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四章 繁華背后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從九江府城德化經陸路前往南昌府,走的是德安、建昌的官道,沿途有廬山、鄱陽湖等名勝,風景旖旎,繁華異常。

來往商隊絡繹不絕,一路經過的驛館和村鎮都很熱鬧,隨處可見敲鑼打鼓、舞獅舞龍的盛況,

更讓人詫異的是,新年伊始居然就有人施粥贈藥,顯得民風淳樸。

連朱娘都不由發出感慨:“江南人文底蘊豐厚,到底非江北可比,若長居此等教化之地,身心都會愉悅許多,

小浩的學業也必大有進益。”

朱浩很想說,等過個幾年,

寧王之亂發生,

盜匪四起,民不聊生,看看江西的蕭條,恐怕就不會有如此想法了。

隋夫人安排隨行的“表妹”,對于地方上的安定繁榮卻有些不屑,時不時便會搖頭嘆息。

晚上在廬山下的小鎮落腳時,正好客棧外有人施粥,并不是難民才能領粥喝,附近農戶也可以,男女老少都有,拖家帶口的也不在少數,每個人只要有需求,粥棚便會送上滿滿一大碗,大人小孩或蹲或站,呼嚕呼嚕喝個不停。

朱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湊過去看了看,粥熬得很粘稠,

冒著香噴噴的熱氣,

并不是做樣子。

“……祝寧王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你說這句就可以領粥了。”

就在朱浩準備回去吃飯時,聽到粥棚旁有大人在教小孩。

朱浩很好奇,此時恰好隋夫人的表妹過來,朱浩湊上前小聲問道:“能問問,為什么領粥時要祝福寧王?”

女子一臉不屑:“這不過是寧王收買人心的手段罷了,這幾年寧王在南昌府及周邊地區時常會搞這些花頭,顯得他是個大善人,卻不知……”

因為附近前來領粥的人很多,哪有當著受惠者的面污蔑人家恩主的?加上跟朱浩沒多熟絡,即便眼前只是個孩子,她也只把話說一半。

朱浩這才知道,原來施粥贈藥之事都是寧王府派人做的。

這么一看,寧王妥妥的大好人啊,如果不是知道幾年后他會造反,把江西禍害得不輕,或許真被這種“善舉”給騙了。

不過你施粥也就罷了,居然在派發前讓人問候,可真是厚臉皮,

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在做善事?

朱浩沒太當回事。

本來事情就跟他無關,

自己只是個路人,再說他是少數知道寧王一定會謀反之人,對寧王的舉動嗤之以鼻,可為何隋夫人的表妹會對寧王有如此大的敵意,這件事就值得商榷了。

第二天一早,朱浩讓母親去打聽一下這個女人的底細。

對方有些警惕,但想到朱娘能跟蘇東主做生意,想必背景雄厚,自己也是奉命打探朱娘的底,若一點誠意都沒有,怎么相互交心?

“妾身本姓費,曾許配人家,惜夫君尚未完婚便早喪,無法忍受夫家白眼便來投奔親戚,九江府落腳已有數載,夫人可稱呼妾身為蓮女……”

女子謙恭有禮,向朱娘介紹自己。

她本以為,自己說這些,眼前這個沒多少見識的婦道人家應該不會有何反應,不曾留意朱娘身邊跟著的朱浩心里卻生出波瀾。

朱浩笑著問道:“姐姐是廣信府人氏?”

蓮女很驚訝:“你……你如何知曉的?”

朱浩笑道:“我聽先生說,廣信府有一位朝中人人尊敬的費大學士,如今休沐在家做學問,乃天下學子人人景仰的對象。”

朱浩口中的“費大學士”,自然是曾入閣的費宏,只是現在的費宏并沒有在朝為官,而是致仕歸鄉,一直到嘉靖登基后,費宏才再度入仕,并在大禮議后位居首輔。

蓮女聽朱浩對費宏非常尊敬,再加上朱浩的解釋合情合理,畢竟費姓不是什么大姓,江西姓費的名人沒幾個,也就沒多想,點點頭道:“費老乃是族叔,幼年時妾身曾與他老人家見過數面……”

如此說法顯得很誠懇,朱浩隨即從時間線上厘清,費宏于弘治十二年回鄉守制,到弘治十五年回朝,那時蓮女可不就是“幼年時”?

費宏也算江西名人,他的從弟,也就是堂弟費寀娶了江西上饒理學大家婁諒的孫女,乃是寧王朱宸濠的正妃婁素珍親姐妹,跟寧王府淵源頗深,但費宏在朝時,曾極力勸阻賜還寧王護衛,還提出寧王或有貳心,讓朝廷小心提防,為寧王所憎,費宏致仕還鄉時,寧王派人放火燒了費宏的船。

費氏一族跟寧王府的梁子算是結下了,難怪蓮女提到寧王會滿臉憎惡。

一路往南昌府走。

越接近南昌府城,越是繁華,好像這里是京畿首善之地,寧王似要以這種方式表明他在協助朝廷治理地方上功績卓著。

這光景若被那些不諳世事的御史看到,還不趕緊在上奏中表揚寧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家國情懷?到時皇帝身邊的佞臣再溜須拍馬稱贊一番,正德皇帝還不得下旨褒揚?

