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零七章 凝聚刀魂的關鍵

更新時間:2021-10-12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在秘境即將排出所有人的時候。

顧言明悟了本心。

剎那間。

無之刀意瞬間壯大凝聚,速度暴增,撞擊在驚天和驚雷兩道刀意身上。

伴隨咔嚓一聲。

驚天驚雷兩道刀意瞬間破碎,一部分精華融入了無之刀意。

顧言感覺自己刀道意志,前所未有的通透無暇。

不待他細細體會。

一股無形之力作用在他身上。

熟悉的眩暈惡心,涌上心頭。

“不好!”

“虎魄刀!”

顧言剛想召回虎魄刀。

下一刻。

斗轉星移。

他已經被隨機傳送在了秘境十里內的一個地方。

顧言剛想返回秘境入口。

突然。

虛空響起刀鳴之聲。

一把紅黑色大刀破空而來,出現在顧言身前。

正是虎魄。

它也被傳送了回來。

虎魄輕輕顫動,蹭著顧言。

看著宛如稚童的虎魄,顧言不由自主露出微笑,輕撫刀身。

“看來經過和那些刀意碰撞,虎魄你靈性又提升不少。”

他曾經看過書籍。

一些武道高人兵器,隨著主人征戰殺伐,并且不斷被蘊養輻射,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融入體內。

和神通境強者身化神通,也有些相似。

“虎魄,一起加油,到時候我們一起出去闖蕩世界!”

虎魄刀輕點兩下,乖巧無比。

舒坦啊。

顧言看著虎魄刀,越看越喜歡。

前世第一次情竇初開,他都沒有現在這般歡喜。

將虎魄刀抱在懷里。

顧言掃視了一眼無人的荒野,盤膝而坐,心靈沉寂,感悟重新凝聚的無之刀意。

刀意,即意志。

簡單來說。

就是你心靈有多強,刀意就有多強。

在秘境中,顧言經歷了刀冢中一次次烙印轟殺。

刀壁中對于刀道從淺而深的理解。

刀意碰撞中的點點感悟。

厚積薄發,最終頓悟本心。

隨心。

也可以說是自我!

這是一種很復雜的心態。

無論前世今生,人都很難隨心所欲,只能一點點將情緒積蓄下來,等待最后的爆發。

無之刀意也是如此。

不動如清風拂面,不引人注意。

一旦爆發。

就如天崩地裂,又似黃河傾瀉,誰擋誰死,毫無顧忌!

顧言睜開雙眼,嘆息一聲。

“想必前世中那些職場之人,心態也大多和我這般吧。”

為了生活的茍且,壓抑忍受著種種。

一些人放棄,選擇躺平。

一些人忍受,年紀大了,才發現有好多遺憾,想想一生,自己好像從沒有為自己活過。

一些人,先是忍受,最后徹底爆發或者崩潰。

“刀意。”

“不愧是人心靈最渴求,最真實的存在。”

“想想我來這個世界,雖然變了不少,但是骨子里還無法做到隨心所欲,顧忌不少。”

一股明悟,涌上顧言心頭。

他的刀意。

必定會有一次蛻變。

什么時候他可以放下所有束縛,做到隨心所欲,就是他刀意融入神魂,成就刀魂之時。

自己騙不了自己。

這種事情,面板也幫不了忙。

顧言搖搖頭,化作雷霆消失在原地。

帝都。

九公主園林。

司馬九鯉正和一個外貌清純高冷的少女有說有笑,討論著話本中的情節。

“小沫,沒想到你居然也會看這種話本。”

司馬九鯉語氣帶著找到知己的開心。

她沒想冷小沫看著高冷不可侵犯,也偷偷看過一些文字大膽的私密話本。

冷小沫笑了笑,正想要說些什么,一個護衛卻快步走到長亭外。

“稟告公主,長樂公又來找您了。”

聞言。

亭子里兩人面色一下難看起來。

“這個老不死的,一把年紀了,還想老牛吃嫩草!”

