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各有志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浩本要讓于三打探一下唐寅的情況,歷史上唐寅被寧王放歸乃是正德十年三月發生的事情。

料想唐寅是聰明人,在寧王座下當門客日久,不可能要到三月才知寧王有謀逆之心,現在估計就在琢磨怎么逃離,回頭還要施展醉酒、裸奔、跳湖等高難度動作……

但于三忙著去跟大戲班聯系,一時間走不開,

朱浩決定還是先把事情放一放,等有了比較完整的想法再找于三幫忙。

朱浩回到自家院子,朱娘已帶著家人把院子里里外外收拾妥當了,只差定制桌椅板凳和被褥什么的,當然被褥只是替換所用,并不打緊。

“小浩,

回頭我就讓街坊幫忙打聽一下,看看周圍是否有先生收弟子……江西科舉甲天下,

大儒多不勝數,

再不用擔心有人從中作梗……只要咱能拿出厚禮,拜個名師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朱娘打起在南昌城久居的想法,剛安頓下來,屁股都還沒坐熱,就想給兒子找先生把課業續上。

朱浩皺眉:“娘,我不找先生。”

朱娘白了兒子一眼:“說什么傻話?你跟娘到江西,說好是為求學,如果你不打算讀書……娘第一個不答應!

“以往咱是沒條件,現在有了條件,就算你在經商上有頭腦,可你也不能長久做那些販夫走卒之事。”

對朱娘來說,賺錢固然重要,但賺錢的目的是為兒子前途服務,讓兒子走經商之路她絕不會應允。

朱浩笑道:“娘,

就算要找先生,難道不考慮一下陸先生?你忘了他可是到江西南昌府來的……如果找到他,

讓他來當我先生的話,

不是更好?”

朱娘這才想起當初做的“糊涂事”,隨便找了個爛酒鬼給兒子當啟蒙先生,為此她還后悔了好一陣,雖說她一直覺得“陸先生”有本事,可那始終是沒錢沒關系時的無奈之舉。

“陸先生……他人在南昌府嗎?”

朱娘求證一般問道。

朱浩語氣肯定:“當然在啊,之前他說要應寧王之聘,到寧王麾下當幕賓呢。最近我多出去找找,或許能碰到……到時候讓他跟咱回安陸好不好?”

朱娘蹙眉,不太贊同兒子的提議。

剛從外邊進房來的李姨娘聞言抿嘴一笑,道:“浩少爺,聽你這話里的意思,是沒打算好好求學啊……虧伱娘這幾天總念叨到南昌后就給你找好先生。”

“姨娘,你別取笑我了,找先生歸找先生,但也不能亂找啊……像陸先生那樣會各地口音的先生很少見,江西地面的先生操的都是本地口音,比如九江府說的是江淮官話,贛東南說的是客家話,贛東北說的是吳儂軟語,

南昌府說的則是贛語,

日常教學這些我根本聽不懂,

怎么學?”

朱浩拿出理由。

朱娘神色冷峻地瞪著兒子,就差來個家法伺候,但最后她還是忍住了。

在她看來,還是先找到先生,看看人家是否收自己的兒子,再用甜棗加大棒的方式讓兒子老老實實求學。

朱浩感到巨大的危機。

明明自己只是把南昌當成中轉站,朱娘突然就認真起來。

可能是朱娘覺得南昌府很繁華,江西科舉又冠絕天下,不管是狀元數量還是進士數量,都首屈一指,非常適合兒子進學,至于躲避朱家……只要隱藏得好,也不是沒辦法,而且就算再到別的地方生活,也還是可能會被朱家找到。

大隱隱于市。

南昌城這市夠大了吧!

為了避免被老娘掣肘,朱浩只能抓緊時間尋找唐寅,畢竟這是他要執意來南昌府的主要目的。

要求學,哪兒都可以,南昌他唯一認識的人就是唐寅,把這個即將要裝瘋賣傻,半生寒酸落魄,八年后在老家凄然離世的大才子從深淵帶入正軌,也對得起他平時有事沒事都往唐寅身上推的恩情。

下午朱浩在附近街巷逛了一圈,一無所獲,怕走遠了出狀況,不得已只好去找于三,此時于三正興奮跟龍班主談及有關唱亮場戲的事。

“小東家,您是不知道,咱的戲火了,很多人前來觀看,臺下叫好聲不絕于耳,還有的戲班想偷學咱的戲……就連敞云班都想跟咱好好談一下合作事宜,想要見一見給咱寫戲本的人。”

于三說話時眉飛色舞,唾沫星子橫飛,大概意思是他去找敞云班說情,人家真給他面子,讓龍班主帶人上臺唱了一場,本是作為墊場戲,誰知一下就把觀眾的熱情點燃了。

敞云班作為聞名江南的大戲班,也是識貨的,發現朱浩編的戲很受歡迎,自然想把戲學回去,最好是把寫戲本的人挖走,達到效益最大化。

可憐的于三,還不知道自己被豺狼惦記上了。

朱浩看著龍班主,笑道:“多虧龍班主的人演得好。”

龍班主一臉謙遜之色:“哪里哪里,都是小東家您教得好,所唱不過是您之前親手提攜的兩場戲,本來只讓唱一場,后面敞云班主動讓出位置,又加唱一場……”

于三一臉興奮之色,道:“東家,回頭可能敞云班班主還要來拜訪您。”

朱浩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麻煩事真是一件接著一件。

本就不是為揚名立萬而來,找個由頭把戲班帶上,現在讓龍班主去唱一場,居然還唱出風波來了?

