銅門前,劉師兄表情嚴肅地說道:“快進去吧。記住,中品的修行法傳承在入門左手邊七到十九排,直接過去就行了。按照順序,鄧師弟你先進去,張師弟先稍等一會兒。”

  “明白。”

  “好的師兄。”

  轟隆隆——

  青銅大門被緩緩打開。

  鄧安快步走了進去。

  青銅門外。

  眼見無事,劉師兄忽然想起張景的行李,不由問道:

  “師弟家中可有修行者長輩?”

  “不曾有,家父家母都是普通人。”張景老實地答道。

  “哦?”劉師兄眼神里閃過一絲詫異,驚訝道:“那師弟還真是天賦異稟,竟然能硬生生憑借自身天賦悟性,拿到乙等評定!”

  “嘖嘖,你們這一次,還真是出了不少天才啊,接下來一個月有意思了。”

  劉師兄饒有興趣地說道。

  “師兄,此話何意?”張景瞪大了眼睛。

  劉師兄沒有具體回答,只是提醒道:

  “嘿嘿,張師弟,具體形式你師兄我現在也不清楚,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和道功有關。反正,今天拿到修行法后就好好修行吧,爭取在三十天考核期結束前正式引氣入體,踏入煉氣境。”

  “修為越高,能拿到的道功便越多。”

  “這是道院給你們這些小家伙兒的入門福利,機會只有這一次,千萬要把握住!要知道在正常情況下,道功獲取何其之艱辛。”

  “道功?”張景面露一絲不解。

  “不錯,道功!師弟你將來在外院,兌換修行資源,兌換傳承,等等,全部都需要道功。”

  “就比如你們臨院的教習,以及剛剛送你們過來的陸遠師弟,他們這般辛苦,可都是為了‘掙道功’。”

  原來如此!

  經劉師兄這么一解釋,張景瞬間明白了道功的重要性。

  就是道院特有的‘錢’嘛!

  正說話間。

  鄧安的身影忽然出現。

  “鄧兄這么快就選好了?”張景驚訝道。

  按照他的理解,這次挑選修行法需要確定契合度,不應該會這么快才對。

  “僥幸一開始就選對了。”

  鄧安臉上控制不住地露出一抹興奮。顯然,他對這次選擇的修行法以及契合度很滿意。

  “鄧師弟,你選的是哪一部修行法?傳承閣需要記錄一下,當然法門契合度是你的秘密,就不用說了。”

  劉師兄語氣認真地詢問道。

  “回稟師兄,我選擇的是中品修行法門上元羽化秘術。”

  “這一部么?我知道了。現在張景師弟你可以進去了。”劉師兄對著張景示意道。

  聞言。

  張景緊緊握住傳承玉匙,深吸一口氣,旋即闊步走了進去。

  進入的瞬間。

  張景視線便被難以計數的一人多高的晶瑩白玉柱所占據。

  玉柱整齊排列在左右兩側,一眼望不到頭。

  只看了一眼,他便飛快收回目光,腳步邁動,口中默念道:“左手邊,第七至十九排。”

  細細看向白玉柱上標注的傳承法門信息,張景遂開始逐一嘗試起來。

  三元離火吞陽法,十尺外,不行!

  閻冥白骨觀,十尺外,不行!

  巽風御虛集注,十尺外,不行!

  ......

  ......

  張景不知道自己到底挑了多久,只感覺眼睛都快挑花了,才堪堪選出兩門比較合適的修行法傳承。

  一個是三光化陰真解,自己可以走進到八尺半之內,已經足夠修行了。

  一個是玄元五谷道神法,這個張景尤為滿意,他可以走進到五尺半的距離,隱隱摸到了上等契合度的邊緣。

  按照剛剛劉師兄的說法,這個契合度,已經屬于十分稀少的那種了。

  只是張景并沒有停下腳步。

  雖然他有聚元靈光,可以大幅度加持修行速度,但那也是基于正常修行速度而言。

  萬一這些修行法之中,有和自己之間的契合度達到上等的呢?

  二者相加,豈不是更加變態?

  再試!

  將所有修行之法全部都試上一遍!

  最終。

  第十八排的第二根白玉柱。

  五藏解引水元注,契合度三尺半,上等中的上等!

  還真有?!

  張景快速從懷中摸出傳承玉匙。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