恐怕這個時候誰都不會想到,賢名遠播的寧王居然有反心,反而是那些攻擊寧王的人會被正德皇帝認為嫉妒眼熱、心懷不軌。

至于江南江北匪患頻發的亂象,一律發生在湖廣、贛南、浙西等處,世人也以為是盜匪懾于寧王威風,有意避開。

南昌府一派盛世景象,官府自然不能對過往商旅動手腳,如果盤剝過甚,誰還會來做買賣?怎么創造虛假繁榮?

看不到盜匪,民風淳樸,連官差都笑臉迎人……

過往商隊特地選擇走南昌府這一條官道,也是沒辦法的事,只有寧王府輻射區域安全方面才有保障,沿途基本不會遭遇盜匪,雖然稅課仍舊要繳納,但價格極為公道,花錢買個平安,何樂而不為?

寧王把周邊局勢攪亂,然后在自家門口坐等收錢,還贏得美名,簡直一舉多得。

朱浩一行順利來到南昌城下。

還沒進城門,于三就先去打聽了進城的規矩,以及即將舉辦的大堂會的流程,回來向朱浩匯報。

“……進城不花錢,走的時候可能要按人頭給錢,一人六文……如果嫌貴的話,咱可以把不上臺的學徒和幫工留在城外,等走的時候帶上……”

朱浩笑道:“一人六文錢罷了,沒必要錙銖必較,一起進城湊個熱鬧。”

于三點點頭:“聽說大堂會將于正月十五上元節那天開始,連演一個月,選出來的戲班,可能會在正月二十左右到寧王府演出,屆時王府中的貴人會來觀看,場面想必會很熱鬧。”

“嗯。”朱浩點頭。

一切都沒超出他的預想。

寧王府把全國各地戲班召到南昌來,既豐富南昌民眾的文化生活,猛刷一波聲望和好感度,又想從中選拔出最好的戲班送給朱厚照,賄賂當今皇帝。

跟一般心懷不軌之徒時刻展露窮兇極惡不同,寧王在謀反者中算是隱藏得比較好的,知道審時度勢,要想干大事首先舍得付出。

朱浩讓于三先行帶戲班入城,自己則返回馬車邊,準備跟母親、姨娘一起進城。

此時車駕旁,朱娘正在跟蓮女說事。

蓮女想試探朱娘的底細,提出進城后可以幫忙聯系一批低價貨,運到別處變賣套利,朱娘見兒子回來,沒有馬上做決定。

朱浩和母親一起上了車,蓮女也返回自己馬車上,隨后車隊啟動,徐徐往城門駛去。

朱浩詢問朱娘跟蓮女的對話內容,朱娘道:“她說南昌府商貿發達,過往客商眾多,他們手上有大批貨,但不一定帶在身邊,很多留在湖上、江上,只要把買賣談定,就能把貨拿到手,無論運到湖廣,還是送至南直隸,都有頗豐的收益……小浩,你覺得怎樣?”

朱浩笑道:“做行商買賣,掙的不都是辛苦錢嗎?我們在南昌府連倉庫都沒有,貨接手后放哪兒?再說我們船隊和車隊都沒有,怎么運出江西地界,難道要當中間人再轉賣給別人?怕是很難盈利吧!”

朱娘隨即會意:“說得是,娘被她繞暈了,居然覺得這是筆好生意。”

朱浩知道這個娘平時很精明,能被蓮女說動做行商買賣,說明對方忽悠人很有一套,這女人能在大明這個由男人主導的社會立足,絕對不是只會算賬那么簡單。

李姨娘抱著女兒,不解地問道:“她為什么要跟我們談買賣?”

朱娘道:“一起來的,談談怎么做生意,沒什么不妥吧?”

朱浩笑道:“娘,她不過就是想知道我們是做什么生意的,順帶從伱這里打探一下我們有多少本錢,再就是看我們做生意的手法……真以為她會誠心介紹賣家給我們?有錢她自己為什么不賺?”

任何事都怕明眼人點醒,朱浩把蓮女的心思一分析,朱娘徹底打消了跟隋夫人那邊深入合作的打算。

估計這個當娘的又在琢磨怎么把手上的銀子花出去,最好是在南昌本地置辦產業,安家落戶,培養兒子成材……

這種思維的局限性太大,難以跳出小農思想的框架,實不可取。

進城很順利。

因為車隊沒有貨物,把守城門的稅官根本就懶得看,進城后找了家客棧安頓下來,朱浩首先想到的便是趕緊租個院子。

戲班那邊也需民院用來居住和日常訓練。

不過在這之前,于三要去找寧王府接洽,相當于為這次大堂會報名,而他帶去的不是戲班的管事老樂師常在印,而是龍班主。

龍班主儼然成為整個戲班的班主,他不知道自己被朱浩利用了,屁顛屁顛跟著于三去了。

回來后,于三沒不著急找朱浩,而是先把戲班安置好,又通過漕幫的關系找到本地牙子,知道了一些民院的情況,晚上過來時向朱浩作了匯報,但朱浩并不滿意。

“小三哥,戲班租院子,怎么都行,但這邊我們租的時間要長一些……就算我們不久住,也會一次交半年以上的租金,且不能通過外人的關系,得自己找……你幫忙沿街打聽,看看哪里有院子出租。”

朱浩有他自己一套行事邏輯。

于三不解:“不久住還交那么多租金?卻是為何?”

朱浩笑了笑沒有解釋。

南昌府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但他想讓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母子將在此地長住,既是為麻痹朱家,也是為麻痹寧王府等潛在的敵人。

有備無患嘛!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