“龍班主才是戲班當家人,如果敞云班的人來,就讓龍班主去見……于掌柜你跟我出來一下,有事與你商議。”

朱浩把事情推給龍班主,龍班主求之不得,拍著胸脯應允下來,這種出風頭的好事他巴不得沖在前面。

只是于三很不理解,出了門口,便急不可耐道:“浩哥兒,就算咱真不在意那虛名,可也不能把好處都讓給姓龍的啊。”

朱浩道:“名聲大小不重要,保住戲班最著緊,一旦成名就會有很多人惦記……我要跟你說的不是這件事,我想你幫我打聽一下唐伯虎在南昌府的情況,以我所知,他在寧王府當幕賓……

“另外,麻煩你找人把南昌府的地圖畫給我,要最詳細的那種,南昌比安陸大許多,我初來乍到,自己研究太麻煩。”

如朱浩所料,于三聽得云里霧里。

讓他跟三教九流的人交涉,完全能勝任,可現在讓他去找寧王府幕賓,還要搞什么地圖,他有點抓瞎。

朱浩也知道有些為難于三,補充道:“唐寅的事盡可能打聽,短時間內不求有消息,地圖方面,如果不能畫得太全,至少標注出南昌城內重要的地點,比如說各級衙門所在,還有東湖、百花洲、寧王府這些地方。”

于三這次聽明白了,急忙點頭。

朱浩手下沒什么人可用,琢磨回頭接觸一下南昌的地頭蛇,花錢找人打聽唐伯虎的下落。

跟于三回到另一邊院子,但見龍班主厲聲喝斥兩人:“走走走,這里不招募戲子,你們不是樂籍,也非本地人,誰要?”

朱浩仔細打量。

一大一小,大的那個大概三十多不到四十歲的樣子,小的八九歲,比朱浩高出半個頭。

像父子,也像爺孫,畢竟這年頭成婚早,十六七歲的少年郎都有可能孩子滿街跑,男人五十多六十多才老來得子的也屢見不鮮……不過仔細看,二人的模樣有幾分相似,應該是一家子。

朱浩走過去時,兩人已被龍班主趕走。

于三開口問道:“什么人?”

龍班主一臉厭惡之色:“說之前在街頭看了我們的戲,大受震撼,一路尾隨過來請求入伙,一問才知道是西北過來的,連樂籍都不是,應該是搞雜耍的……這樣的人做事沒個分寸,簡直礙眼。”

朱浩饒有興致地望過去。

光是看背影,走路筆挺,加上手上拿著刀劍,看上去像是武生,京劇尚未誕生前,可供演出的武戲不多,這種人更多是在戲班跑龍套或者干脆街頭賣藝。

別人不需要武生,可朱浩需要啊。

如果戲班子里有武生,那自己可以寫的戲本就更多了,舞臺效果也更好,就算不行……讓那個年紀大的去《白蛇傳》里演法海,也比戲班里老樂師客串更好,最重要的是這種街頭藝人招募回來立即就可以派上用場,不用再培養,對朱浩來說正合適。

正說著,敞云班駐地那邊,有人抬了兩頂滑竿過來。

大概是敞云班中頗有地位的人來了,是不是班主另說,龍班主和于三都慎重起來,準備陪朱浩一起前去迎接。

朱浩擺擺手:“接待事項就交給你們了,記得別提我的存在,我先回了。”

于三和龍班主去接待敞云班的人。

朱浩則追著那一大一小去了,過了一個街口,總算把人追到。

“兩位,請留步!”朱浩招呼。

二人停下腳步,轉過身望向朱浩,神色中帶有幾分警惕。

年長那個虎背熊腰,膚色黝黑,乃一長髯大漢,他望了一眼小孩,小孩臉皮白凈,濃眉大眼頗有氣勢,朗聲問道:“你叫我們?”

大漢自己不問,讓小孩問,看得出來二人很重法統,講究對等。

朱浩笑道:“聽說你們要找戲班掛靠?實不相瞞,我手下也有個戲班,想找幾個武生回去唱戲,不知……”

二人連朱浩的話都沒聽完,轉身便走。

一點面子都不給。

“兩位,不聽聽我開出的條件嗎?”

朱浩熱臉貼了人家的冷屁股,卻絲毫不惱,依然大聲招呼。

這次大漢在腳步不停的情況下,冷冰冰甩下一句:“人各有志,請不要勉強。”

言下之意,我們要找戲班掛靠,也只找那種有前途、能給我們光明前途的戲班,不是隨便找個街邊的小班子,你的好意我們只能拒絕。

一對心高氣傲的家伙!

朱浩差點放棄招募,但想想又覺得有點兒意思,朗聲道:“人不分尊卑貴賤,可以有志氣,但也要看能耐幾何……沒本事還沒眼力勁兒的話,有志也白搭。”

大小二人隨即一齊轉身瞪著朱浩,大漢殺氣騰騰:“你是在質疑我們的本事?”

不但心高氣傲,自尊心還很強,容不得別人輕視!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