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三章 懇求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于三比朱浩一行早到九江府一天。

戲班子習慣了行走天下,冬天趕路乃是家常便飯,哪里陸路好走,哪里水路更佳,他們更為清楚,舟車換乘之下即便晚出發一夜,還是早到了。

于三見到朱浩很高興,

他生怕朱浩已啟程前往南昌府,戲班子在除夕當天進九江府城并不容易,免不了被城門官給盤剝一番,現在心里正沒底呢。

“浩哥兒,咱后面的路怎么走?”

于三知道朱浩過來的時間不能太久,便把最重要的事項問清楚。

朱浩目光落在跟隨在于三身后的公冶菱身上,隨口回答:“一起走就行,互相間也好有個照應,

不過別跟我娘說戲班是我的……這江西地面不太平,

處處小心為宜。公冶姑娘,你有事嗎?”

公冶菱最初對朱浩這個小東家充滿敵意,可在《白蛇傳》于安陸傳到家喻戶曉,還通過朱浩的關系進興王府演出過一次后,她對朱浩的態度大為改觀,她終于感覺到,朱浩能給戲班帶來的榮譽、金錢等現實利益,要遠比之前的李班主更多更可靠。

“東家,有事問您,不知是否方便?”公冶菱期期艾艾地道。

朱浩發現公冶菱對于三的戒心不減反增,便對于三囑咐兩句,讓其先去安排一下,稍后跟自己一起去見朱娘,這才與公冶菱到了其所住房間。

因為不會在九江府城久留,戲班這回住在客棧里,

房間有些狹窄,

晚上公冶菱需要和八歲的小姑娘瓶兒一起住。

公冶菱相當于瓶兒的師傅,教唱腔和步法、身姿,只是此時瓶兒在父母那邊沒過來。

嗅著淡淡的馨香,朱浩環視陳設極為簡單的房間一圈,問道:“有什么事,直說吧。”

公冶菱有些緊張:“之前問過常管事,也問過于掌柜,說是戲班要往南昌府為寧王演戲,到了地方我們這些人是否要出面招待達官顯貴?”

朱浩大概明白公冶菱為何如此緊張。

雖然公冶菱的契約年底就會到期,可眼下她仍舊是戲班的一員,走到哪兒唱又為誰唱戲由不得她做主,她最怕的就是演出后被哪個權貴看上,霸占她或是上演那種“不給錢就不算賣”的惡心套路。

在安陸演戲,即便曾進過興王府,也沒說有人亂來,這段時間她過得很開心,可到了更為陌生、情況也更復雜的南昌府,一切就不好說了。

朱浩道:“受寧王府邀請到南昌來演戲,不是每一個人都非要上臺,捧捧場湊湊熱鬧,隨便應付一下場面事便可。”

公冶菱并不相信朱浩的說法,

滿臉懇切地道:“望東家海涵,若是在地方上唱戲,無論多辛苦,哪怕是從早到晚都要登臺,小女子也絕不訴苦,但若是為權貴表演……希望東家能以他人來唱小女子的角色。”

朱浩打量公冶菱。

這個女人年歲其實不小了,在這時代虛歲二十算是“老姑娘”,性子卻很倔,有點與世俗格格不入的意味。

朱浩心想,如果你知道了寧王開堂會是為選拔戲班往京城送,估計你更不樂意上臺表演,可我買了你回來,到了大場合你卻拒演,那不是白買了?

“好說好說。”

朱浩卻沒有拒絕,“這次到南昌,我并不是為了打響戲班名頭……這一點你盡可放心,那些可能危害到伱人身安全的演出,我不會讓你上場……還有別的事嗎?”

公冶菱急忙道:“契約到期后,小女子愿意拿一筆之前攢下的銀子,贖一個自由身。”

朱浩笑道:“那是你以后安身立命的傍身錢,我怎會收你的?這一年時間安心演戲,或許賣身契到期后,我會跟你訂個有時間和條件制約的契,偶爾還要請你串串場。”

公冶菱這次沒再說什么,點頭答應下來。

但以朱浩觀察,她在契約到期后多半不想繼續從事演戲的行當,可能是見慣了戲臺后的齷齪,也有可能是童年留下什么陰影,所以才會對登臺演出那么抗拒。

朱浩跟公冶菱說完,出了房間正要下樓。

于三過來問道:“浩哥兒,那女人……沒提什么非分的要求吧?”

朱浩聞言駐足,側頭看了他一眼,“你好像很了解她啊?”

“沒……”

于三急忙擺正姿態,解釋道,“東家別誤會,我就是發現她似乎無心為戲班賣力,每次登臺都不積極。再過一年她就要走了,咱是不是也該培養一下新人?如果戲班沒替代她的合適人選,也該及早從外面買個回來培養……”

朱浩笑道:“真把經營戲班當成終身事業?等她走了再說吧,你說咱戲班的賣點是她的姿色還是新穎的唱腔?”

