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混個臉熟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客棧住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朱娘便帶著一家子,來到剛租下的小院。

這院子門前是一條青石板路,再過去便是一條蜿蜒的小河,沿岸遍植柳樹,小橋流水人家,雖不是江南水鄉,但江南的氣息卻分外濃重。院子不像北方院落那般大開大合,

天井兩側的屋宇很高,東西向都是二層木樓格局。

“這里雖然沒家里寬敞,但勝在風景優美,出門就是一幅美麗的畫卷,若長久居住,也是極好的……”

只有前后兩進院,占地不大,李姨娘轉了轉,

回來后很滿意。

朱娘則繼續跟介紹院子格局的牙婆,

商量租金細節。

當朱浩提出一次性繳納半年房租時,朱娘有些疑慮:“小浩,如果我們在這里長住,怕是很快就被朱家人打聽到消息,找過來……南昌距離安陸還是太近了。”

在朱娘看來,朱家勢力很大,通過錦衣衛的渠道,要在南昌府打探到朱娘一家的住所不是難事。

朱浩讓母親低下頭,附在她耳邊道:“娘,半年租金才多少?交了錢后,我們進可攻退可守,想走就走,沒有任何顧慮,到時朱家人找來,以為我們只是暫時外出……到時就不會追蹤我們,反而會緊盯著這邊,

做無用功。”

朱娘雖然不太明白兒子的想法,

但還是點頭同意。

隨后跟牙婆談妥,找東家把租契延長到半年。

小院安頓下來,隨后就是簡單收拾和布置,還要添置一些用具,柜子、床榻都是現成的,不過桌椅板凳還是要找人定制幾張,被褥帶的也不是很足,需要在南昌府臨時采辦一些。

“走得太急,很多東西都留在家里……”

李姨娘嘟囔著,對于安陸老宅還是有些不舍。

始終長壽縣城的宅子,才是她們住了多年,早就準備生于斯死于斯的家。

小白有些忐忑地問道:“我們幾時回去?”

小白畢竟不是簽賣身契的婢女,跟著朱娘出來,全在于這幾個月朱娘和李姨娘都很照顧,讓她有了歸屬感,而且走的時候也只是說出門探親,好像是走娘家,出來后卻發現跟逃難一般,很可能長時間不回安陸。

問題是小白的家人都在安陸,等著她賺錢養家。

朱娘寬慰道:“還要看看情況……小白你不用擔心家里的事,

就算我們不在安陸,

仲叔也會按時把你的工錢送到家里。”

“哦。”

小白點頭,但心里還是有疑慮,比如說仲叔是否可靠?會不會拿了錢不干事?再就是家里人是否擔心自己?

朱浩也在收拾自己的屋子,此時外面傳來敲門聲,朱浩跑到院子里,對準備開門的小白道:“以后有人來拜訪,先隔著門問問,陌生人不用開門……你去忙吧,估計是于三來了,我招呼他就行。娘,我先去看看……”

沒等二樓房里的朱娘回答,朱浩已跑到前院去了。

來的果真是于三。

簡單寒暄幾句,朱浩便跟著于三出了院門,兩人順著河邊的青石小路前行,一直下去走個一里多便是戲班落腳處。

“浩哥兒,眼下戲班正籌備亮場戲,如您之前吩咐的那般,準備讓龍班主的人上臺……您是不知,南昌城最近來了很多戲班子,甚至有江南的大戲班應召前來,一個班子有兩三百號人,生旦凈末丑一應俱全,那叫一個氣派……

“您之前說什么來著,服化道,對,就是服化道,比咱的都齊活……還有就是人家的臺姿,咱再練幾年怕也沒法比……”

于三跟在朱浩身后,嘀咕這兩日見聞。

朱浩很清楚,戲劇本身就是富足生活的產物,只有當物質生活得到滿足,不虞溫飽,人們才有心思追求精神層面的享受,而江南作為魚米之鄉,大明建立后久不歷戰禍,再加上江南本身就是戲劇鼻祖南戲的發源地,江南戲班行業昌盛完全是情理中的事情。

“對了,還有一些零散的戲子,有的甚至不是樂籍中人,也到了南昌城,他們中有人想找那些大戲班掛靠落腳,要不咱招幾個過來,以備不時之需?”

于三明白朱浩經營戲班的理念后,一心做大做強,招攬人手是極其重要的一環,同時也是為防止像公冶菱這樣的臺柱子契約到期后留下空擋,戲班面臨無人可用的困境。

朱浩道:“有好的自然要招進來,不一定唱什么,也不分男女,我們總不能只做一些女人為主的戲吧?”

