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零二章 圓回來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王府要開戲,讓朱浩名下的戲班前來表演,聽起來像是商議,但朱浩總覺得,這似是來給自己下最后通牒,并無絲毫商量之余地。

但這并未超出朱浩的預想,本來他就覺得王府不可能會讓朱厚熜再出去閑逛,

把戲班子請進來,雖說這戲班中可能會混入刺客、細作等,但只要小心防備,出亂子的可能性很小。

到底是在王府自己的地盤演出嘛!

朱浩道:“可以,但要在檔期……也就是唱戲時間上做好規劃,再便是我得提前出去安排。”

“嗯。”

袁宗皋臉上笑容不減,

神色中對朱浩多了幾分贊許,“你隨時可以出王府,

跟你的人商議妥當,

只需陸典仗陪同便可。”

朱浩目光落到陸松身上。

陸松早就知道此事,但大佬當前沒有他插嘴的資格,這會兒沉著臉,側著頭,仿佛對朱浩不屑一顧。

蔣輪笑呵呵道:“沒想到你年紀輕輕便有如此眼光,那戲班子……這兩日在城里引起轟動,還弄出個戲票的東西,非要有票才能進場看,一張戲票的價格甚至被人推高到一百文……還不一定是靠前的位置,花樣百出啊。”

這話聽起來是在恭維朱浩,但其實是提醒袁宗皋,這場戲可不能開低價,不然王府就真的是在占朱浩的便宜了。

袁宗皋本來想走,聽到蔣輪的話,不由追問一句:“戲班子唱的戲,

是他們原本就會的,還是你……”

朱浩道:“是陸先生之前寫的,

我不過是教會他們。”

“原來如此。”

袁宗皋聽到是唐寅的杰作,

便沒有再問。

蔣輪好奇問道:“這個陸先生好大的本事,不知是哪尊神仙?”

旁邊一名典吏似聽袁宗皋說過其中關節,低聲對蔣輪道:“小舅爺,那位陸先生可是大名鼎鼎的唐伯虎!”

蔣輪哈哈大笑:“居然是唐寅?怪不得……”

那滿臉會心的笑容豈是不知?

故意問出來,讓人回答,乃是為了在袁宗皋面前強調一下,讓袁宗皋知道朱浩是唐寅的弟子……

朱浩看到蔣輪如此旁敲側擊,全都是在幫自己,便覺得此人很講義氣,雖不知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其他心思,但以朱浩之前幾次跟蔣輪見面以及對其的觀察了解,感覺此人性格豪爽,值得一交。

袁宗皋帶人離開。

陸松跟在他身后,等那些典吏分道而行,陸松才緊張兮兮問道:“袁長史,貿然找外邊的戲班子進王府來唱戲,會不會……有所不妥?”

袁宗皋笑道:“不是朱浩的戲班嗎?有何問題?”

陸松道:“正因為是他的戲班才有風險……他不過是個孩子,怎有能力支起一個戲班來?定是朱家隱身背后,亦或者有旁人相助……若那戲班中藏匿歹人……”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袁宗皋抬手阻止繼續說下去。

“你對外面的人小心戒備,心思是對的,但這次你多慮了……其實老夫已提前讓人調查清楚了,這戲班子來路并無問題,而朱浩買戲班的用度,先不論是否其母親所給,但定不是朱家所贈,朱家沒從他母親手上拿銀子就是好的……”

袁宗皋做事謹慎,其實壓根兒就不用陸松提醒。

陸松猛然意識到,有關朱浩身上的秘密,袁宗皋不可能只用他一人去調查,他陸松在王府是什么地位?

不過是眾多打下手的人之一罷了!

只是因為他平時跟朱浩走得近,就以為袁宗皋會把所有關于朱浩的事都告知他?

陸松突然心中升起一股悲哀,想到這兩年同僚對自己的疏遠,全都是因為自己沾了妻子的光,總是被上司另眼看待,安排重要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心態也有些失衡,以為王府缺了自己就不能正常運轉?

但似乎自己才是那個背叛王府之人……現在居然主動幫王府糾正一些錯誤?這心思用得對嗎?

袁宗皋見陸松神色陰晴不定,以為自己語氣重了,改而以輕緩口吻道:“明日你陪朱浩出去走一趟,把事情敲定,順帶觀察一下戲班的情況。王府開堂會那日,你讓人盯緊了,老夫會把護衛重任交托給你,你要仔細做事,畢竟王府內眷會集體前去觀戲。”

這算是對陸松的一種信任。

陸松急忙抱拳:“卑職定當不辱使命。”

袁宗皋笑著拍拍他肩膀:“不用太過嚴肅,請戲班子進王府唱戲罷了,哪年沒有?倒是朱浩那邊……呵呵,雖是少年郎,卻有很多不屬于他年歲的心思和習性,你多留心一些。”

陸松聽出袁宗皋對朱浩的戒備。

朱浩表現得越像個大人,王府越會留意和防備,這不正好符合他的預期?

