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零四章 生瓜蛋子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陸松剛帶著朱浩回到王府西門,便開口問詢:“戲班子真是你自己掏錢買的?花了多少銀子?”

朱浩笑道:“幾十兩銀子,都是我之前經營書場賺的,沒用家里的錢。”

陸松明顯不相信。

但他的猜忌心比之前少了很多,在于他見識到朱浩跟人談生意時表現出的精明,若是把朱浩換做是個市儈的成年人,并不違和。

“時間談定,

就勞煩陸典仗去跟王府的人告知,順帶把當日演出的事安排好。”朱浩笑著說道,“如果陸典仗擔心戲班中有被錦衣衛收買的探子,那就得把戲臺布置好,避免戲班的人跟王府的貴人有直接接觸的機會,再就是安保方面……”

陸松抬斷朱浩的話:“夠了,王府中事,毋須你多言。”

朱浩笑道:“我就是好心提醒一下嘛,咱的心思都一樣,為了王府好,再說我也不能確定這戲班里是否真有錦衣衛收買的人……出了事,我也怕擔責啊。”

陸松不再理會,丟下朱浩,獨自往王府內院去了。

下午朱浩就把戲班要來王府演出的好消息透露出來。

朱三和朱四最為興奮。

朱三不理會正在悶頭讀書的京泓,纏著朱浩問詢有關新戲的事。

朱浩道:“再過幾天自己去看不就行了?我現在給你們講了,看的時候不就少了很多樂趣?再者說了……講的哪兒有唱得好?留點神秘感吧。”

“小氣鬼,就不能多跟我們說說?”

朱三好似生氣了,坐在那兒悶悶不樂,本以為朱浩會哄她或是改變心意給她講新戲的事,等半晌后回頭,發現朱浩已趴在座位上睡著了,

頓時火冒三丈,“讓你出王府一趟,這么累嗎?先生要來了,

趕緊起來上課!”

朱浩無動于衷。

朱四拉了拉姐姐的衣袖,提醒道:“三哥,我看出朱浩是真的累了,最近都是他在講課,我們還讓他操持戲班來王府演出的事,能不累嗎?讓他睡會兒吧。”

這一睡……

就是一下午。

全在于公孫衣一直沒出現在學堂,只是中間有人過來知會了一聲,說讓幾個孩子自行復習功課。

快到散學時,朱三還在琢磨公孫衣的事,嘴里小聲嘀咕:“是不是要把他給換了?先前我好像聽到父王跟人說,要在外面找個新教習回來。”

沒人回答。

“喂,朱浩,你怎么還不起來?天馬上就要黑了,白天睡這么多,晚上你怎么辦?”朱三轉頭看著朱浩。

京泓放下書本:“晚上他可能還要出王府去聽戲吧。”

“什么?”

這次不但是朱三,連朱四都瞪起眼來。

還有這種騷操作?

京泓皺眉道:“你們不知道嗎?戲班都是他的,平時上課,他自然沒法打點,只有等晚上才會去……之前還叫我一起去聽戲呢,不過最近……我忙著補習,年底的考核時間快到了……”

朱三眉毛、眼睛、鼻子、嘴唇湊到了一塊兒,氣惱道:“原來他平時這么喜歡跑到外面去玩啊,那難怪白天會睡覺了,為什么不帶我們一起出去?”

朱四臉上帶著幾分生無可戀,耷拉著腦袋道:“你光羨慕也沒用啊,就算朱浩想帶你和我出去,咱倆有機會嗎?”

“哼,我看他就是不想帶我們玩,今天下午這么多時間,就算不給我們講戲,講講之前《射雕》那個郭木頭的故事也好啊……這家伙……還在睡,起來啦!再不起來我要用拳頭伺候了!”

朱三好像個瘋女人一樣,張牙舞爪對著朱浩吼道。

朱浩其實早就醒了,之前一直閉目琢磨事情。

聞言抬起頭,看了看在場幾個孩子,除了呆滯的陸炳外,其余三個小的一臉精明相,都有主見了……

但跟生瓜蛋子沒什么區別!

朱浩道:“王府又不是我家,我進王府來是為了讀書,讀書外就不需要養家糊口嗎?今晚我又不出王府,熬夜寫戲本行不行?”

“寫戲本?我能不能看看?”朱三馬上瞪起眼問道。

朱四不解地問道:“三哥,你臉色變好快啊,你剛才不是還要用拳頭招呼他嗎?”

朱三被戳破,白了弟弟一眼:“你知道個屁啊,他會寫戲本,我把他打壞了,誰給我們講故事?要不這樣,我去跟母妃提一嘴,今晚咱倆一起到朱浩那兒睡……怎么樣?”