于三想了想,態度堅定:“咱戲班能在安陸立足,還得到寧王青睞,前來南昌唱堂會,都是因為有小東家您。”

“行啦,別恭維我了,戲班主要還是小三哥你打理得好……如果沒有你幫忙,就算我能寫出好戲本有什么用?往南昌府這一路盡可能低調,進了府城如果有什么戲要演,就讓龍班主的人頂上……到時候見機行事。”

朱浩要保持低調。

可于三想的卻是如何揚名立萬。

有好的班底不用,非要用龍班主那套勉強能上臺面的演出陣容,在于三看來這個選擇不是很明智,但他不敢出言質疑和反對。

朱浩帶著于三回到朱娘落腳的客棧。

從李姨娘那兒得知,隋夫人帶了禮物前來拜訪,這會兒正跟朱娘在房間敘話。才見過兩次,李姨娘也覺得這個隋夫人“來者不善”。

“浩少爺,或真如你所言,她是來探咱底的。”李姨娘小聲說道。

朱浩笑著向李姨娘點了點頭,然后讓于三到樓下等候,自己上樓去敲門:“娘,我回來啦。”

朱娘過來開門,等房門從里邊打開,果真見到隋夫人坐在榻邊,螓首微抬,看向門口,臉上帶著和熙的笑容,如沐春風。

朱娘拉著朱浩到了隋夫人跟前,介紹道:“這是犬子。”

隋夫人笑道:“碼頭時不見過了么?真是一表人才……書讀到哪兒了?”

朱浩拿出孩子該有的天真,抬起頭,很有禮貌地回道:“《論語》和《孟子》都學完了,后面要學《大學》。”

看得出隋夫人頗有才學,點頭嘉許:“小小年歲已通四書過半,真乃可造之才,以后為你娘爭誥命,就靠你了。”

說著起身,“三夫人,如果你有什么不適應的地方,盡管吱聲,我會讓府上腳夫在外守著……若有急事尋不到人,只管往城東打聽一下隋家大院便可,姐姐我隨時掃榻相迎……先行告辭。”

“夫人慢走。”

朱浩禮貌地前去送客,儼然如同真正的主人,朱娘跟在兒子身后沒有冒頭的想法。

等送走隋夫人,朱浩把朱娘叫回屋問道:“娘,她來做什么?”

朱娘道:“沒什么,就是問我們跟蘇東主做什么買賣,我說經營官鹽,想那蘇東主本就是大鹽商,算不得秘密……而后又寒暄了一點家常,后面你就敲門了。”

朱浩琢磨:“不知隋家是不是官商?”

朱娘意識到什么,問道:“你是說隋家在為朝中哪個官員經商?或是有官府的背景?”

朱浩道:“娘,這時代推到前臺來做大生意的,哪個沒有官方背景?若單純只是經商,毫無官面上的跟腳,光被各級官府盤剝就夠他們受的,有何利潤可言?

“估計隋夫人并不關心我們做什么買賣,而是想知道我們的靠山是誰……你沒告訴他我們朱家是錦衣衛千戶之家吧?”

朱娘搖搖頭。

她跟隋夫人的對話遠未到深入的地步,再加上朱娘怕被朱家人追來,更不會輕易對外泄露自己的來歷。

“那咱跟她客氣客氣就行了,蘇東主是好意,架不住他請來幫忙的人有私心,讓于三出面雇請人手往南昌,或比隋家更靠譜。”

朱浩說著起身到門口,招呼守候在門外的于三過來談話。

朱娘一行在九江府城很快雇請到人手。

雖然還在正月間,但有于三找本地漕幫牽線搭橋,再加上有豐厚的報酬作為支撐,人手很快便找到,但朱浩并不打算一下子招齊全了,既然隋夫人那邊說要幫忙,自然也得用上。

兩批人!

人手多一點,到了南昌府后使喚起來方便些,關鍵時候就算跑路也有人幫忙打下手。

不一定就是為了躲朱家,萬一寧王也想強行留他呢?

朱浩的戲班在安陸一炮而紅,連遠在江西的寧王都驚動了,光靠龍班主的人未必能鎮住場子,朱浩需要為全身而退做好準備。

再就是防備于三或是隋夫人的人生出歹心。

江西地界不太平,若有人跟山賊暗中來往,真出事的話需要有人幫襯……

朱浩和母親商議后,定在初四走。

這天一大早,隋夫人親自到客棧送行,卻被告知朱娘一家已不住在這里,卻是朱浩在城西土地廟附近臨時租了個院子,這院子后門有小碼頭直通三國時周瑜點兵的甘棠湖,隨時可溜之大吉,這也是防止朱家人跟上來后把他們抓現行。

隋夫人找到朱娘時,馬車已套好,只等出發。

“三夫人,你們到九江府,未及好生款待,便如此走了……只怕以后蘇當家來德化,妾身無顏見他。”

隋夫人一如既往的客氣。

朱浩笑道:“哪里哪里,夫人諸多照顧,我們感激不盡。”

隋夫人道:“要不這樣吧,妾身派人與你們同行,正好南昌府那邊有些賬要查收一下,讓她跟著,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說完招呼一名女子上前。

這女子濃眉大眼,臉型方正,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女,二十歲許間的樣子,看起來頗有精神。

隋夫人做了引介,“家中表妹,通曉賬目,常在柜臺支應,未見過什么世面……若是三夫人有需要,只管跟她知會一聲便可,隋家在南昌府有店鋪和貨棧,支取銀子什么的比較方便。”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