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零三章 全盤利用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浩在于三引路下,去見之前給他們唱戲的戲班龍班主。

陸松跟隨其后,不解地問道:“那是何人?”

朱浩道:“是之前戲臺上唱戲的,不過在我買了新戲班后,他們只能唱唱墊場戲什么的,盈利大不如從前,因此才會想跟我談生意。”

“跟朱家……錦衣衛有關?”

陸松看似在問詢,

但更多是試探,用心留意朱浩的反應。

朱浩神色如常:“陸典仗擔憂過甚了,這群人的底細興王府不可能沒調查過吧?一群走南闖北的戲子,能跟錦衣衛扯上關系?就算錦衣衛需要線人,收買他們作何?你以為錦衣衛真有料事如神的本事,能算到王府會請他們去唱戲?”

這話好似點醒陸松一般,這廝竟駐足撫著下巴思索,好像真在考慮有沒有這種可能。

朱浩抬頭看天,

沒好氣地道:“就算戲班子進了王府能做什么?當刺客?還是有機會刺探到什么了不得的情報?陸典仗,保護王府的重擔落到你身上了!”

剛開始還在講道理,后來就放棄了,最后一句看似鼓勵,但其實是諷刺。

你陸松是不是太把自己當盤菜了?

自身就是錦衣衛的奸細,卻處處防備錦衣衛,作為陰謀算計王府的二五仔,卻在為保護王府不遺余力?

瘋子說的就是你這種吃里扒外連心態都沒擺正的家伙!

朱浩跟于三穿過一排跑來惡性競爭,如今門可羅雀瀕臨倒閉的書攤,到了正式鋪面的地方。

本來王府西邊這片空地沒太多人,這里距離花鳥市和城中早晚市都比較遠,即便周邊有做買賣的,也全都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那種營生。

可在空地被朱浩帶頭開發成為安陸本地的文化娛樂市場后,周圍街區人氣暴增,隨之餐飲業興起,大大小小的店開了十來家,甚至有人過來售賣成衣、書籍、筆墨紙硯……

你既然有閑暇來聽書看戲,

說明家庭條件不錯,

衣服要不要了解一下?新出的說本看不看?要不要買點文房四寶附庸風雅?

以至于到現在,

花鳥市那邊出現分流,一部分人來到空地周邊聚集,儼然把這里當成了安陸新興集貿中心。

“于三哥好!”

“這不是于大官人嗎?”

“三爺,小店新推出了幾個菜式,您要不來嘗嘗?”

于三現在走到哪兒,都是風云人物。

那些小門店掌柜,都知道因為于三開設的書場帶動一整片區域經濟繁榮,再加上于三本身就有江湖草莽背景,三教九流的人認識不少,使得他就好像是這片街區的土皇帝,走到哪兒都能讓人認出來,殷勤巴結。

朱浩作為幕后東家,別人并不認識,跟在后面笑瞇瞇看著。

陸松則對于三受到的高規格對待很不可思議……

這小子什么來頭?人脈這么廣的么?好像路人見到他都要先放下手上的活跟他打招呼?

莫非是錦衣衛?

朱浩好似看出陸松的心思一般,解釋道:“你也知道,以前這片地方很荒涼,白天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你瞧瞧現在多熱鬧?全靠他一人給撐起來的。”

陸松這才知道于三為何有這樣的社會地位,感情別人是把于三當作衣食父母看待。

陸松心中暗罵一聲“三教九流市井之徒”,就再也沒理會。

到了一處茶寮。

龍班主悶悶不樂坐在那兒,見到于三到來還沒什么,可當看到朱浩跟在身后,急忙迎出來向朱浩行禮。

朱浩擺手:“龍班主,你也太客氣了……今兒要求會面,算怎么個說法?”

龍班主哭喪著臉:“鄙人還要問東家您呢,本來咱戲唱得好好的,怎么就讓人頂替了?之前那么多人找鄙人去唱戲,鄙人都沒答應……全在于江湖義氣,東家您可不能過河拆橋啊!”

于三皺眉:“你話怎么說得這么難聽呢?有事說事,怎就過河拆橋了?眼下沒給你生意做還是怎么著?你想給別人唱戲,也沒人攔著你啊!”

龍班主當然知道于三非常強勢,不跟于三爭,或者說跟于三爭也爭不來什么,真正說了算的還得是這個平時笑臉迎人,看起來一臉和氣的少年。

朱浩笑著坐下,正要拿茶壺自行斟茶,龍班主趕緊提起茶壺,殷勤為朱浩倒茶,還雙手奉到朱浩面前。

朱浩笑著接過茶杯,道:“龍班主,咱都是生意人,講究實在,你的品德是很受人尊敬,但我要做長久買賣,必然要買個戲班自己做營生……這無可厚非吧?”