司馬九鯉直接出言罵道。

人有七情六欲。

只是實力越高,這種低級欲望就越少。

反而是一些身居高位的人。

上前看不到路。

生活無憂,身體素質又不受年齡影響,精力充沛,才會沉迷酒色,醉生夢死。

一旁冷小沫,楚楚可憐地看向司馬九鯉。

“別怕,我親自讓那老不死的滾。”

看到冷小沫這般看著自己,司馬九鯉一拍平平無奇的胸口,氣勢洶洶地向外走去。

冷小沫也趕緊跟了上去。

她最近也倒霉。

先是參加比斗,剛進入第二圈,就被一個鎮魔司的高手一招轟出場外。

結果好巧不巧。

出手之人,正是長樂公的孫子。

所以長樂公也到場觀看。

這一看。

就看上了氣質高冷不可侵犯的冷小沫。

幸好她爺爺傳訊,說顧言成了九公主客卿,而九公主性格又單純好哄,可以借力拖延。

冷小沫聽話行事,這才安然無事。

“爺爺啊,快些幫我想個辦法吧,我真的不想看那些羞人的話本了!”

冷小沫心里悲呼。

再看下去,她感覺自己都要被司馬九鯉掰歪了。

出了園林。

門口街道上已經被清空。

一個英俊中年,身穿金絲長袍,背手而立,靜靜堵在大門前。

“九鯉見過長樂公。”

司馬九鯉手一擺,語氣隨意道。

“嗯。”

英俊中年不喜地點點頭,將目光看向司馬九鯉身后的冷小沫。

“九鯉,我來的目的你應該知道。”

司馬九鯉眨巴眨巴眼睛,裝傻道:“這我就不清楚了,長樂公,你來我這個小輩這里有什么事?”

見狀。

長樂公一甩衣袖,面帶不善。

先前,他派來討要的人,都被司馬九鯉趕走,對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什么目的!

這條臭魚在裝傻!

他眼睛瞪向司馬九鯉,語氣不善:“我今天親自過來接人,你別讓我難做!”

“這個女人,我納定了。”

先天威壓,席卷而上。

“咳咳。”

關鍵時候,邊上咳嗽聲傳來。

清風拂過。

長樂公剛剛釋放的威壓,消失一空。

他看向咳嗦傳來方向。

一個佝僂著背的老者,正蹲在一旁,噴吐著煙槍。

“盛江那群臭魚,還真舍得,給她配了一個神通境強者護持。”

長樂公看到老者,瞳孔一縮,心生估顧忌。

司馬九鯉顯然知曉剛剛發生了什么。

她嘿嘿一笑,一把將身后冷小沫摟在身上:“長樂公,你一把年紀了,還想吃嫩草,也不嫌燥的慌。”

“告訴你,小沫是我好姐妹,我罩定了!”

“你再來,我就叫龜叔將你扒光掉在菜市場!”

大庭廣眾之下,冷小沫被親密摟著,心里有些尷尬。

但是司馬九鯉的話,卻讓她又感動,又羞愧自己利用對方。

下意識。

她也將手放到了司馬九鯉的身上。

罷了。

羞羞話本就羞羞話本吧。

有這么一個好姐妹,值了。

“你!”

長樂公俊俏儒雅的臉蛋染上紅暈!

自己居然被一個小輩威脅!

可是他又不敢動手。

“好!”

長樂公重重喘息幾口,露出冷笑:“希望明年考核,你還這么有底氣!”

他眼中閃過寒芒,一甩衣袖,準備離開。

轟隆!

突然。

雷霆炸響。

一道紫芒從天而降,落在園林大門面前。

“九公主。”

“今天這里怎么這么熱鬧?”

光芒消失。

顧言看著現場,淡淡開口。

“顧言,你回來了?”

司馬九鯉面露喜色,隨后惡狠狠指著準備離開的長樂公:“這個老不死的威脅我!”

