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四章 通過考核前往傳承閣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張景總感覺眼前的玉符,似乎要比之前稍微凝實了那么一絲。雖然幅度極其微弱,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

  “難道是因為我觀想法入門誕生出靈識了么?”

  張景目光微凝。

  畢竟在這前后,發生在他身上的變化就只有這個了。

  視線下移,輕輕落到剛升到一級的純元納息觀想法上,一行小字正不停地躍動,拼命展示著存在感。

  技能特性:聚元靈光(低級)

  一道信息驀地在心底浮現。

  丹田蘊生一道聚元靈光,聚氣淬元,精純靈氣并大幅提高靈氣煉化速度。

  “丹田靈光,聚氣淬元?”

  張景不自覺張開手掌,按在胸口上,呼吸急促。

  純元納息觀想法中說的很清楚。

  觀想法入門誕生出靈識,只不過是修行的必備條件罷了。

  而隨后的正式修行階段,便需要吞納靈氣入體,煉化成靈力,繼而開啟由凡至仙的恐怖蛻變之路。

  這便是修行第一境,煉氣境的由來。

  煉氣修行,煉氣修行,最重要的無非是靈氣煉化速度以及丹田內的靈力精純程度了。

  前者關乎修行速度,后者關乎修為關卡突破難易。

  恰好聚元靈光在這兩方面都有加持。

  懷著激動的心情,張景閉上眼睛,靈識向丹田探去。

  空蕩蕩的丹田中,隱約透著光亮。其中心處,一道靈光盤踞,宛若小蛇,透著一股靈動而純粹的氣息。

  “果然在丹田!”

  一番確認過后,張景意識轉回現實。

  目光緊緊盯著玉符。

  他突然有些期待起來。

  一級的純元納息觀想法就出現了特性聚元靈光,那么等自己將其升到四級的時候,又會出現什么樣的新特性呢?

  七級?

  乃至——最終蛻變衍化出來的法種!

  對了!法種!

  想到法種,張景忽然意識到,自己這次突破,心神同樣得到蛻變。如此一來,維持開啟心眼法種的時間應該更加長了才對。

  看了看窗外幽暗景色。

  時間還早。

  “心眼!”張景心中喝道。

  霎時間,識海中法種光華大放,心眼應聲打開。

  悟性瞬間得到巨大增幅,思維變得極快。

  與此同時,剛剛誕生的靈識開始一點點減少,就仿佛被什么東西給吞掉一般。

  “催動法種開始消耗靈識了?......也對,靈識本就是精神蛻變后的產物,或許原本催動法種就需要靈識,只不過我之前沒有罷了。”

  等等,既然這樣——

  張景意識來到識海。

  只見心眼法種正在瘋狂地吞噬著本就不多的靈識。

  他嘗試著同時控制靈識和法種。

  少一點!慢一點!

  霎時間,張景便感覺到來自心眼的增幅逐步減弱,取而代之的是,靈識的消耗大幅度減少,心眼狀態的持續時間變長。

  “這樣才對嘛!”

  張景滿意地說道。

  這種狀態更加適合長時間的修行,細水長流才是王道,總不能每次都撐不到幾個呼吸,就讓他精盡力竭、昏昏欲睡吧。

  說出去也有損形象嘛。

  “或許幽蛟吞虛道韻現在也有變化?”張景不無猜測地想到。

  有心想要接著嘗試。

  但是一看時間——

  算了,還是先去找王教習,把乙等評定拿到手最重要。

  ......

  ......

  “不錯,已經誕生靈識。鄧安——觀想法于第六天入門,乙等評定,上報至道院監察閣。”

  “好了,”王教習暢然道:“鄧師弟,恭喜你通過考核,進入道院!”

  “還要多謝教習師兄您的指導。”

  篤篤——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引起房間內二人的注意。

  話音戛然而止。

  “進來。”王教習喊道,粗獷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似乎在問:這個時候怎么還有人來找他?

  “教習,可能是有人在修行中遇到了疑惑,不得寸進,來求您解答一番吧。”

  鄧安溫和的聲音響起。

  “或許吧。”王教習沉吟道。

  門被緩緩推開。

  “咦,你是......張兄!”看清楚來人的一瞬間,鄧安驚訝地說道。

  “原來鄧兄也在這里?”

