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七十三章 坐而論道

更新時間:2022-04-24  作者:天子
“年輕人,還是要多為將來綢繆啊。”

唐寅語帶感慨,聽起來像是在規勸,可老早就把人塞進官場的大染缸里,真是什么好事嗎?

朱四聽聞后有幾分頹喪:“朱浩這么小就能參加童考嗎?那我們幾時才能達到他的水平?”

朱三翻了個白眼,道:“笨蛋,你還用得著參加童考?你真當自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在階級差距這件事上,朱三看得比弟弟透徹多了。

“先生,如果這里真的一條魚都沒有,我們卻堅持在在這邊垂釣,在外人眼里我們是不是都是些傻瓜?”

京泓突然問了一句。

他不參與討論朱浩參加童生試的事情,只在意在這邊枯坐的目的。

明明可以回去讀書,就算要釣魚也可以到有魚的地方,城里的湖泊可不少,為什么一定要在這里白白浪費時間?

唐寅道:“勿驕勿躁,釣魚,純粹就是個心態。”

朱浩糾正:“陸先生說心態,應該不適合京泓,他最在意就是結果,從來都不是過程。而我在意過程,比如說我喜歡做個小孩子,我想京泓巴不得明天就能成人,可以融入到成年人的生活中去。”

“嗯!?”

唐寅清高慣了,對于世間事見解深沉,甚至可以說已看透人世百態。

但他這種見多識廣,更多是一種唯心主義,以自身好惡來決定別人好惡。

朱浩補充道:“這大概就是因材施教的意義所在吧……教我,和教京泓,方式方法上,應該有所不同?老師,你覺得呢?”

一向清高自傲的唐寅,聞言只能苦笑。

想想也是。

一般人做事都有目的性,姜太公釣魚不也是為了守候周文王?而眼前從唐寅自己到幾個小孩,又不是在等誰來看他們釣魚,若僅僅只是為修煉心性……

你唐寅半生浮沉,看透一切,可以追求這種清靜無為的境界,可讓京泓幾個初生牛犢搞這一套,明顯找錯了對象。

朱四瞪大眼:“要不……我們出城去玩吧?這個季節,小兔子應該多起來了吧?”

朱三扁扁嘴道:“父王不會同意的,連到這里釣魚,都有這么多人跟著,出城恐怕更不得了……”

陸炳也放下魚竿,眼巴巴等著唐寅下一步安排,顯然他也不想坐在一個沒有魚的地方垂釣。

幾個孩子的反應,讓唐寅徹底明白一件事,他追求的東西這些孩子除了朱浩外,別的一個都不感冒,甚至還有些反感,難怪朱浩要講什么因材施教。

唐寅心說,看來無論從學問,還是心性,這小子都跟成人無異,甚至對人性的感悟,都比我這個自詡博學的老儒生高。

他是怎么煉成的?

唐寅沒有資格帶幾個孩子出城,未得興王點頭同意,他最多只能帶幾個孩子在城里轉轉。

以他的權限,只要是在城里,隨便去哪兒都行。

然后唐寅就帶著幾個孩子去戲園子看戲。

這可把幾個孩子興奮壞了,好像出城玩都沒有聽戲來得自在,尤其那戲還是朱浩所寫,而關公的《戰長沙》這出大戲,他們還沒見識過。

朱浩只能讓于三臨時準備座位,一場戲唱完,已過中午吃飯時間,旁邊負責護衛的陸松催了好幾次回王府。

唐寅打招呼:“好了,今日戶外課就上到這里,回去后趕緊用飯。走了!”

“再聽一場嘛。”

朱三依依不舍。

朱四、京泓和陸炳也都站在朱三的立場,眼巴巴地看著唐寅,眼里滿是渴求。

朱浩站起身:“來聽戲已超出原本的計劃,到這人多眼雜的地方,讓陸先生承受了多大壓力?你們要是還不知足,那就是不知進退……這戲票還是我提供的,誰要留下隨他,但下次再想出來就難了。”

相比于唐寅的隨和,朱浩才像那個嚴師。

朱浩的話果然好使。

朱四和京泓最先起身往雅間外走,陸炳屁顛屁顛跟著,朱三再不情愿也只能皺皺鼻子跟著一起走。

唐寅是最后挪步的那個,這會兒他又多了一些不尋常的心思,想把朱浩看透卻發現完全看不明白。

說是個大人吧,有時候還是挺孩子氣的,還說什么要多當幾年天真無邪的孩子?平時也都是孩子王,帶著幾個同齡孩子玩得很瘋。

可說是個孩子吧……能把這小子當孩子看待嗎?那我唐某人在某些方面或許還不如他呢。

進到王府。

幾個孩子各自散去,一直隨侍在旁陸松終于可以松口氣,總算是無驚無險完成護送事務。

換作別人沒他這么緊張,只有他知道錦衣衛的人還時刻盯著興王府,他又是安插在王府中的奸細,自然明白其中兇險之處。

“陸典仗,有時間喝上兩杯?”