翌日清早。

朱三和朱四剛見到朱浩,就興奮問及王府即將開戲之事。

“……朱浩,把你的戲班子請到王府來演堂會,袁先生告訴你了吧?這是母妃特地找父王請求的,母妃說今年王府還沒演一場戲,父王猶豫再三才答應下來……嘿嘿,讓你賺錢,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們?”

朱三上來就邀功。

京泓好奇地打量過來,他不明白王府開堂會跟朱浩賺錢有什么關系,之前只意識到書場是朱浩開的,順帶著有人在臺子上唱戲。

現在聽到朱浩可以因此而賺錢……那朱浩豈不是個小富翁?

朱四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好奇問道:“朱浩,你娘不是生病了,連看病的錢都沒有,還出來賣兔子,怎會有錢雇戲班?”

朱浩沒好氣地道:“就你問題多,我家的情況你了解嗎?”

朱四誠實地搖了搖頭。

朱浩道:“我爹死后,我娘含辛茹苦拉扯我長大,但我祖母和二伯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本來我家生意很好,但他們找官府的人把我家鋪子給封了,收入斷了來源,那時我娘生病,家里連看病的錢都沒有,我才出去賣兔子……

“你以為我愿意小小年紀就出來賺錢養家?要不是被人欺負慘了,我何至于要等見到陸先生后才有人給我開蒙?還是陸先生指點迷津,我才自己出來做買賣,生活漸漸有了起色。”

別說朱三和朱四了,連京泓和陸炳都用聽故事般的眼神望著朱浩,全然忘記手上正在做的事。

“后來呢?”

朱三忍不住問道。

“后來我找了一個叫于三的,他曾在我家做長工,我跟他一起合伙開書場,他平時負責照看營生,而我則負責寫說本,后來更是把說本改成了戲本,找戲班來唱戲……這不就賺錢了嗎?

“陸先生說,只要我賺的錢不被族里人知道,他們就不會繼續盤剝我們孤兒寡母,這樣以后我就有錢讀書,母親生病也有錢醫治了。”

故事始終是故事。

雖然跟實際情況有一些出入,但朱浩好歹把謊給圓了回來,讓幾個孩子挑不出毛病。

就算朱三和朱四刨根究底,找外人去問,王府的人估計知道的線索也就這么多,只有朱娘之前生病的事不好編造,但問題是……誰能去求證朱娘是否真的生病了?那時被朱家打壓欺壓,生意做不下去,茶飯不思繼而臥榻不起……合情合理啊。

朱三用崇拜的眼神望著朱浩,道:“朱浩,之前沒看出來,你小小年歲就要出來賺錢養家,不過……我覺得你拜陸先生為師……不對,是拜那個唐先生為師,真是你的造化,他教給你的事可真多。”

朱浩點頭道:“是啊,我也覺得他是我的恩人。”

嘴上這么說,心里卻在想,唐寅啊唐寅,我給你戴了多大的高帽?

再看旁邊的朱四,一臉悠然神往,在其幼小的心靈中,又種下了一個“唐先生無所不能”的印象。

當天中午。

朱浩便在陸松陪同下離開王府,到書場找于三和戲班商議進王府唱戲之事。

于三見到朱浩后激動萬分,幾乎是喜極而泣,道:“小東家,您是不知,這幾天……咱的戲真是讓全城人都瘋了!那么多人來看……書場說《白蛇傳》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想到……排成戲效果這般好。”

朱浩道:“之前讓書場說《白蛇傳》算是預熱,讓人知道故事梗概,為今日票房大賣做準備。”

于三雖然聽不懂,但激動起來只把朱浩的話當作金科玉律。

旁邊陸松則以打量傻子般的眼神看著眼前兩位。

“小三哥,跟你說一聲,王府那邊要開一場堂會,邀請我們戲班去,給了十兩銀子……時間定在臘月初二,從下午唱到晚上,到時多排幾出戲唱唱,你先把時間安排好。”

朱浩隨即做出安排。

于三問道:“十兩銀子……”

陸松黑著臉喝問:“嫌少?”

“沒……沒有。”

于三暗自咋舌,就算最近生意好,說是一張戲票能賣一百文,但那是人為炒起來的,真正戲票的價格也就三四十文錢的樣子,而且雅間和靠前的位置沒多少,一場戲下來能賺個二兩銀子就算不錯了。

若是一天真能賺十兩……一個月豈不是三百兩?

想想就讓人激動。

“行,事情我已經通知到,你安排妥當,我先回王府去了,下午還要繼續上課。”朱浩道。

于三急忙挽留:“小東家,您別急著走,戲班那邊還有事等著您處置,再便是……之前在我們臺上演出的龍班主讓我給您稍句話,他說若您愿意的話……可以把他的戲班轉手給您……您看……”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