  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鄧安,張景腳步不由得一頓,而后很快恢復。

  他對此人印象不深。

  因為在之前的季伯常四人之中,眼前的鄧安是最低調的一位,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幾乎沒有存在感。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他竟然是在季伯常之后,第二個通過考核的。

  “是啊,有些事情需要找一下教習。”

  鄧安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季伯常的好友,語氣溫和地回答道。

  這時。

  在他們對面。

  王教習先是沉思一番,隨后說道:

  “你是叫......叫張景吧。那么,張景,你來找我有什——”

  話還未說完,王教習突然目光一凝,目光緊緊盯著張景眉心,似是不敢置信地問道:

  “靈識?你將觀想法修行入門了?”

  張景點了點頭。

  沉默!

  沉默是現在的王教習。

  良久。

  “好啊!張景,沒想到你竟然能在第六天就將觀想法入門,真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啊!哈哈哈~”

  王教習突然開口笑道,大手用力拍了拍張景肩膀。

  他沒有想到,自己這次負責的第七臨院,除了那幾個修行世家子弟外,竟然還有人能在七天之內將觀想法入門,得到乙等評定!

  對了!

  王教習忽然想起,張景似乎住在免費的石屋之中。

  這也就是說——對方家境普通,來之前并沒有接觸過修行知識。

  “好高的天賦!”他心中不禁感嘆道。

  自己參加考核時便是普通人,所以王教習清楚眼前這個少年,天賦到底有多強!

  可以說是僅僅只在那些甲等評定的妖孽們之下。

  而妖孽才有幾個?

  隨后便見王教習拿出了一枚玉簡,將張景的名字以及完成觀想法入門所用時間全部記錄在案。

  “張景師弟,恭喜你通過考核,加入道院!”

  “你的信息我已經上報至道院監察閣,明日便會有師兄來接你們去傳承閣選擇中品傳承。”

  說到中品傳承的時候,王教習語氣中帶著一絲羨慕。

  王教習對面。

  “師......師弟?”

  張景聞言瞪大了眼睛,盯著王教習,想確認他是不是口誤了。

  “張兄,除了院長以及各閣長老們之外,剩下所有道院修士,均以師兄弟相稱。”一旁的鄧安走過來解釋道。

  此時。

  他看向張景的目光中,依舊殘留著一抹濃濃的震驚,以及難以形容的復雜神色。

  還有對季伯常的欽佩——這家伙兒眼光竟然這么好?

  這波屬于是屎里淘靈石了,關鍵是真就讓他淘出來一枚,而且還是高等靈石!

  “原來是這樣啊,謝謝鄧兄告知。”

  張景很快反應過來,有學有樣地對王教習說道:

  “多謝師兄教導,張景感激不盡。”

  “哈哈,師弟客氣了。”王教習擺了擺手,大大咧咧道。

  隨后似是想來什么,王教習又善意提醒道:“張師弟,明天在傳承閣選擇中品傳承之時,千萬要記得選擇一門契合度高的修行法,這是修為根本。”

  “師兄,我們不是有純元納息觀想法么?”張景有些不解地問道。

  “咳咳,師弟,那只是最基礎的修行法,修行效率和那些上了品級的修行法完全比不了。你們如果想要進入內院的話,就不能靠修煉基礎修行法來增進修為。”

  “進入內院,是有年齡和修為要求的!”

  王教習幽幽說道。

  內院?!

  張景心里一震,

  “原來如此,那我明白了,多謝師兄指教。”

  “哈哈,師弟不必如此,這些就算我不說,估計傳承閣的師兄也會提醒你的。我只是提前賣個人情而已。”

  王教習樂呵呵地解釋道。

  “縱使如此,師兄也是出于好心,此番恩情張景必會牢記心間。”張景一臉認真。

  似乎感受到了張景的真情實意,王教習表情變得嚴肅,認真道:

  “張師弟倒是個妙人。愚兄在北湖三林島,以后如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能力范圍之內,必盡力而為。”

  “多謝師兄~”

  一旁的鄧安,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羨慕。

  “好了,兩位師弟先回去準備吧,離開第七臨院后,就不會再回來了。”

  “明白了,師兄。”張景和鄧安齊聲說道。

  “哈哈,去吧去吧,我就不送了。”

  說罷,王教習單手一揮。

  便見不遠處的大門無風自動,緩緩打開。

  ......

  ......

