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七十五章 過家門不入

更新時間:2022-04-24  作者:天子
朱家莊園。

這天一早就熱鬧異常,上上下下都在忙活,張燈結彩,人員進進出出。

朱萬簡大清早望著人來人往的樣子,臉上滿是不屑:“當初我娶親時候,都未必有這般熱鬧。”

旁邊敦厚長工大竹憨笑道:“二老爺,您娶親都過去好多年了,誰還記得陳年舊事啊……難得今天大老爺自京師回來,誰不開心?”

“是啊,你們這群不開眼的,上面讓你們開心就開心,讓你們悲哀就悲哀,有點自己腦子沒?怎不擺他個幾百桌遍請本地官紳?光是自家熱鬧有個什么勁兒?不知道的還以為府上要出殯呢。”

朱萬簡最是氣惱。

不過看到劉管家帶著人進來,他就不能大聲說了。

好在大竹腦子不太好使,不可能去告密,不然讓老太太知道他詛咒家里出殯,肯定要破口大罵。

誰都知道老爺子朱明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指不定什么時候朱家真要出殯,那時或許就要怪他詛咒靈驗了。

朱家后堂。

劉管家把打聽來的消息告知:“大老爺直接自縣城北門入城,打聽過才知道,說是要到興王府感謝興王上表幫咱朱家說話,估摸要到未時末才能歸家。”

朱嘉氏點頭:“還是吾兒有見地,如此合情合理進王府,既不會惹人懷疑,還能示敵以弱,這才是為朝廷當差應有的態度。”

劉管家驚訝地問道:“老夫人意思是說……大老爺進王府,其實是為調查王府內情況?”

這話遭來朱嘉氏的白眼。

“不該你問的,少過問。”

朱嘉氏冷冷回道,“把各房人都叫來,今兒就不叫外人了,親戚們湊一起吃頓飯,吾兒幾時回來,這宴幾時才開。”

劉管家道:“那……三夫人還是不請嗎?”

朱嘉氏冷笑一聲:“知道還問?就算親戚也要分遠近親疏,若連這一點都搞不清楚,朱家也就不成家了。”

朱家人難得有聚齊的時候。

除了朱明善之下幾房,近年來陸續喬遷至安陸的朱氏旁支也都往莊園聚攏,朱家主脈在安陸落地生根,影響力日益擴大,族人自然前來依附,除了在莊園和鋪子做事,也有人在本地務農經商。

朱家人一直等候朱萬宏歸來,可一直到日落時分,朱萬宏的馬車才停在莊子大門外。

“吾兒,終于回來了嗎?”

提早得知有馬車過來的朱嘉氏,先一步迎出門口。

朱萬宏從馬車上下來,長跪在自家莊子大門前。

周圍人都在夸贊,這是個孝順兒子。

母慈子孝。

朱嘉氏正要上前扶兒子起來,朱萬宏磕頭道:“娘,兒回來只是跟您說一聲,然后便要回城,朝廷交待下的差事不能有絲毫差池。”

朱嘉氏一怔。

她最怕的就是大兒子被錦衣衛挾持,即便回到安陸也被人掌控,不得自由。

朱萬簡聲音飄來:“大哥,你回來連屁股都沒落座,就要回城,有那么著急嗎?妻兒老小都不顧了?”

這話很刺耳,既是說給朱家人聽的,也是說給朱萬宏和其身后陪同前來的錦衣衛聽的。

朱嘉氏難得這次沒跟朱萬簡計較,聲音柔和:“這么多年都過來了,也不急于一時,既然吾兒要顧著朝廷的差事,已跟為娘見過,進去再給父親磕頭后就回城去吧。”

老太太很精明。

猜到可能現在的大兒子身不由己,如果真有人強迫朱萬宏必須進城,那要跟他找個地方單獨商量點事情,如此只有趁著朱萬宏進去向朱明善請安時,私下里說說。

只要避開錦衣衛的眼線,朱萬宏應該會把個中訣竅告訴她,母子間有了溝通,后續就好安排。

畢竟這是安陸,朱家的地頭,不比京師,在自己的地盤上還能被錦衣衛給拿捏住?總有辦法讓兒子獲得自由身。

朱萬宏繼續磕頭:“兒便在這里遙向父親問安,尊堂在上,兒先行告辭。”

說完朱萬宏起身,淚流滿面,重新鉆進馬車。

隨后一行往安陸城去了。

“老夫人,這算怎么個說法?”

劉管家走到朱嘉氏身后,有些不知所措。

朱家人翹首以盼朱萬宏回來,近來確定歸期后更是籌備良久,卻僅僅只是見上一面便分開,朱嘉氏怔在原地良久,不知該如何應付周圍竊竊私語的自家親戚。

朱萬簡湊上前低聲提醒:“娘,要我進城給大哥送點東西嗎?”

“不必了。”

朱嘉氏聽到二兒子的聲音,突然回過神來,大概是心頭一口悶氣得以舒緩,像沒事人一般道:“吾兒回到長壽縣,從今以后便常駐本地,他心懷國事豈能勉強?走,到里面去,可以開席了!”