“呵呵。”

龍班主苦笑一下,沒法接茬。

“之前我讓小三哥去跟你商量一下買你戲班的事,你當時不沒答應嗎?這不……正好碰上合適的,一些新戲就讓他們演了,可賺錢的事我沒落了龍班主你……小三哥,最近給龍班主的份子錢沒少吧?少的話,從我那份給龍班主補上!”

朱浩隨即看向于三。

于三趾高氣揚道:“沒少,還多了呢,現在生意這么好,誰都沒虧待!”

朱浩道:“沒少的話,也給龍班主補上一點茶水錢,都是出來跑江湖的,誰家容易?龍班主,這戲雖然暫時不是由你們來演,可該學的,你們也不少學,這唱戲最重要的不就是把技術學到手,這樣就算換個地方搭臺子,也能立足不是?”

龍班主為難道:“道理是這道理,可是……”

旁邊陸松實在聽不下去了,黑著臉道:“當初人家買你戲班,你不賣,想捂著賺錢的時候,就該想到會被人替代……現在人家找自己的戲班來唱戲,還讓你不少賺錢,你怎么不知足?”

龍班主好奇打量朱浩身后這個高大英俊的漢子,嘴上嘟囔著,剛有錢就學人家請保鏢?

朱浩笑道:“給龍班主介紹一下,這位是王府儀衛司的陸典仗,陸典仗乃正六品官員,僅就官階而言,比咱本地知縣還要高呢。”

龍班主一聽大吃一驚,急忙撤回一步,跪下來磕頭:“小的見過陸老爺!”

陸松聞言不由皺眉,他馬上意識到又被朱浩利用了。

自己沒同意跟朱浩合伙做生意,朱浩就不遺余力把他拉出來,當作書場的靠山,而他本身典仗六品的官階,看起來是比知縣的正七品高,但其實論地位,連給本地文官之首的知縣提鞋都不配。

王府儀衛司在明朝官職編制上,只相當于一個千戶,儀衛正也不過才正五品,相當于千戶所正千戶,儀衛副正六品相當于副千戶,而典仗就相當于百戶,品階相同,但手下人員數量還不如一個百戶多。

但平頭百姓從哪兒知道“王府儀衛司”內情,只需明白這是個官那就夠了,足以令其頂禮膜拜。

如果再經龍班主的口往外一傳,說是朝廷正六品大員,在朱浩面前只是個跟班……那以后三教九流、地保、皂隸等,誰還敢來惹是生非?

“起來吧,我只是陪同他前來邀堂會,并不涉及其它!”陸松作為當事人,最能看清朱浩的心思,所以他要強調自己跟朱浩不是一伙的。

可無論他說什么,朱浩的目的已達到。

龍班主從地上爬起來,再不敢跟朱浩同坐,面色為難:“東家,要不這樣,鄙人的戲班也賣給您,您看……給個百八十兩銀子就行,鄙人也可回去頤養天年。”

朱浩笑而不語。

于三氣急道:“龍班主,你怎執迷不悟呢?本以為你讓我請小東家來,是真心實意要賣戲班,百八十兩……你怎么不去搶?剛買回來那班子你看過了吧?人多,要什么有什么,一臺戲能撐起來,一共才……總之比你便宜得多。”

本來于三還想說出具體的價格,但他是個精明人,立即意識到不能把底牌給人看。

龍班主當然不相信于三的話,道:“那班子鄙人看過,人員的確齊備,但料想怎么也要個二三百兩銀子才能買下來……”

朱浩起身:“龍班主,現在給你三個選擇,要么二十兩把你的戲班賣給我……我估計你不會答應;要么你就留在戲班繼續唱戲,以后你們登臺的機會很多,賺得不比現在少;最后……另謀高就,不攔著。”

“東家,你這……”

龍班主當然不想朱浩走,還想跟朱浩商議戲班運作之事。

他跟之前的李班主不同,并不著急賣戲班,因為他手下人少,很難有大戶人家邀請堂會,賺個吃喝就行,本身也沒實力去做別的營生。

朱浩道:“陸典仗,今天的事談完了,麻煩你來走一趟……我們這就回去吧!”

最后又利用陸松一把。

陸松本想反駁,但這次他不知該從哪個點著手,朱浩說得沒錯啊。

本來就該回王府了,朱浩不走他也會催,朱浩的事談完了,沒結果也算完,麻煩……當然是相當麻煩,你小子鬼心眼兒那么多,什么機會都能讓你利用上,回到王府,你不給點好處跟你沒完!

誰叫你小子比我有錢呢?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