  嘎吱——

  張景背著行李,推開石屋小門,緩步走出。

  他情不自禁地回頭看去,眼神里滿是感觸。

  盡管只有短短幾天時間,可小石屋畢竟是自己最開始修行的地方,意義非凡。

  望著滿目的滄桑痕跡。

  他忽然想到。

  這間小石屋從誕生之初到現在,究竟見證過多少人進入仙道?

  之前也會有人如自己這般吧......張景有些不確定,因為這只是一間石屋,免費入住的那種。

  下一刻。

  他轉身向不遠處的王教習走去。

  “哈哈,張師弟,可是有些不舍?”王教習調笑道。

  “師兄所言極是。”張景笑著回應道。

  “或許這里會因為師弟而不同凡響,亦猶未可知啊。”王教習目光深邃,“快走吧,接你們的師兄到了。”

  “師兄您這話......說得真熟練!”

  “哈哈,被師弟看出來了?”

  王教習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隨后便領著張景向講法堂一側的廣場走去。

  一路上。

  張景背著行李的身影,引來了大量好奇的目光。

  然而當那些目光觸及到前面的王教習之時,又飛快地縮回去。

  一時間,各種各樣的想法紛紛出現在這些人心中。

  “他是要離開了嗎?”

  “什么情況,難不成還能提前放棄考核?可這個時候放棄,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當然也有明白人。

  此刻,一間平房之中,忽地響起一聲驚呼:“怎!么!可!能!”

  另外一間石屋內。

  一個小胖子正撅著屁l股,目不轉睛地看著快要從視線消失的那個背影,不禁悲從心來。

  行李每一次晃動,都仿佛重錘一般,狠狠敲擊在他心上。

  小胖子第一眼就認出來那個人是誰了。

  可他明明就勸過對方不要放棄。

  “唉,修行真的好難啊,完全看不到希望,我最后會不會也和那位兄弟一樣放棄?”

  小胖子嘆息道,臉上的肉擠出一個‘囧’字。

  廣場上。

  一個青袍男子早已經等待多時。

  在他身旁,鄧安正靜靜地站著,身姿挺拔,臉上透著一絲期待。

  而此刻。

  廣場對面的獨棟小院區域。

  兩個人正一眨不眨地看著不遠處的鄧安,心情截然不同。

  武鳴元羨慕得兩眼發紅,暗恨為什么站在那里的不是自己;而楚靈蕓則是羨慕中又帶著一絲激動和期待。

  她的觀想法剛剛入門,雖然比鄧安差一點,但也是乙等評定。

  作為第七臨院第三個通過考核的人,明天站在那里的可就是自己啦!

  時間緩緩流逝。

  ‘王教習怎么不在?他們為什么還不走?’相同的疑問同時出現在武鳴元和楚靈蕓的心頭。

  卻在此刻。

  王教習帶著張景向青袍男子走去的身影,漸漸闖入到楚靈蕓和武鳴元視線之中。

  兩個人的目光齊齊陷入呆滯。

  這個動作寓意著什么,他們比誰都清楚。

  只是清楚歸清楚,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尤其這個人還是——張景!

  “他竟然也通過......還在我之前,這怎么可能?”楚靈蕓失聲道。

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緩了好一會兒,她才接受現實,喃喃道:“好深,藏得好深,季伯常那家伙兒肯定知道,估計就是為了看我笑話。”

  隨后,楚靈蕓想起當初答應過季伯常的事情,又不禁有些雀躍。

  “既然張兄拿到了乙等評定,那我說到做到,考核結束后就邀請他加入我們。”

  至于另一邊——

  “我一定是在做夢。”

  武鳴元喃喃道,臉上一片死灰。

  ......

  “張景師弟?”

  看著走近的二人,青衣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直接開口問道,語氣中帶著肯定的意味。

  “正是張景,見過師兄,敢問師兄如何稱呼?”張景不卑不亢地說道。

  “我姓陸,你叫我陸師兄就好。”

  “好的,陸師兄。”

  說罷,陸師兄點點頭,隨后看向王教習,笑罵道:

  “王師弟你昨天才和我說成績差,結果今天又冒出來兩個乙等評定的天才,你可不誠實!”

  “哈哈,意外,這都是意外啊陸師兄。”王教習咧嘴一笑。

  “你就裝吧!光憑這他們三人,你第七臨院便足以在十三個臨院之中排到前六......算了不說了,我先帶兩位師弟去傳承閣了。”

  聲音落下。

  便見到陸師兄袖口一抖,一只巴掌大的碧綠靈舟緩緩飄出,迎風就長。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