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零六章 刀冢饋贈,頓悟

更新時間:2021-10-11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所有人都沉浸在感悟之中。

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顧言這個后來者。

顧言大步上前。

越靠近刀冢。

空氣中逸散出的印記,越強。

顧言發現,每前進大概十米距離,沖擊在心神中的虛影就清晰一分。

對于蘊含的刀道感悟,就愈發深刻。

他身背虎魄,越過一個個先行者。

直到靠近刀冢三十米,神魂才感受到了壓迫感。

而這里,已經屬于那些人中的第一階層。

再往前。

無一人。

顧言嘴角上扯,再次邁步。

嘎吱。

風化的砂石化作碎片。

“風隕湮..”

這一次,顧言終于聽的更加清晰。

一步,兩步...

跨入二十米內!

殘存的印記,更加強大。

“風隕湮滅...”

強大壓迫,不斷沖擊顧言的身心。

到了這個距離。

每上前一步,幾乎都相當于承受一個頂級先天刀客的沖擊!

顧言額頭一條條青筋跳起,三股刀意從他體內爆發,強行扛著壓迫前行!

原本死寂平靜的刀冢,無風涌動。

周圍虛空烙印,開始了躁動。

八個最外圍的先天刀客,皺眉睜眼。

刀道烙印暴動。

他們實力最差,已經無法在這種環境下繼續修行。

突然。

一人眼睛瞪大。

他伸手指向刀冢,聲音帶著震驚。

“有人靠近了刀冢二十米內!”

他聲音不大。

可是能夠進入刀之秘境的,實力最差,也是先天,自然是都聽到了他的話。

其余七雙眼睛,帶著驚疑看向前方。

飛沙走石中。

一個不算高大的身影,背負大刀,腳步堅定,還在前行。

“沒想到我李某,居然有幸見到一個未來刀魂強者的誕生!”

一個先天,語氣感慨,落寞起身離開。

印記躁動下,以他的境界,已經沒有修行下去的必要了。

其余七人聞言,也帶著羨慕,落寞離開。

刀魂,不是修行境界,是刀道境界!

刀勢,刀意,刀魂!

一旦刀意融魂,凝聚刀魂,先天便可逆斬神通,也注定可以突破到神通境層次!

從此真正縱橫逍遙,歲一千。

只要不被“道”污穢身心。

一人就可以成就一個千年家族!

顧言沒有注意到身后動靜。

進入二十米內。

每一步,都堪比一場大戰。

一步兩步輕松。

可是走的越前,身心損耗下,前行會愈發艱難。

顧言已經將神魂和肉身,全部催發到極限,才能緩慢前行。

方圓百米刀之烙印,隨著顧言靠近刀冢,愈發狂暴!

一個個先天被驚醒。

他們驚駭看著前行的顧言,發出和前面那些人一樣的感慨,帶著羨慕,落寞離開。

出于某種顧忌。

沒有一人敢停留在原地。

“已經十米了!”

顧言身形搖搖欲墜。

在這里前進,靠的是神魂的韌性,刀意的韌性。

日月體加成,作用并不大。

此時,他的身后,已經空無一人。

“繼續!”

顧言抿了抿嘴唇。

這里每跨越十米,都是一個新世界。

只是靠近二十米。

他意識海的寒月神魂,隨著虛空烙印刺激,和他領悟的三道刀意,居然開始交織起來。

這種變化,讓顧言期待十米內,會有和變化。

他頂著沖擊,吃力抬起腳掌,跨入刀冢十米之內。

周圍虛空,都開始震動起來。

無數青黑色光點,從顧言前方刀冢,噴涌而出,凝聚成一道虛幻人形。

它屹立在顧言前方,手屈成掌,緩緩抬起。

“風隕湮滅...”

“斬!”

伴隨最后一個斬字,虛影手掌揮落。

這次,顧言終于聽清了那一刀的名稱。

下一刻。

風消聲止。

周圍一切,似乎都陷入了虛無湮滅。

在無窮死寂中。

一道青黑色光芒亮起。

刀鳴虛空。

一股鋒芒,在顧言的視野中不斷放大,穿過他的身軀。

幾乎是同時。

一道青黑刀芒,劃破虛無,出現在顧言意識海中,帶著湮滅一切之勢,撞擊在懸浮寒月之上。

轟隆!

伴隨腦海巨響。

顧言悶哼一聲,身形后退,終究是敗退出了十米之內。

“好恐怖!”

刀芒中的湮滅之力爆發。

顧言幾乎以為自己的神魂就要被斬殺!

他閉上雙眼,意識涌入意識空間。

只見懸浮高空的寒月,硬生生被斬開了一半,露出巨大缺口。

破碎的魂力碎片,飄散整個意識空間,化作點點銀輝,圍繞頭頂殘缺寒月浮動。

好似宇宙星空中的滿天繁星。

美輪美奐。

見狀,顧言半憂半喜。

短時間內,他的寒月神魂都需要修養,不適合動用。

但是那道帶著隕滅規則力量的刀痕,同時烙印在寒月神魂之上。

在刀痕消散之前。

他都可以盡情參悟!

這幾乎相當于一位領悟刀魂境界的刀道高手,日夜貼身向他演示這個境界的玄妙!

