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朱千戶

更新時間:2022-04-24  作者:天子
陸松代表興王府,在唐寅面前表示,那場火中朱浩的表現沒有任何問題。

你唐寅就算再懷疑也是徒勞,你只是靠一些道聽途說,或是對朱浩能力的理解,就敢說那場火可能是朱浩放的?

又或者是朱浩有意設計出火場救人的情節?

未免太過武斷了吧!

有一點唐寅看得很明白。

朱浩在興王府已徹底站穩腳跟,再想想之前朱浩冒著泄露行藏的風險到王府為興王世子治病,這勇氣他唐寅自嘆不如。

“還是你背后的人高明。”

唐寅喝得迷迷糊糊,心中做總結,對朱浩有更為直觀的認識:“指點你的人高明是一部分,主要還是你小子智勇雙全,勇氣可嘉。”

唐寅中午跟陸松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下午自然不會再去學舍上課。

他跟陸松一起回王府時,特別囑咐讓陸松去通知公孫衣代班,順帶問一下,王府曾說過請別的教習輪班教導世子學問,如今為何遲遲不見動靜,卻沒從陸松那里得到答案。

二人邊聊邊走,到了王府西大門,只見有輛馬車停在那兒,馬車周圍站著一群身穿飛魚服、腰佩繡春刀的錦衣衛。

唐寅瞬間一個激靈,腦袋清醒過來,慌忙拉著陸松躲到一邊查看情況。

“先生莫要緊張,應該不是沖著您來的。”

陸松試著讓唐寅放寬心。

唐寅可不敢掉以輕心,錦衣衛會隨便進興王府?

別是知道他唐寅躲在興王府,錦衣衛特地上門來替寧王要人吧?錦衣衛中自指揮使錢寧往下,可是有大批被寧王收買的人。

陸松看唐寅緊張兮兮的模樣,不知該說點什么好。

卻見此時王府大門中走出幾名身著武官服的人,卻是王府儀衛司儀衛副駱勝帶人出來招待這群錦衣衛。

陸松想了想,道:“先生稍候,容卑職前去問個清楚。”

唐寅點了點頭,有錦衣衛堵門,他一時不敢進去。

等陸松過去跟駱勝做過溝通,問清楚狀況后,便直接當著錦衣衛的面回到街角位置,向唐寅介紹情況:“乃是朱副千戶自京師歸來,入王府拜見興王……這些都是他帶來的人。”

唐寅稍稍松了口氣,卻不敢確定這些人真與他無關。

“先生保持平常心,與我一同進王府便可。”

陸松鼓勵完便在前引路。

唐寅小心謹慎跟在后面,路過馬車時不敢正眼打量那些錦衣衛,進大門時駱勝向他行禮也無心理會。

進了院子,發現門口那些個錦衣衛沒人留意自己,唐寅才長長地松了口氣。

駱勝年老持重,見唐寅心事重重,便主動走了過來,安慰道:“如果陸先生不方便跟錦衣衛的人相見,只管先到內院,朱副千戶是得興王上奏,才調回長壽縣接替其父差事,料想其不敢與你為敵。何況……他并不知曉你身份。”

唐寅拱拱手,目送駱勝帶人離開。

陸松解釋:“本要把這些錦衣衛請入王府,喝杯茶什么的,但他們上命在身,不敢懈怠。先生多喝了幾杯,先回去歇息,公孫先生那邊卑職自會通知到。”

唐寅目送陸松疾步前往內院,這才步履沉重跟著往里邊走,路過西跨院時,發現朱浩正坐在門檻上看熱鬧。

“你……”

唐寅本想問,你小子坐在這兒做什么?

但轉念一想,剛才我的表現不會都被這小子盡收眼底吧?不對,這小子好像勸說過我少飲酒。

“陸先生。”

朱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我大伯到王府來感謝興王,進來時我沒瞧見他人,倒是撞到陸先生你了……中午喝了不少吧?”

唐寅非常尷尬,又覺得哪里不對。

自己喝不喝酒,需要跟這小子解釋?他能管得了我?事情是如此,可為何我喝了酒,在這小子面前居然有一種負罪感呢?

唐寅不解釋,徑直往內院去了。

走了一程,發現朱浩跟在后面,不由轉身質問:“你小子尾隨作何?難道本先生喝不喝酒,需要對你解釋嗎?”

朱浩笑道:“陸先生沒必要如此敏感……我跟你過來,是想試試,看能不能路上撞到我大伯。

“最近這段時間陸先生還是小心一點好,我大伯之前在京師為質,好不容易回來,肯定急于立功,但他現在又不能得罪興王府,若知曉陸先生身份……呵呵。”

這話近乎于恐嚇。

唐寅仔細想了想。

也對!現在朝廷對興王府的監視有所松懈,朱萬宏返回安陸,乃是興王親自上奏請旨,經內閣票擬、司禮監朱批傳達,才得以回來。是不是皇帝親自過問不知道,但這明顯不是錦衣衛高層的意思。

朱萬宏返回安陸,為防止再被拿回去當人質,肯定急于建功,而他唐寅不就是個大功勞擺在這兒?