長樂公聽到身后動靜,轉頭瞥了眼顧言,露出不屑,繼續離開。

他要回去準備手段,明年讓司馬九鯉,失去公主身份。

大魏公主皇子,只有九位,其余只能算皇室之人,地位千差萬別。

到時候。

不待長樂公想著之后怎么炮制司馬九鯉,報復今天的難堪。

一股重壓,轟然落下。

地面石板裂開。

正常行走的長樂公,居然在周圍侍從護衛的目光中,突然重重跪在地面。

他手臂苦苦支撐著地面,脖子青筋暴起,想要抬起頭。

可是恐怖的重力壓制下,他就好似被凍在水里的魚,難以動彈。

“國公!”

周圍護衛見狀,一個個沖了上來,想要將他拉起。

只是一靠近十米之內,便全部如同長樂公一般,轟然跪下,難以動彈。

顧言心念一動。

磁場轉移。

長樂公整個人就好似傀儡一般,身體旋轉一百八十度,對向了司馬九鯉。

啪嗒。

腳步聲傳來。

一雙靴子,出現在長樂公身前。

顧言眼神淡漠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長樂公,微微一笑。

“公主,按我的想法,誰威脅我,就弄死誰,需要我幫你處理掉他嗎?”

一股寒意。

籠罩在長樂公心底。

對方是真的動了殺意!

“啊”

他心中怒吼,身體瘋狂掙扎,想要破開重力束縛。

可是顧言如今神魂今非昔比,重力最強可以控制在數百倍之間。

又豈是他這個資源堆積上來的先天可以反抗的。

司馬九鯉這邊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跪了一地的人。

特別是司馬九鯉,眼睛瞪的圓乎乎,就好像一只魚。

聽到顧言的話,她連忙擺手:“不用了,放他走吧。”

畢竟是自己父皇的國丈之一。

她不能太過分。

這點道理,九鯉還是知曉的。

“行吧。”

顧言打了個響指。

跪了一地的人,身體一松,全部松軟在地面,大口大口喘著出氣。

嘎吱!

長樂公趴在地面,牙齒緊咬,眼中帶著羞怒。

自己堂堂先天高手,皇親國戚,居然被迫當眾下跪!

今日之后,恐怕自己名頭,就要傳遍整個京都了。

想到這里,怒意沖昏了他的頭腦。

“混賬!”

長樂公,一躍而起,一巴掌拍向顧言。

轟隆!

音爆炸響,罡風席卷方圓十米,吹的一些侍女雙手抱胸捂裙,閉著眼睛驚叫連連。

司馬九鯉和冷小沫也下意識瞇了瞇眼。

當她們再次睜眼的時候,眼前哪里還有長樂公的身影。

“長樂公呢?”

司馬九鯉驚愕看向顧言。

顧言收回巴掌,指了指天空。

眾人看去。

只見一道影子,劃破帝都上空,只能看到一個愈來愈小的小黑點。

“長樂公!”

那些長樂公帶來的護衛,不顧身心疲倦,面色大變,順著長樂公被煽飛的方向追了上去。

“這...”

顧言居然直接一巴掌將一個先天高手,一國國丈煽飛了...

太膽大妄為了。

場上陷入了死寂。

冷小沫也成了鴕鳥,低著頭,依偎在司馬九鯉平平無奇的胸前。

唯有司馬九鯉幽怨地看向顧言:“顧言,那畢竟是我長輩。”

“沒事。”

顧言淡淡道。

他看向偷看他的冷小沫:“你,跟我過來。”

說完。

顧言徑直走入園林。

他和蒼牙郡的蒼天雪,有過半年之期的約定。

只是眼看時間要到了。

他卻和對方失聯了。

顧言必須要通過冷小沫家里長輩,知曉詳細情況。

冷小沫身體一顫。

“難道是顧言責怪我借著他的名頭,搭上九公主的關系?”

想到顧言還未先天,就在巡夜司總部,一巴掌將同僚打成重傷的行事風格。

冷小沫心里害怕。

她抬頭求助地看向司馬九鯉。

看著冷小沫楚楚可憐的眼神。

司馬九鯉心一軟...然后松開了摟著冷小沫的手。

“咳咳,小沫,顧客卿脾氣比較霸道,你還是過去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