以前人為鏡。

有參照物,對于刀魂境界,顧言至少不會抹黑前行。

顧言意識回歸身體。

神魂受創。

也影響到了他的肉身。

七竅之中,一縷縷粘稠血液滴在地面,發出滋滋腐蝕聲。

顧言看了眼另外兩座刀冢。

他眼力很好,隱約可以看清那些坐落刀冢周圍的高手。

不知為何。

原本在這座刀冢外參悟的高手,此時都分散到了那邊。

“可惜,我神魂受損,只能暫時放過那兩座刀冢了。”

帶著遺憾,顧言轉身離開。

幸好。

他寒月神魂雖然不能動用,但是龐大的魂力加持下,依舊可以任意施展刀意加持。

神魂,就是靈魂。

刀意和神魂的區別,可以比作為炮彈的成分和數量。

刀勢,刀意,刀魂。

這些境界,就相當于成分不一樣的炮彈。

黑火藥自然比不過核能。

靈魂的強度,則代表了你能夠打出炮彈的數量持久。

顧言神魂雖然受損,但是引動刀意的消耗,還是可以輕易承擔。

來到幾乎沒有人在的刀壁。

他找了一處空地,盤膝而坐,再次仔細檢查神魂損傷影響。

“幸好我身神同修,戰力受損不大。”

顧言感慨。

“孤陰不生,孤陽不長,我的路沒錯!”

這次受傷,讓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修行道路。

左道修神,武道修身。

一個是將規則融入靈魂,一個是融入肉身血元,但是彼此也有很大牽連。

上等的武道功法,大多蘊含養神之效。

左道之術中,也有許多秘法可以強化肉身。

那些真正強大的天驕。

一定是兩者同修!

平復心情后,顧言閉上雙眼。

他要鞏固受損的神魂,防止傷勢擴大。

功法催動。

意識海中點點銀色光輝,重新投射到最上方的寒月之中。

一天之后。

除了一道故意留下的刀痕缺口,整個寒月神魂幾乎完全恢復。

刀痕蘊含的規則力量層次很高。

但是活性微弱,量也稀少。

更像是刀冢給認可者的饋贈。

顧言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睜開雙眼。

“出去后,恐怕要被人打擾了。”

修復神魂之時,他感受到了超過十道目光對自己的窺視。

搖搖頭,顧言起身看向身前散發蒼涼之意的刀壁。

這些石壁材質特殊。

上面密布大小不一的刀痕。

痕跡有新有舊,是歷年進入秘境之人所留。

“時間還有兩天。”

“正好一天時間感悟這刀壁上的刀痕,一天時間感受空氣中彌漫的各種刀勢和刀意。”

打定主意。

顧言收斂心神,開始觀摩那一道道刀痕。

刀痕中蘊含的刀勢刀意,已經消散。

但是順著紋路,卻可以感受到各種不同的技。

震蕩。

舉重若輕。

極速。

爆發。

蓄勢。

這些技,不是顧言前世武俠電影中的那些招式。

而是類似他之前修行的《拔刀斬》秘法。

到了先天。

幾乎每個刀客出手,都已經將那些殺招秘技融入了本能。

沒有墨跡!

沒有你來我往!

一出手。

就自帶屬于自己的特性。

顧言出刀的特性,就是蓄勢,爆發。

一道道刀痕感悟。

顧言仿佛看到了一名名刀客從歲月中走出,在他面前出刀。

他薄弱的刀道底蘊,一點點加深。

時間流逝。

走完千米刀壁,感悟了三千多道刀痕,顧言大有收獲。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我也留下點東西吧。”

虎魄刀激射而出,落到顧言手上。

“斬!”

撕拉!

刀芒閃過。

顧言轉身離開。

身后。

一刀新的刀痕出現在黝黑蒼涼的石壁之上,等待著下一個人到來,感悟顧言的“技”。

出了刀壁區域。

顧言便感覺到大量逸散的刀勢刀意,出現在他的感知中。

手上的虎魄刀,也開始震動。

它在興奮。

“去玩吧。”

顧言手一松。

虎魄刀得到應許,刀身上的黑紅紋絡好似巖漿紋路一般閃爍光芒,激射而出,肆意散發驚天刀意。

周圍刀意刀勢好似被挑釁,也化作一道道無形刀刃,斬向虎魄刀。

一時之間,周圍虛空震蕩。

好似有無數刀客在相互廝殺。

虎魄刀威風不過一會,就被圍殺而來的刀意追的到處亂跑。

“作死。”

顧言搖搖頭,盤膝而坐。

三股刀意從他體內逸散而出。

驚天!

驚雷!

還有一道,顧言自命為無。

這是顧言將四種規則熔煉一體后,自行領悟的刀意,最為微弱,前路未明,卻最受顧言看重。

無他。

不管是驚天刀意,還是驚雷刀意,實際上都是前人的路。

唯有無之刀意,最契合顧言的心境意志。

是他刀道真正的根基。

隨著顧言心念一動。

三股刀意激射而出,和周圍刀意刀勢廝殺在一起。

每一次撞擊。

顧言對于刀意的領悟,都有零星領悟。

一點點領悟,化作燃料。

隨著積累,顧言陷入了一種奇異狀態。

時間流逝。

當秘境時間即將結束之際。

顧言猛地睜開雙眼。

無之刀意,轟然撞擊向顧言另外兩道刀意。

下一刻。

虛空中,似乎有無形之物,轟然破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