于三眨眨眼,仔細一想還真是。

之前在安陸立足,不管是龍班主還是朱浩新買的戲班,從《牡丹亭》到《白蛇傳》,唱的都是以女人為主的戲,就算是《三打白骨精》,大多數角色都是女伶扮演,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這種局面必須盡快改善。

此時二人正好經過一個大門洞開的院子,里面正有人吊嗓,朱浩循聲望去,男男女女幾十號人正在練功,或扎馬步,或練腿功、腰功,或拿頂、虎跳、圓場、翻身,或練把子、毯子、水袖等等,各色人等來回穿梭,好生熱鬧。

于三指著院子道:“這是江南有名的‘敞云班’住處,他們這次來的人最多,據說光落腳地就有三處,準備在城內不同地方亮相,先把名頭打響……咱的兩個班子駐地離他們不遠,就在后面弄巷里。”

朱浩看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

不管對方什么來頭,總歸是正經唱戲的,光看這練習的認真勁兒就知道人家吃的是專業飯。

而朱浩的戲班更多是滿足自己的個人興趣愛好,辦班的初衷不同,經營策略自然也就不同,沒必要羨慕人家的戲班有多大,人手有多全。這樣的戲班就算給他他也養不起,甚至不會養……以后真想拿這個發財是怎么著?

老子以后要考科舉,建從龍之功,要掌權,兼濟天下,不是為了在梨園這一畝三分地混日子,打發余生。

于三帶朱浩到了地方。

左右兩個院子,房間不多,比在安陸時還要狹窄,臨時增加了很多床鋪,兩個戲班都需要人擠人。

但因為客居他鄉,沒人在意這個。

院子不大,人一多便扎堆,甚至一小半人訓練不得不搬到河邊空地上。

“怎不見龍班主?”朱浩問道。

此時戲班管事——老樂師常在印迎了出來,聞言趕緊道:“龍班主帶人去開亮場戲了,這不是于掌柜吩咐的么?”

于三笑道:“東家,忘了跟您說了,人家要打響名頭,咱也需要,再者昨日寧王府有交待,讓咱早點開戲……畢竟報酬不是白給的,正月十五前得演個四五場,龍班主今日自告奮勇去了,好在不用咱自己搭臺,用王府提前準備的戲臺就行,省事……”

朱浩點頭,雖然不是親口吩咐的,但他并不介意。

畢竟上午都在忙著搬家,哪有工夫管戲班這邊?

再說龍班主去唱戲,正好試試水,不管怎么說龍班主唱的也是他排的戲,料想效果不會差到哪兒去。

隨后,朱浩把戲班的人召集齊全,查看情況,又讓于三發了賞錢,讓自己的員工也能上街買一些生活必需品什么的。

這邊還在安撫手下,龍班主帶著人回來了,臉上滿是頹喪。

于三詫異地問道:“咋的?亮場戲唱砸了還是怎么說?”

龍班主看到朱浩也在,趕緊過來行禮問候,隨后才解釋:“根本就沒唱……江南來的大戲班把那些公家的臺子都占滿了,不給咱上場的機會,好說歹說都沒用……鄙人始終不是咱班子的東家,這件事可能非得東家您親自去說才行……”

隨即一臉殷切地望向朱浩,好似在說,你是東家,我們到了地方不能唱戲,你不得去走動一下,疏通關系?

常在印聽了有些好笑,扁扁嘴道:“唱不了就唱不了唄……沒臺子唱又不是我們的錯,反正寧王府會給報酬……再者,大冬天中午正是人多的時候,人家搶著上戲臺情有可原……大不了晚些時候再去,真想唱還沒得唱?”

龍班主瞪了常在印一眼。

常在印沒當回事,笑了笑轉身回去招呼人練功。

朱浩道:“公家臺子用不了,就自己搭臺唱吧……這時候各個戲班搶著亮相,城里到處都是唱戲的,百姓不知該聽誰的……換作你們,有不花錢的戲聽,肯定是找大戲班捧場,哪里有捧我們的道理?”

龍班主急道:“正因為這樣,搭私臺就更沒人看了,還是用公家的大戲臺才能一舉打響名頭。”

看得出來,龍班主對于名利看得極重,而朱浩戲班的一眾人,則以咸魚居多,一個個淡泊名利,沒誰主動請纓上臺演出的。

于三笑呵呵道:“老龍,伱也真是,咱才落腳,怎能讓小東家四處奔走?要不這樣,回頭找大戲班商量一下,請他們勻出個時間讓你的人上去試試……不如就找敞云班的人商量,你看怎么樣?”

龍班主道:“敞云班怕是不會給咱面子吧?”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小東家,您要是忙,只管忙您的,小的帶龍班主去跟敞云班的人交涉,不需您親自出馬……”

于三非常“上道”,明白朱浩這會兒不想代表戲班拋頭露臉,跑關系走交情的事他就代勞了,而且他從來沒有當家作主的經歷,想趁機到各大戲班走走,就算不爭臉,也先混個臉熟。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