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零五章 新穎的戲曲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臘月初二。

王府唱堂會,當日等于是給孩子們放了一天假,朱三早早就換上自己的新衣服,精心打扮。

跟平時要以男裝、中性服裝示人不同,當天她可以穿漂亮的女孩衣服,并且可以做一些小修飾,把平時不能穿戴的東西都套在頭上,

身上,然后在丫鬟的引領下來到單獨為女眷看戲而準備的閣樓。

“孩兒參見母妃……”

朱三喜盈盈去給興王正妃蔣氏行禮。

蔣氏此時三十歲上下,慈眉善目,雍容華貴,坐在那兒跟個活菩薩似的,她身側坐著的乃是朱三和朱四的乳母——陸松的妻子范氏,兩人身后侍立著兩名俊俏丫鬟,

前面地毯上趴著一個剛滿三歲連話都說不太利索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到朱三,

眼前一亮,搖搖晃晃站起,上前拉住姐姐,小臉上帶著羨慕,一雙小手在姐姐的漂亮衣服上亂摸。

“小丫,別把我的衣服摸臟了,我可就這一身好衣服呢。”朱三嘟著嘴,眼睛冒火,差點兒就要把妹妹推開。

王府雖然節儉,但還不至于刻薄內院女眷用度。

只是因為平時朱三基本是穿男裝,王府沒給她準備那么多女孩衣服,所以她才對身上這一套女裝極為珍重,她已經厭倦每天都要扮演別人的生活,想回歸正常。

蔣氏道:“沒個姐姐樣,以為你學問精進了就能知書達理,跟妹妹置什么氣?小丫,過來。”

小女孩趕緊跑到母親身邊尋求庇護。

此時外面傳來敲鑼聲,

朱三趕緊湊到閣樓窗口位置,

透過簾子往外看。

范氏抿嘴一笑:“世子,不用著急,開戲還要好一會兒呢。”

朱三回過頭,面色稍有不滿:“今天沒外人,我不當世子行不行?別人都當我是男孩子,可我不想當男孩子。”

范氏笑了笑沒吱聲。

此時隔壁房間傳來些許聲響,朱三轉過頭,從窗口看過去,看不到隔壁的情況,但她知道自己父親的側妃王氏在里面,作為王府的小郡主,她明白王府內院格局,在母親面前有關父親側妃的事能不說盡量不要觸及。

樓梯口又有腳步聲傳來,卻是朱四在陸松護衛下到來,朱四上樓,而陸松則帶人把閣樓團團圍住,以免有人來打擾。

“怎么這么晚才來?”

朱三走過去,用喝斥的口吻道。

朱四打了個哈欠,捂嘴道:“知道今天要看戲,我一晚上都沒睡好……來得很晚嗎?我路過戲臺時,沒看到上面有人唱戲啊。”

跟姐姐打了招呼后,他才過去向蔣氏行禮。

蔣氏用期許的目光望著兒子,這個兒子不但是她的心頭肉,也是興王府未來的希望,畢竟自己丈夫子嗣不是很興盛,到現在尚在成長的孩子,也不過就朱三、朱四和小妹而已。

“三姐,今天唱什么戲?”

朱四開始跟姐姐探討堂會的事。

朱三神秘兮兮道:“先前我留意過戲牌,說今天唱《白蛇傳》,就是一條青蛇和一條白蛇的故事……早知道的話讓朱浩提前給我們講講,不然都不知道戲臺上唱的是什么。”

朱四回頭看著母親和范氏,問道:“母妃,您知道《白蛇傳》嗎?”

蔣氏微笑著搖頭。

范氏提醒:“聽說最近長壽本地,都在談論這出戲,先前西邊的戲臺上就唱過,好似根據一個南戲本子改的,現在城里達官顯貴都搶著聽。”

朱三好奇問道:“我們不才是最顯貴那個嗎?”

范氏不知該怎么跟朱三解釋。

突然朱四指著樓下的位置道:“看,朱浩和京泓來了,要不要叫他們上來一起……姐,你別掐我啊,我開玩笑的。”

王府開戲,戲班子是朱浩找來的,兩個孩子被特許進到王府內院看戲,不過他們時刻被王府儀衛司的護衛盯著,連去茅房都不行,二人此時正在戲臺前的天井四處轉悠。

蔣氏好奇地走過去,湊到窗口往下面看,待認清人后,笑著問道:“京泓是本地知縣家的公子?”

朱三癟癟嘴,略帶不屑:“什么知縣家公子,小京子根本就是個二貨,傻乎乎的,看他跟在朱浩身邊……也是一臉呆樣。”

蔣氏又打量朱浩一番,側頭看向兒子:“就是朱浩舍命從火場里救你出來的?”