唐寅走過來,笑著發出邀約。

陸松急忙行禮:“陸先生客氣了,卑職豈敢與您共飲?”

唐寅笑道:“我在王府中無官無職,不過是平頭百姓一個,陸典仗大可不必如此拘禮。正好我這邊有朱浩的事情想問問你……你看是否方便呢?”

從朱浩身上找不出答案,唐寅就想另辟蹊徑,陸松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陸松聞言皺眉。

聽唐寅這意思,想從他身上打聽朱浩的事情?

你不是朱浩的啟蒙恩師嗎?他所學不是你教的?論對朱浩的了解,你唐寅應該比我更深吧?問我算幾個意思?

陸松對朱浩的疑惑同樣很多,兩個人在探朱浩底細這件事上有著共通點,當下拱手:“陸先生肯給卑職面子,卑職自當設宴款待。”

“不必不必,蔣兄弟走前已招呼過去何處飲酒,你與我同去,話說他離開安陸,我可是少了一個好酒友啊!”

蔣輪在王府沒有正經事情,但吃吃喝喝總少不了他。

唐寅跟蔣輪本是兩個世界的人,一個才名卓著,一個則是半吊子學問的軍戶,八桿子打不到一起的那種。

可就因為兩個人都很喜歡喝酒,再加上唐寅在王府中挺自卑的,覺得一切都是沾了朱浩或是朱浩背后那位高人的光,喜歡喝點悶酒,跟蔣輪一起喝酒的時間逐步增加,交情也日益深厚。

蔣輪到京城去送貢品,唐寅自然不會同去。

蔣輪走之前,已告訴唐寅,王府附近哪家酒肆提供的酒比較好,在喝酒這件事上蔣輪可是個中高手,唐寅也很快融入到興王府的生活節奏,把周邊美酒美食嘗了個遍。

王府西大門附近的一處酒肆。

雅間里,唐寅單獨跟陸松喝酒,并且表明這一頓他來請。

酒過三巡,唐寅直接問詢:“話說我離開安陸前,與朱浩相處時間不長,自去年六月底出發前往南昌,到今年二月再赴安陸,中間這半年他在王府中到底經歷了什么?”

陸松想了想。

雖然唐寅對朱浩很了解,但唐寅對過往朱浩在王府中的經歷不了解,也說得過去。

這足以證明朱浩即便是在自己啟蒙恩師面前,也沒有出賣王府的秘密,反而說明朱浩值得信賴。

陸松專挑重要的事情說。

“……朱浩入選王府伴讀后,入王府旬月未曾上課,住在東院柴房,后突發大火,他救火有功,才正式拜到隋先生名下讀書,后隋先生到外地赴任,就由公孫先生教授學問。

“年底時……因為一些事,他離開王府說是往外地游學,涉及他跟家族中事,不好明言……再后來就是他與陸先生一并來找卑職,到王府為世子診病……”

陸松說得雖然籠統,但唐寅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唐寅心想,那小子果然沒誆我,他說因救火有功,才得王府另眼看待,估計是真的把世子從火場救了出來……他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居然正巧救出世子?但世子千金之軀,怎會出現在柴房呢?

“那場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寅找到重點。

他聽出來了,朱浩之所以能帶著錦衣衛朱家子弟這個負面身份依然能在王府立足,全憑火場救人有功。

背后一定有什么陰謀。

那小子……鬼心眼兒那么多,這把火肯定跟他有關。

唐寅自然而然地這么想。

陸松解釋:“乃是不小心失火……”

唐寅皺眉:“失火?”

陸松感覺自己不夠實在,于是決定如實相告:“其實是有人故意縱火,罪人已被移交本地有司,隨后被判流徙,他跟朱浩……本無任何牽連,只是認為朱浩出身……錦衣衛之家,跟王府乃是宿敵,想要立功才加以針對。”

對那場火,陸松作為親歷者,后來更是陪袁宗皋查探過火情,所知甚多。

他也沒完全對唐寅說實話。

唐寅笑著點頭:“原來如此。”

聽得不清不楚,唐寅心里卻有數,說是放火跟朱浩無關,但豈會真的無關?就算無關也是被朱浩所利用!

朱浩難道不懂得因勢利導?坐以待斃?別是王府被朱浩那小子給蒙蔽了還以為朱浩有功呢!

陸松似也察覺唐寅對朱浩的懷疑,話說那場火中,最大的受益者看起來就是朱浩。

但最后查證,的確跟朱浩沒有關系。

“陸先生,其實當時朱浩火場救人,渾身是火沖了出來……可謂九死一生,朱浩出自忠義之家,王府已摒除前嫌,誠心接納他,但還是懇請陸先生不要將其跟朱家的事往外宣揚,讓他安心讀書便可。”

陸松這算是替朱浩說話。

年前跟朱浩同為臥底的二五仔,但現在朱浩已把臥底的身份洗白,可憐他陸松奸細身份則一如既往。

給朱浩挖坑,將朱浩擺在對立面,對陸松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