朱四道:“想都別想。”

朱三突然瞇起眼笑道:“把他帶到咱睡覺的地方不就行了?讓他在榻前寫戲本,我隨時都可以看……”

朱四這次沒吱聲,用古怪的眼神打量姐姐,好似在說,你是發癡還是發瘋?

就算父王和母妃不在意朱浩王府伴讀的身份,準許他跟我們一起玩,但你終歸是個女孩子,怎可能讓朱浩進你的閨房?平時我想進你房間都難呢。

朱浩道:“我寫戲本的時候,不希望別人打擾,這點你可以問問京泓。這次我是為王府堂會準備的,如果寫得不好,你們看得就不過癮,為了你們能欣賞到好戲……是不是該給我一定的自由空間,別老是打攪我呢?”

朱三又不高興了。

但她又說不出來自己為什么不高興。

不過隨即到了散學時間,外面有侍衛過來迎朱三和朱四回內院,這次的討論到此結束。

朱浩和京泓回到西院。

京泓神色有些落寞:“朱浩,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可能以后我們再不會相見。”

朱浩道:“又不是生離死別,說那么傷感干嘛?再說也沒誰來通知王府考核真要淘汰一人,誰知道世子是不是瞎說的……再者,你怎么確定考得一定比我差?我最近心思都沒放在讀書上。”

京泓一臉懊惱之色:“我想過,以你我現在的差距,就算我想超過你,至少也要兩三年后,而且在此期間你還得荒馳學業……但凡你稍微努力,我可能還要再有個四五年才能超過你。”

朱浩本想說,小伙子有志氣,終有一天你會發現,說幾年要超過我是不現實的,要不你等下輩子?

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學識上……怎么才算超過了呢?

“那我祝你成功。”

朱浩最后只能說出一句祝福的話,盡管在京泓聽來,略顯刺耳。

京泓道:“我其實想說,如果我離開王府,希望你能給我機會,讓我再見到你,我想知道你課業進度到哪兒了……再便是,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到我家,我……可以請你吃飯,而且我有個妹妹……”

妹妹?

朱浩不解地問道:“京泓,你什么想法?讓我去你家吃飯,跟你妹妹認識一下?你不會是想給我當媒人吧?”

京泓道:“媒人?好像……不是。”

雖然京泓自詡為小大人,但有關人成年后會發生的事,依然似懂非懂,正如朱浩所想,他就是個生瓜蛋子,怎會明白熟瓜的世界是怎樣的?

“我是想告訴你我家里的情況,另外我母親又有身孕,可能明年中我還會有弟弟妹妹出生……再便是我父親還要在安陸留一年左右……如果我父親任期結束離開,那時就算我不被王府淘汰,也要跟著父親走……長壽縣并非我祖籍……”

京泓認真跟朱浩說他未來的規劃。

朱浩點頭:“京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們是朋友嘛,一天是朋友一輩子都是朋友,就算以后真的見不到,等長大后還是會見面的,或許以后考學的時候就能碰上呢?

“不過……我有句話想提醒你,既然選擇了來王府讀書……就要努力一直留下來,不要想出去后怎么辦,在興王府讀書也可以有很大的成就……不走科舉就有的成就,你這年歲或許不明白……”

京泓搖頭:“我明白,我父親說了,未來興王府可能會出皇帝。”

“吼吼。”

朱浩笑聲有些奇怪。

京泓道:“父親不讓我對外人說,但我把你當朋友,才告訴你的,其實這也是父親讓我進興王府當伴讀的根本原因。”

朱浩輕輕嘆息:“你父親真是敢想敢說敢為啊,換了別人,就算有此等想法,也不敢付諸實施,他教導你的方式……值得商榷,真不該跟你說那么明白的……”

京泓聽到朱浩非議自己父親,瞪著朱浩道:“不管家父怎么想的,他都是為了我好,但當今陛下春秋鼎盛,這種事不要外傳……朱浩,我是把你當至交才如此說的,我希望你也能坦誠告訴我,你的學問……真的是那位陸先生教的嗎?”

朱浩稍稍驚訝了一下。

這小子拐彎抹角示好半天,就是為了打探虛實?

朱浩道:“是或不是,對你而言有意義嗎?”

京泓想了想,不由點頭贊同朱浩的說法,語氣堅定:“我就當是了,我想過,如果我離開興王府,我會用功讀書,等過兩年……我會跟家父提出,出去游學,我一定要找到那個陸先生……我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寅,我會誠心拜他當先生,承繼他的學問……我定有機會超過你!”

朱浩差點就要為京泓鼓掌。

有志不在年高。

但又替這小子悲哀。

這是造了多大的孽,讓這小子以為唐寅無所不能?

是不是該告訴你小子,別做那些無用功,用心讀書才是正道,別總把自己落后的原因總結為別人條件更加得天獨厚?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