朱四笑著點點頭:“是啊,母妃,我跟朱浩關系可好了,他帶我玩,這次的戲聽說就是他編寫的,你不知道,他可厲害了。”

蔣氏對于孩子的交友情況并不是很關心,在她看來,朱浩和京泓不過是進興王府來當伴讀,跟自己孩子的地位沒法比,只要不是來害兒子的便可。

可對朱三和朱四來說,沒那么多門第偏見,更多的是在意平時相處關系如何。

朱浩身上新奇的東西太多,從吃的到玩的,都讓他們向往,哪怕平時跟朱浩偶爾鬧一點不愉快,但還是保持了純潔的友誼,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感情越來越深。

“快看,戲班的人要上臺了。”

朱三一直站在窗口觀察,半晌后指著戲臺方向道。

閣樓側面便是臨時搭建的戲臺后臺,雖然有簾子擋著換衣服的地方,可還是能在戲子上臺前就看到他們的準備工作。

好戲馬上就要上演。

因為是唱堂會,臺下的場地比較寬闊,王府中人逐漸聚集,不過大多數只能在樓下,連王府典吏、侍衛、工匠、下人,只要并非當值的,都可以來聽戲。

只是朱祐杬遲遲沒有現身,連袁宗皋也沒露面。

“我就不信這戲能有多好看,朱浩一定在吹牛。”

朱三沒來由對朱浩一通貶損。

朱四瞥了她一眼:“三姐,不是我說你,你知道朱浩有多厲害,還非要跟他作對,小心得罪他……以后不講故事給你聽,明年你也別想吃冰淇淋。”

朱三吐吐舌頭,出奇地沒有跟弟弟爭論。

鑼聲響起。

好戲正式開始,戲班子的樂師展現出深厚的功底,先用大鑼、小鑼、扁鼓等把場面氛圍調動起來。

院子里聚攏的人越來越多,就連內院打下手的丫鬟婆子也跑來湊熱鬧,只是沒人敢靠近戲臺,戲臺前面立著不少侍衛,這些侍衛都背對戲臺,另外還有弓箭手埋伏在高處……總之這次王府堂會,略帶幾分兇戾的色彩。

鑼鼓聲在敲了一炷香后,終于停下來。

戲臺早已布置好,戲班的服化道是朱浩出錢定制,也是為能把舞臺氛圍烘托起來,要的就是先聲奪人的效果。

兩名女子,著青、白二色衣服自幕簾后走了出來,琴聲隨之響起,伴隨著高胡、琵琶、二胡等樂器,還有竹笛悠揚的曲聲,仿佛把戲臺代入一片煙雨江南的氤氳氛圍中……

朱三瞪大眼睛問道:“我怎么好像看到戲臺上起火了?”

朱四道:“哪里是起火,好像是白色的石頭在冒煙。”

戲臺上水汽效果,是朱浩用煙餅制造出來的,煙餅是用硫磺加上一些鋸末制成,燃燒時會產生大量白煙,不過因為朱浩所用材料純度不高,起的煙霧不是純白色,而且也不大,起的霧氣連戲臺范圍都沒超出。

就這規格的煙霧,還是在陸松帶人審查后,才特別準許用的。

王府怕朱浩用“毒煙”殺人。

隨后青、白二女走到戲臺中央,她們均著仙氣十足的裙裝,臉上薄施粉黛,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在眾人期待中。

白衣女子率先開口唱:“青城山下白素貞,洞中千年修此身……”

正是朱浩編撰的,最近在安陸本地已廣泛傳播到街知巷聞地步的新編《白蛇傳》,所用唱戲手法已不單純是普通的戲劇,更接近于后世的舞臺劇。

乍一開口。

在場所有觀眾都倒吸一口涼氣,一時間都沒從這種新奇的演唱方式中琢磨出味兒來,而后就被那婉轉如天籟的歌聲所吸引,連故事情節是什么都不太重要。

一曲唱完,下面叫好聲一片。

朱三聽了半晌,也沒從內心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支支吾吾道:“她……她在唱什么呀?”

朱四怒目相向:“別說話!聽戲!”

一旁王妃蔣氏和范氏都聚精會神看向戲臺,眼下上演的正是斷橋相會,白蛇與許仙初次相遇……如同世間最美好的愛情故事開篇。

在場無論男女老少,全然被這種新奇的表演方式所吸引……

戲臺下。

朱浩和京泓站在一起,本說好聽一半就走,因為王府內院并非他們隨便能來的地方,朱浩不想在此地久留,免得惹人生疑。

明知人家防備自己,還非要在這里賴著不走,何必呢?

誰知一開戲……

京泓就已忘了之前的約定,全身心投入戲臺上,跟著觀眾的情緒起伏。

半途離開?

朱浩你要走自己走,請便,可別打攪小爺聽戲。

朱浩拉了京泓幾次,京泓都沒有走的意思,最后竟怒目相向,朱浩只好選擇自行離開,不料惹得負責看管他的連侍衛很不滿:“聽完再走不行?”

朱浩打量貪財且無賴的連侍衛,心想,你好像是奉命來監視我的,居然也這么全情投入看戲?

拜托,能不能兼顧一下公務,莫要因私廢公!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