既然朱萬宏不能歸家,朱嘉氏知道勉強也沒用。

這么多賓客看著,她不能讓人看熱鬧,一眾親戚在朱嘉氏招呼下重新進院。

“姓劉的,你在這里看什么?”

朱萬簡本也要進院,發現劉管家站在門口,望著朱萬宏遠去的方向,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由過去質問。

劉管家行禮:“回二老爺的話,小的感懷大老爺境遇……眼下大老爺應是受制于人,需及早想辦法為宜。”

“哼哼。”

朱萬簡挑不出毛病,也就不再理會。

城內驛館。

朱萬宏進到為他準備的房間,坐下來把包袱里的東西簡單收拾,最后拿出一方小木匣,擺在面前。

打開后,里面全都是書函類的東西。

就在此時敲門聲傳來,朱萬宏側頭問道:“何事?”

隨行的錦衣衛下屬的聲音傳來:“朱千戶,卑職有事求見。”

“進來吧。”

朱萬宏本要伸手拿出里面幾封書函,展開細細閱讀,聞言立即把木匣的蓋子合上。

隨即一名錦衣衛總旗進到里面。

朱萬宏臉上有幾分冷峻,說話間帶著公事公辦的沉穩:“后續人手,幾時抵達?”

錦衣衛總旗道:“預計明晚之前將悉數到齊……朱千戶其實大可不必今日便回城做準備,一別經年,跟妻兒團聚……”

“我的事,用得著你來干涉?”

朱萬宏站起來,聲音冷漠:“上面交待的差事,不眠不休也要完成,這才是天子親軍該有的態度……只可惜今日連興王的面都沒見到,難道是……有人告密?”

錦衣衛總旗趕緊低頭,不敢與朱萬宏對視。

朱萬宏捏起桌上一個茶杯,看了一會兒,突然擲于地上,茶杯頓時摔得粉碎。

“我在京城受了這么多年的苦,朱家卻興盛如舊,或許有人早就不把我當成朱家一員,若這次我的差事完不成,回到京城不知要熬到何年何月……到那時,我受怎樣的苦,也會落到你們頭上。”

朱萬宏突然用冷厲的目光望向下屬。

錦衣衛總旗抱拳:“我等感念朱千戶提攜之恩,必定為朱千戶效死命,就等朱千戶一聲令下。”

“人都沒來齊全,急什么?說起來,我還真是乏了,城中有何好去處?先行去探過路……這會兒回歸地方,你我都不必再受那清冷之苦!”

朱萬宏眼中突然多了幾分柔光。

錦衣衛總旗似明白什么,急忙道:“城中有教坊司,卑職這就為朱千戶安排。”

小院。

朱浩這天早早便回來,見朱娘一身盛裝,大概明白老娘是在等候家族的征召,回城外莊子一起慶祝朱萬宏歸來。

“娘,不必等了,朱家那邊肯定不會叫我們。”朱浩這點見識還是有的。

朱嘉氏完全沒把三房人當成自家人。

非要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可見朱娘品性還是太過純良敦厚。

朱娘嘆了口氣,正要跟朱浩說什麼,卻見李姨娘急急忙忙過來:“夫人,于三在外面敲門。”

“于三?”

朱娘不記得自己找過于三辦事。

朱浩笑道:“是找我的。”

朱浩不理會朱娘異樣的目光,一溜小跑來到自家門前,把于三叫到弄巷口,問了問有關朱家那邊的情況,得知朱萬宏從王府離開后并沒急著出城,而是在城里尋找住的地方,直至下午未時二刻才出城。

把于三打發走,讓其繼續找人緊盯著朱家那邊一舉一動。

朱浩回到小院,朱娘問道:“于三來找你作何?”

“娘,大伯回到安陸,必定要刺探王府內的情報,今日我在王府跟他碰過面,從他身上感覺到……他行事可能會不擇手段,到時如果來為難你和姨娘的話……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朱浩說出自己的分析。

朱娘和李姨娘對視一眼,都不明白朱浩的意思。

李姨娘道:“浩少爺,以你娘之前轉述老夫人的話,大老爺在京城吃苦受累,難得回家,就不想過幾天安穩日子?”

朱浩嘆道:“他要是現在就想過安穩日子,將來恐怕就再也沒安穩日子過……再說這時候錦衣衛指揮使錢寧讓大伯回安陸,你們以為真是興王上奏起了作用?怕是背后有什么陰謀詭計!”

朱娘搖搖頭,完全不明白朱浩在說什么。

朱浩也很難解釋清楚。

皇帝妃子懷孕,十有八九是假的,作為當事人的朱厚照自然知根知底,再就是為其出此計策之人肯定也清楚內情,而具體經手者不是錢寧就是江彬、許泰之流,都跟錦衣衛關系頗深。

此時派朱萬宏回安陸,很可能就是要打一個時間差,在興王府沒有絲毫防備時,驟起發難。

請:wap.shuquge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