朝廷對他唐寅的下落自然不感興趣,錦衣衛高層可就不這么想了,如今錦衣衛指揮使錢寧跟寧王是“鐵哥們”,誰抓到唐寅就是大功一件。

“錦衣衛中莫非還有人認識我不成?”

唐寅想表現一下大無畏的氣度,在朱浩面前硬撐。

朱浩笑道:“那就要問問,安陸本地有沒有人認識陸先生了。”

唐寅一聽就蔫了,他行走天下,朋友也遍天下,又不是第一次來安陸,本地自然有人認識他,這大概是朱浩為何要提醒他最近不要隨便外出的原因所在。

“知道了。”

唐寅不想跟朱浩過多糾纏,正要繼續往前走卻發現里面有人從內院夾道小門出來,為首者乃是幾名王府典吏,同時還有王府奉正張佐,先前趕著進王府的陸松也在……王府中人陪同一名錦衣衛官服的中年男子一起出來。

唐寅想走已然避之不及。

幾人迎面而來。

張佐笑盈盈道:“正說呢,這不就見到了?朱浩,你本家長輩進王府,快過來打聲招呼……這孩子可是聰明得緊,王府中誰不夸他?”

朱浩打量素未謀面的大伯。

臉型方正,頜下三縷短須,看起來是個忠厚漢子,體形略微有點發福,即便腰間挎刀,也不像是個統兵的武將,唇紅齒白皮膚更白,倒像是個老白臉,這大概是之前質子生涯凄苦,守天牢少見陽光的緣故。

朱浩很想說,你在京師伙食挺好啊!其中有一部分還是我跟我娘節衣縮食省下來送過去的呢!

朱浩笑道:“大伯好。”

“小浩,長這么大了?上次見到你,你還蹣跚學步呢,未曾想一轉眼這么多年過去了。”

朱萬宏笑盈盈望向侄兒,眼神中有幾分親切,至于是不是親情兩說。

朱浩沒有回話,只是咧嘴笑著,以孺慕的目光望向朱萬宏。

張佐笑道:“朱浩在王府讀書,課業進步很快,前途光明啊……這位乃是王府的陸教習,舉人出身。”

唐寅沒想到自己會被張佐介紹,他沒有跟朱萬宏搭茬的意思,只是拱拱手,沖著朱萬宏笑了笑。

朱萬宏并不在意王府的教習是誰,他轉身向張佐行了一禮:“既然興王殿下有所不便,那鄙人回頭再來拜訪……興王殿下的恩德,鄙人沒齒難忘,若有驅馳,只管派人知會一聲便可。”

聽了這話朱浩頓時了然,朱萬宏進王府一趟,沒見到朱祐杬本人。朱浩心想,你本就不該來,人家替你上奏幫你說話,可沒指望你報答,只要你別暗地里污蔑中傷就是好的,但那好像本來就是你回安陸的差事,興王府根本就指望不上你。

“陸典仗,你便與陸先生往內院……由咱家送朱千戶出王府。”

張佐笑著對陸松道。

陸松點點頭,心中還在奇怪,不是朱副千戶嗎?這才剛回來,就正式接替他爹當上千戶了?

不對啊,他要是做了千戶,那安陸之地監視興王府的差事就落在他一人身上,可能林百戶都要靠邊站,那我的身份……

陸松正擔心,發現朱萬宏望了他一眼,雙目微瞇精光四射,給人一種大有深意之感。

送走一個林百戶,剛安生沒兩天,又來了一個朱千戶!

日子還過不過了?

朱萬宏與張佐等人往西大門去了。

唐寅緊繃的心終于松懈下來,陸松的臉色卻變得異常沉重。

朱萬宏先前的神色,朱浩也有發現。

要是朱萬宏已知陸松奸細的身份,急于立功之下,會不會把這消息出賣?陸松會不會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朱浩心想:“本來你陸松就在夾縫中艱難求存,早就該料到會有今日這種兩邊都不是人的時候吧?”

“陸先生,今日我大伯回來,可能家里有什么慶祝活動也說不準,下午我早點回去,你不介意吧?”

朱浩當著陸松的面向唐寅請假。

唐寅有些莫名其妙。

你小子從來都是太陽沒落山就從王府離開,難道這次你想一下午都曠課不成?

陸松卻聽出一些苗頭。

應該是朱浩發現苗頭不對,早點走可能是想回去打聽朱萬宏動向,這對陸松來說同樣重要,他迫切想確定朱萬宏是否知道自己身份,雖然大概率兜不住。

“別誤了功課。”

唐寅自己下午都要曠工,自然無法理會準備曠課的朱浩。

請:wap.shuquge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